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子耕牛书店
  • 沧月羽系列全套典藏版全4册 黯月之翼 苍穹之烬 羽 赤炎之瞳 青空

沧月羽系列全套典藏版全4册 黯月之翼 苍穹之烬 羽 赤炎之瞳 青空

举报

9787550240773

  • 作者: 
  •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 ISBN:   9787550240773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作者: 
  •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 ISBN:  9787550240773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售价 91.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6-21

数量
库存12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社会文化
    商品描述:
    [全民疯抢]现货包邮★ 绽放:第十七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作品精选(AB卷)共二册 2015第十七届作文 高中生考场作文 正版 17届                38.5                         原价   ¥59.6      折扣  6.46     节省  ¥21.1         人参加了活动  数量有限,赶快下单吧!        剩余时间:          小时        分           秒                       编辑推荐   ★命轮之下,乱世之中,从《镜》开始的传奇至《羽》终结。沧月打磨十年,全新修订限量典藏版,完整你十年的记忆和等待。 ★云荒长卷华彩篇章,沧月所有作品中销量皇冠之作。  ★古风画师唐卡历时一年创作配图,国内一流装帧设计师设计封面,双封大开本,带给你至高意境享受。      内容推荐   《羽·青空之蓝》 九百年不熄的渴望,九百年不停的呼唤,谁能将你带回我身边,我必赐给他整个云荒!轮回永在,魂兮归来! 世人求爱,刀口舐蜜。初尝滋味,已近割舌。所得甚小,所失甚大。 世人得爱,如入火宅。烦恼自生,清凉不再。其步亦艰,其退亦难。 他以为他的心已成齑粉,再也感觉不到痛苦,然而他低估了灵魂挣扎的时间长度。有时候只需短短一瞬,就足以击溃漫长的一生。 《羽·赤炎之瞳》 野心不灭,爱亦疯长。帝都流血之夜,预言成真,谁为王者?谁为乱者?吾生吾爱,永葬云荒!魂归来兮,且莫彷徨! 龙已陨落,麒麟叛变,凤凰垂死。看哪,赤炎之瞳睁开了!铁幕合围,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他和她两个人,在暴风疾雨中奔向未知的前方。她在黑暗里凝望他,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所爱的人面前,手里握着剑! 《羽·黯月之翼》 黯月就要降临,天国坠落了,若这一刻就是你与我的生离死别,我只求你永不记得,你曾那么地爱过我…… 月食之夜,大灾从天而降,神祇于红莲烈焰中呼号。黯月降临之时,她展翅,头也不回。她将在空无一人的九天至高之城,高居王座,手握权杖,俯视众生。她将终生只能凭着这一朵凋谢的花来思念他。 《羽·苍穹之烬》 九百年后,再一次,云荒有王者兴。皇天后土,与你并肩。云荒六合,天下归一。这是一个轮回的开始。这是一个轮回的终结。 皇天后土,终归聚首。云荒六合,天下归一。原来轮回早已注定,只等着各人承受各人的命运。这天,这地,都在眼中;而你,在我身旁——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夜来吾后,我们将共同拥有这个天下,直到百年!”          