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汉籍奇书舫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有几十幅版画的全套铜书版:明治年新刻《正信偈和训图绘》铜版四十一片全,日本护法馆藏。全套铜版都在极为难得佛经故事,版画多。铜版印刷是古代版刻史不可或缺的一环。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护法馆
  • 年代:   清代 (1645-1911)
  • 纸张:   其他
  • 刻印方式:   其他
  • 装帧:   其他
  • 四部分类:   子部 > 释家
  • 尺寸:   38.5 × 1 × 1 cm
  • 册数:   41册
  • 作者: 
  • 出版人:  护法馆
  • 年代:  清代 (1645-1911)
  • 纸张:  其他
  • 刻印方式:  其他
  • 装帧:  其他
  • 四部分类:  子部 > 释家
  • 尺寸:  38.5 × 1 × 1 cm
  • 册数:  41册

售价 165000.00

品相 七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7-08-06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线装古籍 > 文学
    商品描述:
    品相描述:舶来之物,部分铜版边角空白处有些卷翘。
    详细描述:第一片为牌记及题签,尺寸小,其余四十片上下两版四个半叶。长约38公分余。
    上卷16片(含牌记与序)
    中卷13片
    下卷12片
    总计41片全(背面无字画)
    注:历百余年光阴,部分铜版四边角有弯翘现象。总重量约几十斤,顺丰保价包邮,有咨询请在拍之前留言,谢谢!
    【铜版印刷之法很复杂,并非如木版那样刷墨,详细请见清人的铜刻小记,有详细描述工序之法】
    我国目前似尚未发现铜版印刷实物。

    ------------------------------------------------------

    关于铜版印刷,存书较少,更遑论原书版。此套和刻佛经铜片历百余年,附有生动的插图,且为全套,当世仅一套,殊为难得。铜版印刷比较复杂,以下资料来源清人刻铜小记:

    刻铜版之法,创自泰西,行诸日本。镌刻极精图式,宜取诸此。虽细如毫发之纹,亦异常清楚。其免燥湿伸缩之虞也,胜乎木刻;其无印刷模糊之病也,超乎石印。惟刊刻之法固难于木刻,亦迟乎石印。非心粗气浮者所能从事也。滋就其工之次序缕言之:先磨版,次上蜡,次钩图,次上版,次刻蜡,次烂铜,次修版。法以平薄铜版,用坚木炭磨净,将版在炭火上微烘,擦以黄蜡,软毛板刷刷匀之,阴凉数时听用。一面先将玻璃纸用针刀钩图,钩时画破纸半层,以红粉揩入纸纹中,将此纸覆于版面,在纸背摩擦,粉落蜡面,再移火上稍烘,粉俱粘牢,仍阴凉片时,始可动刀。照红粉处划去蜡,划时目视显微镜,将刀缓缓移动。刊迄,放版于平处,灌上烂铜药水,俟一二时铜即烂深。洗净药水,揩去黄蜡,先印样张校阅,有遗漏则可添刻;有差误则可改正。倘磨版时不能净,起有细纹,印出之纸上即有黑丝;刷蜡时不匀,起有极小之孔,印后即成黑点;或刻时偶带伤蜡面一块,则更成墨团矣。盖药水见铜即烂之故也。如未灌药水时知之,尚有留药敷涂,药水即留住,而不能下矣。版成后,须擦净藏妥,以免起锈碰伤。至刷印也,亦有赖乎机器等物。盖阴文之不同阳文耳。凡应用诸器,运用诸法,皆得笔之于书,神而明之,则存乎其人也已。

    磨版
      以红铜打成薄版,其厚薄视乎大小,厚者不过一分;用坚木炭磨之,使其极光净为度。磨时不可:第一磨横磨,第二磨直磨。须俟满版磨到,始可转手。则版上之光归一律。

      乱磨则光必错落,刻时耀目也。粗磨则以水,细磨则以油,或更以毡卷一圆式帚蘸油加擦之。

    上蜡
      以铜版就炭火(文火)炉上烘热,将蜡擦之。版热则蜡烊下,用软板刷(式如糊刷帚毛长半寸木柄上圆而下扁阔),将蜡刷匀。刷法同磨法,勿横直错杂。蜡须极薄而匀,刷时有灰沙粘入必起粒,此处易脱,烂铜后即成深孔。上蜡后须阴凉若干时刻,使其蜡老结。

    钩图
      用玻璃纸罩于图面,四角用盖钉(式如第十一图)钉牢。钉后,手握针刀(式如第二图),目视显微镜(式如第四图)细细钩画,将纸画破半层;此纸一着口中热气即不平正,须留意之。宜将近身处遮没。至钩时应用之器,平行直线则用三边版(式如第三图),曲线则用曲线规(式如第十三图),圈线则用活股规(式如第七图),与画图无异,不过彼用铅笔墨笔,此用铁笔;彼则一笔可到,此则须双钩耳。玻璃纸西洋者白且厚,日本者稍黄而薄,其价仅十倍之一,然已尽可应用。盖钉铜面铁脚,面径四五分,脚长二三分。针刀长约四寸,圆木柄,头镶铜套,中插一针,套内面有螺丝纹转紧,不致摇动。显微镜分三节,下础极重,中节上下曲尺式,下插孔中,上套显微镜,转动灵活,伸缩远近如意,以省屡移下础。三边版以坚木为之,大小不等,厚约一分,上有圆孔,便于以指移动,弦合弦安放,按住下版,而移动上版,平行线用之最见均匀。曲线规式样极多随图配用,质系明角等类之物最佳,明若玻璃可透见下图。活股规两股可开可合,一股半截活动,有螺丝转紧。

