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法律专业书店
  • 黑色方尖碑

黑色方尖碑

举报

  •20世纪*小说家,拥有读者*多的德语作家之一  •茨威格、君特•格拉斯推崇的大师,影响鲍勃迪伦、王朔的经典名家,林语堂、巴金鼎力称赞。  •《西线无战事》作者雷马克经典代表作,以黑色幽默笔调刺穿战后荒诞现实  •1923年,恶性通货膨胀笼罩着德国。曾被战争耽搁的年轻人深陷于和平年代的混乱与荒诞之中,所见的依旧是形形色色的死亡与绝望。这是关于德国一战后一代人的故事。黑色方尖碑 [德]埃里希·玛

售价 38.88 6.0折

定价 ¥65.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5-23

数量
库存888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图书条目信息

    黑色方尖碑

    • 作者: [德] (Erich Maria Remarque)
    •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9-03
    • 版次:  1
    • ISBN:  9787208156005
    • 定价:  65.00
    • 装帧:  精装
    • 开本:  32开
    • 纸张:  胶版纸
    • 页数:  416页

    展开全部

    货号:
    1554030
    商品描述:
    【书    名】 黑色方尖碑
    【书    号】 9787208156005
    【出 版 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作    者】 [德]埃里希·玛丽亚·雷马克 著
    【出版日期】 2019-03-01
    【开    本】 32开
    【定    价】 65.00元

    【编辑推荐】 
      • 20世纪*小说家,拥有读者*多的德语作家之一

      • 茨威格、君特•格拉斯推崇的大师,影响鲍勃迪伦、王朔的经典名家,林语堂、巴金鼎力称赞。

      • 《西线无战事》作者雷马克经典代表作,以黑色幽默笔调刺穿战后荒诞现实

      • 1923年,恶性通货膨胀笼罩着德国。曾被战争耽搁的年轻人深陷于和平年代的混乱与荒诞之中,所见的依旧是形形色色的死亡与绝望。这是关于德国一战后一代人的故事。
     

    【内容简介】 
      1923年,德国正处于战后的恶性通货膨胀中。主人公路德维希25岁,热爱艺术和诗歌,他17岁时便应征入伍,和许多同辈一样参加过“一战”,如今在一家墓碑公司里工作,黑色方尖碑是这家公司*有历史也*值钱的纪念碑。战争对这一代人的影响不仅体现在战场上,更体现在战后的艰难生活中,正如本书副标题所揭示的,这是一个关于“被耽搁的青年时代的故事”,这一代人的青春由于他们参加战争和战后过着迷茫的生活而被耽误了。

      通过路德维希的视角,书中展现了通货膨胀下不同阶层人士的生活状态和荒谬现实,规规矩矩做生意,生意做得越多越蚀本,而投机商人却能轻而易举牟获暴利。辛勤工作的普通人却都走投无路,甚至不得不选择自杀。在这种环境中,路德维希和他的好朋友墓碑公司的老板格奥尔格也不得不使用一些小诡计才能维持公司经营并减轻生活的压力。

      路德维希还在空闲时间兼任家庭教师,并在一家精神病院里为病人弹奏管风琴。在那里他结识了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富家小姐伊莎贝尔,曾经因为经济的拮据路德维希的两任女友都离他而去,直到遇到伊莎贝尔他感受到了真正的爱情,在被战争蹂躏的人生和世界中找到了意义。但随着病情的好转,伊莎贝尔已忘记了患病期间的种种,他们*终也只能是隔着阶级鸿沟的陌生人。此时国家政策的调整使通货膨胀骤然停止,纳粹势力也在德国国内逐步上升。路德维希决定离开小城韦尔登布吕克,去柏林做了一名报社记者。

      小说*后一章用简短的篇幅叙述了当路德维希再回去时已是二战之后,韦尔登布吕克已经在纳粹和又一次的战火中面目全非,人们的命运也被动荡的时代裹挟着,走向了不同的结局。


    【文摘】 
      太阳照进海因里希·克罗尔父子墓碑公司的办公室里。这是1923年4月,公司生意兴隆。春天没有把我们遗弃,我们卖得十分顺当,因而更加蚀本,但是我们有什么办法呢!死神无情,无法抗拒,而办丧事,就得购买砂岩或大理石的墓碑,如若有意欠债,或是遗产相当丰足,甚至要买各面都打磨光亮的名贵的黑色瑞典花岗岩墓碑。秋天和春天是生意人经营丧事用品的黄金季节。在这两个季节里,人死得比夏天和冬天还要多。在秋天,因为人的活力消失,而在春天,这种活力又苏醒,像一条太粗的烛芯消耗太细的蜡烛一样在消耗虚弱的身体。至少,我们事业心最强的代理商,市公墓埋尸人利伯曼,是这样认为的,他当然深知此事。他年已八十,掩埋过一万多具尸体,用自己推销墓碑的佣金购买了一幢房屋,房屋坐落在河边,有花园和放养鳟鱼的鱼池。由于职业上的原因,他成了明智的嗜酒者。他唯一憎恨的是市火葬场。火葬场是不正当的竞争者。我们也讨厌它。靠骨灰盒赚不到钱。

