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法律专业书店
  • 我将成为明月的椅子 外外 著;江苏凤凰文艺(楚尘文化)出品,有容书邦发行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正版书籍

我将成为明月的椅子 外外 著;江苏凤凰文艺(楚尘文化)出品,有容书邦发行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正版书籍

举报

我将成为明月的椅子 外外 著;江苏凤凰文艺(楚尘文化)出品,有容书邦发行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正版书籍

  • 作者: 
  •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59447142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作者: 
  •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59447142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售价 38.40 6.6折

定价 ¥58.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6-23

数量
库存887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综合性图书
    货号:
    1320078
    商品描述:
    【书    名】 我将成为明月的椅子
    【书    号】 9787559447142
    【出 版 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作    者】 外外 著;江苏凤凰文艺(楚尘文化)出品,有容书邦发行
    【出版日期】 2020-05-01
    【开    本】 32开
    【定    价】 58.00元

    【内容简介】 
    本书为外外的诗作精选,共有165首,系从他的全部诗作687首中选出,创作时间从2001年至2017年,均为精品、佳作,呈现了他在写作、生活与思想层面的逐年变化。选编这本诗选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纪念外外的离世,更因为他的诗作本身是一脉极其丰富的宝藏。


    【目录】 
    1 _ 选编说明
    3 _ 我已不爱你了,小顿河
    5_ 后
    7 _ 兔子跑吧
    9 _ 七等生的沙河悲歌
    1 1 _ 速度的边上
    1 2 _ 来去之间
    2 0 0 2 年
    1 5 _ 八月书
    1 7 _ 诗歌
    1 8 _ 独居
    2 0 _ L o s t H i g h w a y
    2 2 _ 颜色                                                                                   2 4 _ 火烧云
    2 6 _ 湖水
    2 8 _ 会议
    3 0 _ 果实
    3 1 _ 放弃一只脐橙
    3 3 _ 带着它们去旅行
    3 5 _ 去杀死那些岩石
    3 7 _ 报纸上的一条消息
    3 9 _ 我们躲在夜晚这张CD 里
    4 1 _ 男朋友
    4 3 _ 电视
    4 4 _ 苏菲的模拟人生
    4 5 _ 你知道做个哑巴的快乐
    4 7 _ 秋天
    4 9 _ 战士
    5 1 _ 阅读者
    5 3 _ 他们都写过火车
    5 5 _ 割麦与戈麦
    5 7 _ 清晨看见一座教堂般的建筑
    5 9 _ 和孩子一起完成的诗
    6 1 _ 城市的水
    6 3 _ 怀念
    6 6 _ 狗日子6 8 _ 美妙的火柴
    7 0 _ 山水画
    7 2 _ 上午,从楼上看身边一条老街的街景
    7 3 _ 1 1 月7 日给妈妈的末梢
    7 4 _ 穷人
    7 5 _ 方的或圆的
    7 7 _ 美丽新生活
    7 9 _ 农场音乐
    2 0 0 3 年
    8 3 _ 房子进行时
    8 4 _ 指环王
    8 6 _ 二十二世纪杀人游戏
    8 7 _ 疯子
    8 8 _ 醉了
    9 0 _ 给爱车斯坦的话
    9 1 _ 一个人的美妙旅行
    9 3 _ 我住过的地方
    9 5 _ 夜游
    9 6 _ 赞美
    9 7 _ 绿光
    9 8 _ 我们的傍晚9 9 _ 听故事
    1 0 0 _ 午夜的收音机,我给你的