    上版
      玻璃纸钩好图式后,用棉花粘红粉擦之,则粉入纸纹中,鲜明可观,如有脱漏,甚易见出。将此纸覆于版蜡面,用光洁圆头物擦纸背,则粉落蜡上。然粉易揩落,须将版再就火上微烘,蜡热则粉俱粘住。惟擦摩纸背时不可移动,否则起双线而花样不清。

    刻蜡
      上版后须待蜡老透,始可动刀。刻时版上放一有脚搁手版(式如第一图),始中间空虚,不着蜡面。搁版之长短,视乎铜版,其脚须在铜版外。

      手握针刀,照显微镜,将红纹处缓缓划去其蜡,不必用大力,铜版上仅针头带过耳。其握刀之法,将大食中三指捧住刀柄,柄尾适搁在食指下节上,无名指小指适托住中指,再将左手中指捺刀头处,其食指则骈于中指也。不可性急,否则针头一快必逾闲,蜡面即带伤。有不顺手处勿勉强刻划,宜将铜版倒转或横转为妥,否恐犯屈曲之病。总之,刻之工夫较迟钩之工夫三五倍,盖遇粗纹,钩时总归双钩,刻则费三刀五刀不等。如遇一分粗者,先双钩复画布纹,且不能一气成之;先烂双钩,后再划布纹再烂,两番之工必不能省作一番也。不然,铜烂后粗纹之表里皆毛矣。其刻平行线,亦可用三边版;曲线不必定用曲线规,圈线亦可用活股规。其刻断续线处,则用轮刀(式如第八图)。线之疏密,依轮齿之多少;线之粗细,依齿轮之厚薄。倘地图中须铺满细点者,用针刀恐不匀而费工,则另有机器也。

    烂铜
      刻去蜡后,用有嘴磁钵(式如第九图)盛烂铜药水灌于版面。其腐烂之时刻,视乎药力之强弱。见水面浮沫,则吹开沫,照以显微镜,如尚未深,则再待片时,视深浅适度,即将药水仍泻入钵,下次尚可用也。其药水涂迹,先用纸或布轻轻揩抹,后用醋少许,灌上(无醋时以食盐少许擦上代之)冷水净洗,然后在炭火上抹去其蜡,始能刷印样张。

    修版
      印出样张后,见有未刻到处,另用锓刀(式如第十二图)硬刻之。刀长四寸许,四方形,刀尾装短木柄,形如半荏。装刀入柄,须一棱向下,一棱向上,将刀头磨斜,故斜面成斜长方形(亦有长木柄者柄下面起三角槽将刀镶入槽内外用铁圈套紧之)。握刀之法,手心抵住木柄,无名指小指钩转木柄,下面中大二指捧刀两旁棱上,食指捺住上棱,将下棱锓入铜版,缓缓推去,其左手中指仍须捺于刀头,庶不致锓出界限也。如有小孔细纹须磨去之,则用磨刀(式如第六图)用力磨平之。刀长五寸,其头如鞋钉形,其握刀之法,将刀尾夹入无名指小指指缝中,食中二指搭于刀头外,大指抵于内,磨时甚着力也。如因有改正处,磨去之地步不少,则用弯头斜铲刀(式如第五图)铲平,再将炭蘸油加磨之。如有许多细纹欲磨净之,则用枪头形大刮刀(式如第十图)刮之。

    烂铜药水
      此药水盛于玻璃瓶中,用时倒入磁钵(式如第九图)内,由钵嘴灌于版,版烂成后,仍倒入钵内,由钵入瓶,水色初如淡湖,随用随深,烂铜之力则逐缓。然新者烂铜纹必阔而浅,旧者则细而深;盖新者力强,易于横走,旧者不过时刻久耳。其药水之名,西人名阿斯哈鲁托。舶来者药力太强,不过数分时版即烂深;日本自合者,用盐酸一磅,盐酸加里(加里者倭语也系盐酸之干块其色白而如冰一般)七钱,清水五合,用瓦罐在火上配合。

    融蜡
      合蜡之法,以松脂黄蜡等分用瓦罐在文火上煮七日,乘热用绢筛过于别器,稍停即结牢器中;再于火上旋转微烘,蜡即脱然而出,然后卷条切断听用。惟并合之分量,四时变迁,寒则松脂多而黄蜡少,暑则反之。

    留药
      以松脂及挨鲁壳鲁(西洋药水名)各等分,安放玻璃中,隔数日即化合,用时将毛笔蘸点伤蜡处,见风即凝。烂铜时药水被其留住,而不入矣。

    藏版
      用木箱上下做槽,将版背对背,两枚放一槽内,恐版面碰伤也。藏时须揩净墨迹,揩法以毡卷作圆帚,蘸油擦之至亮,再用软布揩净,以免起锈。

    簿纸上版
      不用玻璃纸者,用洁薄之纸,描出图样后,将纸稍着湿,反贴于蜡面,衬纸数层,徐徐摩之,墨即印于蜡面。其纸名雁皮纸,又名转写纸,滑而结,练画时墨水不化也。

    缩刻
      缩刻之法有二:一须缩绘后付刻;一用照相法,照小再钩出付刻,故能与原样相肖。

    刷印
      刷印之法,先以纸根切齐,须较铜版稍小,将清水着湿,叠在机器上边,一面将墨膏调匀,用斜版刮墨,刷于铜版,再行转手刮去,则版面无墨,而阴文中有墨矣。将湿纸覆上,上衬一呢,入机器轴中轧之,则纹中之墨皆在纸上也。此纸须高挂阴干,始能折叠。(日本印刷局内则夹厚纸于烘橱中烘干)至铜印之机器,有木有铁;如版在方一尺五寸左右者,可用木机器印之,每日可印二百张至三百张。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