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雪玉书店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1975年5月中华书局版金史第6、7册(1975.5一版一印767页内页有水渍,不影响阅读,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

举报

历代对《金史》的评价很高,认为它不但超过了《宋史》、《辽史》,还比《元史》高出一筹。《金史》编得好,是由于原有的底本比较好,及金朝注重史书的编纂工作。

  • 作者: 
  • 出版社:   中华书局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1975-05
  • 印次:   1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页数:   767页
  • 作者: 
  • 出版社:  中华书局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1975-05
  • 印次:  1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页数:  767页

售价 16.00

品相 六五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4-18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历史
    品相描述:六五品
    品相如图,7册品相较好,6册书脊衬纸残损,内页水渍较多,不影响阅读,但不利于收藏,购买前请仔细观察品相
    商品描述:
    《金史》,二十四史之一,记载了金朝始末。撰成于元代,是反映女真族所建金朝的兴衰始末的重要史籍简介编辑
    中华书局金史封面
    中华书局金史封面
    《金史》是二十四史之一。撰成于元代,全书一百三十五卷,其中本纪十九卷,志三十九卷,表四卷,列传七十三卷,是反映女真族所建金朝的兴衰始末的重要史籍。
    《金史》是元修三史之一,最早议修于元世祖中统二年(公元1261年),以后在至元元年、十六年,以及仁宗朝、文宗朝都分别议论过修史的事,都因义例难定未付诸实行,直到元顺帝至正三年(公元1343年),才决定“各与正统”,《辽》、《金》、《宋》三史分别撰修。
    翌年(1344年)十一月,《金史》告成,前后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元朝脱脱等主持编修的《金史》,是宋、辽、金三史中编撰得最好的一部,具体参加修纂的有沙剌班、王理、伯颜、赵时敏、费著、商企翁,铁木尔塔识、张起岩、欧阳玄、王沂、杨宗瑞等,其中欧阳玄的贡献最为突出,他制订《金史》撰修的发凡举例,书中的论、赞、表、奏皆他属笔。
    从元顺帝至正三年(1343年)三月开始编撰,至第二年十一月成书。全书共一百三十五卷,其中有本纪十九卷,志三十九卷,表四卷,列传七十三卷。记载了上起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出生(1068年),下至金哀宗天兴三年(1234年)蒙古灭金,共166年的历史。
    历代对《金史》的评价很高,认为它不仅超过了《宋史》、《辽史》,也比《元史》高出一筹。评价编辑
    优点
    历代对《金史》的评价很高,认为它不但超过了《宋史》、《辽史》,还比《元史》高出一筹。《金史》编得好,是由于原有的底本比较好,及金朝注重史书的编纂工作。
    学者们一般认为,《金史》在二十四史中虽谈不上是上乘之作,不能与《史记》、《汉书》、《三国志》等比美。但是,在元末所修三史中却是最好的一部。
