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雪玉书店
  • 孽债(著名作家叶辛的反映云南西双版纳的上海插队知青后代返城找寻生身父母的长篇小说2009.4一版一印410页共和国国家文库)
  • 孽债(著名作家叶辛的反映云南西双版纳的上海插队知青后代返城找寻生身父母的长篇小说2009.4一版一印410页共和国国家文库)
  • 孽债(著名作家叶辛的反映云南西双版纳的上海插队知青后代返城找寻生身父母的长篇小说2009.4一版一印410页共和国国家文库)
  • 孽债(著名作家叶辛的反映云南西双版纳的上海插队知青后代返城找寻生身父母的长篇小说2009.4一版一印410页共和国国家文库)
  • 孽债(著名作家叶辛的反映云南西双版纳的上海插队知青后代返城找寻生身父母的长篇小说2009.4一版一印410页共和国国家文库)
  • 孽债(著名作家叶辛的反映云南西双版纳的上海插队知青后代返城找寻生身父母的长篇小说2009.4一版一印410页共和国国家文库)

孽债(著名作家叶辛的反映云南西双版纳的上海插队知青后代返城找寻生身父母的长篇小说2009.4一版一印410页共和国国家文库)

举报

著名作家叶辛的反映云南西双版纳的上海插队知青后代返城找寻生身父母的长篇小说,同名电视连续剧和续集当时热播,影响很大

  • 作者: 
  •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09-04
  • 印次:   1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纯质纸
  • 页数:   410页
  • 字数:   330千字
  • 作者: 
  •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09-04
  • 印次:  1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纯质纸
  • 页数:  410页
  • 字数:  330千字