      我看看表。已经将近正午,由于今天是星期六,我便打烊了。我把铁皮盖罩在打字机上,把普雷斯托复印机放到窗帘后,把岩石样品搁到边上,从定影液里取出阵亡士兵纪念碑和艺术墓饰的相片。我不仅是公司广告部主任兼制图员和会计,而且一年来也是办公室里唯一的职员,是个什么事都做的职员。

      我乐滋滋地从抽屉里取出一支雪茄。一支巴西黑雪茄。上午,维滕贝格金属制品厂的掮客把烟给了我,其目的在于试图塞给我一批青铜花环,雪茄是上等品。我寻找火柴,可是同往常一样,火柴不知搁在哪儿。幸好炉火微燃。我卷起一张十马克的钞票,在火上点着,用它来点燃这支雪茄。四月底的天气,炉子生火本来是多余的,这不过是我的老板格奥尔格·克罗尔做生意的诀窍。他相信穿丧服的人在温暖的房间里比在挨冻时更乐于把该付的钱掏出来。他认为悲哀已经使灵魂挨冻,倘若两脚再挨冻,那就很难付个好价钱。温暖可以解冻,又可以使人解囊。因此,我们办公室的火总是生得暖烘烘的,我们的办事人始终记取这个最高的原则:绝不在冷天或雨天争取在公墓上成交生意——生意总是在温暖的房间里,尽可能在饭后成交。悲哀、寒冷和饥饿是糟糕的生意伙伴。

      我把没燃完的那张十马克钞票扔进火炉,站起身。就在这时,我听见街道对面屋子的一扇窗子被撞开。要想知道发生什么事,我用不着朝那边望去。我悄悄地把身子弓到桌子上方,仿佛想在打字机上打几个字似的。同时,我偷偷地斜着眼睛朝一面小镜子里看,这面镜子我早就放在可以观察到窗口的地方。同往常一样,镜子里出现了屠马人瓦策克的妻子莉萨,她正赤裸着身子站在窗口,伸着懒腰打哈欠。她这时才起床。街道古老而又狭窄,莉萨可以看见我们,我们可以望见她,她是知道的,因此她站在那里。突然,她扭歪自己的大嘴,露齿大笑,手指镜子。她用自己一对猛禽般的眼睛发现了它。我为自己被捉住而恼火,但是我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在一阵腾腾的烟雾中走到房间的后部。过了一会儿我才回来。莉萨还咧着嘴讪笑。我的目光望着窗外,但是我没望着她,假装同街上的某个人打招呼。我又多余地朝空中抛出一个飞吻。莉萨这下子上当了。她好奇地探出身子想瞧瞧谁在那里。那里没有人,现在我狞笑了。她生气地用手指着额头退回去。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演出这出喜剧。莉萨是被人称为妖艳的婆娘的那类人,我了解有一大堆人乐于掏出数百万马克,以便能在每天早晨饱饱这种眼福。我也在享受,但尽管如此,它却使我恼火,因为这条懒虫,每天总是睡到中午才从床上爬起来,并且如此恬不知耻地对自己的影响力充满信心。她压根儿没想到,不是每个男人都想立即同她睡觉的。在干这种勾当方面,她毫不在乎。她的头发乌黑,留着刘海儿,鼻子高傲,正站在窗口,摆动她的一对像头等卡拉拉大理石雕成的乳房,宛如一个阿姨在一个婴儿面前摆动玩具拨浪鼓一样。假如她的乳房是一对气球,她会兴高采烈地把它们伸出去的。她赤裸着身子,乳房当然也赤裸着,这点她满不在乎。她之所以高兴,非常简单:她活着,而且所有男人都迷恋着她。后来,她把这种事忘了,狼吞虎咽地吃起早餐来了。而与此同时,屠马人瓦策克正在宰那些疲乏不堪的、拉过出租马车的老马。

      莉萨再次出现。她现在别着一撮胡子,并为这种别出心裁的主意而得意忘形。她行了个军礼,我已经意识到她之所以做出这种怪样,其意是指隔壁的退伍老上士克诺普夫。后来我才想起,克诺普夫的卧室只有一扇窗户朝着院子。莉萨非常狡猾,她知道邻近几幢房子的人是看不到她的。

      突然,仿佛声音之池的大坝决了堤,玛利亚教堂的钟声开始响起。教堂在巷子的尽头,钟声犹如雷鸣,就像是从天上直接朝房间里敲打。与此同时,我看见我老板的光头像个精灵般的西瓜从办公室朝着院子的第二扇窗前闪过。莉萨做了个厚颜无耻的表情,把自己的窗子关上。每日对神圣的安东尼乌斯的诱惑又一次被战胜了。

      格奥尔格·克罗尔年近四十,但是他的头已经像博尔露天酒馆的保龄球球道那样光亮。从我认识他以来,它就这么灼亮,迄今已经五年多了。它如此之亮,以至于我们的团所待的战壕里,曾颁布过一道特殊命令:格奥尔格即使在前线非常平静时也必须戴上钢盔——他的光头甚至会诱得最温顺的敌人打上一枪,以验证它是不是一颗巨大的台球。

      我做了个立正姿势报告:“克罗尔父子公司总部!参谋部在侦察敌情。在屠马人瓦策克区域有可疑的部队行动。”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