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读雪听鹂山房古籍书局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稀见民国刻本 合肥王揖唐刻《童蒙养正诗选》,大开本函装全一厚册,95筒子叶190面,本书为民国二十年(1931)王揖唐补辑自刻其父王锡元(泽斋老人)编选的《童蒙养正诗选》,牌记作“辛未冬十二月 合肥王氏刊行”,各叶版心下端均刻有“合肥王氏刊行”字样。本书三卷合装一册,郑孝胥题耑,卷前有木刻泽斋老人遗像一幅,以及王揖唐撰序,后附作者小传。此书常见者为铅字排印本,木刻本较稀见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年代:   民国 (1912-1948)
  • 纸张:   竹纸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尺寸:   25 × 16.5 cm
  • 册数:   1册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年代:  民国 (1912-1948)
  • 纸张:  竹纸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尺寸:  25 × 16.5 cm
  • 册数:  1册

售价 2400.00

品相 八品

优惠 满包邮

优惠 满减券
    运费

    上书时间2021-09-25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