售价 28.00

定价 ¥28.00 

品相 九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2-13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小说
    商品描述:
    叶辛 (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 讨论
    叶辛(1949年10月~),原名叶承熹,1949年10月出生于上海。中国著名作家,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1969年去贵州插队,在乡间呆了十年。1977年发表处女作《高高的苗岭》。此后共出版著作有:长篇小说《蹉跎岁月》《家教》《孽债》等。根据长篇小说《蹉跎岁月》《家教》《孽债》由其本人改编的电视连续剧,均在国内引起轰动。电视剧文学本《风云际会宋耀如》荣获“金狮荣誉奖”。叶辛1985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文艺工作者,并荣获全国首届五一劳动奖章。
    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上海大学文学院院人物经历
    中国作协副主席,叶辛
    中国作协副主席,叶辛
    中学毕业时遇上“文化大革命”的风暴,于1969年早春去贵州山乡插队,一呆就是十年又七个月。这段丰富而又跌宕的经历使他和文学结了伴,守着茅屋里的煤油灯,他拿起笔来写起了小说。
    1977年他的处女作《高高的苗岭》问世。
    1979年调入贵州作家协会从事专业创作,历任《山花》杂志主编,贵州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文坛》杂志主编。此后笔耕不辍,前后出版了四十几部书籍。其代表作有《蹉跎岁月》、《家教》、《孽债》、《孽债2》等长篇小说。电视剧剧本《家教》、《蹉跎岁月》(均已录制播出)均获1983年全国金像奖。 短篇小说《塌方》获国际青年优秀作品一等奖(1985)长篇小说《华都》获全国优秀畅销图书奖(1995)。 [1] 
    2016年12月,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叶辛为中国作协副主席。 [2] 
    第六届、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
    2016年12月,当选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3] 
    2018年8月,新作《上海传》由中国外文局新星出版社出版。 [4] 
    主要作品
    《缠溪之恋》
    《缠溪之恋》讲述的是孤寂强壮的青年安阳,被多情的山寨女子像清澈澄碧的缠溪水那样,牢牢而又温存地缠住了。纯情少女李昌惠悄悄地爱上了他,却遭到母亲任玉巧的百般阻拦。只因守寡十几年的任玉巧迫
    《缠溪之恋》
    《缠溪之恋》
    切需要他,煞费苦心地把他变成男人。婚后多年不孕陷于情困的少妇任红锦也对他觊觎良久,一旦他把她变成真正的女人,他俩就难舍难分。任玉巧妒火中烧,蛮横地阻拦他与任红锦相好。于是安阳和任玉巧野火般燃烧的恋情越烧越旺,不料他们的隐情被李昌惠发现。李昌惠极力反对母亲与自己的心上人苟合,安阳不得不黯然背井离乡。不久,他与美貌的茶叶商聂艳秋结婚,谁知出人意料的事情又接踵而来。
    《孽债》
    当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覆盖了整个中国的城乡。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喧嚣归于沉寂,记忆渐渐变得朦胧与淡忘了。然而对那些家庭与那一部分人的那些记忆永远是说不完也写不尽的故事,永远是与人类命运息息相通的社会热点。
    “美丽的西双版纳,留不住我的爸爸,上海那么大,没有我的家,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看过电视连续剧《孽债》的读者一定还记得美丽的西双版纳、高楼耸天的上海和那几个跑来上海找父母的娃娃……这些情景也许曾经打动过你,甚至至今还记忆犹新。
    《孽债》
    《孽债》
    《蹉跎岁月》
    本书所选的作品在当代文学史上有一定的地位,或以厚重见长,或以独特取胜,或曾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或为读者喜闻乐见。
    本书是叶辛的第24部长篇小说,与前一部间隔九年,是
    蹉跎岁月
    蹉跎岁月
    继《华都》、《孽债》等有影响的作品后的又一部多层次、多色彩地反映现当代中国人生活的厚重的作品。 这是作者全方位描写大都市上海的一部新作。在这本他倾注了多年心血创作的小说中,20世纪中国普通人的生活,人性的高贵和低下,人品的崇高和卑劣,纯心幅画的心灵带给人们感官,性心理的纯洁、微妙、复杂,全在文明和野蛮的冲撞下,在人言和人权的抗争中,在性欲的诱惑和情爱的困顿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小说细腻而有深度地刻画了命运陡变中的女性对爱的企盼、深陷底层的女子对爱的渴望和无奈、杰出的都市女性对爱的憧憬和向往,反映了历史巨轮推进中各不相同的女性命运。
    《圆圆魂》:解密美人归隐之谜
    叶辛的第一部原创历史小说《圆圆魂》在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叶辛说昨晚9点刚拿到了样书,印的非常漂亮,这本书也是在读书论坛现场被读者争相购买的书籍。叶辛的演讲就从《圆圆魂》说起。
    在这本书中,叶辛全新解读“声色甲天下”的陈圆圆和“冲冠一怒”的吴三桂,走进圆圆
    灵魂深处,解密美人归隐之谜。他说,陈圆圆死后艳骨葬于何处有多个版本。由于史料的缺失和没有陈圆圆墓葬的文字记载,中外文史工作者长期探寻,仍是“茫茫一片都不见”,陈圆圆似流星般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中,成了一个难解之谜。
