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47,这把枪改变世界

AK-47,这把枪改变世界
  • AK-47,这把枪改变世界

责 任 人 (主 编):

出版单位:江苏凤凰文艺

出版时间:不详

期      号: 期  总 期

开      本:16开

I  S  S  N:

举  报

售      价:20.50元

品      相:十品

上书时间:2016-04-02

购买数量:
(库存5件)

商品分类:

期刊 > 新期刊 > 历史 > 档案

详细描述:

AK-47,这把枪改变世界》:在五大洲的土地上,最常被提及的俄罗斯人名,不是列宁、斯大林、戈尔巴乔夫、普京,而是“东方枪王”“AK-47之父”——卡拉什尼科夫。

本书首次披露了卡拉什尼科夫的非凡一生:举家流放的童年,在坦克中度过的战争岁月,发明了世界上最著名的突击步枪AK-47,历经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普京等统治下的生活……

更将揭秘一个超级大国苏联的不为人知的历史:苏维埃最高领导层的大清洗,与斯大林、赫鲁晓夫、叶利钦等国家领导人交往的秘闻,与“西方枪王”、M16发明者、美国著名枪械设计师尤金•M•斯通纳的较量……

AK-47在人类文明进程中究竟扮演了如何角色?是促进了人类的解放还是加倍了平民的苦难?历史的天平到底会倾向于哪一边?或许,历史暂时还无法给出定论。

基本信息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第1版 (2015年10月20日)
外文书名: Ma Vie En Rafales
平装: 224页
语种: 简体中文
开本: 32
ISBN: 9787539987583
条形码: 9787539987583
商品尺寸: 21.4 x 14.9 x 1.9 cm
商品重量: 358 g
品牌: 凤凰联动
ASIN: B015SPSP8K
定价 30元
编辑推荐
再现了“东方枪王”“AK-47之父”卡拉什尼科夫的传奇一生
1、举家流放的童年;
2、坦克中度过的战争岁月;
3、发明世界上最著名的突击步枪AK-47的经过;
4、与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这些苏联(俄罗斯)领导人的交往;
5、与“西方枪王”、M-16发明者、美国著名枪械设计师尤金•M•斯通纳的几次较量;
6、卡拉什尼科夫在看到本•拉登等恐怖分子也在使用AK-47时的看法。
揭秘了超级大国苏联不为人知的历史
1、苏维埃最高领导层的权力斗争、“大清洗”;
2、二战时苏德两国的军事和武器较量;
3、 AK-47问世后,在越南战争、中东战争、波黑战争、索马里内战、科索沃战争、车臣战争等等这些局部战争中的优良表现。

作者简介
米哈伊尔•季莫费耶维奇•卡拉什尼科夫,(1919-2013)世界传奇“枪王”,“AK-47之父”,苏联著名枪械设计师。代表作AK系列步枪、RPK轻机枪、PK通用机枪系列等。迄今为止AK枪族是世界上最完整、作战效能最 好的枪族之一。影响了多个国家的枪械设计风格。
埃莱娜•若丽,生于苏联,之后在巴黎生活,法国南方出版社苏联文学部门负责人。曾撰写《斯大林的第三次死亡》(1988)。

目录
前言 恐惧与荣耀
第一章 苦难之路
第二章 起来吧,我泱泱大国,为了那殊死的搏斗
第三章 AK的诞生
第四章 独一无二的武器
第五章 这是一位神祗,他能死而复生
第六章 国内国外
第七章 杂七杂八
附录 卡拉什尼科夫一生大事记