    清代史学家赵翼评论说:“《金史》叙事最详略,文笔亦极老洁,迥出宋、元二史之上。”(《廿二史札记》卷27)《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也说:“元人之于此书,经营已久,与宋、辽二史仓促成书者不一样,所以本书
    金史
    金史 [1]
    首尾完备、条例整齐、简约而无疏漏、周赡而不繁芜,在宋、辽、金三史之中,是最为完善的。”
    确实,与宋、辽二史相比,其优点是比较突出的。
    首先,在编纂体例和内容方面,便有许多超越前史的独特之处。如《金史》不但记载了金建国以后120年的历史,而且为了专门叙述金太祖先世的生平事迹,回顾了女真族建国前的历史,从而保存了女真族早期历史的珍贵材料,备受今人重视;在各《本纪》的末尾,设立了《世纪补》一篇,专门记述了几位未曾即位称帝,而被后代追认的几位皇帝的事迹,这在体例处理方面十分得体,为后代修史者所继承;此外,《金史》在最末尾专立《金国语解》一篇,用汉语标出了表示在官称、人事、物象、姓氏等等之中的女真语称谓,是参照释读《金史》及研究女真语言文字的重要资料;《金史》还根据具体需要,创立了《交聘表》,以编年体表格的方式记述了金朝与邻国(如宋、西夏、高丽)的和战及来往关系,形式新颖,内容清晰。
    其次,在史料剪裁及记述方面,处理也比较得体。对重要历史事件、人物一般记载比较详细,从而反映出其历史全貌,避免了像《宋史》那样详略失当、比例失调的现象。记述历史事实也比较客观审慎,因而,真实性是比较可靠的。特别是本书的表和志,使用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将金朝的典章制度比较系统、全面地记载下来。如《礼志》、《乐志》、《舆服志》、《食货志》、《选举志》、《百官志》等。
    史料积累
    金朝是女真族建立的。女真的远祖可以追溯到商周时代的肃慎。唐代时称靺鞨。五代时,契丹称黑水靺鞨为女真。女真从始祖函普到乌雅束八代,尚无文字,那时自然谈不上史事的记载。
    到阿骨打建立金国以后,最初也无文字。阿骨打的侄儿、金大将完颜宗翰喜好访问女真老人,多得先人遗事。后来,女真统治者逐步吸取汉族文化,设立国史院,置监修国史等史官,开始编撰史书。
    金太宗天会六年(1128年),令完颜勖与耶律廸延掌国史。完颜勖等就把宗翰了解到的从始祖以下十帝的事,综合为三卷。
    金熙宗皇统八年(1148年),完颜勖等又进《太祖实录》二十卷。金世宗时,修《睿宗实录》。世宗让修史的人拿着修好的《睿宗实录》去请教老臣彀英,彀英为之更正了不少错误。所以金代的“实录”是比较详实的,从世祖函普起,到哀宗守绪,共十九代,大致都有记载。其中固然有一部分是追述的,不尽可靠,但都是金朝人追述的,比后世人的追述要真实些。
    金亡以后,“实录”均存于顺天的张万户(张柔)家。张曾任金经略使,后来投降蒙古,并为前驱,1233年,参加攻金都城汴京(今河南开封)之役。城破后,张柔“于金帛一无所取,独入史馆,取《金实录》并秘府图书”。
    至元世祖中统二年(1261年),张柔把《金实录》献给朝廷。元世祖的谋士刘秉忠、王鹗等都曾先后请修《金史》。
    元英宗时,又修过一次《金史》。有了上述编撰的基础,到元顺帝时,自然有了丰富的史料,也能很快成书。
    在这之前,金末文人元好问(裕之)曾想利用金实录撰修金史,未能实现。但所传中州集及壬辰杂编,保存了不少他蒐集的金史史料,这两部书也为修撰金史之所本。又,金末文人刘祁(京叔),目睹金的亡国,他从汴京辗转两千余里,回到故乡浑源以后,写了归潜志一书,记载了作者所熟悉的人和事,对了解金末文人及社会情况有极大参考价值。
    故元史馆的臣僚说:“刘京叔归潜志与元欲之壬辰杂编二书,虽微有异同,而金末丧乱之事犹有足徵者焉。”(金史卷一一五完颜奴申传)这些都为修金史提供了很好的条件。所以在元人修的三史之中,金史要算是较好的一部。