    1 0 2 _ 我所知道的野兽
    1 0 4 _ 熟悉与陌生
    1 0 6 _ 表妹记事
    1 0 8 _ 紫雾
    1 1 1 _ 凌晨五点回家的人
    1 1 2 _ 烟和车链条
    1 1 4 _ 情爱乐园
    1 1 5 _ 空城计
    1 1 6 _ 给吉木狼格
    1 1 8 _ 夜车
    1 2 0 _ 桃子似的眼睛
    1 2 1 _ 清晨
    1 2 3 _ 大雨中的瓜分
    1 2 4 _ 跟踪
    1 2 6 _ 星座运势
    1 2 8 _ 抽烟
    1 2 9 _ 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去
    1 3 1 _ 雨人
    1 3 3 _ 一半和另一半
    1 3 5 _ 身份
    1 3 6 _ 根1 3 7 _ 可可和捷频
    1 3 9 _ 秋天,醒来
    1 4 0 _ 镜子里看见第二张脸
    1 4 1 _ 无知地
    1 4 2 _ 巨人传奇
    1 4 4 _ 去栖霞寺
    2 0 0 4 年
    1 4 7 _ 窗口
    1 4 9 _ 土耳其
    1 5 1 _ 深秋里的事情
    1 5 2 _ 十年记
    1 5 4 _ 给L 的生日
    1 5 7 _ 占有欲
    1 5 8 _ 还钱
    1 5 9 _ 对于体面生活的领悟
    1 6 0 _ 曾经我们都年轻
    1 6 1 _ 给半坡村和小友们
    1 6 3 _ 给病孩子
    1 6 5 _ 好事成双
    1 6 6 _ 在云间的胡思乱想
    1 6 7 _ 长夜1 6 8 _ 虚妄的
    1 6 9 _ 绽放于记忆的耳旁
    1 7 1 _ 初生而赤裸
    2 0 0 5 年
    1 7 5 _ 她睡着了,在街边
    1 7 6 _ 小美的鬼城
    1 7 7 _ 我将要离开我的疼痛
    1 7 9 _ 有时候踩着烟灰
    1 8 0 _ 给父亲的愿望
    1 8 2 _ 成都印象
    1 8 4 _ 病的道理
    1 8 6 _ 马头琴
    1 8 9 _ 电梯
    1 9 0 _ 鱼
    1 9 1 _ 孩子
    1 9 2 _ 棉花
    1 9 3 _ 爱谁谁2 0 0 6 年
    1 9 7 _ 给搬家的老刘
    1 9 9 _ 无常
    2 0 0 _ 胃如此寒冷
    2 0 1 _ 梦很吝啬
    2 0 2 _ 自我启示
    2 0 4 _ 听J o h n C o l t r a n e 吹牛
    2 0 5 _ 易碎之物
    2 0 7 _ 母亲来自乡下
    2 0 9 _ 忘掉吧忘掉吧
    2 1 0 _ 小树林
    2 1 2 _ 四点半的蒙克
    2 1 3 _ 想象
    2 1 4 _ 愿景
    2 1 6 _ 想起一个小调
    2 0 1 0 年
    2 1 9 _ 感情
    2 2 0 _ 断章
    2 2 2 _ 查理·帕克
    2 2 3 _ 我所能相信的2 2 4 _ 秋天
    2 2 5 _ 在桥上
    2 2 7 _ 独克宗
    2 2 8 _ 关于年轻人
    2 0 1 1 年
    2 3 3 _ 成都
    2 3 4 _ 赞美
    2 0 1 2 年
    2 3 7 _ 无题
    2 0 1 3 年
    2 4 1 _ 流浪者
    2 4 2 _ 山之外
    2 0 1 4 年
    2 4 5 _ 拒绝
    2 4 6 _ 山中一夜2 4 8 _ 挽歌2
    2 4 9 _ 既然你知道你是凄凉的,又何必要歌唱
    2 0 1 6 年
    2 5 3 _ 夜雨,7 月1 4
    2 0 1 7 年
    2 5 7 _ 庙里的事情
    2 5 9 _ 在墓地
    2 6 1_4 月30 日
    未标注日期的诗
    2 6 5 _ 回忆
    2 6 7 _ 情书
    2 6 9 _ 新的城市
    2 7 1 _ 小鞋子
    2 7 2 _ 有些夜晚像后背模糊不清
    2 7 3 _ 去小城转转
    2 7 5 _ 不祥之地
    2 7 6 _ 盐官镇2 7 7_ 洞
    2 7 8 _ 让我们去看看大海吧
    2 8 0 _ 2 0 0 5 年4 月2 6 日:今天应该很特别
    2 8 2 _ 灵谷松涛
    2 8 4 _ 木偶戏
    2 8 5 _ 寒冷是多么复杂的心思
    2 8 6 _ 鸟类飞行
    2 8 7 _ 每一天我们谈论什么
    2 8 9 _ 容器
    2 9 0 _ 三个肉月亮
    附录
    2 9 9 _ 十个问题:关于诗人外外
    3 0 9 _ 我们眼中的外外


