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星星书吧
  • 偷偷藏不住(共2册)竹已著,悦读纪出品正版书籍

偷偷藏不住(共2册)竹已著,悦读纪出品正版书籍

举报

1.晋江文学网top1金榜作品,六十亿积分,三十万收藏,千万读者良心推荐!妖孽男神vs乖戾少女,“你怎么回事儿啊?一见到哥哥就脸红。”2.乱糟糟的抽屉里,小姑娘的字迹青涩,却又清晰明了——我的梦想:(1)考上宜荷大学。(2)段嘉许。3.他是一个变化多端的男人。多数时间是玩世不恭而又毫无正形的,却又细心、温柔到了极致,看似处处留情,可实际上又会跟人保持着一道跨越不过的距离。4.他是她无法言说的心事,

  • 作者: 
  • 出版社:   青岛出版社
  • ISBN:   9787555285298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作者: 
  • 出版社:  青岛出版社
  • ISBN:  9787555285298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售价 29.37 4.9折

定价 ¥59.8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优惠 满减券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4-20

    数量
    库存1126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综合性图书
      货号:
      961056
      商品描述:
      【书    名】 偷偷藏不住(共2册)
      【书    号】 9787555285298
      【出 版 社】 青岛出版社
      【作    者】 竹已 著,  悦读纪 出品
      【出版日期】 2020-04-01
      【开    本】 32开
      【定    价】 59.80元

      【编辑推荐】 

      1.晋江文学网top1金榜作品,六十亿积分,三十万收藏,千万读者良心推荐!妖孽男神vs乖戾少女,“你怎么回事儿啊?一见到哥哥就脸红。”
      2.乱糟糟的抽屉里,小姑娘的字迹青涩,却又清晰明了——我的梦想:(1)考上宜荷大学。(2)段嘉许。
      3.他是一个变化多端的男人。多数时间是玩世不恭而又毫无正形的,却又细心、温柔到了极致,看似处处留情,可实际上又会跟人保持着一道跨越不过的距离。
      4.他是她无法言说的心事,也是她不想让任何人发现的宝藏。
      5.句句精彩,章章高能!蔓延了桑稚整个少女时代的暗恋,名字叫作段嘉许。
       

      【内容简介】 
      七年前,也有这么一天。
      她穿着干净的裙子,站在穿着学士服的段嘉许旁边,因为再次见到他而感到开心,又因为即将的离别而觉得难过至极。
      她笨拙地藏着自己的心思,不敢让任何人发现,无论是她多亲密的人。她想象着,未来有一天一定要到他的身边去。
      那个时候的桑稚一定没有想过,七年后,她所想象的这么一天真的到来了。

      如她所愿。
      桑稚真的成了段嘉许身边的那个人。


      【目录】 
      第一章    中了招                       
      第二章    先让哥哥盛一碗        
      第三章    我家小孩                   
      第四章    梦想                          
      第五章    我会长大的                
      第六章    想当一个畜生            
      第七章    男狐狸精                    
      第八章    我能追你了吗            
      第九章    教你怎么接吻                
      第十章    我也是第一次                
      第十一章    他追的我                        
      第十二章    喊嫂子                            
      第十三章    没觉得你老                    
      第十四章    他叫段jiā xǔ              
      第十五章    你是我的                        
      第十六章    也把她当成了梦想        
      番外一    去爱一个人,不顾所有 
      番外二    带一个小孩的日常       
      番外三    带两个小孩的日常        
      后       记                                           


