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乐毅斋
  • 书协副主席    刘洪彪  保真
  • 书协副主席    刘洪彪  保真
  • 书协副主席    刘洪彪  保真
  • 书协副主席    刘洪彪  保真
  • 书协副主席    刘洪彪  保真
  • 书协副主席    刘洪彪  保真

书协副主席 刘洪彪 保真

举报
  • 题名:   刘洪彪
  • 年代:   建国后 (1949至今)
  • 类别:   水墨(黑白)
  • 材质:   纸本
  • 装裱形式:   软片
  • 尺寸:   70 × 45 cm
  • 款识钤印:   赣西洪彪
  • 题名:  刘洪彪
  • 年代:  建国后 (1949至今)
  • 类别:  水墨(黑白)
  • 材质:  纸本
  • 装裱形式:  软片
  • 尺寸:  70 × 45 cm
  • 款识钤印:  赣西洪彪

售价 12000.00

品相 八五品

优惠 满包邮

优惠 满减券
    运费

    上书时间2018-01-16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名人字画 > 书法
      商品描述:
      刘洪彪 (国家一级美术师) 锁定
      刘洪彪:字后夷,号逆阪斋主,1954年生于江西萍乡,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培训中心教授。解放军专职书法家,高级美术师。现供职于第二炮兵政治部文艺创作室
      百科有名
      中文名 刘洪彪 别    名 后夷,逆阪斋主 国    籍 中国 出生地 江西省 出生日期 1954 职    业 书法家 主要成就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代表作品 《中国美术年鉴》
      目录
      1 人物简介
      2 人物履行
      3 主要成就
      4 荣誉历程
      5 艺术随笔
      6 相关评价
      7 刘洪彪作品赏析
      人物简介
      刘洪彪,字后夷,号逆坂斋,1954年生于江西萍乡。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草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美术书法研究院书法创作院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研究员。[1] 
      刘洪彪
      刘洪彪
      人物履行
      2015年12月8日,任中国书法家协第七届副主席。[2] 
      主要成就
      首届中国书协“德艺双馨会员”,2006年度“中国书法家进万家活动”先进个人,2007年、2011年蝉联中国书坛兰亭雅集“兰亭七子”称号,2007年在北京设立“刘洪彪书法馆”。获中国文联颁发的“在2006-2009年‘送欢乐,下基层’活动中作出积极贡献”荣誉证书。自学书法40余年,兼涉诸体,尤擅行草,作品参加国内外诸多高规格大展,并多次获奖。蝉联全军第一、二次书法比赛一等奖。1987年在洛阳博物馆举办二人书画联展,1994年、2004年先后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刘洪彪四十岁墨迹展”和“刘洪彪五十岁墨迹展”。出版作品专集、合集10余部,出版文集《缀连琐碎》和《刘洪彪文墨》(一函五册)、书法展览设计装置图文集《盛装书法》。曾应邀在解放军艺术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国国家画院等高等学府授课。作品被中南海、故宫博物院、毛主席纪念堂、中国美术馆、军事博物馆等文博单位收藏。30余次出任全国电视书法大赛和全国、全军书法展览评审委员。多次出任全军美术系列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副主任、主任委员。曾先后出访日本、韩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和香港、澳门、台湾地区进行文化艺术交流。
      荣誉历程
      1954年书法家刘洪彪生于江西萍乡。
      1987年书法家刘洪彪在洛阳博物馆举办二人书画联展。
      1994年,书法家刘洪彪举办刘洪彪40岁墨迹展。