    【文摘】 
    十个问题:关于诗人外外
    韩东

    1.为什么你说,要为外外的诗“正名”?

    我的原话是,要为外外的诗歌成就“正名”。很多人都写诗,但有诗歌成就的不多。就我这几天读到的外外的诗而言,他肯定是一个有成就的诗人,可以享用这个词。这就是我说的正名。他不是一个诗歌爱好者,不是一个业余诗人,不是偶尔写出好诗来的诗人,甚至也不是“天才”诗人。外外训练有素,自成一统,只是始终隐而未现而已。 

    2.你说的诗歌成就具体指什么?
    当然不是官方标准,不是显赫的地位和名声。诗歌成就在我这里就是指由作品构成的自足性,涉及诗歌史,也涉及汉语塑造现代诗歌形式的可能。心灵和材料的结合才可能产生面貌各异的诗歌,而心灵总是具体的,与材料的焊接方式也总是特殊的。有的心灵和诗歌无关,而有的焊接并不能天衣无缝。能做到人诗一体一向比较罕见,它将直接裸露出心灵的质地,所提供的形式又新颖锐利,令人耳目一新。

    3.为什么直到外外死后,你们才发现外外的诗?
    这件事的确神秘。按毛焰的说法,我们读到的这些诗和这个人没有关系。这不仅是毛焰一个人的感觉,我想鲁羊、刘立杆大概也有同感。当然外外的诗和外外这个人必定有关,但这种关联实在是太神秘了,或者隐藏得太深。我和毛焰聊起过肖洛霍夫写《静静的顿河》的故事。《静静的顿河》第一部出版时肖才 23岁,他自称 20岁动笔, 21岁完成。如此规模和力道的作品怎么可能出自一个只上过小学四年级的少年之手呢?所以长期以来,包括索尔仁尼琴在内的一些人一直指认肖洛霍夫剽窃。 1999年《静静的顿河》手稿被发现,肖才部分洗脱污名。我想说的是在作品和作者之间这种巨大的断裂,虽然断裂只是外观上的,但也还是罕见,堪称神秘。具体到外外,他举手投足完全是个文艺中年,可遗留下的诗作却是重量级的。 

    4.外外的死和在圈子里被忽略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我不主张把外外的离世和他的写作直接挂钩,这种老生常谈要避免。但对外外写作的忽略是存在的。就我本人而言,和外外交往 18年,竟然没有读过他的诗。他自印的诗集《洞》的确给过我,但我那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朋友和一些人寄赠的书,根本不可能去读。外外本人也从未和我谈到他写诗这件事。模模糊糊地知道外外是写诗的,一厢情愿地认为他不可能写得怎么样。外外倒是不遗余力地谈论我们的作品,就是不谈他自己。这里除了谦卑,我想还和判断有关。外外肯定不认为自己写得够好。朱庆和说他觉得外外写得好,说自己人微言轻说了也没用。可能吧。外外死后,他的第一批诗出现在江雪他们做的微信公号上,是朱庆和应江雪之邀让乌青从网上收集的。总之如果没有这些诗的出现,我也就是单纯地痛惜一个朋友的离世,不会痛得如此复杂。一个如此杰出的诗人在你身边经年累月,你竟然一无所知,无论有多少种理由,还是失职、羞愧。 