    与辽相比,金代修史制度要完善得多。有记注院,掌修起居注;秘书监设有著作局,掌修日历;还有国史院,掌修实录和国史。其实录编修最为完备,太祖以下除卫绍王、金哀宗之外,均有实录;除此之外,还有记载金朝先世的《先朝实录》3卷;生前未称帝,死后追加尊号的世宗生父睿宗、章宗生父显宗也都有实录;此外还修有国史,包括皇帝本纪及功臣列传;金宣宗时,因害怕蒙古军的再次进犯,金由中都(今北京)迁往开封,这些历史文献也随之携至汴京。
    汴京被蒙古军攻克之后,当时依附于蒙古,并参与了攻汴战斗的张柔颇具远见,在其他蒙军将士争抢金帛财宝时,他却来到金史馆,将金朝实录及其他秘府图书运回了家中。这些图书文献在中统二年(1261年)被献之于朝廷。
    天兴三年(1234年)正月,蒙宋联军攻克蔡州,金朝灭亡。元朝建立后,金朝遗老王鄂不但向元世祖忽必烈提出了修辽、金二史的建议,而且开始着手搜集、整理金代的历史资料。卫绍王朝没有实录,书中卫绍王本纪的材料都是中统三年王鄂收集的;金朝迁蔡州之后,史书记载中断,也是因为王鄂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著有《汝南遗事》4卷,才得以将这一段亡国的历史始末记载下来。
    因而金代历史文献保存得比辽朝多而且完整,加上金朝其他文人也注意搜集金代史实,如金末文人刘祁著《归潜志》、诗人元好问著《壬辰杂编》(今已佚)等也保存了不少金代史实。
    可见元末修《金史》,既有实录、国史为根据,又有王鄂等人的搜集、补缀,还有刘祁、元好问等人的著作可直接资以参证,其所依据与《辽史》纂修时所据要丰富多了。加上这些资料又已经过不少人的加工整理,使编纂者易于着手,这与《宋史》撰写时面对一堆数量庞大、毫无整理的原始材料又不一样。于是《金史》比辽、宋二史高出一筹,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历次修《金史》,除依据张万户献上的实录外,还有就是金朝末年两位学者的著述,即刘祁的《归潜志》和元好问的《壬辰杂编》。金亡以后,元好问以编史为己任,听说《金实录》在张万户家,就向他表示,愿修金史,希望看到《金实录》,但没有如愿。不过,他没有灰心,并且说:“不可令一代之迹泯而不传。”于是就在家里著述,“凡金源君臣遗言往行,采摭所闻,有所得辄以寸纸细字为记录,至百余万言。”名之为“野史”,即《壬辰杂编》一书。刘祁的《归潜志》也是元代编写《金史》的主要史料之一。元好问和刘祁二人亲身经历了金末的丧乱之事,书中所论都是耳闻目睹,且二人文笔又好,所以《金史》中有关金末历史的记载,写得十分生动,使人读之历历如见。
    正因为元末《金史》的成书经营很久,同《宋史》、《辽史》的仓促成书不同,所以有高下之分。《四库全书总目》中赞扬《金史》说:“首尾完密,条例整齐,约而不疏,瞻而不芜,在三史之中,独为最善。”这个评价是不错的。
    例如书中对金代战争的记述,既生动、又不冗繁。金代的战争比较多,如果一一铺叙,容易写得繁琐冗长。而《金史》中只是把每一件大事在一两个主事人的纪、传中详述,对其他事和人,只是在其他纪、传中从侧面加以补充。这样就能有纲有纪,条理井然。金建国前的抗辽战争的河店一战,是完颜阿骨打亲自率领攻打的,《金史》就在金太祖本纪里详述了此次战役。后来。金追获辽朝皇帝,又掳取宋朝皇帝,则在大将宗翰、宗望的传里记述了这两件事。
    在编写体例上,《金史》也有创新。书中的本纪第一卷,不是从金太祖阿骨打开始,而是以《世纪》为开始,追述阿骨打以前十代的事迹,便于读者对女真先世在氏族部落时的社会情况有个大致的了解。本纪的最后一卷,又增加了《世纪补》,用以记述熙宗的父亲景宣帝、金世宗的父亲睿宗、金章宗的父亲显宗。
    这三人原来都是大臣,只是由于他们的儿子做了皇帝,不便列入诸臣传,所以又立《世记补》。这种体例,后来为《元史》、《明史》所效法。《金史》里还可以看到《交聘表》,这是用表格形式把金与宋、西夏、高丽等国和战,以及它们之间的往来诸事,一一记录下来,读起来一目了然。
    《金史》以“实录”为依据,史料翔实可信。如在记述金与辽的往来和征战中,对金统治者所用的诈谋诡计等,都能如实地叙述;对金朝统治阶级的残暴、荒淫、互相倾轧,也能比较充分地揭露。
