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义信斋汉代画像艺术馆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唐李誉墓志铭拓片完整版欧阳询晚年经典杰作 盖上“左”清晣,第三行末“史”可见版 老版拓片“在”“史”不清 经博物馆文博专家清理后,两字清晰可见,包原石原拓包退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 从志盖篆书亦可认定为欧阳询书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义信斋
  • 年代:   宋元及以前 (1367年及以前)
  • 纸张:   白棉纸
  • 刻印方式:   石印
  • 装帧:   其他
  • 尺寸:   58.5 × 58.5 cm
  • 册数:   2册
  • 作者: 
  • 出版人:  义信斋
  • 年代:  宋元及以前 (1367年及以前)
  • 纸张:  白棉纸
  • 刻印方式:  石印
  • 装帧:  其他
  • 尺寸:  58.5 × 58.5 cm
  • 册数:  2册

售价 7000.00

品相 九五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优惠 满减券
    运费

    上书时间2021-06-02

    数量
    库存19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碑帖印谱 > 碑帖金石 > 手拓
      品相描述:九五品
      从篆盖论李誉墓志确为欧阳询真笔

      淳石斋的博客
      此志近年出于陕西,近日见网上对此志书者归属颇多议论,有认为欧阳询亲笔,有认为民间学欧书,初唐墓志多不署撰书人名款,以致今人争议。关于志文的书法,已经有很多网友发表意见,而各执一端,未有结论,但基本肯定至少拥有欧体的特点,显而易见,毋庸多言。余以为志文之外,志盖书法亦是能够佐证是否欧书的依据,但似乎留意者不多,故拟对志盖篆文与欧存世碑刻略作比较。

      李志墓盖四行五列共二十字,“唐故左光禄大夫上柱国德广郡公李公之墓志铭”。

      其中多字与欧书《九成宫醴泉铭》《虞恭公碑》和《皇甫君碑》碑额篆书相重。

      对比如下表。

      从篆盖论李誉墓志确为欧阳询真笔
      从表中应该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李誉墓志篆盖风格与其它三碑是完全一致的。

      这为此志出于欧阳询亲笔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砝码。

      贞观六年 632年 75岁 九成宫

      贞观八年 634年 77岁 李誉墓志
      商品描述:
      《李誉墓志》是最新出土的关于欧阳询的楷书碑刻了,出土时间是2014年的,碑刻的形状是一个正方形,是一件墓志铭。在这里要向大家解释一下,墓志铭和墓碑是不一样的,这两种形式并不是一回事,因为墓碑很常见,但墓志铭是很难见到的,因为它一般被掩埋在墓葬之内,不是意外出土,几乎看不到。


      《李誉墓志》这件碑刻共有1249字,上面的字迹都不大,一厘米左右,从书法角度来说,上面的字迹属于小楷。这些小楷字迹笔法刚劲婉润,兼有隶意,是欧阳询晚年经意之作。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件墓志铭上的字迹都很清晰,学习起来很方便,所以一直以来被学者推崇备至。

      《李誉墓志》上面有书写时间,这件碑刻作品是欧阳询在贞观十五年书写的。细心的网友也知道,欧阳询就是在这一年去世的。所以说,这件碑刻作品很可能是欧阳询生前最后一件作品!


      《李誉墓志》属于欧阳询的晚年作品,和他前期一些碑刻作品还是有些区别的。当然,这也是书法大家应该有的特点。大家看历史上只有很有成就的书法家,他每个时期的作品的面目多多少少都会一些变化,这是因为他们在不多的学习,不断的进步的原因。所以他们每个时期作品不一样。当然,欧阳询也不例外,就像欧阳询的作品《九成宫醴泉铭》和《化度寺碑》。虽然中间隔的时间不长,但是也有明显的区别。包括他其他各个时期的作品,都有不同的特征。


      其实,每个时期,作品风格都各有特点,这是一位成熟书法家应有的表现。这也是值得我们当代书法家学习的地方。因为一旦自己的书法风格一直都一成不变的话,这就等于一直没有提高和进步。