序言
在全世界,大概有这么十几个独立词汇,它们存在于不同的语种,被各国的人们熟知——不论是智利的农民还是日本的工人,不论你居住在英国的城市还是非洲的山区——所有人都认识“Taxi”(出租车),“Radio”(广播),“Coca—cola”(可口可乐),还有“Kalashnikov”(卡拉什尼科夫)。人们口中最经常提及的俄罗斯人名不是“列宁…‘斯大林”“戈尔巴乔夫”,而是,对的,是“卡拉什尼科夫”。而在这个名字背后,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在五大洲各国的土地上,生活着六千万到八千万(没人能说清具体的数字)卡拉什尼科夫们。
在伊热夫斯克,乌拉尔山脚下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一个83岁的“年轻”男人边为我打开他房屋的保险门,边小声抱怨着:“现在的人们都用不锈钢材质的门啦,这倒是能帮我们防御小偷、强盗这类人的光顾。但在苏维埃政权的时候,可用不着这样自卫!”
“防御”“自卫”这两个词语又在不经意间被提及了。事实上,这正是米哈伊尔·季莫费耶维奇·卡拉什尼科夫非常偏爱的词汇。穷其不同凡响的一生,卡拉什尼科夫都在自己的祖国上演着防御和自卫的戏码。在那个糟糕的时代,他既是可怜的牺牲品.同时也是英雄。
给我开门的那个男人穿着异常精美考究。他如此盛装,绝非是因为我们的来访,而是在每天的生活中养成的习惯。房子被经心地布置过,显得特别、宜人而且精致。卡拉什尼科夫珍视身边事物的美感,尤其看重秩序。秩序,是他生命中不可忽视的关键词之一。
我们受到了俄罗斯式的、复古的接待。在茶、鱼汤(主人私房制作)以及伏特加之间,男人让我们选择自己喜欢的饮品。男人不高,但是腰板挺得笔直,以至于衬得他身边的人十分渺小。他走路的姿势非常优雅,只有绅士才有那样的步伐,庄稼汉绝对不会这么行走。
从卡拉什尼科夫的眼中射来的光芒带着一股子怀疑,仿佛是在掂量来客的分量。但是,他又不停地开玩笑,“等我们连笑话都不说了的时候,”他说,“那可真就大事不妙了!’’说实在的,我很诧异听到这位自学成才者讲起文化:他背诵诗歌,歌唱贝朗杰的音乐,妙语连珠,开怀大笑。他对世间的一切都怀有好奇之心,世间的事,世间的人,还有人们的生活——当然,也包括我,都是他观察的对象。他同时也是一位充满激情的人,当拾起某段对他来说非常珍贵的回忆,他便站起身来,异常激动,手舞足蹈,像个不错的演员一样把他的台词绘声绘色地表演出来。但要看到这样的卡拉什尼科夫,首先要成功点燃一簇神圣的“火焰”,否则,你将从他身上毫无所获。届时,这个男人就会像个关闭得严严实实的坦克,无懈可击。
可以很坦率地说,在这位将军的身上,不存在丝毫矫揉造作,也看不出一丁点儿的自命不凡。因为我们已经对那些苏维埃政权下的大人物们的思想倾向有了一定了解——那僵化的语言。那趾高气昂的官僚作风——既然要和俄罗斯获得勋章最多的人打交道,在和卡拉什尼科夫见面之前,我们已经想到了可能面临的最糟糕的情况,但事实却不是这样。卡拉什尼科夫可没那么大的架子,可以这么说,他非常独特,几乎出人意料。
卡拉什尼科夫的女儿埃琳娜与我相识多年,从前经常到巴后了。“我们再也不称您为同志了,事实上,你们这些人也没这个资格称我们为同志。”有人在他们全家一到达西伯利亚的时候就和他们说过。如此之深的创伤始终被他压抑在心底,至今仍旧隐隐作痛,即使国家半个多世纪毫不吝惜的荣誉给予也不能使伤口痊愈。卡拉什尼科夫,为了能和他人一样,重新成为“同志”的一员,希望自己做得比别人好上百倍。而对饱经风霜的国家来讲,有什么比制造一件保家卫国的武器更有用呢?
但是,为这个国家服务之前,首先是为斯大林服务。那个时代是闭目塞听的狂热分子的年代:斯大林就是上帝!那些斯大林主义者成功地教会人们只去相信而不去思考。人民代表们,卡拉什尼科夫也是其中的一员,可以为领袖鼓掌直到精疲力竭,没有人敢做第一个停下来的人。
那是一种掺杂着恐惧的狂热,而这种恐惧从未离开过卡拉什尼科夫。这使得他不得不在五十多年间,隐藏起他作为“人民的敌人”的过去。那一纸效忠书为他关闭了所有通往外界的大门。
或许,有一天,我们将从早已尘封归档的文件中得知,国家已经了解了他的秘密:一种颠覆斯大林的方式就是,用心中暗藏起来的弱点占据那些有用人的头脑。他制造了那个红色人群,那些人为他奉献了全部,他们的工作,他们的荣誉,他们的一生。早在16世纪,鲍埃西就已经对这种暴力奴役机制有了他的描述。
而这也是一个年轻的反叛者成为一名苏维埃主义者的故事,直到今天,卡拉什尼科夫仍旧是一名苏维埃战士。这个男人,以他不同凡响的一生改变了整个世界。这个世界,又如何能对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人视而不见呢?

您可能感兴趣的商品

网站商品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