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燃灯经典书屋的书摊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Paris: Michel Levy
  • 出版时间: 
  • 印刷时间:   1868
  • 装帧:   精装
  • 作者: 
  • 出版社:  Paris: Michel Levy
  • 出版时间: 
  • 印刷时间:  1868
  • 装帧:  精装

售价 480.00

品相 八五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3-10-28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外文原版 > 法文书 > 小说
    品相描述:八五品
    主要缺陷:外观8.5品,书脊边缘及封面封底边缘有一定磨损,封面有掉皮;装桢紧致;内页不错,可评9.5品。
    商品描述:
    1868年ALFRED DE VIGNY -Stello阿尔弗雷德•德•维尼小说《斯泰洛》1/2真皮古董书 法文大字本
    开本大小(长*宽*厚度):18.5 x 12.5 x 2.8厘米 
    装桢:绿色摩洛哥羊皮加孔雀纹纸烫金精装,孔雀纹纸扉页,5层竹节背,上金口。
    品相:8.5品。
    主要缺陷:外观8.5品,书脊边缘及封面封底边缘有一定磨损,封面有掉皮;装桢紧致;内页不错,可评9.5品。


    更多图片请见 (请将下面地址复制并粘贴在浏览器地址栏中,然后再回车即可)
    http://xiangce.baidu.com/picture/album/list/607f91ffffb3d9e68a68f93d566002d80ff8a250
    著作及作者简介
    Oeuvres Completes de Alfred De Vigny (including Stello)
    ----------------
    Alfred De Vigny
    ----------------
    Paris: Michel Levy (1868), Dixieme Edition
    ----------------
    Stello
    阿尔弗雷德•德•维尼(Alfred de Vigny,1797-1863),父亲是老军人,维尼出生时他已六十多岁,他的妻子比他小三十岁。她的头三个孩子都夭折了,她让维尼经受风雨霜雪的严酷锻炼,一改溺爱孩子的培育方法,孩子反倒茁壮成长。1814年,维尼当了红色火枪手,随后,护送路易十八逃跑。1816年转至禁卫军任少尉。他认识了雨果。《古今诗集》(Les Poèmes antiques et modernes,1822-1837)奠定了他诗人的地位。1826年,他发表了历史小说《散-马尔斯》(Cinq-Mars)。维尼在序言中认为,小说家应该尊重“观察人性的真实”,而可以忽略“事实的真实”,“有时可以要事实让步。这样,作家可以而且应该自由地描写历史面貌,使之具有意义”。通过虚构,作家抽出“人的哲理图景”。他将历史人物和真正的历史事件置于前台。《散-马尔斯》取材于1639年反对黎世留的一次阴谋。年轻的散-马尔斯侯爵是王后的宠臣,不满于黎世留的政策,与西班牙人合谋,反叛黎世留。黎世留洞悉这个阴谋,王后最后也拒绝支持叛乱。散-马尔斯希望破灭,成了阶下囚,遭到处决。小说把黎世留的政策看作是开始动摇贵族社会的大厦;大贵族与国王是同根生,打击了大贵族,就动摇了整个民族,国王便会孤立起来:“犹如一棵老橡树,当围绕着它和支持着它的森林被掀倒以后,在原野的风劲吹之下,就会晃动起来,摇摇欲坠。”黎世留被写成一个很有野心,想当摄政王,甚至想当国王的反面形象。他“薄到这乎没有的嘴唇”显示他的凶狠。路易十三虽然和散-马尔斯有深厚的友谊,却无法赦免他的死刑,是一个悲剧性人物。散-马尔斯为了反对黎世留,甚至勾结国外势力,却得到维尼的肯定。维尼的历史真实论受到他的贵族立场的左右。
    1827年,维尼得了肺病,但他仍然翻译莎士比亚的剧作,迷恋上女演员玛丽•多瓦尔。1832年,他发表了小说《斯泰洛》(Stello),同名主人公是个诗人,他和历史上的吉贝尔、查铁敦、谢尼埃一样,是社会的牺牲品。剧本《查铁敦》(Chatterton,1835)是一出现代悲剧。诗人查铁敦徒有天才,无法发挥,更谈不上满足自己的爱情,他不为社会所容,最后自尽。剧本特别描写了一个庸俗、自私、专横的资产者贝尔,他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工人出了工伤事故,断了手臂,就被他解雇;工人集体请愿,他置之不理。维尼在序言中说:“我想写出受到实利主义社会窒息的重感情的人,在这个社会中,吝啬的善于打算的人无情地盘剥智力和工作。”