作者简介   沧月,作家,建筑师,浙大建筑学硕士,长居于西子湖畔。 金牛座。出生于星相学上被成为“织梦者”的那一天。喜欢阅读,写作,睡眠,旅行,观察和独自发呆。2002年出道,以幻想类小说成名,畅销于世十余载。 时光推移,唯有梦想不灭。      目录   羽 青空之蓝 序章 第一章 莲花 第二章 长冬梦旅人 第三章 孔雀明王 第四章 剑圣慕湮 第五章 机械师望舒 第六章 雪衣明鹤 第七章 盗宝者琉璃 第八章 冰封金座 第九章 紫玉成烟 第十章 分飞 第十一章 沉睡森林 第十二章 凋零之花 第十三章 夜来 第十四章 麒麟 第十五章 伞 第十六章 八井坊 第十七章 风云变 尾声  羽 赤炎之瞳 序章 第一章 海皇祭 第二章 叛国者 第三章 虹上舞 第四章 幽蓝之海 第五章 名将之血 第六章 君臣之义 第七章 涸辙之鲋 第八章 别后相思空一水 第九章 重来回首已三生 第十章 风云际会 第十一章 霸王别姬 第十二章 因剑而生 第十三章 因剑而亡 第十四章 劫火之变 第十五章 空心之人 尾声  羽 黯月之翼 序章 第一章 兄 弟 第二章 展 翼 第三章 夫 妻 第四章 霜之墓园 第五章 灰烬之炽 第六章 分飞之途 第七章 星之大海 第八章 夜 莺 第九章 旅 途 第十章 青木塬 第十一章 亡人村 第十二章 密林仙踪 第十三章 通天之木 第十四章 天国坠落 第十五章 毁灭之瞳 第十六章 隐族之谜 第十七章 黯月之翼 尾声  羽 苍穹之烬 序章 第一章 剑圣之剑 第二章 毕生之敌 第三章 雪中之血 第四章 分崩离析 第五章 迢迢西去 第六章 沧流东归 第七章 地宫血祭 第八章 星陨空寂 第九章 溯流而上 第十章 烽烟四起 第十一章 黑云压城 第十二章 钢铁骨骼 第十三章 深海诡变 第十四章 孤岛惊魂 第十五章 轮回永在 第十六章 缘起缘灭 第十七章 千年之恋 第十八章 王者之归 第十九章 傀儡之城 第二十章 彼岸之光 终曲 后记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第一章 莲花 六十年后,空桑历白帝十八年。 云荒大陆上,万籁俱寂。风从海上来,吹向一座高耸入云的白塔。那座塔位于大陆中心的镜湖之上,从帝都伽蓝城拔地而起,高达六万四千尺,仿佛一道白虹凌驾于九霄之上。 白塔的顶端设有神庙,庙里黑沉沉的,没有丝毫灯火。 神庙下三丈处,设有天象台,有天官日夜守望。 子夜之时,天空里有一颗星不易觉察地移动了一个微妙的角度——从玑衡里的窥管看去,那颗光芒柔和的星正好落在了西北方的分野,和那一颗缺失百年的星位置重叠。那是一颗“幽寰”,预示着亡者归来的不祥之星,正落在北斗中“破军”的位置上。 只一瞬,那颗暗淡已久的星仿佛忽然间重新焕发出了光芒! “什么?”苍老的观星者从玑衡旁惊呼着站起,“这、这是……” 是的,目下幽寰还没有真正落在北斗第七星的位置上,然而它的光芒已经照射到了那颗破军星上!按照这个轨迹推算,不出一年,这两颗星便能完全重合! 到时候,那就意味着…… “神啊!”须发苍白的值夜天官狂呼着奔去,几度在高高的石阶上跌倒—— “破军!破军再度出现了!” “亡者复生,天下要大乱了……要大乱了!” 在值夜天官踉跄着离开后,白塔顶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塔顶那一座全云荒最高的神殿里黑沉沉一片,紧闭的门上有着因长年不打开而生出的铜锈和灰尘。许久,只听簌的一声响,一双枯槁的手拂开了帘子。 一线皎洁的月光穿过重重帘幕,照射在帘后苍老的容颜上。那是一个年老的女祭司,头发雪白,眼眸深陷,如两点跳动的幽幽火光。她在这座神庙里静坐修炼已经六十多年,仿佛是听到了天官的惊呼,女祭司从一面水镜前站起身来,拂开重重帷幕,来到窗前,凝望着黑暗里的天和地。 屈指流年,斗转星移。不知不觉,离上次行动已经六十年过去了。如今是第三个三百年到来之期,破军夺日之象又现。 宿命的轮盘,又要开始转动了吗? 看着占星者踉跄远去的背影,空桑的女祭司在黑暗荒凉的神庙内微微苦笑:就算天官把观察到的这个噩兆禀告圣听,空桑皇帝又会有什么反应呢?