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清风轩
  • 80年代绝版老武侠《靓女情剑》全3册【原名:争霸武林】 私藏品佳 仅藏者翻阅过 自然旧【无版权页】【主人公:凌先基 白素贞】
  • 80年代绝版老武侠《靓女情剑》全3册【原名:争霸武林】 私藏品佳 仅藏者翻阅过 自然旧【无版权页】【主人公:凌先基 白素贞】
  • 80年代绝版老武侠《靓女情剑》全3册【原名:争霸武林】 私藏品佳 仅藏者翻阅过 自然旧【无版权页】【主人公:凌先基 白素贞】
  • 80年代绝版老武侠《靓女情剑》全3册【原名:争霸武林】 私藏品佳 仅藏者翻阅过 自然旧【无版权页】【主人公:凌先基 白素贞】

80年代绝版老武侠《靓女情剑》全3册【原名:争霸武林】 私藏品佳 仅藏者翻阅过 自然旧【无版权页】【主人公:凌先基 白素贞】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民间文艺出版社
  • 年代:   改革开放与80年代 (1979-1989)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作者: 
  • 出版社:  民间文艺出版社
  • 年代:  改革开放与80年代 (1979-1989)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售价 70.00

定价 ¥12.30 

品相 八五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5-05-04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文学
    货号:
    A-52#
    品相描述:八五品
    本套图书 为 私藏 品佳
    【内页干净 无字 无印 无勾画】
    仅藏者翻阅过
    【封面封底 自然旧】
    【详细 品相新旧】
    【请参考我店 上传实物图片】
    【【【以免争议】】】
    商品描述:
    【【【主人公:凌先基 白素贞】】】

