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文玩老李的书摊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汉代,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年代:   不详
  • 纸张:   白棉纸
  • 刻印方式:   石印
  • 装帧:   线装
  • 尺寸:   110 × 66 × 66 cm
  • 册数:   1册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年代:  不详
  • 纸张:  白棉纸
  • 刻印方式:  石印
  • 装帧:  线装
  • 尺寸:  110 × 66 × 66 cm
  • 册数:  1册

售价 260.00

品相 九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4-17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碑帖印谱 > 碑帖金石 > 手拓
    商品描述:
    隶书《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拓片,高约120厘米宽约60厘米
    肥致碑》全称《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建于东汉建宁二年(一六九)五月,碑高九十七点三厘米,宽四十七点五厘米,隶书十九行,满行二十九字,有界格,一九九一年出土于河南偃师南蔡庄村,现存偃师市商城博物馆。东汉为隶书高峰期,碑版石刻流存至今者,皆为学书典范,《肥致碑》书法质朴平和,从容稳健,兼之出土晚年近,字口锋芒如新发于硎,其笔致宛然,与同时期所建之《华山碑》《史晨碑》《熹平石经》等庙堂制作相比,书写意趣格外突出,全无雕琢修饰痕迹,堪称汉碑隶书之精品。 
    《肥致碑》全称《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建于东汉建宁二年(169)五月。碑高97.3厘米,宽47.5厘米,隶书19行,满行29字,有界格。1996年出土于河南偃师南蔡庄村,现存偃师市商城博物馆。此碑内容与东汉道流活动相关,《肥致碑》主要是记载了章和二帝与道教徒的交往,故颇为道教研究者重视。墓主肥致,字苌华,东汉梁县人,是一位蜚声海内、群士景仰的道家人物,因擅方术而被诏入宫,受封“掖庭侍诏,赐钱千万”。一般说来,碑额当题碑名,此乃汉碑惯例,如《鲜于璜》碑额“汉故雁门太守鲜于君碑”,《张迁碑》额“汉故谷城长荡阴令张君表颂”,《衡方碑》额“汉故卫尉卿衡府君碑”,《韩仁铭》额“汉循吏故闻熹长韩仁铭”等,而《肥致碑》额正中“孝章皇帝孝和皇帝”,左为“孝章皇帝太岁在丙子崩”,右为“孝和皇帝太岁在己丑崩”,共28字,却不是碑额,可以说是特例。碑文突出介绍肥致作为方士的事迹,通篇充满神秘的道教色彩,对研究东汉道教文化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由于碑文记有肥致的籍贯、姓名和事迹,故也可以认为是墓志。
     
    [碑额]孝章皇帝太岁在丙子崩。

    孝章皇帝。
    孝和皇帝。
    孝和皇帝太岁在己丑崩。

    [碑文]河南梁东安乐肥君之碑。汉故掖庭待诏君讳致。字苌华。梁县人也。其少体自然之恣。长有殊俗之操。常隐居养志。君常舍止枣树上。三年不下。与道逍遥。行成名立。声布海内。群土钦仰。来集如云。时有赤气著钟连天。及公卿百辽以下。无能消者。诏闻梁枣树上有道人。遣使者以礼娉君。君忠以卫上。翔然来臻。应时发算。除去灾变。拜氵掖庭待诏。赐钱千万。君让不受。诏以十一月中旬。上思生葵。君却入室。须臾之顷。抱两束葵出。上问。君于何所得之。对曰。从蜀郡太守取之。即驿马问郡。郡上报曰。以十一月十五日平旦。赤车使者来发生葵两束。君神明之验。讥彻玄妙。出窈入冥。变化难识。行数万里不移日时。浮游八极。休息仙庭。君师魏郡张吴斋。晏子。海上黄渊。赤松子与为友生。号曰真人。世无及者。功臣五大夫雒阳东乡许幼仙。师事肥君。恭敬。解止幼舍。幼从君得度世而去。幼子男建。字孝苌。心慈性孝。常思想神灵。建宁二年太岁在己酉五月十五日丙午直建。孝苌为君设便坐。朝莫举门。恂恂不敢解殆。敬进肥君。鈊顺四时所有。神仙退泰。穆若潜龙。虽欲拜见。道径无从。谨立斯石。以畅虔恭。表述前列。启劝僮蒙。其辞曰。赫赫休哉。故神君皇。又有鸿称。升遐见纪。子孙企予。慕仰靡恃。故刊兹石达情理。愿时仿佛。赐其嘉祉。土仙者。大伍公。见西王母昆仑之虚。受仙道。大伍公从弟子五人。田伛。全囗中。宋直忌公。毕先风。许先生。皆食石脂仙而去。