说不定,还是会如同以前那样斥之为蛊惑人心的妄言吧? 毕竟空桑光明王朝开创已经九百年了,这样不祥的天象出现了不止一次,每次天官都会跑到帝君面前,叩首流血,用恐惧至极的语言描述着上天即将降临的灾祸: 破军复苏,天下大乱,血流漂杵,苍生涂炭。 当第一次出现这种不祥的天象时,正是光明王朝开创后第五十九年,光华皇帝真岚已经去世,在位的是第二任皇帝西恭帝慕容朔望。 当时的天官鉴深甚至不惜用人头担保,血谏帝君必须采取行动,否则,千年前冰族入侵的亡国之难便要重演。听到德高望重的天官鉴深发出那样严厉的警告,空桑上下为之震撼,西恭帝立刻下令六部藩王齐聚帝都伽蓝城,陈兵百万于狷之原的迷墙下,严防沧流冰族从西海上重返大陆,整个云荒大陆开始了新一轮备战。 然而,在预言中“大天灾”到来的那一日,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幽寰在移到破军位置之前忽然消失了,夜幕深沉,那一颗象征着杀戮灾难的破军星依旧暗淡,毫无爆发的迹象。而云荒大地上一切如旧,毫无异常。 枕戈待旦的军士们大哗,朝野舆论也刮起了一阵风暴,所有人都有了被愚弄的感觉。鉴深无法解释自己的谬误,在狂乱和羞愤之中一头撞向玑衡,血溅占星台,在不解和震惊之中履行了自己的诺言。 这一场风波过后的第十一年,西恭帝驾崩。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随之而来的九百年里,每隔六十年,这种奇特而不祥的天象都会出现在天宇。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无论天官和占星者多么危言耸听,每次“灾难”最终都是安然度过,并未发生任何令人不安的事。冰族还是被驱逐在西海上,破军依旧暗淡无光,空桑人主宰的云荒依旧繁荣兴旺。 已经九百年了……到了如今,上至皇帝,下至百姓,有谁还会相信这种虚妄的预言呢?就算值夜天官跑到皇帝面前去进言,只怕也得不到什么重视吧? 苍老的女祭司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然而,这片大地上的芸芸众生并不知道,这个耸人听闻的故事被传了九百年后,这一次,狼恐怕真的要来了。 黑夜里更漏迢迢,隐约传来一声叹息:“岁逢破军出,帝都血流红。” “看吧,如果这次我们六个扛不住,那么,云荒的大灾祸就真的要降临了……” 当星在九天上重影时,天地的尽头也有人叹息了一声。 从极冰渊位于北方苍茫海的尽头。不同于其他六海,这片海是凝固不流动的,大片的冰壳覆盖了海面,只在冰川缝隙之间才可以看到一线深湛的海水,蓝到发黑,隐隐透出一种森冷的静谧,仿佛藏在大地深处的眼眸。 从极冰渊是三界寒冷的中心,和南方碧落海底鬼神渊的地火熔岩正好形成云荒的阴阳两极——水从地心涌出,却比冰更冷,足以冻僵一切生物,甚至连鸟都无法飞渡这片大海,因为一旦在茫茫大海上落下休息,爪子便会被冻结在浮冰上。 这是一片不属于人世的净土,如传说中的“归墟”一样不可踏足。 云破月出,皎洁的光芒洒遍海面的巨大冰川,映照得整个从极冰渊仿佛琉璃世界。无数冰山在风里随着潜流缓缓移动,千奇百怪,好像巨大的鱼类在水面下逡巡时露出的鳍。 然而,在这寸草不生、飞鸟不渡的极寒之地,冰凌中却映照出一个人的脸庞。 “又到时候了吗?”有人抬头仰望天宇,默默算计着什么,眼里露出了隐隐的担忧——那是一个鲛人,白衣蓝发,双瞳湛碧如深海,映照在琉璃般晶莹的冰山里,宛如雪月辉光。在这样寒冷的地方,他开口说话时居然没有一丝热气吐出,仿佛他的呼吸比冰更冷。 他坐在一块巨大的浮冰上,在北海上不知漂浮了多久,半身都被层层冰封。冰海之上有人在弹琴,泠泠彻彻,一声声如天上传来。 六十年前那一场追杀尚在眼前,那些女子死前的眼神、魔愤怒的咆哮、飞溅的鲜血还未曾在他脑海里消失,然而转眼便又是一个轮回。命运之轮重新转动,新的牺牲者又重新出现——他们六个人,又要再度从天涯海角前来聚首了。 只是……自己的手,还要反复地染上多少次鲜血呢? 那个人听了半晌,不觉又微微叹息了一声。叹息声刚落,只听扑棱棱的一声,有什么从半空飞落,停在他的肩上。定睛看去,却是一只洁白的鹤。