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淳渊阁画廊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赵魏 (1746--1825)字晋斋,号录森,一号洛生,仁和(今杭州)人。贡生。家藏碑版极多,于荒僻,不辞劳瘁,兼精篆、隶。中年游关中毕沅幕与孙渊如(星衍)、钱献之(坫)、申铁蟾(兆定)互相砥砺,见闻日广。黄易极推重之。奚冈喜习隶书,常往过其门而问焉。间亦作画,迥别时流,一日屠绰至其家,见其画,取之归,他日蜀其题款,不得已注“委于鬼工”四字。言吾画尚无学力,必加工数年,然后可以出手。

举报
  • 题名:   花鸟
  • 年代:   不详
  • 类别:   设色(彩色)
  • 材质:   纸本
  • 装裱形式:   立轴
  • 尺寸:   129 × 30 cm
  • 题名:  花鸟
  • 年代:  不详
  • 类别:  设色(彩色)
  • 材质:  纸本
  • 装裱形式:  立轴
  • 尺寸:  129 × 30 cm

售价 8500.00

品相 六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9-20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孔网分类
孔网特色
艺术品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