    【简介】
                                                  第 一 章 
      
    天山的罡风,猛如恶兽洪水。
      这时,正是子夜时分,罡风再一次地袭击了北天山区,只听风声刺耳,呼哨掠空,不时
    响起令人心惊的石崩断树声,往日宁静的天山绝巅,刹那间变得战栗恐怖,黑暗得伸手不见
    五指。
      但是,就在这天摇地动,群峰战栗之际,矗立半空的腾木峰上,中央大茅屋的一间小茅
    屋内,突然悄悄地闪出一道纤细身影。
      那道纤细身影,刚刚离开茅屋没有几步,立即被一阵呼哨而至的罡风将身形吹起来。
      那道纤细身影吃了一惊,急忙施展千斤坠,身形一沉,硬把吹起的身体坠下,急忙抱住
    了屋前的一株老梅树。
      她似乎深怕惊醒了中央茅屋中的其他人,立即机警地转首看了一眼中央茅屋的门。
      只见她看向茅屋的一刹那,罡风呼地吹开了她飘飞的秀发。露出了—张绝美艳丽的面庞,
    柳眉、杏眼、琼鼻、樱唇,一身红呢劲衣白毛皮背心,背插一柄红丝剑穗剑,斜挂一只红呢
    金穗绣锦镖囊。这位美丽如花,靥透英气的红衣少女,正是武功高强,较前尤为惊人的尧庭
    苇。
      尧庭苇陪着未婚夫婿许格非,率领着丁倩文、邬丽珠,以及楚金菊和雪燕儿,还有古老
    头和单姑婆等人?千里迢迢地赶来天山,为的是拯救许格非的师祖长白上人。
      没想到在与龙虎寺、天弓帮,以及那位自称神扇书生的中年人发生冲突争执后,到达腾
    木峰上还不足半个时辰,她们倚为盘石砥柱的许格非,竟然离奇地失踪了。
      但是,第二天的绝早便来了通报消息,索取秘籍的白素贞并带走了楚金菊。
      白素贞再度前来时,却将楚金菊扣留在外,至今生死未卜,而她们也立即将这个胆大妄
    为,自投罗网的白素贞,关在她刚刚出来的厨房里。
      据白素贞供述,许格非和长白上人,以及跟着她前去查看的楚金菊,都被关在天弓帮的
    地牢里。就是方才追问她,她依然这么说。
      当然,白素贞的这些话,尧庭苇并不十分相信?但她在绝望之际,总希望去碰碰运气。
    正当她轮班看守捆在厨房里的白素贞,丁倩文等人俱都安歇在中央茅屋内,尧庭苇觉得这正
    是前去一探天弓帮的大好机会。
      但是,当她悄悄溜出厨房门口,前进尚不足两步,一阵罡风竟把她娇躯吹起!
      她紧紧抱着老梅树,目光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中央茅屋的门。
      由于屋中没有动静,断定丁倩文等人并未发觉她已由厨房内溜出来,是以,一俟呼啸的
    罡风吹过,立即加速向东南峰崖奔去。
      尧庭苇一经到达峰崖边缘,信心大增,也觉得既然出来了,好歹也得去天弓帮探一探,
    也许错过这一阵大风,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心念一定,立即开始降下去。
      风势并没有她想象的减低了多少,但她已能攀附着藤萝斜松,并藉着风势一段一段地向
    下降去。
      经过半个时辰的挣扎,尧庭苇终于到达了峰下。
      但是,她必须盘坐在一座畸形怪石下调息,藉以恢复她下峰时耗损的大量体力。
      她这时虽然觉得有些疲惫,但心里却也充满了希望和兴奋。
      因为,根据这么大的风势,天弓帮的大寨上不可能站有那么多警卫,而在这么漆黑的夜
    色下,她更具有了进入天弓帮的信心和把握。
      随着时刻的消逝,尧庭苇终于到达了天弓帮大寨外的广大茂林。
      一进茂林,风势顿减,而尧庭苇的心,也随之一沉。
      随着林缘的接近,她在林隙问已能看到天弓帮寨墙上的微弱灯光。
      一出茂林内缘,尧庭苇心中大喜,因为被罡风吹得发出吱吱响声的大寨墙上,果然看不
    到一个人影。
      方才在林中看到的微弱灯光,正是发白每隔七八丈便建有一座的更楼内。箭口都已堵死,
    所有在寨墙上巡逻的喽罗都躲到更楼内。
      尧庭苇虽见寨墙上无人,但仍不敢大意,趁一阵急骤罡风吹过,一个起落已越过了大寨
    边前的空场,—长身形,凌空而上,伸手扳住墙头上的木桩。
      紧接着,缓缓探首,向内一看,大寨内一片漆黑,寨墙上果然没有任何警戒。
      尧庭苇再不迟疑,右手一按木桩,身形飞跃而上,立身寨墙向下一看,隐约中发现里面
    不远处,可能就是寨中央的大厅。
      由于寨墙上风势太大,立即身形一闪,飞身跃下,立即将身蹲在地上。
      凝目一看,前面不远处果然放着铁铸兵器架,但上面的各种兵器俱都取走了。
      尧庭苇前天和许格非曾经进来过,记得七八丈外即是大厅,两边各有一道通道通向厅后。