      2004年5月,书法家刘洪彪参加“北京22人书法展”。刘洪彪50岁墨迹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
      刘洪彪五十岁在京展墨迹;出任全国第二届行草书法大展评审委员。
      由第二炮兵政治部和中国书协共同主办的“刘洪彪五十岁墨迹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开幕。
      “刘洪彪五十岁墨迹展”分为律诗、联句、祝辞、絮语、杂文五个部分,每个部分10件作品。展览创意频出,新风扑面:一是书写内容均为书书家自撰;二是50件作品各具面目,互不雷同;三是弃用传统挂轴装裱方式,而采用板杠装饰;四是把展厅视为一件大作品进行整体包装;五是同时推出作品集、专刊、纪念封和明信片,与展览交相呼应。
      刘洪彪现为中国书协理事、中国书协评审委员会委员、第二炮兵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专业书法家,是国家一级美术师。展览开幕当天还召开了“刘洪彪作品讨论会”,来自首都书法界、学术界的人士对“刘洪彪五十岁墨迹展”给予了高度评价。
      2005年书法家刘洪彪参加中国美术馆首届当代书法名家提名展;书法家刘洪彪出任全国第一、二届电视书法大赛评审委员。
      2006年,书法家刘洪彪荣获2006年度『中国书法家进万家活动』先进个人。
      2007年书法家刘洪彪年获中国书坛首届兰亭雅集『兰亭七子』称号,2007年书法家刘洪彪在北京设立『刘洪彪书法馆』。
      2008年书法家刘洪彪受解放军总政治部表彰,被授予『全军文化艺术工作先进个人』称号;书法家刘洪彪出任第五届中国书坛新人新作展评审委员。
      2009年书法家刘洪彪出任全军美术系列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副主任;书法家刘洪彪获中国文联颁发的在2006一2009年,送欢乐,下基层,活动中作出积极贡献荣誉证书。
      2010书法家刘洪彪《刘洪彪文墨》荣膺2010“中国最美的书”。[3] 
      艺术随笔
      “逼”上兰亭
      刘洪彪
      公元353年上巳节的山阴兰亭,汇集了42位名士,修稧洗濯以去邪除灾,曲水流觞以畅叙幽情。那次兰亭雅集,为后世留下了37首情醇才富的兰亭诗,留下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造就了千秋书圣王羲之,成为中国书法史上永不失色的光辉事件。
      十几岁时,我就记下了书圣王羲之的英名,数十年来,我心仪《兰亭序》的风神,希冀兰亭雅集式的文人墨客间的交游。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始,绍兴兰亭时有中外书家欢聚之兴事雅事,每每闻之,心驰神往。近些年,京城书界追随书圣,效仿兰亭,沙龙四起,雅集不断。从2004年“北京22人书法展”开幕日的“华宝雅集”始,我连年参与组织和亲历了“竹苑雅集”“小汤山雅集”和“大兴雅集”,交新朋友,得新信息,听新观点,生新理念,获益匪浅。2005年,我与邱振中、王友谊、李松、胡抗美、刘文华、张旭光、曾翔、王学玲和张继诸友几度聚首,多次雅集,或抽签限韵,赋诗诵春,或集中作品,相予审评,或各出上联,网上求对,皆坦怀直言,其乐融融。终以“篆隶楷行草·五体十家展”亮相京城,公示于众,招致观者如潮,演成书坛盛事。这种同道间的交流互动,有益于增进友谊,有益于互为砥砺,有益于诗书兼修,对长久独伏几案、厮守楮砚者,实是开眼界、阔胸襟、长见识、广思路的好机会。
      刘洪彪代表作品
      刘洪彪代表作品 (9张)
      然而,每一次集会,我都会遥想兰亭,远思书圣。所谓雅集,“集”是一种形式,容易;“雅”有诸多内涵,很难。我总在等待着一个适当的时机,心清念纯地拜谒书圣,去静静感知魏晋风度;意畅情舒地游赏兰亭,去默默领契兰亭精神。我不想随随便便、潦潦草草地浪费首次兰亭之行。这就是我从未踏上兰亭胜地的原因。意想不到的是,我的兰亭初度竟悄然而至。
      友人电话告知,我被列入“中国书坛兰亭雅集42人展”二百人备选名单,我并未在意。我与中国书协草书专业委员会全体同仁正在义乌共襄“墨舞神飞”系列活动之盛举,有人再告,我已成为百位入围书家之一,我仍未上心。直到我收读了活动组委会的邀请函,方知此次活动之来龙去脉,亦能从主办者和百个夺人眼目的鼎鼎大名中感知活动规格之高、规模之大、阵营之强。当时,我虽陷入满天飞、到处跑的奔忙中,但仍在截稿那天寄走了两件匆匆挥就的墨稿,以表示我对此次特殊活动的赞赏。不久后又有消息,“兰亭雅集42人展”座次排定,我名列第十,而前十名正是主办者评定的“兰亭七子”候选人,拟于8月下旬在兰亭进行学术答辩,然后根据作品和答辩的得分,对前七名授以“兰亭七子”称号。
