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杭州徐晓东博士书店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 So Human an Animal

So Human an Animal

举报

[全皮收藏本] 普利策奖作品;现货!非代购!非“海外库房”发货!

  • 作者: 
  • 出版社:   The Franklin Library
  • 出版时间: 
  • 装帧:   精装
  • 页数:   264页
  • 作者: 
  • 出版社:  The Franklin Library
  • 出版时间: 
  • 装帧:  精装
  • 页数:  264页

售价 229.00

品相 九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7-23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外文原版 > 英文书 > 文学
    品相描述:九品
    没有任何字迹,几乎全新,三面镀金,真皮封面,竹节背。书角有一处磕碰,见照片,特价出售
    商品描述:
    勒内·杜博斯,是著名的微生物学家和实验病理学家,又因富于著述而成为著名的学人文学家,其主要代表作品有《人类适应性》、《人类、医学和环境》、《人类是这样一种动物》等。后者使他于1969年获得了普利策奖。他的另外两部著作——《理智的觉醒》和《内心的上帝》也于1972年问世。他在洛克菲勒大学任职44年,1971年退休,但继续从事写作和讲学工作。与勒内·杜博斯一齐著作《只有一个地球》被编入人教版小学六年级上册第13课。
    地球是一个整体

    在人口、能量和资源的消耗、城市化和消费的要求上,以及由此引起的污染问题等,目前都在急剧增长。人类正在经历着改变地球上自然体系的过程,而这种改变过程,却是非常危险的,而且可能是无法挽救的。因为地球是人类和生物唯一赖以生存的地方。是什么力量把人类带到现在这样的境地呢?对有用知识的探索、生产和交易的需要、社会集体的组织力量,都是推动力。随着技术与组织的逐步发展,知识、经济及政权这三种因素就变得更加相互影响,更加有力和更加巩固了。继19世纪元素国期率和电磁波的伟大发现之后,接着就是20世纪原子结构的最终突破。一方面,科学探求的是最高的客观标准,并受最严格的客观真理所检验。在另一方面,真理一旦被人们所掌握,就广泛地增加了人类的使用权或滥用权。人类300多年来巨大的科学发展,并不是由日益增长的洞察力和智慧所带来的,而是由经济与政治方面争权夺利的突出发展所产生的。不断聚集起来的扩大市场的强大力量,也产生了未曾料到的、分散的、动荡的副作用。最显著的副作用是财富分配相差悬殊。由于过分强调商品的销售和利润的获得,这种社会体系对一贯重要的公共福利事业的投资,如卫生、教育、城市规划、公共安全、环境改善等,因为不能提供直接利润,而被牺牲或推迟了,技术革命和市场扩大无疑加速了城市化的进程,人类的大部分工作不再是在耕地上进行,而是开始在密布的建筑物的区域中完成,这是史无前例的。在这些新的聚居地,由于人口的过分集中,废物及排泄物的祸患,也就成倍地增加。真正的新危机,在过去只有少数经济学家曾预见到。这就是日益增长的需求的压力,致使地球上似乎是无限的资源,已经无法承受人们过度的耗用。19世纪欧洲移民开发地球的温带地区,以及后来的新型能量和化学工业的非凡的生产力,均曾掩盖过这种危机。第一次世界大战通过坦克的发明,给农业提供了拖拉机。第二次世界大战加速了各种电子仪器设备的发展。而其中最大的发展则是“普罗米修斯之火”——原子核裂变,其能量可为人类服务,而其威力却在毁灭地球。简而言之,人类迄今尚未找到一种好的组织体系,能调节日益增长的要求和国家的野心,并使人类共居的地球保持团结的方法。

