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海曲文史艺术书屋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包快递 宣纸手工原拓保真] 2012年05月新发现 济南 平阴二股山摩崖石刻 ——大空王佛 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洪范池镇的摩崖石刻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珍品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纸张:   其他
  • 刻印方式:   其他
  • 装帧:   其他
  • 尺寸:   660 × 230 × 1 cm
  • 册数:   1册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纸张:  其他
  • 刻印方式:  其他
  • 装帧:  其他
  • 尺寸:  660 × 230 × 1 cm
  • 册数:  1册

售价 8000.00

品相 九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6-01-11

数量
库存6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碑帖印谱 > 碑帖金石 > 手拓
    商品描述:
    济南发现距今1500年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摩崖刻经2012年05月23日 10:41
    来源:济南日报作者:赵晓林 字号:T|T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记者近日从平阴县洪范池镇得到消息,该镇文化部门在对张海村黑风口二股山摩崖石刻进行保护时,挖出了石刻原来被土埋住的边缘部分,上面写着“清河元年造”几个字,清晰地向人们展示了该摩崖刻经的刻制年代为距今已1500年左右的“清河元年”。据有关专家讲,这是在山东境内泰安、邹县、汶上等8处北齐刻经中发现的纪年最早、北齐名僧安道一题名最多的摩崖刻经,为同类摩崖石刻的研究提供了重要信息。

    山东东平境内北朝摩崖刻经及相关问题的探讨
    作者 : 不详
      山东东平境内北朝摩崖刻经及相关问题的探讨
      东平县文物管理所 杨浩 赵苹 东平北朝时期的佛教文物遗迹较多,不但有寺院遗址、摩崖石窟造像以及传世文物等,而且还有相当规模的摩崖刻经及数方刻经碑等,在山东地区佛教考古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不但在我国摩崖刻经中却起着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而且在山东地区来说,东平境内刻经更是开山东摩崖刻经之先河。笔者在此仅就东平境内现存的摩崖刻经内容及其现状以及部分刻经碑等作以简单介绍,并就有关问题进行初步探讨。一、东平刻经简介(一)、洪顶山茅峪刻经:位于东平湖东岸,刻经于而洪顶山的西面茅峪两侧摩崖上,两者水平相距约150米。按其所刻内容及位置编号,共编为21号(其位置详见图一,编号见图二)。 峪北刻经基本上是呈东西向分布在长54米、高25米左右的摩崖上,最东端刻经处的前面又有一凸立的巨大岩石(南石),石之北、西面有部分刻经。具体内容如下: 南石1号:刻经高130、宽155厘米。竖刻文字7行,行10字,字径高8、宽10厘米。由于风化严重,字多殆灭。