      笔者向喜欢欧体的朋友推荐欧阳询的楷书《李誉墓志》,有几点原因:其一是这件作品是欧阳询晚年的作品,点画细腻而精致,可以说是欧体楷书最高水平。其二是这件碑刻作品保存比较完整,上面的字迹很清晰,我们学习起来也很方便。

      欧阳询在中国书法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书法史上说他“八体尽能,读书能够过目成诵”。

      纵观历代书法大家,绝大部分都是天才,晋人自不必说,世家子弟,个个惊才绝艳,唐人虞世南本身就是大文学家,少年成名,褚遂良也是如此,颜真卿20岁中进士,聪慧异常,柳公权更是一代天才,宋四家也皆是迥异于常人,明代清代的一些书坛大师几乎无不如此。

      欧阳询《李誉墓志》

      而欧阳询更是其中的一位天才,欧阳询的父亲欧阳纥早年因为参与一场叛乱被满门抄斩,其好友江总将欧阳询救下收为义子。在江总家的生活当中,欧阳询学习极为勤勉,处世也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便形成了他书法当中,点画不可挪动分毫的严谨整饬之感。

      张怀瓘在《书断》中曾经评价欧阳询的字:

      “询八体尽能,笔力劲险。篆体尤精,飞白冠绝,峻于古人,扰龙蛇战斗之象,云雾轻笼之势,几旋雷激,操举若神。”

      书法史上任何一个成名成家的书家,都是可以“诸体尽能”的,这便是书法中笔法互通的规律,也是赵子昂所说的“用笔千古不易”的道理。欧阳询的书法起点是建立在分书与隶书的基础之上的,这也是那个时代几乎所有学书人的基础,而在当代人心目中,也许楷书才是真正的入门之选。

      在《宣和画谱》当中说欧阳询的书法是“翰墨之冠”!

      欧阳询的至交好友虞世南评价他的字:

      “不择纸笔,皆能如意”。

      这是极高的评价了,所谓善书者不择纸笔,便是这个道理!

      欧阳询如今传世的作品很多,在墨迹当中,有行书《梦奠帖》、《卜商帖》、《张翰思鲈帖》等,这几本墨迹帖是后世之人迹近欧阳询书法的绝佳入门路径。

      在欧阳询的楷书作品当中,早年有著名的《皇甫诞君碑》,此碑据考证乃是欧阳询中年时候所写,点画整饬而瘦劲,在用笔和变化技巧上,北碑的风格较为明显。

      另外一个名碑便是著名的《九成宫醴泉铭》,此碑是奉敕所写,将所有的变化技巧蕴在了平和当中,没有一定的眼力,很难学到其精髓。第二年,欧阳询又写下了著名的《化度寺碑》,此碑无论从气格还是艺术价值上都超越了《九成宫碑》,是明清以来,众多楷书名家争相临摹的极品。

      贞观15,欧阳询逝世,这一年欧阳询写下来他生平最后一件楷书作品,这就是著名的《李誉墓志》,此碑乃是2014年出土,点画极为精致,变化方法也堪称欧楷名碑之最。

      此作虽然是小楷作品,但是其用笔技巧和结字方法与大楷无异,这是欧阳询的书法特征,极具精神气质

      《李誉墓志》一经问世,便引发了中国书法界的强烈关注,一时间轰动了整个书坛。真正的高手,在不同时期所书写的作品皆有不同,《李誉墓志》不同于《化度寺碑》,也不同于《虞恭公碑》和《九成宫碑》,是真正的人书俱老而入神坐照的境界。