    科学的一致性

    全部物质世界都是由有规则、连续作用的能量所构成。能量永存于运动着的宇宙万物之中,也存在于我们瞬息即逝的身体和善于思索的头脑中。事物的基本原因,都表现了能量和法则是属于一个单一的、统一的、互相有联系的体系。我们习惯于认为地球上的物质存在着三种状态——液态、固态和气态,可是还有第四种状态,物理学家称之为 “等离子体”,这是指在华氏5000度以上温度时的物质状态,并且很可能,氢的等离子体就是整个宇宙间的原始物质。放射性物质能损害遗传因素,它对遗传基因的影响可以达到几个世纪。千百万年以来,这种能量对生命起源曾经是最大的威胁。它既是创造者,又是破坏者;既是全部能量的源泉,又是最终毁灭的潜在根源,这就是核能。对原子结构的认识和对生物历史的了解,出现了非常矛盾的现象。一方面核动力给人类以毁灭自己的能力;另一方面,进化过程中的脆弱性和平衡性又向人们指出,只有避免全球性的环境破坏,人类才有前途。在使用原子能这样巨大的力量时,人们需要有限度的智慧,冷静的自尊心。如果人类继续让自己最大的行动被分裂、敌对和贪婪所支配,他们将毁坏地球环境中的脆弱平衡。而一旦这些平衡被毁坏,人类也就不能再生存下去了。

    发达国家的问题

    人口、城市化以及技术发展所产生的各种影响,都以空前的速度增加着和互相作用着。从某种意义来说,世界的整个经济是不能分割的。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置身于过去三个世纪以来所形成的全球性贸易网和投资网之外。在当前发达国家的经济中,主要存在着三个与生产和消费有关的问题:1、不考虑“外部不经济性”的生产成本问题;2、现代城市化的压力;3、由于连续经济增长所引起的物质与能量日益不足的危机。人们出于个人行动便利和享受的需要,而使用汽车。现代的人已成了半人半汽车的怪物。而汽车的排汽污染了空气,侵袭着肺泡,构成了城市中的烟雾。美国改善环境委员会采用估算方法,得出空气污染给植物生长和人的劳动所造成的损失,每年高达49亿美元,空气污染每增加1%,将导致房产价格下降0.8%。对一个健康的环境,即清洁的空气,清洁的水,未受污染的土壤和干净的城市,是与良好的程序和完善的教育同样重要的公共社会财富。没有这些,人类社会就无法存在下去。人们必须懂得,保持健康的环境条件是人类生存的基本需要。尽管过去自然界曾经作为无偿的资源,但是今天却应纳入人类文明必需的预算之中。首先,我们要知道发达国家经济中有一个严重的“包袱”,就是每年至少花1500亿美元去从事最无意义、最浪费和引起通货膨胀的军火生产。任何政府给予它的人民的最大环境利益,首先是维持和平,然后缩减维持和平的费用直到维持一支国际警察力量的水平。其次,我们应当记住,关于污染和废弃物妥善处理的各种必要的技术革新,它们本身就是潜在的新兴工业并能扩大就业机会。在任何文明社会里,首先要满足人们的基本需要。因此为了提供公共经费而又不引起通货膨胀,就必须进行某种程序的收入再分配。不这样做就是忽视了最坏的污染——痛苦的、无望的以及被忽视的贫穷。要有一个财富再分配这样的重要因素作为环境问题的基础,正如要有一个社会正义的基本观点作为每种政治程序的基础一样。总之,经济增长和良好环境并不是注定对立的,如果人口稳定,基本的不公正得到矫正,污染课税已经实行,无污染的新技术已有所发展,军火压力减少,并且通过教育和示范作用说服公民们去扩大消费少的享乐的范围,社会经济仍然能够“增长”,而又能保持和改善社会环境。

