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我看孔子的书摊
  • 中国美协会员/ 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联美术创作研究部主任@高@永@谦山水得意之作
  • 中国美协会员/ 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联美术创作研究部主任@高@永@谦山水得意之作
  • 中国美协会员/ 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联美术创作研究部主任@高@永@谦山水得意之作
  • 中国美协会员/ 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联美术创作研究部主任@高@永@谦山水得意之作
  • 中国美协会员/ 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联美术创作研究部主任@高@永@谦山水得意之作
  • 中国美协会员/ 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联美术创作研究部主任@高@永@谦山水得意之作
  • 中国美协会员/ 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联美术创作研究部主任@高@永@谦山水得意之作
  • 中国美协会员/ 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联美术创作研究部主任@高@永@谦山水得意之作
  • 中国美协会员/ 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联美术创作研究部主任@高@永@谦山水得意之作
  • 中国美协会员/ 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联美术创作研究部主任@高@永@谦山水得意之作

中国美协会员/ 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联美术创作研究部主任@高@永@谦山水得意之作

举报
  • 题名:    高永谦
  • 年代:    建国后 (1949至今)
  • 类别:    设色(彩色)
  • 材质:    纸本
  • 装裱形式:    软片
  • 尺寸:    68 × 68 cm
  • 题名:  高永谦
  • 年代:  建国后 (1949至今)
  • 类别:  设色(彩色)
  • 材质:  纸本
  • 装裱形式:  软片
  • 尺寸:  68 × 68 cm