惟第一行中有“佛门僧法”等数字尚较清晰。 2号:刻经高155、宽165厘米。刻经7行,行9字,均为双勾字。风化严重,字多殆灭,仅存“大”、“佛”、“无”、“菩”数字。 3号:位于南石西侧,竖刻“安王佛”三字佛名,全高150、宽100厘米,其笔划最宽处14厘米。保存完美。 4号:竖刻“高山佛”三字佛名,全高108、宽40厘米,笔划最宽处3厘米。“高”字右部中间稍残,余字保存完美。南石北1.5米处摩崖上,从东向西依次为5——9号刻经。 5号:为《佛说文殊般若波罗蜜经》中的一节,高240、宽300厘米,竖刻经文10行,行满10字,字径高4、宽27厘米。文曰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何/故名般若波罗蜜佛言般/若波罗蜜无边无际无名/无相无思量无归依无洲/渚无犯无福无晦无明如/法界无有分齐亦无限数/是名般若波罗蜜亦名菩/萨诃萨行处非行非不/行处恶入一乘名非行处/何以故无念无作故”。保存基本完好。其中第一行第3字“师”稍有风化;第3行第3字“罗”之“四”部稍有风化;第4行第2字“相”之“木”字左下部残;第5行第2字“无”之右下部残;第6行第9字“限”之“艮”部残,第10字“数”之“文”上部残;第7行第1字“是”稍有风化;第8行第1字“萨”右下角残;第9行第3字“悉”稍有风化。此节经文之首竖刻“僧安道一”四字,全高52厘米。 6号:“安公之碑”文铭,全高120、宽60厘米,碑状形式。上(额)题“安公之碑”4字,篆体,文铭8行,行满12字,字径5.4厘米见方,笔划宽0.8厘米。文曰 图一 二洪顶山地理位置及东平境内部分石刻示意图 图二 洪顶山刻经分布示意图 “大沙门僧安不安所安安所不/能安大道一不一所一所不/能一不安所安不安于安所/不安能安于安不一所一不一/其一一所不一能一其词曰/安故能一一故能安安一一安/岩上雕刊/释迦双林后千六百廿年”。保存基本完好。因岩石自然裂缝,额题“之”字上部残,“碑”之“口”部部残,第2字“于”稍漫漶;文铭第2行第2字“安”、第3字“道”稍有风化。 7号:竖刻“风门口碑”4字,全高55、每字径16厘米。保存完好。 8号:竖刻“药师琉璃光佛主”佛名,全高75、每字径7厘米。保存完好。 9号:竖刻“大山岩佛”4字佛名,全高383、宽160厘米,笔划最宽处24厘米。保存完美。 10号、11号刻经在1——9号刻经下方第二层摩崖上,坡度较大,人能立足其上。 10号:自左(东)向右(西)并排竖刻佛名,全长875、高500厘米,依次为: “式佛/维卫佛/式佛/口弃佛/口口佛/口口含牟尼佛/迦业佛/释迦牟尼佛/弥勒佛/阿弥陀佛/观世音佛/大势至佛/释迦牟尼佛/具足千万光相佛(全高288、宽64厘米)/安乐佛/”。保存基本完好。个别字因雨水浸渍,上结水垢而模糊。其中第4行“口”字漫漶,其字上部为“尸”部;第5、6行各1、2字漫漶难释,第10行第3字“佛”字中间稍残;第14行第1字“释”右半部稍残,第2字“迦”之“力”部风化严重,较漫漶。其尾处右下方竖刻“□主法鸿”3字,全高83、宽43厘米。 11号:刻“大空王佛”4字佛名及僧安道壹书刊题记,居于峪北全部刻经的中间。“大空王佛”四字全高930厘米,每字高x宽x笔划最宽处依次为152x350x55、185x200x40、185x160x63、355x250x30厘米。现存基本完美,其中“空”字上部残缺。四字两边有双刻竖线,此四字旁为安道壹书刊题记,高222、宽140厘米,竖刻5行,行满14字,字径16厘米。文曰 “释迦双林后一千六百廿三年口/大沙门僧安道壹书刊大空王佛□七/口口口口口口书经口口口口口功德具神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功成/法界口口口口报/”。