    他说:“正是因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情形持续了相当久,始终没个定论,所以当80年代初传出陈圆圆的墓址在贵州省岑巩县水尾镇马家寨被发现,马上就引起了关注和轰动。我一直留心争论的来龙去脉。因为曾在贵
    州插队过,当时听农民说过岑巩县山上有陈圆圆洗澡的地方,乡间农民,话说得直率一些。陈圆圆怎么会到这近乎荒坡野岭的山巅上去沐浴?我上山亲眼见证了顺着山势巧建的各种亭台楼阁,地下一间岩板镶得严丝密缝,棱角分明,恰像一个现代的浴室,修的特别精致,比杨贵妃沐浴的华清池讲究多了。2003年9月,《新民晚报》的《十日谈》栏目向我约稿,我就写了《陈圆圆归隐之谜》。当时年过八旬的著名导演谢晋才拍完《鸦片战争》,对陈圆圆的题材特别有兴趣,邀我创作电影剧本。我写了个开头,岂料风云突变,谢晋去世,写剧本的事就此搁下。去年,新华社发文,清史权威肯定了300多年来一直争论不休的陈圆圆墓在贵州省,我再次拿起笔写陈圆圆的故事。《圆圆魂》重点写的是1673年,'冲冠一怒为红颜'29年后发生的故事。陈圆圆已红颜老去,是怎么归隐的,怎么会如烟般消失在岑巩县的山野之间。” [5] 
    其他作品
    著有长篇小说《我们这一代年轻人》、《蹉跎岁月》、《家教》、《恐怖的飓风》、《在醒来的土地上》、《三年五载》(三部曲)、《省城里的风流韵事》、《孽债》、《圆圆魂》,中篇小说集《叶辛中篇小说选》、《发生在霍家的事》、《闲青河谷的桃色新闻》,中短篇小说集《带露的玫瑰》,电影文学剧本《火娃》、《收获的季节》等。 [6] 
    2018年8月,新作《上海传》由中国外文局新星出版社出版。 [4] 
    他曾是第六届、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青联第六、七届常委,中国作家协会第四届理事、第五届副主席。现任中国作协副主席、上海市人大常委、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上海大学文学院院长、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全国青联常委等职。现担任上海作家协会领导职务。近有《茅台酒秘史》 [7]  。
    人物评价
    叶辛是我国新涌现的青年作家之一,他擅长用中、长篇小说反映当代的现实生活,仅在不长的三四年时间里,就发表了约二百余万字的作品,是少有的高产作家。他的小说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反映解放以后获得新生的苗族少年儿童的生活;如《高高的苗领》、《峡谷烽烟》;另一类反映十年浩劫期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生活与遭遇,如《我们这一代年轻人》、《风凛冽》、《蹉跎岁月》。 [8] 
    贯穿在叶辛作品中的思想是反对虚夸作伪、瞒上欺下,是反对不正常的徒走形式的社会政治生活,是反对不顾现状、光唱颂歌的反现实主义的创作路子。 [9] 
    人物争议
    沪语谓上当为“吃药”。深陷“抄袭门”的作家叶辛慨叹:“我这次是彻底吃药了,而且是‘云南白药’!”
    为什么是“云南白药”呢?叶辛说:“因为它专治‘跌打损伤’啊!我这次可伤得不轻。”他要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大家。他想要讲讲清爽。
    “抄袭门”事件始末
    因为口头协议又被当事人推翻,自以为能够代段平“立言”的高原影视文化中心就陷入空前的尴尬:它代
    叶辛
    叶辛
    表了一个它根本不能代表的当事人(段平)和满以为版权已经解决的叶辛,签署了一个双方都以为“无懈可击”的协议。
    文坛多事
    继郭敬明被指抄袭庄羽;余秋雨被指抄袭章培恒;虹影被指抄袭杜拉斯;张宇被指抄袭夏泊之后,著名作家叶辛亦被指“抄袭”。
    那就是闹得沸沸扬扬的“段平诉叶辛侵权案”。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和上述诸案相比,“叶案”有三个“多”:一,没有公开的隐情似乎更多;二,被媒体误读的事实似乎更多;三,情理上同情叶辛的似乎更多。2006年新年前夕,获悉叶辛“有很多事情想一吐为快”、“想讲讲清爽”,本刊记者对叶辛先生进行了专访。 [10] 
    再三说项 勉强从命
    如同胡戈用搞笑的视频作品《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来戏仿了一把《无极》一
    样,也有人运用“形式逻辑”来歪判“叶案”——
    “云南人”——恳求叶辛写稿;“云南人”——“忽悠”了著作权;“云南人”——慨然上网维权;“云南人”——把叶辛变成被告;“云南人”——又向叶辛道歉;“云南人”——仍判叶辛侵权;最后,“云南人”再次向叶辛表示深感同情和歉意。
    见到叶辛,但见他一脸无奈的笑:“云南多‘药’,我这次是彻底吃药了,而且还都是‘云南白药’”!(注:沪语谓上当为“吃药”)
    “此话可怎么说呢?”我也笑眯眯地问叶辛,“而且为什么是‘云南白药’呢?”
    “因为它专治‘跌打损伤’啊!”心情已经很不好,他还是不忘自嘲一把:我这次可伤得不轻,干脆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大家,其中很多事都是第一次披露——
    我是糊里糊涂走进了“伏击圈”!他说,事情源于2000年的春天,我先是接到了央视导演蔡晓晴的电话
    ——说起这位蔡晓晴还真是和我有交情,当年轰动全国的电视剧《蹉跎岁月》就是她执导的,我们是交往了20多年的老朋友了,我心里一直暗暗感激她,她说:“有一件事情,要请你出山:云南电视台的朋友找上门来,要拍摄云南宣威著名商绅浦在廷的电视剧,因为浦在廷是邓小平同志的岳父,所以云南方面非常重视,要我们帮忙邀请全国第一流的作家执笔,这位作家还必须熟悉西南乡镇的生活,所以大家都想到了你,希望你不要推辞……”
    说实话,我当时手头事情真的很多,几乎想都没有多想就推辞了,但是蔡晓晴不依不饶,而且她说出的理由让我不得不考虑此事,她说,假如他们请我执导,看完就要批语那么为了我的片子,你考虑不考虑?
    我被她将了一军,沉吟片刻后,我说,如果是你执导,那我当然要考虑。