这是指查铁敦和贝尔。短篇小说集《军人的荣辱》(Servitude et grandeur militaires,1835)收入三个短篇。《洛蕾特或红色封印》谴责了公安委员会的残忍举措。年轻政治犯只有十九岁,他的妻子只有十七岁,他们刚结婚四天。他因相信政府对新闻出版自由的许诺,写了三个讽刺督政府的剧本,却遭到逮捕,先判处死刑,后改判流放,不料最后仍然是枪决。《白藤手杖或勒诺上尉的生与死》将拿破仑写成一个置民情于不顾、暴戾、狡猾、给人民带来苦难的暴君,像个演员一样,既是能演喜剧,又能演悲剧,喜怒无常。三四十年代,维尼发表了几首长诗:《狼之死》(La mort du loup,1838)通过一头狼的故事,阐述坚忍的哲理,《橄榄山》(Le Mont des Oliviers,1939)描写耶稣受难前对人类重大问题的思考,《参孙的愤怒》(La Colère de Samson,1839)叙述参孙复仇的故事,《牧人之屋》(La Maison du berger,1844)阐述退隐乐趣,《海上浮瓶》(La Bouteille à la mer,1847)叙述渔夫捞到了装着船长日记的浮瓶,《命运》(Les Destinées,1849)描述人类命运与基督教的关系。后人将他的十一首诗结集出版,题名《命运集》(Les Destinées,1864)。他的遗著有《一个诗人的日记》(Journal d’un poète)。
    维尼的文学成就以诗歌创作最为突出。他的诗歌以哲理性强别具一格。他从诗歌创作一开始就表达“神圣的孤独感”。《摩西》(Moîse)是维尼最喜欢的一首诗,因为它写了忧郁和孤独。诗中四次重复摩西对天主所说的话:“漫游何时能结束?/你要我迈开步子走向何处?难道我总是强有力而又孤单?让我有个尘世之眠沉入梦幻。”这是维尼对人类的悲剧状况发出的诘问。维尼解释说,摩西“厌倦了自己的独居,并且绝望地看到,随着自己变得伟大,他的孤独也变得深广”。摩西是忧郁和孤独的化身。《埃洛亚》的同名人物被写成不幸的女人和人类的代表。《号角》借用罗兰战死的题材,流露对现实的失望。《狼之死》最突出地宣扬了面对现实,保持坚忍精神的态度。维尼认为要像至死不肯屈服的狼那样:“呻吟、哭泣、祈求,同样都是怯弱。/要尽量去做你那冗长的苦活,/走在命运决意召你前去的路上,/然后默默受苦死去,像我一样。”《命运集》表现了人要面对和克服各种恶。恶来自人和社会。在《橄榄山》中,耶稣成了一个被抛弃的人,他代表了人类。维尼赞美孤独的崇高和坚忍的伟大,表达的是他自己和贵族的感受。维尼家族在大革命中遭到杀戮,他的家庭对大革命抱着敌视态度。他自己很早就发现贵族被排斥在社会之外。他在中学受到同学的嘲笑,心灵受到创伤。他本想从军,飞黄腾达,但这条路行不通。贵族的没落感、高傲感、孤独感,与他的生活经历紧密结合:“我性格中的冷漠、严厉和带上一点阴沉,并不是天生的。这是生活给予我的。”1837年至1838年,他经历了生活中最困难的时刻:先是母亲去世,继而与女演员玛丽•多瓦尔曲折多变的关系终于破裂,他和文社的朋友们最终决裂了,就是在这样的思想状态下,他写出了《狼之死》、《参孙的愤怒》和《橄榄山》。他认为人类无法知晓自己的命运,“希望是我们最大的疯狂”。孤独是对现实的一种消极对抗:“面对哲学上的恶:沉默;面对社会上的恶:怜悯。”在孤独中沉思,“对我来说是真正的幸福”,而作为“思想的珍珠”的诗歌就自然而然带上了哲理意味。不过,从三十年代末开始,维尼的思想产生了变化,1848年,他甚至参加了议员选举。乐观进取的态度代替了悲观主义,对未来和人类进步寄予了希望。《牧人之屋》已透露了他的希望之光:“太阳还没有升起。——我们仍面对/黎明之前的第一抹晨光熹微。”在《海上浮瓶》中,他把人类未来的幸福寄托在认识和科学的发展上:“科学,/这是头脑饮下的神圣药水,/是思维和经验的丰富宝库……命运在我们的头脑中播下种子,/让我们像大雨般把知识洒落其上。”船长要把自己的信息传递给后代。维尼在入选科学院的答词中说:“人类朝着日益美好的命运前进。”这句话表达了他对未来的希望。《纯粹精神》(L’Esprit pur,1863)歌颂了思想的创造力,认为纯粹精神(独立自由的精神)的统治将会来临。这首诗是维尼的文学遗嘱,它表达了诗人对进步的充分信念。
    维尼写的虽是哲理诗,却不喜欢在诗中长篇说教,他善于用形象来表达哲理。例如,他用狼被猎人追逐,藐视死亡来象征坚忍傲世;诗人把狼当作人来写,不以动物的嘴和腿的名词用在狼身上,称小狼为孩子,写母狼用“美孀妇”,用父亲来表示雄狼。这种拟人化表明诗人在写人。又如海上浮瓶象征着人类社会的曲折发展。这种手法使他的哲理诗避免了概念化。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

孔网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