    发展中国家的问题

    我们所谓的发展中国家,与这些国家的文化水平、历史以及这些国家对人类文明的贡献程度都毫无关系,根据比较适当的估计,一个国家每人每年的收入平均达到500美元,才算开始完全脱离技术不发达的状态。但是,80%的国家达不到这个水平,它们平均每人每年的收入不到250美元。这个数字反映了这些国家的人民的贫困情况和政府财政来源的拮据。发展中国家如同发达国家一样,摆脱贫穷的唯一出路是提高生产力,但其后果常常是生产对环境的影响,生产力高的农业带来大家熟知的化肥流失和农药问题。在许多重要方面,发展中国家相对于发达国家来说会碰到更多困难问题。首先,由于人口压力和极度贫穷的缘故,对经济增长的要求也就普遍地更为迫切。第二,由于发展中国家大都处于热带地区,土壤和气候缺点较多,而且关于它们的结构和可能产生的反应知道得又很少,因此急剧扩大农业生产会遇到不同于发达国家的生态危机,而且危害所造成的损失可能更大。第三,“外部不经济性”问题也有所不同。由于盲目追求经济增长而不考虑就业、收入分配、国内移民和城市扩大等问题的社会复杂性,所产生的“外部不经济性”已经成为现实问题,并且具有潜在的危害性。最后,在经济增长同民族利益不是相互加强就是相互削弱的微妙而又紧要的关头,发展中国家面对着特有的挑战。一方面,只有满足人民热望的经济发展,才能进行有效的政治领导并取得民族独立,特别是对于刚刚摆脱殖民统治的国家,尤其如此。另一方面,所有发展中国家都已卷入世界经济的国际交流之中,它们过去没有什么作为,而现在仍然是力量微薄的成员。它们占世界人口的75%,却仅占有世界资源的25%。大都数发展中国家通过“绿色革命”,实现农业生产的质与量的突破,但又因为土壤脆弱、大雨成灾、气温太高等自然地理的恶劣,使得“绿色革命”收效甚微。我们已经看到,由于农业不能吸收增加了的人口,半失业的和无地的人已在大量地向城市转移,乃至影响整个社会秩序的不平衡。用什么方法可以制止这种的发生呢?所有的答案都得牵涉到真正的生态平衡问题。首先,“绿色革命”必须在实行土地改革和群众参加的社会结构里进行,从而使最大多数人就业,并且使新生产力所带来的利益分配得合理。其次,“绿色革命”高度复杂的方法,需要通过推广工作、农业研究、农民训练、扫盲和严格管理等许多工作来实现。再其次,“绿色革命”还要深深地扎根于地方的实际环境,包括土壤、气候和植物品种等,并需结合几千年来发展农业生产的传统经验。最后必须指出,为了确保“绿色革命”落到实处,必须在加强必要的基本建设之外,同时提供必需跟上去的科学试验、监测工作和市场技术管理等专门知识。

    地球上的秩序

    如果我们认真地考虑改善环境的三个安全因素,即由群众参加和采用专门技术来维持“绿色革命”;将劳力集中的工业和地区性城市建设分散分局;以及最迫切的是以改进营养,特别是改进发展中国家儿童蛋白质不足的世界资源问题,那么,我们在迫切需要的投资中每年应再增加1000亿美元,同时至少要增加一倍的技术专家来计划投资的有效利用,而这笔巨额数字不过是地球上浪费掉的年度军费预算2000亿美元的一半而已。对于人类生存的战略,我们既不是梦游者,也不是迷路的羔羊。我们已开始在三个明显的领域中看到若干全球政策必须遵循的方向。这三个领域就是科学、市场和国家。它们是三股独自的、强力的和具分裂化倾向的力量。正是这些巨大的力量把我们带入了目前的困境。但它们从反面向我们指出了关于环境统一性的深刻而又广泛的人类共有的知识:关于分享主权经济和主权政治的伙伴关系的新意识;关于必须超出狭隘地忠顺于部族和国家的老传统,而忠于更广大的全人类。当前已有朝着这些方向迈步的苗头,我们必须进一步促使这些苗头成为地球上人类生存的新动力和新鞭策。建立保护地球的战略,应要求各国以集体的责任感去发现更多的关于自然界的知识,以及关于自然界同人类活动如何相互影响的知识,并把这些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上的相互依存性的新知识全面公开共享,帮助人们逐渐解决无限敏感的、具有分裂性的主权主义的经济问题和政治问题。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