      罡风虽然刚猛,但大厅内一定有人把守,再说,许格非三人也不可能被禁在大厅内。是
    以,尧庭苇立即向大厅左侧的通道奔去。
      就在她奔到大厅左侧通道口前的同时,不远处的大厅地下,突然有人用天山土语大声喝
    问。
      尧庭苇着实吃了一惊,急忙循声察看,发现大厅的基石座下,一排露出三个箭口,因而
    她立即明白了,每一个箭口内都有喽罗警卫。
      也就在她循声察看间,其他箭口内也发出了大声喝问。
      尧庭苇一见被人发现,立即飞身向内纵去。
      就在这时,就近的寨墙更楼内也有了相应的吆喝呐喊声,同时,三个箭口中,也有六支
    羽箭盲目向外射出。
      但是,身快如风的尧庭苇,却早巳穿过大厅通道,进入一片小型花园中。
      尧庭苇本来想等到进入内寨捉一个喽罗后,再逼问地牢或牢房的位置。
      这时既然已被发现,只有公然向他们索人了,当然最有利的方法就是先擒住天弓帮的老
    帮主。
      一想到擒住老帮主做人质,尧庭苇立即飞身向后寨的一片连绵房屋奔去。
      也就在她离开小花园的同时,大厅后和就近的寨墙更楼上,已飕飕地射来数十支羽箭。
      在漆黑的夜色里,尧庭苇看不见那些纷纷射至的羽箭,但根据那些羽箭落地的杂乱声音,
    因而断定那些发箭的喽罗俱是胡乱射出,根本看不见她立身在何处。
      由于有了这一想法,立即大胆地飞身纵进了后寨内。
      进入后寨,依然一片漆黑,除了一栋一栋的院落房屋,俱都紧关门户,根本看不见哪儿
    有喽罗警卫,当然也无法问出牢房位在何处。
      这时,整座天弓帮的四面寨墙上,以及某些院落中已起了阵阵呐喊声,同时,不时一排
    排的羽箭,盲目射出,划空飞至,但瞬即又被刚猛的劲风吹走,不知吹向了何处。
      尧庭苇立身一座屋墙角落里,胡乱射出的羽箭虽然射不着她,但她心里却格外焦急,因
    为她希望天弓帮有人出来和她交手,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听到有人出来的动静。
      就在这时,蓦然听一阵隐约可闻的木鱼“梆梆”声!
      尧庭苇听得心中一动,她断定这个敲木鱼念着佛经的人,很可能就是天弓帮老帮主的妻
    子,依莉莎嬉的母亲。
      她和许格非都曾根据依莉莎嬉的肤色断定老帮主的妻子必是中原人,而且是一位极明事
    理的侠女。
      一想到侠女,尧庭苇决心去拜访一下这位老夫人,也许能在她那儿得到一些消息和帮助。
      心念一定,立即循着那阵木鱼声向前找去。
      由于房屋众多,加之风势吹起,一面尚需提防被不时射出的冷箭射中,是以,对那阵随
    风飘忽的木鱼声,很难把持正确的方向。
      渐渐,木鱼声听得较清楚了,而且,头上也没有了羽箭的划空声,但是,四周寨墙上和
    寨内各处的呐喊声却依旧。
      尧庭苇沿着一条夹道前进,发现前面漆黑中,有不少黑影在急剧闪动,因而断定那里种
    植了许多矮树。
      到达近前一看,果然都是些枝断干折的花树,因而断定她已进入了一个较大的花园,那
    阵木鱼声,就发自园中的一座小院落里。
      尧庭苇再不迟疑,立即飞身奔了过去。
      红漆的月形圆门紧闭,但由两边的花砖孔墙可以看到中间的佛堂内亮着红光。木鱼声就
    在中间的佛堂内清晰地传出来,并有轻微的诵经声。
      中间佛堂的两边,也各有一间小房,但仅左边的一间亮着极微弱的灯光。
      尧庭苇知道,老帮主的夫人正在诵晚经,不可能前来为她开门,只得右手一搭墙头,飞
    身纵进了小院内,一个纵身已到了佛堂门口。
      也就在她纵落在佛堂门口下的同时,屋内突然响了一声青罄声,木鱼接着又敲了三下,
    诵经声也随之停止了。
      尧庭苇听得心头一震,顿时运气凝功戒备。
      木鱼声的三响一敲完,接着响起一个中年妇人的慈祥声音道:“慧心,有贵客来,去开
    门!”
      接着是一个少女的惶惧颤抖声音道:“老……老夫人……”再度是那个中年妇人的声音,
    催促道:“不要怕,快去开门!”
      少女应了声是,接着响起前来开门的脚步声。
      得有些发呆的尧庭苇,她的确没想到,里面的中年妇人的听觉竟是如此灵敏,想来她的
    武功也必然不俗。
      她这时根据那个叫慧心少女的称呼,已肯定了发话的妇人,就是天弓帮老帮主的妻子,
    弹弓精绝的依莉莎嬉的母亲。
      就在她心念间,门闩声响,“呀”的—声开了一道缝,—个一身灰衣,头戴灰呢帽的少
    女,已闪动着—双惊惧的目光站在门缝间。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