    《金史》的志书内容比较详细,共有三十九卷,占全书的三分之一弱。其中的《河渠志》、《兵志》、《食货志》、《选举志》、《百官志》五种写得不错,能反映出金朝社会的基本特征。
    当然,《金史》也有许多不足之处。有的重要人物没有列传,甚至无记载。如金初建策阿骨打称帝的渤海人杨朴,是阿骨打身边重要的谋臣,金建国之初,“诸事革创,朝仪制度,皆出其手”,这样重要的人物为什么在《金史》中只字未提呢?大约不会是疏漏,而是不愿把阿骨打称帝这件开创金朝基业的事,说成是渤海人的主意。有的重要事情没有记载,如天会十年(1132年)金立的伪齐迁都汴,十二年(1134年)金、伪齐合兵伐宋等,都是金国大事,《金史》中一概不书。此外,《金史》列传中的人名杂乱,一人多名或译名不一的现象很多。
    百衲本影印的元至正刊本(其中八十卷是初刻,五十五卷是元朝后来的覆刻本),是现存金史最早的本子。
    四库提要记载编辑
    《金史》·一百三十五卷(内府刊本)
    元托克托等奉敕撰。凡《纪》十九卷、《志》三十九卷、《表》四卷、《列传》七十三卷。
    金人肇基东海,奄有中原。制度典章,彬彬为盛。徵文考献,具有所资。即如大金吊伐一录,自天辅七年交割燕云,及天会三年再举伐宋,五年废宋立楚,至康王南渡,所有国书、誓诰、册表、文状、指挥牒檄,以载於故府案牍者具有年月,得以编次成书。是自开国之初即已遗闻不坠。
    《文艺传》称元好问晚年以著作自任。以金源氏有天下,典章法制,几及汉、唐。国亡史作,己所当任。时《金国实录》在顺天张万户家,乃言於张,愿为撰述。既因有阻而止,乃构野史亭,著述其上。凡金源君臣遗言往行,采摭所闻,有所得,辄以片纸细字为记,录至百馀万言。纂修《金史》,多本其所著。
    又称刘祁撰《归潜志》,於金末之事多有足徵。是相承纂述,复不乏人。且考托克托等《进书表》,称张柔归《金史》於其前,王鹗辑金事於其后。
    是以纂修之命,见诸敷遗之谋,延祐申举而未遑,天历推行而弗竟。是元人之於此书,经营已久,与宋、辽二《史》取办仓卒者不同。故其首尾完密,条例整齐,约而不疏,赡而不芜,在三《史》之中,独为最善。
    如载《世纪》於卷首,而列景宣帝、睿宗、显宗於《世纪补》,则酌取《魏书》之例。《历志》则采赵知微之《大明历》,而兼考浑象之存亡。
    《礼志》则掇韩企先等之《大金集礼》,而兼及杂仪之品节。
    《河渠志》之详於二十五埽。
    《百官志》之首叙建国诸官。咸本本元元,具有条理。
    《食货志》则因物力之微,而叹其初法之不慎。
    《选举志》则因令史之正班,而推言仕进之末弊。
    《交聘表》则数宋人三失而惜其不知守险,不能自强。皆切中事机,意存殷鉴。卓然有良史之风。
    惟其《列传》之中,颇多疏舛。如杨朴佐太祖开基,见於《辽史》,而不为立传。
    晋王宗翰之上书乞免,见《北盟会编》。渖王宗弼之遗令处分,见《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皆有关国政,而本传不书。
    海陵之失德既见於《本纪》,而诸嬖之猥亵,复详述於《后妃传》。
    王伦以奉使被留,未尝受职,而传列於《郦琼》、《李成》之后。
    《张邦昌传》既云《宋史》有传,事具《宗翰》等传,而复引《本纪》之文,列於《刘豫》之前。皆乖体例。至昌本之南走,施宜生之泄谋,宇文虚中之谤讪,传闻异辞,皆未能核定。亦由於只据实录,未暇旁考诸书。
    然《宋史》载两国兵事,多采摭宋人所记,不免浮词。如采石之战,其时海陵士卒,闻大定改元,离心自溃。虞允文攘以为功,殊非事实。此书所载,独得其真。泰和以后诸臣传,尤能悉其情事。盖好问等得诸目睹,与传闻异词者殊也。
    卷三十三、卷七十六中有阙文,盖明代监版之脱误。今以内府所藏元版校补,仍为完帙云。清代研究《金史》成绩突出的,当推施国祁。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