      接到答辩通知,我突然感到了几分压力。一般说来,位居末席者要挤进前七,若答辩中没有突出表现,几无可能。再看另外九人,或是博士、硕士;或是书法教师;或是当今书坛各书体代表性创作高手;或是中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的状元得主;或是屡获国展大奖的书坛精锐;或是近两年频频折桂风头强劲的新星。而我,厮弄笔墨数十年,一无家传,二无师授,三非科班,仅凭一腔热情,一股韧劲,孤舟独桨,盲人摸象,弯弯曲曲坎坎坷坷一路走来。论学历,拼实力,都在他人之下,此去比试,充当“陪练”无疑。尽管如此,我还是乐意去,做一片绿叶,衬几朵红花,也好。可临近出发时又有变故,十人中仅有的两位比我年长的候选人皆因故不能前往,放弃竞争。这样一来,我便成了八位参选人的第一“高龄”,而八人淘汰一人,最终由我独成“绿叶”的可能十有八九,如此则委实有些孤零而难堪。去也不去?令我颇有些进退两难,举步维艰。
      我本对获取什么奖项和名分从不介意,能被选进二百人名单已很光彩;留在百强之内更是幸运;再跻身42人雅集阵营实属不易;被评定为十名候选人之一,那是殊荣。又何况,我若退出,剩下七人答辩便失去了意义。更何况,我一旦退出,候选人里年龄最大者45岁,几乎成了青年书家的角逐,“七子”成员的年龄构成,也整整缺失了一个年代。还有,我以自学者的身份参加最终的比试,对全国众多书法爱好者中相当一部分自学者,或许多少有点激励作用。
      斟酌再三,我做出了“出京赶考”的决定,与另七位候选人一起,先后走上了设在兰亭的答辩讲台。就这样,我完成了期待已久却又突如其来的第一次兰亭之行,我曾戏称此行为“逼上兰亭”。
      我的首次兰亭之行结束了,我只在绍兴住一夜,呆半天,并未来得及敬谒书圣,细读兰亭。然而,这次有些异样的行旅给我留下了重重的印记。在兰亭,匆匆掠过茂林修竹间的幽径与曲水;匆匆掠过集康熙、乾隆皇帝墨迹于一石的“祖孙碑”;匆匆掠过羲、献父子各书一字合璧而成的“鹅池碑”;匆匆掠过康熙皇帝书丹刻就、遭破坏折断复原后被万千游客积年累月摩画的“君民碑”……所有这些,都已深铭在我的心里。[4] 
      相关评价
      算起来,与洪彪相识有十几年的时间了。但不常见。更多的是远远地欣赏。这种有距离感的接触,倒似乎能看到一些东西。虽一鳞半瓜支离破碎,可细细想来,亦颇有意味。
      近一次见到洪彪是在九届国展和绍兴“兰亭雅集”之后,大约是他领了“兰亭七子”荣誉回来,看上去神清气爽。在二炮机关他那书法馆里,先是楼下楼上的参观,然后,坐下来,泡一壶茶,摆开了聊天的架势。书法馆宽敞气派,让人羡慕,难免生出感慨,觉得这些年来,洪彪把写字这事儿的确是做得像模像样有声有色了,似乎有一种东西像宣纸上饱满的水墨一样,渐渐地渲染开了。
      那是一次愉快的见面。我们谈了一些见闻和有关书法现状的问题,有些话题谈得还比较深入和尽兴。看得出,由于处于特定环境和位置的缘故,他关注的面还是比较广的。他在进入一个话题时,思维很专注,往往切入的角度很小,也很随意,但到最后却会发现,这个话题并不简单,也很有意思,有一种小处见大的风格特征。我想,如果书法在当代更像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运动的话,无论如何,他都难以摆脱一个积极参与者的身份,身在漩涡浪潮当中。这没什么不好,我们都是,只不过介入得或深或浅而已。高明者能够跳出来看到问题的本质,并且,利用自己的学识和智慧来摆脱一些一般人认为很好,但实际上却没有什么意义或者是很糟糕的东西。我认为,洪彪在许多方面还是比较清醒的。这源于他内在的诗性特质和脚踏实地的生活态度。在这里,我不想谈及我们聊天的具体内容(那是另一个问题),表达的仅仅是对他个人的一种印象和感觉。那晚聊天结束时,他送给我一本他儿子刘坦写的小说《死去,活来》。这名字似乎暗合或点破了一种东西,有如谶语,我的心咯噔了一下。但随即感到,的确如此,世界上的许多事物都是这样,有一种劲道,不由分说而又无休止地纠缠在一起。这个细节,加深了我对那个夜晚的印象。
      [5]  青少年书法家李兴祥评:
      在2104发布的书法讲座对我来有是一个天大的帮助,太难得的书法讲座希望刘洪彪老师能还有更多书法课堂提供给我们。刘洪彪老师是我学习书法多年来一个不可多得一位受人尊重了不起的人。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