    这件事就这么初步定了。不久我又接到了时任中宣部副部长、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翟泰丰同志的电话,他说,云南省副省长赵廷光同志亲自找到他,要求推荐一名作家写这个剧本,说的话几乎和蔡晓晴和我说的一样。泰丰同志推荐了我,并且说,写这个剧本,你不可推辞!云南改革开放20多年了,一直没有拍成一部像样的电视剧,更何况此剧的主人公是邓小平同志的岳父,他们会给你提供很多材料,我知道请你写电视剧的人很多,开价也很高,但在这件事上,你不要提什么条件,要作为一项任务来完成!
    来势这么“凶猛”,云南方面可说是用足了人力资源,非要我介入不可,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事情就这么确定了。
    云南高原影视文化中心开始频频和我联络,要我尽早动身赴滇,这时
    我有了一个不好的预兆,也就是嗅到了“药味”——说好要蔡晓晴执导的,并且最初全靠她出面说动了我,事情搞定了,忽然又无缘无故地“不要她”了,“云南人”做事怎么可以如此“始乱而终弃”呢?上海人叫做“过河拆桥”,以后的合作会不会还有麻烦?
    倒是蔡晓晴劝我,既然答应了,那就算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嘛。所以从心理上说,我那时的应允实在是有点。
    叶辛新书写陈圆圆
    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叶辛携新书《圆圆魂》现身合肥,新书首发式暨读者分享会在纸的时代书店举行,叶辛现场签售。勉强,而且过早地投下了阴影。
    叶辛长篇小说《蹉跎岁月》《家教》《孽债》曾被改编拍成电视剧热播。其新作《圆圆魂》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揭开绝代佳人陈圆圆一段鲜为人知的秘史。作家季宇表示,叶辛这本书视角新颖,“从陈圆圆归隐这个角度去写,这是过去从没有人写过的。另外本书立意很新,通过陈圆圆来写人生写社会,升华了作品的主题。”
    叶辛直言,陈圆圆的人生确实是一个谜,当年自己在媒体上写了一些文章,谢晋导演就对他说,这是很好的电影剧本。但在创作过程中,谢晋导演过世,而叶辛的这本小说也前后写了10年。谈及文学现状,叶辛表示,文学创作一定是后浪推前浪,会有更好的作品不断被推出。谈及读书,叶辛表示:“晚上睡不着觉看看书更睡不着,它也不能很快改善你的经济状况,但你读得多了,自然而然在气质上、品位上、品相上起变化。” [11] 

    配送说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