       碑文白话翻译如下:河南郡梁县(今汝州)东安乐地方肥君之墓碑。肥君做过汉代以往掌管掖庭等待皇帝召见的官职名叫致,字苌华。是梁县人。他年少之时,体验到了自然的无拘无束。年龄稍长,就有了不同于俗人的操守,喜欢隐居起来修身养性,常常居住在枣树上,三年也不下到地面上来。他与大道一起逍遥世外,道行有成,名声树立,闻名海内,各地士人们都十分钦佩仰慕他,前来拜访者聚集如云。当时有紫气附着在皇宫的大钟上,直连云天,公卿百官没有一个人能消除它。皇上听说了梁县的枣树上有得道之人,就派遣使者以礼聘请肥君。肥君决心以忠诚报答皇上,神态安详地来到皇宫,即刻开始盘算谋划,很快就除去了灾害变异。于是,皇上就拜他为掖庭待招,赏赐他千万钱,肥君辞让拒不接受。十一月中旬,皇上思恋冬葵子,肥君盛情难却进入宫殿,不一会儿工夫,就怀抱着两束冬葵子出来。皇上问道,肥君从哪里得到的?肥君答道,从蜀地的太守哪里取来的。皇上就派出使者乘坐驿马前去蜀地问询,蜀地郡守禀报说道,十一月十五日清晨,有一辆显贵者乘坐红色车子前来,我就送了两束冬葵子给他。肥君的道术神秘莫测且十分灵验,一切讽刺非难都撤除了。他道术堪称玄妙,出入于深远幽冥之处,其中的变化常人难以识别。他即使行走数万里,只需花费不到一天的时日。他浮游于八方极远之地,休息于神仙庭院之中。肥君拜师于魏郡(河北邯郸以南)张吴斋、晏子、海上黄渊,道人赤松子与肥君为友。肥君道号真人,世上没有达到他那种水平的人。有功之臣、爵封五大夫的雒阳东乡人许幼仙,甘心拜肥君为师,对肥君很恭敬。肥君就休止于许幼仙的馆舍之中,许幼仙也跟随肥君超度尘世而去。许幼仙有个儿子名叫建,字孝苌,心地慈爱,品行孝顺,常常思索神灵之事。公元169年5月15日,孝苌让肥君坐于别室,无论早晚,全家都对他恭谨温顺,不敢懈怠,还拿出四时所有的谷物蔬果,以作敬奉。神仙肥君褪去所有奢侈,温和沉默如同龙潜于水。人们虽然很想拜见他,但没有通往大道的途经可以寻觅。于是,人们严守立身为人之道,为他刻下这块碑石,以便尽情地表达虔诚和恭敬之情。之所以表述前面所罗列的事实,就在于启发劝诫后世的童子。献给他的祝辞是:肥君显著盛大的样子多么美好呀!以往的神仙肥君伟大呀!他又有大名和美称,羽化之后被人们永久纪念。子孙期望他的赐予,仰慕他,依仗他。所以,刊刻这块碑石以便通达情理。人们祈愿时,仿佛已经如愿,肥君赐予他们美好的福祉。此碑乃士人大伍公所立,大伍公曾在昆仑之墟谒见西王母,接受仙道。大伍公从弟子五人:田伛、全■(缺字)中、宋直忌公、毕先风、许先生,都服食石脂,成仙而去。

        考古发掘简报指出,该碑通篇充满了道教色彩,反映了道教在东汉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是研究历史和道教的珍贵资料。其中记载道:……常隐居养志。君常舍止枣树上。三年不下。与道逍遥。行成名立。声布海内。群土钦仰。来集如云。这是道教中一例神奇的树崇拜现象。道教吸收了树作为天地通道的作用,将树想象成道士成仙的一条通道。由于树象征着生命,因此有人就居住在树上,认为这也可获得长寿。这种居住在树上可获长生的观念在东汉时大为流行,东汉道士肥致三年居住于枣树上,因此被世人所崇拜,认为是得道之人
    拓片珍贵,就珍贵在每一张都是惟一的,你保存若干年,也会成为孤本、成为珍本。惜物就是惜福,奉劝您妥善保管,您收藏的不是一张纸,而是纸黄金,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国粹!纸黄金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