奇怪的是那只飞过冰海的鸟儿竟然丝毫不觉得寒冷,在他肩上跳了一下,然后啪的一声掉到他的掌心,再也不动。 那是一只纸折成的飞鸟,居然自行飞过了苍茫海来到了这里! “到得这样快?”那个人低语,伸手拆开了它。 那张纸展开后大概一尺见方,上面印着淡淡的凤尾罗水印,依稀还带有女子的芬芳气息,正是百年来他所熟悉的。如惯例,纸上密密麻麻写了几行字,分别是不同的姓名、年龄、目前居所等信息。 他默默看了一遍,手指一错,一团幽幽的蓝色火苗从指尖燃起,转瞬将纸化为灰烬。如往日一样,他并没有回信,然而眼里却有些疑惑的神情—— 这次信上的名字只有五个,比往年少了一个。 纸鹤飞过后,这片北海又恢复到了只有冰山冷月的沉寂。北极星高高悬挂在海面上,指引着天宇最北的方向,而其下的北斗七星却光芒暗淡。那个人望着七星里那空缺了一处的位置,若有所思,又到了三百年爆发一次的时候了吗? 该走了!他猛地抬手撑住了冰面,一跃而起。只听一声裂响,封住他的冰转瞬层层碎裂。他毫不犹豫地飞身跃下冰川,投向了一条深不见底的裂缝。 在他跃入冰海中时,那一缕雪里传来的曲声仿佛微微顿了一顿。 厚厚冰层覆盖下的大海,水底酷寒,足以让一切生灵失去温度。 他却仿佛一条银色的鱼,悄无声息地在冰海里游弋,蓝色的长发在凛冽的水里散开,如同一匹优美而诡异无比的绸缎在深海里飘曳。 没有人潜入过从极冰渊的海底,所以,也从未有人见到过如此奇景。 在这个世上最寒冷的深渊里,层层浮冰之下,居然封冻着一列列巨大的骸骨!那些灰白色的骨骼沉没在深海的最底下,大到不可思议,几乎每块都有一百丈长,整整齐齐地排布着,仿佛海底一座森然而庞大的城市,让掉落其中的人显得微小如芥子。 这,便是传说中的“龙冢”。 龙是七海的主宰,也是海国鲛人们供奉的神灵。传说中,龙神和上古传说中“云浮城”里的神族们诞生于同一时代。它万年一换形,遗下巨大的骸骨,每当大限来临,便会悄然离开尘世,去到天尽头一个神秘的处所,静静等待下一轮转生。 那个地方,位于从极冰渊的海底,被称为龙冢。 龙的遗骸是极其珍贵的、不属于人世的宝物。 传说中,龙牙可以制成绝世的利剑,鳞可以制成坚固的金甲,甚至它的每个骨节里都藏有价值连城的明珠,一颗足以买下半个叶城。那样的传说,令成功闯入过帝王谷皇帝寝陵的盗宝者都为之疯狂,几代人远赴北海,想要寻找传说中的龙冢。 然而,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 此刻,这个人却在巨大的森然骸骨中潜游,自由自在。他的双足在跃入水中的瞬间悄然合拢,深蓝色的鳍从足尖和双腿两侧悄然展开,薄如蝉翼。宛如一缕轻得没有重量的游魂,他转瞬已经深入水下数百丈,连一口气都没有换过。 鲛人跃入深海,一直穿过那些高大如林的巨龙骨骼,来到了龙冢的中心。每条龙在死时都把头颅朝向了同一个方向,仿佛在守望着什么。 尸骸的中心是一座玉石高台,台基雕刻精美,上有盘龙云海,吞吐着宝珠。高台四角伸出玉石龙首,拱卫着正中的一个神龛,透明的神龛里供奉着一颗青色的琉璃宝珠,正闪着瑰丽无比的光芒——那种光芒映照着海底的墓地,使那些高大的骸骨都染上了一层青色,显得肃穆而诡秘。 鲛人潜游到了神龛前,合起双手微微一礼,碧光在他脸上幽明不定。 那正是传说中的纯青琉璃如意珠,龙神的宝珠。 和天地间那些普通的生灵不同,龙族寿命无尽,并拥有“完全转生”的能力,能够连绵不断地继承生生世世的力量和记忆,每次更换的只是形体。亘古以来,每任的龙神都与如意珠形影不离,只有在濒死换形时才会将它暂时吐出,将自身精魂注入其中保存,等转生后便立即吞回体内,从而继承前一世的一切,将所有的智慧和力量不断累积。 此刻,在高台的下方,有一条巨大的龙静静躺在水底。 那条龙是活着的。金鳞闪烁,躯体逶迤数百里,呼出的气息在水底回旋,仿佛一阵小小的旋风。然而,它的呼吸却是时断时续,接近枯竭。 那是一条垂死的龙,在这里静静等待转生已经一百多年。 这一世的龙神已经存在了九千多年。八千年前,它为了守护海国,曾经和云荒大陆上的星尊大帝血战。九百年前,它又带领着族人逃脱陆上人的奴役,回归碧落海。   .........................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