      公讳誉,字安远,陇西狄道人也。水行膺运,大启鸿名。云气降祥,世官命氏。飞将立功,克昌之道弥盛;武昭分派,霸业之助有云。曾祖僧养,随赠使持节大将军荆、淮、浙三州诸军事,荆州刺史。毓德埋照之几,卷怀前代;追远饰终之策,见旌身后。祖,周司徒肃文公,和邦国而五教以宽,理阴阳而四时不忒。父广达,随柱国成阳公,武艺绝伦,英姿秀出。效彰沙浣,绩著蕃维。公长发庆灵,近资遗训,才望既华,民誉俄远。仪表焕以傍照,灵府豁以洞开。捎云蔽日之姿,虽因地势;冲波截流之志,将运天池。随大业中,以功臣之子授正平县令,虽庭中宇下,非骏骥所游;文阳缦阴,异割鸡之用。犹心存治术,勤恤民隐。丧乱方始,阖境蒙赖。寻而,帝将迁德,情切乐推,举全邑而会兵。几宁,唯杖剑命前驱,而清驰道,是用分麾,拜银青光禄大夫,绛郡太守。仍从麾旆,问罪商郊。授右一统军,即行军总管也。寻封正平县开国公。利涉河广,非复滹沲之疑;先据永丰,还符敖庚之说。屈突通未悟兴王,尚乖同德。公率领骁锐频破支军,寻与大军相会,乃纳降款,以功授金紫光禄大夫。又进平弘农,即镇陕部。皇上亲御戎轩,载清瀍洛,授公行军总管,频破贼徒,授光禄大夫。武德元年除上柱国右武卫大将军,华阳冲要,控驭遐远。连率之重,允归才望。除使持节总管,梁、兴、通、洋、巴、安、集七州诸军事、梁州刺史。武德二年,定封德广郡开国公,食邑二千户,以内营总管从皇上平刘武周于晋阳,军还,授右翊卫大将军。又从平王世充、擒窦建德、灭刘黑闼、枭徐圆朗。攻战之术,气冠万夫;赏命之行,并驱三杰。六年出为使持节、金、直、南、丰、迁、洵、房六州诸军事,金州刺史。公数年之中,总督二部,王化伊始,风俗未和。纠之以威刑,训之以礼教。声绩之美,独擅当时。八年入为右卫将军,以本官授行军总管,权检校晋州都督。贞观元年,大义功臣,用弘赏典,别食益州,封户三百,仍除使持节都督,潞、韩、辽、泽四州诸军事、潞州刺史。公以兹善政,牧此精民。虽雨施云行,仰资上圣,而崇山增海,允属共治。二年,授右光禄大夫,行怀州诸军事,怀州刺史。三河隩壤,万里承风。岁序未移,颂声载路。寻以疾归于京师,拜左光禄大夫。惟公感淳粹之淑灵,禀清明之雅量。博文约礼,妙尽师资。观德曲成,自然神悟。竦贞干于百寻,振长飚于千里。韫严凝之气,则廪若秋霜;怀温润之姿,则暧如冬日。通知四夷之事,暗合九变之图。其言必信,其行必果。确乎难夺,卓尔不群。未为寒暑易心,不以朱蓝改质。载伫兴运,永慨横流。叶并纬之谋,识真人之谶。负青霄而远逝,背丹穴以来仪。与绛灌而比肩,为微泸之称首。功成身退,宠命愈隆。运促道销,行哥奄及。以贞观七年八月十六日薨于雍州通义里,春秋五十九。皇情轸悼,赗赠加等,太常考行,谥曰密。公粤以八年岁次甲午正月甲戌朔廿四日丁酉,葬于高阳之原。前夫人刘氏,彭城人,祖昶,上柱国秦州总管、彭国公,风度宏远,有大功于周室;父丰,开府仪同三司、广武郡公,识怀明悟,标令望于隋氏。夫人言容表德,柔顺为姿。来自公门,降嫔君子。未及偕老,遽先朝露。武德元年九月十六日薨于京宅,春秋卌二。爰及兹辰,终此同穴。世子哀缠巨痛,思切寒泉,用刊贞石,式旌重壤,乃为铭曰:

      昌绪洪源,崇基华胤。带地成纪,极天增峻。积德兰熏,重光玉润。克生才子,培风远振。伟哉风力,焕矣仪形。含姿赳赳,擢秀亭亭。雄图壮志,武纬文经。将探吕穴,且应樊星。炎政不纲,神州乱象。圣皇膺运,贤臣效响。道照经纶,义深归往。缱绻心腹,绸缪庆赏。万方靖乱,九伐乘几。常参秘策,毕从戎衣。出总形胜,入卫宫闱。钩陈比象,冕服增晖。望空穷纪,浮生观化。照乘销华,连城埋价。灼灼徽范,冥冥长夜。泉路有穷,芳尘无谢。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