此题记均有不同程度的风化,有的已呈殆灭状态。第2行最后1字似为“七”字;第4行第3字、第5行第1、7字漫漶,似分别为“具”、“法”、“报”、字。 12号:为《仁王般若波罗蜜经》中一节,全高220、宽170厘米,竖刻7行,行满10字,字径26厘米。文曰 “佛告波斯任王是般若波/罗蜜曰口佛菩萨一切口/众生心口口神王也一切/国王口口口也亦名神口/亦名辟鬼珠亦名如意珠/亦名护国珠亦名天地镜/亦名龙口神王/。” 此刻风化较为严重。其中第l行第2、4、5字稍漫漶,分别为“告”、‘斯”、“任”字,第7字“是”捺笔下段残,9字“般”之右下“文”部残;第2行第1字“罗”上部“四”稍残,第3字稍漫漶,为“曰”字;笫3行第5字仅存字之下“心”部;第4行第2字稍漫漶,为“王”字,第4字仅存其下“又”部,第5字存其左“女”部;第6行第4字“国”中间稍残;第7行第4字中间部分残,上为“山”部,下为“目”部。 13号:《摩诃衍经》碑,在直峭的摩崖上呈立式碑状。线刻单龙首碑额和蚨座,碑身上有横竖交叉双线界格(外边线为单线),全高784、宽410厘米(碑身高454、宽310厘米)。额中刻“摩诃/衍经”双行双勾四字,碑身上竖刻经文6行,行12字,现存行首字分别为“大”、“摩”、“内”、“为”、“空”、“空”字,阴刻;第2、3、4、5行末字分别为“萨”、“空”“有”、“散”字,除“散”子字外,俱为双勾字。字径均38厘米,其它仅四、五个界格内残留字之一、二笔划,余均看不出原来刻字痕迹。 14号:僧安道壹记铭,全高260、宽370厘米。首刻“僧安道壹”四大字,外围单线阴刻呈圭形状,高195、宽85厘米。其左记铭6行,行12字(首行13字,首字“大”字出行),字径不均,在14—21厘米之间。文曰 “僧安道壹/大沙门僧安口名道壹广大乡口/口里人也口口三世口若积石之/千峰口体口硕口峒峒之万岭/崔饶道德器度风流乃为词曰/重迭口口口月磨义石石隽名/山山口口双林口一千口口口/”。通篇经文风化严重,且有今人破坏现象。其铭记中第1行革6字漫漶,第13字下部残去,仅存字之上“小”部;第2行第1字风化严重,仅能辩其上“见’’都,第5字风化严重,仅能辨其右“里”部,第6字漫漶难释;第3行第3字风化严重,似为“八”(或“入’’)字,第7字风化严重,仅能辨上“业’’部;第4行第1字漫漶,似为“惟”字。 15号:刻经全高200、宽320厘米,竖刻7行,行10字。此篇经文仅残存除第2-7行首字“能”、“身”、“诸”、“勤”、“内”、“观”和第3、4行第2字“心”、“修”字外,其余在1995年被人为砸掉。专家考证此经为《大集经?穿菩提品经》中一节,附全文: “能调心者名之为施,身心清净者名之为空,诸法无常名之为忍。勤修是智名之为精进,内外清净名之为三昧,观真实名之为智能”。 16号:为《大般文殊般若波罗蜜经》中一节。全高200、宽290厘米,竖刻6行,行满10字,字径22厘米。文曰 “佛告舍利弗汝问云何名/佛云何观佛者不生不灭/不来不去非名非相是名/为佛如字观身实相观佛/口然唯有智能者乃能知耳/口名观佛”。保存基本完美。其中第1行第3字“舍”右上部残,第4字“利”上撇部残,第7字“问”、9字“何”均竖勾划之勾部残,第10字“名”之下“口”部残;第2行第3字“何”之勾部残;第3行第7字“非”下部稍残,第8字“相”上部稍残;第4行第1、2、8、9字“为”、“佛”、“相”’、“观”风化稍严重;第5行第1字残,第2字“然”风化稍重,第8字“能”右部稍漫漶,第6行第1字残。在12号左上方、15号上方、16号上方各开有一石龛,龛内雕接跏趺坐佛像,均被砸掉,惟15号上方龛内残存座前衣纹部分。峪南刻经均位于陡峭的悬崖上,所刻范围东西25米,高约10米。自左(西)向右(东)依次为: 17号:刻“大空王佛”佛名及僧法洪题记,全高250、宽60厘米。佛名四字双勾竖刻,笔划最宽处10厘米,保存完美。