      【文摘】 
      宽敞的教室里此时也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愣了一下。
      段嘉许还没来。
      桑稚不知道他是不知道初中放学早,还是把这个事情忘了。她勉强稳住心神,想继续画画,这次却完全没了心思,脑袋里乱成一团。
      又等了一刻钟,桑稚听到外头传来了其他班的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也许是心理作用,她觉得此刻似乎比刚刚还要安静了。
      一个人弄出的很小的动静在此刻都放大了起来。前一天他所说的那句话就像是一句玩笑。
      桑稚等不下去了,猛地站起来。
      椅子往后滑动,吱一声,刺得人耳朵生疼。她停在原地,眼圈渐渐泛红。她强行绷着脸,将委屈的心情压下去。
      “算了。”
      桑稚随手塞了几本书到书包里,背上就往外走。
      初一年级放学时间早,四点出头就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此时刚过五点,走廊就已经空荡荡的,只能看到零散的几个人。
      桑稚低着头,小跑着下楼。她的步伐很快,也没看前面的路,她像个无头苍蝇。
      忽然就撞上了一个人,桑稚往后退了几步,闷闷地道了声歉,连头也没抬,就继续往前走。
      同时,被她撞到的人出了声:“同学,你知道初一一班怎么走吗?”
      男人的声调微扬,尾音很自然地拖长,他说话时总带着点无法言说的慵懒,像是贴近耳侧,带着气息,在人心上挠痒。
      有点熟悉。
      桑稚回了头。
      段嘉许站在栏杆旁,穿着白衣西装裤。他的刘海略长,遮盖了眉毛,五官出色到过于艳丽。他垂下眼睑,看着她的脸时,唇角一松:“桑稚?”
      也不知道该说这是意料之内,还是意料之外的遇见。桑稚盯着他看了几秒,很快又低下头,没说话。
      注意到她红红的眼睛,段嘉许蹲下来瞅她:“又哭鼻子了?”
      “……”
      他觉得好笑:“怕成这样?”
      桑稚抿紧唇,一声不吭。
      段嘉许:“别哭了,哥哥替你去挨骂。”
      桑稚看向他。
      段嘉许揉了揉她的发顶,问:“现在去教室还是去办公室?”
      桑稚没回答他的问题,指责:“哪有你这么晚来的?”
      闻言,段嘉许眉梢一抬,好脾气地道:“那应该几点来?”
      桑稚生硬地道:“我四点二十就放学了。”
      “这么早吗?哥哥不知道啊。哥哥跟你道个歉行不行?”段嘉许的语气很不正经,他像逗小宠物似的,“哥哥跟你认个错。”
      因为他的到来,桑稚的情绪消了小半,她憋出了句:“不用。”
      距离放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怕老师等久了,桑稚也没再闹脾气:“走吧。”
      “去哪儿?”
      “办公室。”
      走到一楼,往左转就能看到教师办公室,两人在距离门口的五米远处停下。
      桑稚思考了下,交代了几句:“这个我还挺有经验的。一会儿老师会一直跟你告状,然后你附和他就好了。”
      段嘉许散漫地嗯了声。
      接下来要做的事对于桑稚来说是她做过的最出格和严重的事情——联合他人一起欺骗老师。
      桑稚的表情凝重:“还有,哥哥,你尽量少说话。不然如果暴露了被抓到的话,我们两个都完蛋了。”
      段嘉许舔着唇笑:“怎么听起来还挺吓人啊?”
      桑稚很紧张,虚张声势地看他:“你胆子大点。”
      “好。”段嘉许笑出声,“我会勇敢的。”
      这个时候,办公室里只剩两个老师在。一个是陈明旭。另一个是六班的班主任,也是一班的英语老师,姓张。两人的办公桌并列,陈明旭正批改作业,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张老师聊着天。
      桑稚走过去:“老师。”
      陈明旭抬头:“来了?”
      桑稚低着头说:“嗯,我哥哥来了。”
      段嘉许站在她的身侧,倒是没她那么心虚,说话坦荡而又冷静:“老师您好,我叫桑延,是桑稚的哥哥。”
      本来桑稚还怕他会吓得说不出话,却意外地听到“桑延”两个字,而且他这谎还撒得平静镇定,语气无波无澜,带着十足的底气。
      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陈明旭站起来,忙道:“我是桑稚的班主任,姓陈。麻烦你跑一趟了,先坐。”
      张老师在一旁打趣:“这都几次了啊?”
      陈明旭压低声音,没好气地道:“你不也是吗?”
      听到这话,桑稚这才注意到,此时办公室里还有第五个人。傅正初站在两个老师后方的角落,不声不响,像个透明人似的。
      两人的视线对上之后,傅正初脚步动了一下,仿佛在挣扎。很快,他走了过来,站在距离桑稚两米远的位置,恰好是张老师的正前方。
      两人站得近,年龄相近,模样又都生得好,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一个念头。
      段嘉许坐在陈明旭旁的椅子上,目光在他们两个身上打量着,眼里带了点意味深长,而后他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桑稚乖乖地过去:“怎么了?”
      陈明旭在一旁找着资料,没有注意他们这边的情况。
      段嘉许单手托着脸,又朝桑稚勾了勾手指头。
      桑稚顿了几秒,妥协地凑过去。
      “小孩,”他低下头,用气音跟她说起了悄悄话,“你早恋啊?”
      前面那个词冒出来的时候,桑稚还有些不满。但紧接而来的那句话让她的脑袋有了一瞬间的空白:“什么?”
      反应过来后,桑稚的脸蛋立刻充了血,红得像颗小番茄,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急得。她怕被老师听见,压着声音怒道:“你才早恋!”
      “嗯?我倒是想。”段嘉许重新靠回椅背,懒洋洋地道,“这不是年龄不允许了嘛。”
      桑稚其实不清楚他多少岁。但听他这么一说,再联想起桑延的年龄,她绷着张脸,不悦地道:“你是挺老的。”
      “……”
      你是挺老的。
      挺老。
      老。
      尽管段嘉许并不太在意年龄,但听到这句话,还是觉得心口处被戳了一刀。
      刚满二十岁就被冠上了“老”这个标签,段嘉许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他慢慢地吐了口气,一字一顿地问:“我老?”
      桑稚又点头:“你老。”
      “小孩,你觉得我老,”大概是觉得太过荒诞无稽,段嘉许气得直乐,“那你怎么不喊我叔叔?”
      “哦。”桑稚思考了一番,觉得有点道理,立刻改口,“叔叔。”
      “……”
      小姑娘的眼睛圆而大,清澈又干净,没沾染半点杂质,她说话时认认真真的,仿佛说出来的字字句句都是发自肺腑。
      她用最纯真的表情在人的伤上补刀。
      旁边的陈明旭在此时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他给段嘉许盛了杯水,有些尴尬地说:“抱歉,你先坐一会儿。我喝太多水了,先去一趟厕所。”
      段嘉许调整了下情绪,回头应道:“好的。”
      也许是闲得发慌,等陈明旭走后,段嘉许撇过头,再度跟桑稚计较起刚刚的事情:“你知道如果你这么喊我,你哥也得这么喊我不?”
      桑稚诚实地答:“不知道。”
      段嘉许:“所以喊哥哥还是叔叔?”
      桑稚想了想,勉强地道:“那还是喊哥哥吧。”
      段嘉许的眉目舒展开来,他悠悠地说:“还挺护着你哥啊。”
      “什么护着。”桑稚没明白他的话,“我干吗护着他?他老欺负我。我只是不想让他喊你叔叔。”
      “为什么?”
      “他看起来比你老。”
      没想到得来的会是这样一个回答,段嘉许一愣,忽地笑出声,而后忍着笑重复了一遍:“桑延看起来比我老?”
      桑稚:“对啊。”
      尽管是在“老”之中的较量取得了胜利,段嘉许的心情依旧大好。他轻咳了下,故作谦虚地问:“小孩,你怎么看出他比我老?”说完,他又补了一句:“我觉得差不多啊?”
      桑稚的目光在他脸上打量,很快又垂下,她温暾地说着:“那还是有点差距的。”
      “……”
      下一秒,有个女人敲了敲办公室开着的门,眼睛朝这边看,模样有些腼腆:“您好,请问傅正初的班主任是在这儿吗?”
      张老师也连忙站起:“对!您是正初的姐姐吧?”
      女人抿着唇笑,走了进来:“对的。”
      站了半天的傅正初忍不住抱怨:“姐,你怎么才来啊?”
      桑稚顺势看过去。
      女人的眉眼轮廓和傅正初有几分相似,她穿着一袭白裙,学生气十足。她化了淡妆,唇色浅浅的,面容秀丽而出彩。她小声跟傅正初解释:“我一下课就过来了,有点远。”
      说完,女人注意到坐在椅子上的段嘉许,目光定了两秒,很快就挪开,说话时她似乎更紧张了些:“抱歉,张老师,让您等久了吧?”
      张老师摆摆手:“没事儿,也麻烦您专门跑一趟了。”
      因为桑稚刚刚的话,段嘉许笑了半天。此时他的嘴角还上扬着,目光没挪过位,盯着桑稚看:“你老师什么时候回来?”
      桑稚收回视线:“应该快了。”
      “小桑稚,哥哥有点无聊。”段嘉许百无聊赖地逗她玩,“你来给哥哥说点好听的话解解闷?”
      桑稚狐疑地看他:“说什么?”
      “就说,”段嘉许想也不想,“嘉许哥哥世界第一帅。”
      “我又不是复读机。”桑稚不乐意。
      “就让你夸夸我。”段嘉许说,“没把你当复读机。”
      桑稚拒绝:“我不要。”
      段嘉许倒也不生气,拖着嗓音调侃道:“小气鬼。”
      这个时候,去厕所的陈明旭总算回来了。他坐到位置上,笑呵呵地说着:“抱歉啊,肚子突然有点不舒服。”
      “没事儿,不着急。”段嘉许把桌上那杯没喝过的水推到桑稚的面前,问道,“渴不渴?”
      “小气鬼”没搭腔。
      段嘉许用指节在杯子旁敲了两下:“喝水。”
      之后段嘉许便看向陈明旭,认真地听他说话。
      桑稚这才拿起了水杯,默默地喝了一口。看着空荡荡的桌面,以及想起他过来之后就没喝过水的事情,她站在原地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走到饮水机旁给他盛了杯水。