    5.你为什么要拿外外的写作和海子进行比较?
    这种比较是故意的。但不像有人认为的那样,想借海子的名声炒作外外。理由正好相反,我想把外外的死和他的诗歌成就分别开。因为外外的死,我们发现了外外的诗,这纯粹是一个偶然事件。但在此时此地,你若谈论外外的诗歌写作,听者势必会将他的死和他的诗做一个联系。这是有先例的,从海子、顾城到许立志、任航。我想说的是,外外并不是为诗歌而死的。当然没有人是为诗歌而死的,那只是一种聒噪和缅怀死者的夸大说法,但外外尤其不需要这种夸大其词。他的诗歌决定了,无论他怎么死,这些诗都足以长存。任何传奇故事都不能使其增色,当然也不可能使其成为一个漫无边际的神话并因此失效。 

    6.外外的诗好在哪里?究竟有多好?
    前面我已经说过,外外是一个有诗歌成就的诗人。好在哪里似乎还可以谈谈,但前提是我们必须熟知外外的诗,然后还要有时间和心情,的确是可以慢慢品鉴和絮叨的(就像外外面对他喜欢的诗人和作品经常做的那样)。究竟有多好,则是一个属于判断力的问题。这个问题很重要也很要命。很多时候,我们是不具备这种专业判断力的。说是专业判断力,但不要误解,这和学识或诗学的关系不大,和理论或观念素养的关系不大。也许和浸淫得深浅有关,我不敢肯定。在当代诗歌世界里,线上线下,学院民间,判断可以说是满天飞,但判断力却异常罕见。比如说,外外就没有,主要是针对他自己的写作没有。因此他虽有判断(这一点可以肯定),但估量过低了。有时候这样的事也真的令人动容,一个美丽的人而不知其美,那是一种怎样的超然? 

    7.你能保证说外外的诗好,不是出于一种对他突然离世的悲痛心情?
    肯定不是。就上面的话题,那我就承认我是一个在这方面有判断力的人吧。 

    8.你说的判断力到底是什么?由谁来判断?
    文学上的判断力不仅需要直觉、见识,很重要的,还需要力量。尤其是某种肯定性的判断力。否定性的判断力在今天比较容易,因为我们精神文化的整体氛围是批判性的,判断可以借助这种大势。肯定就比较困难了,如果不是阿谀奉承,不是人云亦云,不是出于人情和社会利害方面的需要。从心底里肯定一种未被肯定的价值,你吃得准吗?靠得住吗?你会恍惚,需要印证、佐证、援引权威。所以力量在此显得尤为重要,当然还有诚实。由谁来判断?你认为一个机构一种权威比一个人的内心所感和坚定不移更靠谱吗? 

    9.你说海子是烈士,而外外不是,能详细谈谈吗?
    现在海子已不能正常谈论,因为他是诗歌烈士。开始的时候,我的确反感诗歌烈士的说法,后来一想,倒也恰切。这是从海子诗歌的美学角度来看的。少年情怀,壮怀激烈,粗糙、野心、混乱,以及浪漫主义的自我感动。我不是说海子没有才华,正相反,他的才华和能量一向浮于表面,过于扎眼。他的早夭是令人惋惜的,代表当代汉语诗歌的进展和深入程度则属于错位。海子之死既打开了大众瞭望当代诗歌的窗口,同时也构成了障碍。当代汉语诗歌止于海子不是神话而是一个谎言。外外是成熟的诗人,并且他的死与诗歌无关,也不会引起大众更多的兴趣。这前面已经说过,不赘言。

    10.外外是怎样的一类诗人?他的生活和写作有一些什么样的联系?
    他是很奇怪的一类,或者很神秘,隐藏得太深,甚至连自己也被骗过了。他的生活,就我观察是典型的文艺青年式的,直到文艺中年。但他的诗暴露了一切,有些惨不忍睹。我是说好得惨不忍睹。我宁愿他的诗写得差一点或者很差,如此我们也不会被震惊得反应不过来。简直是太被动了,太不可思议。这是一个我们会一直谈论下去的谜。但慢慢地也会理出一些头绪,把这些诗和这个人联系起来。以前,我只理解一类隐士,自绝于诗坛,例如于小韦。他的名言是,“连我都不在,他们忙什么呢?”还有一类如小安,周围充斥着诗歌高人且每天有人唱和,但她不为所动,在与不在一样。但外外是另一种,混迹于诗人和文艺圈中,几乎是无处不在。自己也写诗,也自费印诗集,也送朋友,但就是隐而不现,就像一个隐身人一样。我觉得责任首先是外外的,他太不把自己写诗当回事了,即使在小圈子里他也从不争取这方面的自我感觉。他忽略了自己,我们就像喝了他炮制的迷魂汤一样,跟着他一块儿忽略了这个叫作外外的一流诗人。
     