其下方有题记约10行,字径10厘米,除首行“论师法洪供奉口”稍风化外,余皆漫漶严重,不可释读。 18号:刻《佛说文殊般若波罗蜜经》中一节,全高405、宽255厘米,竖刻7行,行14宇,宇径25--32厘米之间。全文位于阴刻双线界格内,边线为单线。此篇经文与谷北5号文字相同。保存基本完美。其中笫1行第8字“世”中间稍残;第4行第8字“如”之“女”部稍残,第12字“有”之“月”部下端稍残;第6行第12字“处”之“几”部稍残。 19号:刻“大空王佛”佛名及释法洪题记,全高505、宽100厘米。四字佛名双勾,其中“大”字高141宽75、“佛”字高210、宽85厘米,笔划最宽处18厘米,四字之右竖刻“经主法洪供奉佛”题记一行。保存完整。 20号;西距19号5米,为“大空王佛”佛名,双勾字,全高139、宽48厘米。现存完整。 21号:为释法洪记铭,全高213、宽142厘米,竖刻9行,行16字,字径高13宽15厘米。文曰 “沙门释法洪娑婆国士阎浮口落天竺人/也挺口三空空王之初纷纶万行卢舍之/后构神苕亭与有顶而争峰机翰广大共/无边而道远道性融治德年今古荡荡异/怀口哉攸哉非空不谈非如不说谈空说/如是非两泯无说无谈有无双亡词曰/中天沙门 姓释名洪 道隆朗出 内外闲通/口风口古 厥行邑邑 确尔法易 冥心大空/大齐河清三年岁次实沉八月口口口口。” 此题记风化严重,但尚能释读。其中第一行第12字仅字之左“肖”部能辨;笫2行第3字、第5行第2字、第8行第1、3字漫漶,似分别为“持”、“萧”、“窄”、“澶”宇;第9行最后4字漫漶。(二)、脊梁山摩崖刻经:棘梁山有名司里山,以佛像和刻经闻名。山上原有四处刻经, 1号:位于山顶造像东崖东崖面上部,从北向南残存有“白佛言世……罗蜜曰……罗密是……佛言……过去诸……今十方……□是□……三□三……是明□……法萨”等40余字,字径50厘米。首行北端左下方有一“佛”字。 2号:位于山顶东崖南部造像区内,仅存“无”、“灭”二字清晰可见。 3号:位于1号下方东部摩崖上,高3.5长12米。从北向南竖刻,35行,行满14字,字径16厘米。文曰 “佛说/大般涅盘经/世尊云何能/断一切诸有/佛言善男子/若现实相是人能断一切诸/有须跋陀言世尊云何名入/实相善男子无相之相名入/实相世尊云何为无相之/相男子一切法无自相□他/相及自他相无无□日相无/作相去受相无作者相去/受者相无法非法相无名/女相无士 无相无口口/无时节相 无口力相无□名他/相无口口无生老相无口/口卣卣相无果相无果/口相无书口相无明暗/无觉知者相无菩提/无业口相无烦口相无烦□愁/灭处名具宝相善男子一切/诸法皆是虚假口其灭处是/口为宝是名宝相是名法界/义空善男子是相法结口/竟智第壹义谛第口义空下/智观故得声闻菩提中智/观故得缘觉菩提上智观/口得无上菩提/”。 4号:已完全在当地农民开山打石中毁掉。据说位于2号刻经南二三十米处,字体较大,内容已无法考证了。(三)、银山宋代刻经:银山刻经位于银山之阳,所刻内容为 “佛说摩诃般若波罗蜜” 经名9字,分布在东西10米、高5米的摩崖上,每字径110厘米左右。在大字刻经“说”、“诃”二字中间下方有一片小字题记3行,识得“……宣和四年……三月二日……”诸字。虽风化严重,但所识出字之笔画仍较明显。另外,刻经下部有一处东西12米、高近2米的石崖上亦满布刻字,由于风雨剥蚀,仅残存数字笔画,具体内容不详。在洪顶山山东面二鼓山及东北方向云翠山等亦“大空王佛”佛名等,其字体风格如洪顶山,多是僧安道一所书刊,虽属平阴境内,但当时属于洪顶山刻经范围,并作简介○1:二鼓山“大空王佛”:四字刻于山丘顶部南侧平坦石面上,总高380、字径最宽处120厘米,保存基本完整,其中“大”字撇部稍残,“王”字左上面稍残,“佛”字左下部残。通过走访当地群众得知,此刻字是1995年时被拓片者人为砸坏的。