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中恒逸展图书专营店
  • 历史诗学(二十世纪欧美文论丛书)

历史诗学(二十世纪欧美文论丛书)

举报

外国文学理论 新华书店全新正版书籍

售价 41.90 5.4折

定价 ¥78.00 

品相 全新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优惠 满减券
    运费

    上书时间2021-06-22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图书条目信息

      历史诗学(二十世纪欧美文论丛书)

      • 作者: [俄]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20-04
      • 版次:  1
      • ISBN:  9787020145775
      • 定价:  78.00
      • 装帧:  其他
      • 开本:  32开
      • 纸张:  胶版纸

      展开全部

      货号:
      613_9787020145775
      品相描述:全新
      正版特价新书
      商品描述:
              诗歌的语言与散文的语言    (一)    谁都没有深思熟虑怎样回答这一标题所提出的问题,而只是以表达含混不清的印象的空泛辞藻来应付,在这种印象之中,个人的趣味,不论它们如何丰富多样,都在所继承的传统中殊途而同归了。研究这一传统的实际发展及其起源,意味着对这一印象本身加以阐释或使其规范化。在以下行文中,我不过指出了研究者可以遵循的一种途径,如果他已经掌握了所有必要的事实材料的话。    问题在于区别诗歌语言与散文语言。我们可以这样开门见山地说:诗歌语言绰绰有余地运用各种形象和隐喻,而这些形象与隐喻同散文却是格格不入的;在它的词汇中有这样一些特、用语,我们在诗歌范围之外是不惯看到的,它还赋有语言的合乎节奏的音律,而除了某些情感因素之外,这同常的事务性语言也是格格不入的,而我们已惯于把这种语言看作是一种似散文的语言。我所说的合乎节奏的音律并非指由于押韵而强化或不强化的诗歌节律:如果对于歌德来说,诗歌只有在合乎节律和押韵的条件下,才能成为诗歌的话(《诗与真》),那么我们已经惯于散文“诗”(屠格涅夫),惯于虽不押韵,却以诗意感人的诗歌了(惠特曼)。正如我们在另一方面,也熟知那种“繁花似锦的”,虽富有诗意,却往往具有很好粗俗的内容的散文一样。舍列尔甚至认为可能有散文体的叙事诗,具有史诗风格而又不是诗体的历史作品。但是,我们自然不会仅仅因为科学题材是用诗体阐述的,并具有丰富的形象和相应的修辞手段,把这类作品视为诗。    这是我们所获得的印象,而我们自然倾向于得出这样的结论,即选择这种或那种文体或表现方式是有机地取决于我们称之为诗歌或散文实际上所具有的内容的,于是我们也选择了与此相应的定义。可是内容过去和现在都在变化:许多以前曾经引起人们欣喜或景仰的事物,如今不再富有诗意,另一些事物在陈旧的位置上标新立异,而以往崇敬的神灵则被放逐摒弃。但是,对于被称之为诗歌或事务性散文相关的形式、文体,特殊语言方面的要求却依然如故。这也使我们有理由从的形式角度提出这样的问题:究竟什么是诗歌语言和散文语言?无论在哪种文体的构成上会发生怎样的历史变化,我们仍然可以感到这种区别,并要求文体具有这种差别。    国帕尔纳斯派诗人断言,诗歌像音乐和绘画一样,具有各自的特殊语言,具有各自特殊的美。布尔热问道:“诗是什么呢?”它不在于激情,因为很热情的情人也能用虽然感人,却并不具有诗意的诗句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它也不在于思想的真理,因为地质学、物理学、天文学的的真理也未必属于诗歌领域。很后,它也不在于辞藻的华美动听。与此同时,包括辞藻华美、真理、激情都能成为高度富于诗意的——只是要具备的条件,而这些条件正是诗歌语言的特殊品质所包含的:它应当通过声音的组合而引起、暗示一些形象或情绪,这些声音如此紧密地同那些形象或情绪联系在一起,以致好像是它们显而易见的体现。    我没有必要对这一学派的理论行详细的分析;重要的是承认有一种特殊的诗歌文体;这一概念应该得到历史的阐释。    亚里士多德在区别诗歌语言和散文语言的时候(见《修辞学》,第3卷,第2章),像一位记录员那样如实照录他所观察到的一些事实,按照相当宽泛的范畴加以分类,在它们之间留下过渡的地带,并不做出一般性的结论。他说,文体风格的主要优点可以确定为明晰,既不能“流于凡,也不能提得太高”,但应求其适合(话语的对象);诗的风格也许不凡,但不适用于散文。在名词和动词中,只有普通字才能使风格显得明晰。我们在涉及诗歌艺术的作品中(《诗学》,第23章)提及的其他名词可以使风格富于装饰意味而不流于凡,因为偏离(常用语)可以使话语显得更庄严,须知人们对风格的印象像对外地人和同邦人的印象一样。所以必须使我们的语言带上异乡情调,因为人们赞赏远方的事物,而令人赞赏的事物是使人愉快的。在格律诗里,有许多办可以产生这种效果,而且是适合的,因为诗里描述的事情和人物是比较远离(常淡生活的)。但是,在散文里这些办不大适用,因为题材没有那么崇高。即使在诗里,冠冕堂皇的话出自奴隶或很年轻的人的嘴里,或者用来描述很细小的事情也是不适合的。甚至在诗里,为了求其适合,有时候应当把风格压低一点,有时则应当提高一点。    亚里士多德继续说道:风格的呆板是由四种原因造成的(见《修辞学》,第3卷,第3章):(1)滥用复合词;(2)滥用奇字;(3)滥用不适当的修饰语;(4)滥用隐喻字。在这里我们重新回到诗歌风格的差别问题上:不应当使用过长的或不合时宜的或过多的修饰语;例如,在诗里,接可以说“白的”奶汁,而在散文里(类似的修饰语)则接不相宜,用得太多了,会暴作者的手(过于华丽雕琢),并表明这类字如果非用不可,那么这使散文变成了诗,因为它们使风格不流于凡,而且带上异乡情调……如果事物没有名称,字又很好结合,人们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