售价 1580.00

品相 九五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优惠 满减券
    运费

    上书时间2014-08-15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名人字画 > 国画
      品相描述:九五品
      本店拍品一律来自本人手机实物拍摄,如有部分色差,以实物为准。高永谦先生作品现在画廊售价不低于5000元一尺。现在孔网独家低价拍买,未来升值空间巨大。感谢您光顾小店小店的宗旨是,成交一个拍品,结交一个朋友。
      商品描述:
      ***************高永谦:我是谁的画面? **************                                                                                                                                                                         我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在我童年的光景,父母响应号召,从单县县城医院到乡镇医院,当了赤脚医生,此后七八年时间,我和他们一样,除去农村医院学校低矮的院墙,看的最多的就是生活在贫困中的农民和农民地里的高粱、大豆和地瓜、花生。父母进村送医送药,我因年幼也跟着进出农民的家里。
      质朴的空气掺和进粗糙的泥土气息,直到现在,我的脸、我的眼睛还挂着鲁西南河流浊中泛清的痕迹。
      那个年代,缺粮、缺油、缺肉,也缺少孩子需要的玩具,我对画画的迷恋正是始于对玩具的寻找。医院里瓶瓶罐罐不同颜色的药水、棉签成了我纸上涂抹的工具,这些特殊工具的诱发、强化了我的兴趣。
      这种大花脸似的纵情涂抹和父母朴素的医德在我的生活中相映成趣。
      没有上班下班,没有白天黑夜,随来随看,随叫随到,打雷下雨,刮风下雪,父亲都能见到病人,看病开方。我清楚记得,一个冬天的晚上,家里窗外是鬼叫似的寒风呼啸,刚刚睡下就响起了敲门声,俺娘快不行了,高医生,你救救她吧。这时,蜂窝煤炉子已经睡眼惺忪,父亲开始穿衣找鞋,我早已蜷成弓形的身体则开始诅咒这烦人的敲门声和悲切的求救声。
      赶到病人家里,望闻问切之后,父亲用漂亮的笔迹留下药方,病人高兴地说,有救了,高医生,我们就信你。
      印象最深的是和母亲一起进村送防疫药品。
      做护士的母亲挨家挨户走过,我也挨家挨户走过,这时夜幕开始降临,我和母亲还奔波在户与户村与村之间。我怕狗,她牵着我的手,我坐在她骑着的自行车后座上,大地亲切,黑暗柔和。
      事实上,随着年龄的增长,农家百姓对父亲医德医术的肯定,对母亲奔波辛苦的认可,也会让我对他们产生认同。
      在这种认同愈发强烈时,我开始对第一位启蒙老师产生依恋。
      太阳出来又下去,那位远在新疆工作的老师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去个八九个月总能回到这个有低矮院墙的院子待上几个月。在我看来,马老师的行踪就像候鸟一样,很有规律。他是我父母工作的乡镇医院里一位女医生的丈夫,他一回来,我就一天到晚泡到他家里。
      所以在他不在的日子里,我就天天盼他能够回来,他一回来,我才有了魂儿,他讲解时总是不厌其烦,还把家里收藏的字画拿出来让我临摹,领我拜访民间手艺人画人书人。每次送他到车站,我都泪眼婆娑。
      那时学校已经散了架,我对办板报总是孜孜不倦,但对于文化课,我却时常走神开小差,上课时偷偷给同学老师画像。
      有时我想,我现在画风的空旷疏阔、枯淡平和与上课时的闲里偷忙有关,也与父亲对当时一种流行疾病的态度有关。
      久痨必死是那时人们共同的认识。咳嗽声回响在诊室内,也响彻在农民自己低矮的土坯房里。我注意到,他们咳嗽时的唾沫星子不仅落到了父亲伸出去的手上,甚至还溅到了父亲的脸上鼻子上,但父亲仍在微笑着、安慰着、平和着,不温不火,不急不燥,这不正是我画面中连绵山峰的厚实和山间汩汩流淌的溪水吗?
      谁呈现了谁?互为呈现的画面在交集延伸中渐次生动。
      人啊人
      刚亦不吐,柔亦不茹。
      ——《诗经烝民》
      在我的印象里,2009年冬天的那场雪很大。一大早我就被手机声吵醒,画友告诉我,马连成病逝了。我懵懵懂懂就奔向了火车站,火车停运了,等到天黑,我才踏上回单县的路程。
      一进村子,我就跌了一脚。到了,多次到过的破败院落就在眼前,但这次却是和他阴阳两隔。
      吊唁现场简陋、冷清,我和几个画友重新清理了院子,买来布匹重新布置了灵堂,仔细擦拭遗像时,我想起他的水墨牛羊,特别是他画的青山羊,成了单县成为青山羊之乡的一张名片。我的疏朗山水他的悠然山羊,都有鲁西南河水清浊混杂的味道。
      一生勤劳朴实敦厚善良,一辈亦工亦农抚儿育女,一方丹青魁首英年早逝,一卷水墨牛羊百世流芳,这是我送给亡友的几句话。
      那天,现场有人给没来送行的画友打电话,马连成病逝了。有一个和亡友走得很近的画友得到消息后语焉不详,说人虽在本地,但忙去不了。人啊人,平时推杯换盏的兴奋哪去了?一起切磋画事的智慧哪去了?信誓旦旦的友情哪去了?