佛名下方有“比丘僧太、道颙、僧安一、程伯仁”四人名记,保存完美。云翠山“大空王佛”:刻于山顶东面峭壁上,总高146、字径最宽处37.5厘米,保存基本完整,“佛”字中间部分稍残。其右有“董子孔、妻王”名记,左有“比丘僧令、比丘道颙、比丘智、比丘宝陵”名记,笔画较纤细,风化较严重。天池山“大空王佛”二处:刻于山东半山腰处,一于缓坡上,四字总高240、字径最宽处70厘米,保存基本完好。一在其北唐代龛像旁,为双勾字,约高100厘米左右,风化严重。此外,东平还有刻经碑,一并简介如下: 1、书堂峪《观世音经碑》:位于老湖镇望山之阳山谷间,碑高185、宽94、后27厘米,长方形石座。碑阳上端并列三龛像,龛均高35、宽23厘米,每龛内有一接跏趺坐佛及左右站立菩萨等像。龛下即刻经文,经文位于平行交叉阴刻线框内。竖33行,行满51字,共计近1700字左右。字径2.5厘米见方,隶书味较浓,兼有楷意。兹节录部分如下: “时无尽意菩萨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观世音菩萨以何因缘名观世音佛告无尽意菩萨善男子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 若有持是观世音菩萨名者设入//大火火不能烧由是菩萨威神力故若为大水所漂称其名号即得浅处若有百千万亿众生为求金银琉璃车璖玛瑙珊瑚琥珀真//珠等宝入扵大海假使黑风吹其船舫飘堕罗刹鬼国其中若有乃至一人称观世菩萨名者是诸人等皆得解脱罗刹之难以是因//缘名观世音 若复有人临当被害称观世音菩萨名者彼所执刀杖寻段段坏而得解脱若三千大千国土满中夜叉罗刹欲来恼//人闻其称观世音菩萨名者是诸恶鬼尚不能以恶眼视之况复加害或设复有人若有罪若无罪杻械枷锁检击其身称观世音菩//萨名者皆悉断坏即得解脱若三千大千国土满中怨贼有一商主将诸商人齎持重宝经过嶮路其中一人作是唱言诸善男子勿//得恐怖汝等应当一心称观世音菩萨名号是菩萨能以无畏施扵众生汝等若称名者扵此怨贼当得解脱众商人闻俱发声言南//无观世音菩萨称其名故即得解脱无尽意观世音菩萨摩诃萨威神之力巍巍如是┅┅无尽意是观世音菩萨成就如是功德以种种形游诸国土度脱众生是故汝等应当一心供养观世音//菩萨是观世音菩萨摩诃萨扵怖畏急难之中能施无畏是故此娑婆世界皆号之为施无畏者┅┅尒时持地菩萨即从坐起前白佛言世尊若有众生闻是//观世音普门品自在之业普门示现神通力者当知是人功德不少佛说是普门品时众中八万四千众生皆发无等等何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碑阴正面首题“大齐口口口□□□海檀寺碑”篆书,字径10厘米。其左碑之中部为发愿文,竖刻13行,每行19字。文中有“观音经”、“龙华会”、“凡情之此观世□非应说教门真□叵显处以惭阎”、“必有缘皆益梳影双林息重建”、“工奉雕刊置灵真”等句,末句有“刊经杨岁”,可知此《观世音经碑》为杨岁刊刻。发愿文上部有“性觉寺住持善悟”、“明顺”、“性然”“宝景”等僧名。下部有冯、刘、王、张、安等姓善士题名近百人。碑末刻“大齐皇建元年……庚辰……九月已酉……亥造经碑”纪年。碑左上角竖刻“大明成化九……/秋九月……重立”两行小字。碑身另侧均有题记,左侧中有“大像主晁口祖、比丘晁法庚”、“大像主李僧头”、“维那李法○世”、“训堂主李季皓、施地李文才”及比丘觉性、比丘尼道景等。此《观音经碑》多数文字风化严重,且石面有崩裂现象。 2、《金光明经序品》(之一)经幢:于后周显德四年由功德主陈进全家及院主大德善祯、同勾当院僧善遵等刊立,乡贡学究李升书丹。幢八面,身高116、每面宽16厘米。刻《金光明经序品》(之一),每面刻经文9行,行满81字,共计6000字左右(文略)。 