    2017年 10月 7日 南京

    我们眼中的外外

    (38人纪念外外)

    读外外的诗就像侦探寻找被谋杀的遗物。他自己幸福地忽略了自己,不求闻达,诗是他的生活,他的细节,他的音容笑貌。他是那种温暖而深邃的诗人,有着非凡的想象力,从不妄自尊大。新诗中那种普遍的地方性野心和自恋在这里消失了,仿佛过往的都是准备,现在我们才遇到一位现代诗人,他带我们去见证这苍茫人生、这张时代之夜的CD。

    ——于坚

    都说有了互联网,有才华的人,再也不会被埋没。外外却是个例外 ,他的才华虽然一直在地下某处闪光,但却从未被时间淘洗出来。传说中的抽屉文学依然存在,依然被遮蔽。不管今天的网络已经连接到何地!外外只为朋友喝彩,对自己的精彩,却茫然不知!这真让人难过。唯感安慰的是,现在外外的诗集出版了,我们错过了一次,不应该再错过!

    ——翟永明

    外外终于如他所愿,成为了一把明月的椅子。我想这把椅子上不单有明月,外外自己应该也会回来坐一坐吧。潦草地读着外外的这些遗作,我确信再次看见了他,他就坐在他自己肉身的这把椅子上,一如既往地谦和又骄傲。令人常感虚幻的写作,这一刻显现出了它直击人心的力量,如箭矢中的或时光荏苒。

    ——金海曙

    如今我反复读外外的诗。在诗里的相见,远超出以往现实中的聚会。我感谢他留下这些诗句,这些灵动而意外的节奏,这些悲凉而璀璨的情感,并因此原谅他的不辞而别。

    ——鲁羊

    我以为,可以轻松读完外外所有的诗,就像我们曾经轻松地面对他一样,这是一个假象一个错误!并且已不可弥补。作为一个隐秘的诗人,外外也许从未想过,要获取认同和赞美,其实,他完全做到了,却不自知,这真是一种洒脱,真实不虚,令人怀念!

    ——毛焰

    外外的诗简洁,质朴,清澈,时而闪烁着严肃而纯真的光芒。这与其说是风格的代价,不如说是苦涩的交换:即为了保证诗的轻盈,一个人必须承担起所有不能进入诗的重荷。作为外外的好友,我珍视《我将成为明月的椅子》;正如这本诗集可视为他隐秘的精神传记,这些诗同时也奇迹般地改写了他当他的身影渐渐模糊,他的声音却因此格外清晰。

    ——刘立杆

    读了外外,他给了我一个郁闷的下午短暂的快活,是诗的快活,一如他的《木偶戏》。这种快活是内行之间的理解和认同,是庙里两个和尚的自我寻找,也是作者简单搭建的诗歌木偶的风行影动,而我们恰好在其中。2002 年也许对外外很重要,在“他们”论坛影响下,他开始写诗。这确定了外外的诗歌趣味和品质,至少是我所喜欢的趣味和我所追求的品质。但论坛太短暂,外外的诗歌刚开始,还未全面展开就结束了。不过,外外的诗歌却没有结束。相反,他离开喧哗,进入缺乏交流的写作中(这太难)。外外更大的优秀就在于不惧怕这样的艰难,也不受这种艰难的干扰,老老实实地保持着这样高绝的品质和趣味。我理解,并崇拜。

    ——杨黎

    在外外的诗中几乎找不到宏言伟词,他避开常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