      一次,我和没去吊唁马连成的那位画家偶遇在笔会,却再也提不起精神和他说一句话,我感到漠然,饭没吃就走了。又有一次和他见面,我提出调换了酒桌,才让自己稳定了情绪。
      这是为什么?
      亡友曾告诉我,我也要去北京闯荡。拮据的生活却让他止步于单县,突来的脑出血夺走了他的生命。生命最后的两年,他是想靠近自己的绘画,靠近真正了解他生命质地的友人。他走了,却办成了生前没办过的唯一一次画展,却整理出版了生前没出过的唯一一本画集,整理、联系、出版,都由我和画友来操办。我想这样,在他过往的生命中,遗憾就会减少一些。
      现在,我把这本画集放在床边,亡友在纸面呈现的牛羊成群的形象,经常让我在躁动的北京城平静下来。
      在奔丧回来的火车上,我自己还是能清清楚楚听见心跳,只是心境变了,悲伤中有了悲哀。百无聊赖的落寞感再次涌上心头。
      其实第一次让我落寞的是推荐上大学这件事。
      我进入了只有三人的复试名单,却和另一个人一起落榜,母亲劝我,没事,只有一个名额,争取了咱就不后悔。但这多少预示了我前途的捉摸不定。
      我没有犹豫,毅然决然选择了参军。这样,在十六岁的年龄,我成为部队的一名电影放映员。孰高孰低?能不能大有作为,拉出来遛遛方见高下。我画幻灯放电影,从不误点,被人看作负责本分;我办板报,被人看作人才难得,美术书法的童子功开始派上用场。
      派上用场的,还有父亲带给我的自信。不少得痨病的人让父亲看好了,就来到家里感谢,有户人家为此几次送来花生、大枣、鸡蛋,父亲就不好意思了,让我回送礼物,一点红糖或点心,回来时兜里揣着人家给的煮鸡蛋。有本事的光荣和礼尚往来的感人,就这样在来来回回和煮鸡蛋的故事中升腾。
      上高中时,下放单县的《工人日报》的一位美编成为我的又一位启蒙老师。
      这位年轻气盛的小右派被发配到单县,以后落实政策回北京去了。他没资格在县城美术培训班当老师,我仍然悄悄去找他求教。
      那时,利用周末骑自行车几十里路赶来,我迎风驰骋在乡间小路上,两只脚踮起才刚刚够着脚踏板。
      当空舞
      先人有夺人之心。
      ——《左传文公》
      上小学时,母亲到县城给我买来一本柳公权字帖一只毛笔,我保存至今。保存至今的还有全部少年时上课偷偷画过的同学老师的画像。字帖毛笔画像从农村到部队再到济南到北京,我都没丢,一直保存到现在,成了我的念想。
      每到清明时节,念想中蔡老师就会闪现。他古文的底子厚,对我帮助很大。由于天各一方,多年后我夜里梦到老师,哭醒后眼角留有泪痕,一打听,老师就在那两天刚刚去世。
      同样惊人惊己的还有我人生的三次转身。
      当兵回来后我在单县印刷厂工作,几年过去刚干到副厂长,我却提出辞职要考大学。这时阻力来了,费解也来了,你会丢了铁饭碗,你要自费。我没有犹豫,一考即中。拿着中国美院的通知书报到后,人物画家吴山明曾问我,你已经是山东美协的会员,作品获过全国大奖,怎么还来这里学画?
      毕业后我分配到单县文化馆,在担任文化馆书记已半年时,山东美协联系我想调我到济南,我也没有犹豫,提出离开。时间跨过2005年,已在创作室主任位置上待了七八年的我再次提出离开,我要进京,寻找真正的艺术和它的氛围。
      外人看的是名堂,我却看到了苦闷,因为不懂,圈外看了会犯迷糊,会高估这个名利场的神圣。文联有人说,你已经是中国美协的会员,不能走啊,我说,我什么都不要也要走。
      我对艺术体制内闹出的种种怪事不平事苦闷已久,我的作品已经得到市场的认可,山水已能夺人魂魄,眼看宝贵时间常常无谓流失,这样下去,我对得起艺术吗?
      我离开美协时,已经是快五十的人了。我的生活在路上,在游历交游中,涉险涉高,东西南北,活在当下,干当下该干的活。
      我曾来到当年军营驻扎的平遥古城西墙城下,想起了离开鲁西南平原西去,刚看到三晋大地山川起伏时的怦然心动,作为文艺兵,我挥写山水的机会已经到处都有。
      亡友马连成生前替我高兴,羡慕我的京城生活。雪中送他到坟地下葬时,我泪流满面,竟至嚎啕大哭。
      ◆◆【高永谦艺术简介】当代著名画家,1959年生于山东单县,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毕业,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田园画会副主席。曾任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创作室主任、山东省文联美术创作研究部主任。擅长中国山水画和美术设计,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大展并获奖。出版有:《中国山水画家.高永谦精品集》、《高永谦画山水》、《田园诗画》、《高永谦画竹·梅》、《山水名家·高永谦》、《高永谦诗境山水画》、《国画名家-永谦》《无为山水画》《名家经典-谦山水》等专集。曾主编《山东省中国山水画大展作品集》、 《山水画精品集》台历等。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