3、《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经幢:于宋代政和元年刊立,仅存幢身,高120厘米,四面刻《波罗蜜心经》经文(文略)。隶书体,字体大部分剥落。二、东平刻经的有关说明洪顶山茅峪刻经保存基本完整,能反映出当时刻经内容的全貌,现存785字○2。刻经只在峪南法洪题记铭中有年代,为北齐河清三年(即公元564年)八月。峪北刻经中无纪年,但有“释迦双林后一千六百廿年”和“释迦双林后一千六百廿三年”等三处佛灭纪年。而在10号佛名后有“主法鸿”之名,“法洪”、“法鸿”应为一人之名,所以说洪顶山茅峪刻经出现的确切年代当在北齐河清三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张总教授根据南岳慧思《立誓原文》所记佛灭纪年“佛灭后一千六百廿年”即北齐天宝四年(553年)的精辟推测,茅峪刻经中出现的佛灭纪年即“佛灭后一千六百廿年”和“一千六百廿三年”为公元553年、556○3。如此论确立,则将茅峪刻经在河清三年的基础之上又提前了12年。茅峪北侧有一处商周至南北朝时代的遗址,六七十年代修建茅峪内水库筑拦水坝时将该遗址破坏,现仅存一小部分。遗址内有较多的大型蚌片、夹砂灰褐陶瓮罐残件、鬲足和北朝时饰绳纹砖、板瓦、筒瓦以及建筑残石等。走访当地群众得知,当时取土时出土了四个石质柱础及釜、茅等铁器。这儿,原来一定有一座寺院,刻经者当时或许就住在寺院之内。银山刻经刻经右下方紧邻北齐时所刻两尊并列龛像(高2.5米左右,两旁并有小龛像,头部残),其东100米处有北齐天统四年龛像,山下有清乾隆46年《重修丈八佛寺序碑》,碑文中有“是寺创建大观,修葺于隆庆,迄今二百余年矣”之记,可知丈八寺是宋大观年间依北齐时所雕造的丈八佛像所建,并同时在北齐造像两旁继续龛像,距其旁刻经名下小字题记中“宣和四年(1119年)”年代较近。此处刻经此刻经已被诸多主专家学者所熟知,但均不知其纪年,也有部分学者识其为北齐时代○4。2002年秋季笔者前对此处刻经进行捶拓,始于经文下部辨得此纪年题记,使银山刻经有了确切纪年。据此,东平银山刻经不是北朝时所刻,而是在宋代宣和四年时书刊的。脊梁山刻经中1号刻经,可以看出原来整个崖面上遍布经文,唐代在此刊像,毁掉了原经文,仅摩崖边缘残留部分经文。此经无纪年,但其南2号残经之旁有北齐皇建二年(即公元561年)龛像,根据东平刻经的特点,即刻经处同时伴有佛教龛像,1号刻经、造像应是同时代的作品。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张总教授和日本专家桐谷征一先生等均视此为北齐时所刻,3号刻经虽然楷意甚浓,但刻经上方有造像具有北朝风格,亦具备北朝刻经的形式,至迟不会晚于北周○5。附及说明的是,刻经处前面均有较大面积的石面,尤其1、2号刻经崖石周围可以说是平整的山顶面,3号刻经处是南北长15米、东西宽近4米的平坦地面(还有建筑遗迹)。 书堂峪《观世音经》碑,其经文是录刻《妙法莲花经?观世音普门品》。碑阴文中有“…大齐皇建元年……”之句。皇建元年即公元560年,可见此《观音经》碑始立于北齐。通过所刻经文及发愿文可知,处原有寺院曰海檀寺,《观音经》碑刊刻于北齐皇建元年九月,大概后来此碑倒地淹没,明代成化年间发现又重新树立。碑北30米处立有一方明成化年间《书堂寺鼎建正殿造塑像立碑记》碑刻,螭首趺座,通高238、宽112、厚34厘米。碑文风化严重,字多崩裂。碑阴有本境内性觉寺、观音堂、尧帝崇圣寺、延庆寺、报恩寺等寺住持题名,明代时海檀寺已改称书堂寺。此碑西侧摩崖上线刻一刻碑阁式图案,通高160厘米。其下为仰莲座,上为阁式顶,中间刻一“佛”字。碑南1000米处有明代书堂寺圆珍、觉恕双僧尸身塔,高12米,上有铭记,塔存完整。《金光明经序品》经幢是1995年州城镇酒厂职工邴昌芝同志与城北鱼池内发现的,今存东平县文物管理所。