      桑稚最烦陈明旭的一点就是,他每次叫家长,说的内容都是一模一样的。桑稚听过好几次,觉得自己都能倒背如流了。这么一瞧,陈明旭倒还真挺像他们刚刚所说的“复读机”。
      她无聊得想打哈欠,思绪渐渐飘远。
      她突然注意到,另一边的气氛居然还挺和谐,不像她这边这样,只听陈明旭不断地在告状。
      桑稚仔细听了听。
      张老师突然笑了起来:“正初这个孩子就是成绩差,但别的都挺好的。这次也不是因为他做错了事情才把您叫过来,是他昨天突然冲进办公室里,大喊着他要叫家长过来,还把我吓了一跳呢。”
      “……”
      这话一出,傅正初立刻看向桑稚。
      两人的视线对上。
      ——沉默。
      没想到她会听到,傅正初的神色变了,他窘迫到了极致,像是下一刻就要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桑稚显然觉得难以置信,用手指点了两下太阳穴,无声地询问:你是不是这里有点问题?
      哪有人还主动要求叫家长的?
      傅正初强装冷静,用口型说了句“改天跟你解释”,而后别开视线。
      他的头一转,桑稚恰好注意到,傅正初的姐姐往她这边瞥了一眼,看的却不是她。
      桑稚顺着她的目光看。
      她果然是在看段嘉许。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

    本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