其幢帽、幢座今仍于池中,另一幢(即《序品》之二幢)亦在池中,有帽、座,完整。宋代《波罗蜜》经幢原立于凤山之阳灵泉寺内,已裂开成两石,字尚无缺。今存东平县文物管理所。另外,我县文物收藏家也多藏有经石,如姜爱国先生就收藏有唐五代时期《佛言尊圣陀罗尼》和《般若波多罗密心经》经幢等数石。 三、刻经中部分问题的初步探讨 1、北朝时期东平一带的佛教活动及部分史载僧人南北朝时期,统治阶级多崇信佛教,除北朝魏太武帝、周武帝外,无不扶植佛教,奉斋戒、建寺塔、造神像、行法会,或施舍钱帛,或请僧设法讲经。佛教此时已作为上层建筑的一部分而存在着,发展着。甚至齐国境内的道士也要剃度为僧人。此时是佛教势力渗透到上层建筑中并发展的。其时佛教兴盛,“属高齐之盛,佛教中兴,都天下大寺略记四千,见住僧尼仅将八万,讲席相距二百有余,在众常听出过一万,宋宇内英杰咸归厥邦”○6。皇室立寺四十三所,全国有僧尼二百余万○7。天宝(550~559年)年间,“文宣皇帝盛弘讲席,海内耄彦,咸聚天平。于时义学星罗,跨轹相架”○8。时虽国多疆闭,但多数僧侣仍尚游化,便布邺、洛、齐、冀、燕、赵等。东平时属齐境,具有适合佛教发展的土壤,佛教发展也很活跃。东平又是儒家发祥地区,古称“东原”○9,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深厚的文化基础促进了佛教在此这里的发展。根据史料来看,魏晋至宋元时期,山东西部地区基本是以东原一代为佛教中心(山东中西部是以青州为中心),这个区域包括北、东北的聊城、济南远至德州,西到菏泽,南到微山,东到泰山(泰山基本是以道教为主,虽然北朝初、隋代时有过兴盛)。在这个区域内,佛教信仰在民众之中还是比较具有深厚影响的,如聊城地区 “乡里千余家并事佛,造立形象,供养众僧”○24 北魏时东平的佛像还在全国产生了一件影响很大的故事,即孝文帝延兴二年(公元472年) 东平佛像自然发辉变色, “诏曰:济州东平郡灵像发辉,变成金铜之色。殊常之事,绝于往古。熙隆妙法,理在当今。有司与沙门统昙曜,令州送像达都,使道俗咸?实像之容,普告天下,咸使闻知” ○25 此事件孝文帝以为祥瑞,所以“普告天下,咸使闻知”。其实,东原一代早至汉代,东平境内就有佛教活动,境内大谷山前即有后汉时“宿王○10所建香火院也”。汉章帝还曾“赐苍以秘书、列仙图、道术秘方○11”。白佛山石窟造像中宋代碑刻亦记“炎汉之间天产白石有如来之状,隋唐时踵其旧而增饰之”。三国魏时,曹操之子曹植曾在鱼山(鱼山,北距东平茅峪刻经处二十公里左右)开创梵呗之音: “初,植登鱼山,临东阿,喟然有终焉之心,遂营为墓。”南朝宋刘敬叔《异苑》卷5:“陈思王曹植字子建,尝登鱼山,临东阿。忽闻岩岫里有诵经声,清通深亮,远谷流响,肃然有灵气。不觉敛衿祗敬,便有终焉之志,即效而则之。今之梵唱,皆植依拟所造”○12 “始有魏陈思王曹植,深爱声律,属意经音。既通般遮之瑞响,又感鱼山之神制。于是删治《瑞应本起》,以为学者之宗。……原夫梵呗之起,亦兆自陈思”○13 北魏孝明帝时封元略为东平王,且嗣王景式时舍其宅第为寺,曰追光寺○14。 南北朝时期,鲁西地区可以说是寺观林立,古刹绕峰,在《高僧传》等僧尼传记中多有记载。而且还有众多的在佛教界影响较大的高僧,仅列东原数例,如: “萧齐东都中寺释法安传”:“法安姓毕,东平人,魏司隶校尉轨之后也。七岁出家,事白马寺慧光为是师。光幼而隽,博通内外,多所参知……时张永请斌公讲,并屈招名学。永问斌耘:“京下复有卓越年少不?”斌答曰:“有沙弥道慧、法安、僧拔、慧熙”。永即要请,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

孔网分类
图书
艺术品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