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享阅心理学书城
  • 万千心理·二月人:穿越式催眠治疗(艾瑞克森催眠教学实录IV)

万千心理·二月人:穿越式催眠治疗(艾瑞克森催眠教学实录IV)

举报

本套书是米尔顿·艾瑞克森亲自撰写的著作,由艾瑞克森基金会授权,由有二十年催眠研究及实践经验的于收先生七年精心研读翻译,精神分析师曾奇峰、苏晓波倾力推荐。徐峥主演的电影《催眠大师》中的催眠真的可能发生吗?催眠如何让你回到过去并疗愈自己?催眠为什么有改变人行为的神奇魔力?要了解以上问题的答案,可靠的方式便是认识催眠之父米尔顿?艾瑞克森。这套《艾瑞克森催眠教学实录》拨开催眠的玄幻与神秘,详细地展示了它的

售价 37.71 6.5折

定价 ¥58.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5-22

数量
库存44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图书条目信息

    万千心理·二月人:穿越式催眠治疗(艾瑞克森催眠教学实录IV)

    • 作者:
    • 出版社: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7-10
    • 版次:  1
    • ISBN:  9787518414352
    • 定价:  58.00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胶版纸

    展开全部

    货号:
    1497908
    商品描述:
    【书    名】 万千心理·二月人:穿越式催眠治疗(艾瑞克森催眠教学实录IV)
    【书    号】 9787518414352
    【出 版 社】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作    者】 (美)米尔顿·艾瑞克森(Milton H. Erickson)等著
    【出版日期】 2017-10-01
    【开    本】 16开
    【定    价】 58.00元

    【编辑推荐】 
    本套书是米尔顿·艾瑞克森亲自撰写的著作,由艾瑞克森基金会授权,由有二十年催眠研究及实践经验的于收先生七年精心研读翻译,精神分析师曾奇峰、苏晓波倾力推荐。

     

    徐峥主演的电影《催眠大师》中的催眠真的可能发生吗?催眠如何让你回到过去并疗愈自己?催眠为什么有改变人行为的神奇魔力?要了解以上问题的答案,可靠的方式便是认识催眠之父米尔顿?艾瑞克森。这套《艾瑞克森催眠教学实录》拨开催眠的玄幻与神秘,详细地展示了它的原理、技术和艺术性。

     

    艾瑞克森催眠教学实录:

    Ⅰ催眠实务——催眠诱导与间接暗示

    Ⅱ催眠疗法——探索性案例集锦

    Ⅲ体验催眠——催眠在心理治疗中的应用

    Ⅳ二月人——穿越式催眠治疗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既记录了艾瑞克森所做的一个完整案例又记录了他本人对这个案例进行详细分析讨论的书。案例中,艾瑞克森在被试的催眠年龄退行中以每次被试生日次月都会出现的“二月人”与被试在穿越的心理空间里相会,与她交谈,提供更全面的视角,让被试重新审视过往发生的那些与她对游泳和水的恐惧有关的生活事件,从而帮助她消除对游泳和水的恐惧,促进其自我同一性的发展。这个案例是艾瑞克森1945年做的,当时艾瑞克森还聚焦在心理动力学上,正在从实验性研究向临床治疗应用转换。从这个案例中,读者可以看到艾瑞克森敏锐的直觉,也可以看到不少艾瑞克森在心理动力学方面的思考,而后者可能正是很多在学艾瑞克森催眠的专业人士所孜孜以求的。


    【目录】 
    引言

     

    第一次晤谈:第1部分 治疗性催眠的取向

    1945年,在场者:米尔顿·艾瑞克森医生、杰罗姆·芬克医生、被试(也被称为“S小姐”和“简”),以及被试的朋友“戴伊小姐”。

    1979年讨论的在场者:米尔顿·艾瑞克森医生、欧内斯特·罗西医生和玛丽恩·穆尔医生。

     

    第一次晤谈:第2部分 二月人的身份创造

    1945年,在场者:米尔顿·艾瑞克森医生、杰罗姆·芬克医生、被试(也被称为“S小姐”和“简”),以及被试的朋友“戴伊小姐。”

    1979年讨论的在场者:米尔顿·艾瑞克森医生、欧内斯特·罗西医生、马里恩·穆尔医生、罗伯特·皮尔森医生和一个身份不明的观察者。

     

     

    第二次晤谈 多层面的沟通和存在

    1945年,在场者:米尔顿·艾瑞克森医生,杰罗姆·芬克医生、被试(她也被称为“S小姐”和“简”),以及比蒂先生。

    1979年讨论的在场者:米尔顿·艾瑞克森医生、欧内斯特·罗西医生和马瑞恩·穆尔医生。

     

    第三次晤谈 唤起和利用心理动力过程

    1945年,在场者:米尔顿·艾瑞克森医生、杰罗姆·芬克医生、被试(她也被称为“S小姐”和“简”),以及被试的朋友“安·戴伊”。

    1979年讨论的在场者:米尔顿·艾瑞克森医生、欧内斯特·罗西医生。

     

    第四次晤谈 能动的治疗性的催眠工作

    1945年,在场者:米尔顿·艾瑞克森医生、杰罗姆·芬克医生、被试(她也被称为“S小姐”和“简”),以及被试的朋友“安·戴伊”。

    1979年讨论的在场者:米尔顿·艾瑞克森医生、欧内斯特·罗西医生和桑德拉·西尔维斯特医生。

     

    参考文献


    【文摘】 
    引言

     

    欧内斯特·劳伦斯·罗西,哲学博士

     

    《二月人》(The February Man)这本书超越了人们在心理治疗文献中所能见到的典型案例报告。它超越了平常的分析和心理治疗形式,把焦点放到了助长意识和自我同一性新的演化发展可能性上。已故的米尔顿·艾瑞克森医生被公认是他那一代最有创意的催眠治疗师,是他发明了这本书里所记录的独特的治疗方式。关于这个素材,最引人注目和最有价值的是,它是从艾瑞克森职业生涯中期,他的创造天赋达到登峰造极开始,唯一完整记录了整个催眠治疗案例的逐字稿。

     

    此外,我们很幸运,可以在这个记录了15小时讨论的案例中加入艾瑞克森自己的详细说明,而那些讨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他的思想和方法。

     

    “二月人”是一个有趣的案例研究,详细说明了在对一位抑郁的年轻女子进行治疗的过程中,意义深远的年龄退行的应用。除了长期抑郁,这个年轻女子还有严重的机能失调性水恐惧症,这源于深度压抑的对她未成年妹妹差点儿溺死承担责任的创伤记忆。在处理她的案例过程中,艾瑞克森虚构了一个支持性角色“二月人”,在四次漫长的心理治疗晤谈中,他多次“探访”这个女人。在这些晤谈中,他利用经典催眠现象,如年龄退行、时间扭曲、自动书写、催眠遗忘和其他现象,探索患者整个童年和青年时期。作为“二月人”,他为她成年人格新的发展播下了种子。

     

    不大可能再有来自这个时间段的完整的艾瑞克森话语的逐字记录面世。即便有这种记录以某种方式被发现,但我们不会再有艾瑞克森自己关于他所做工作的详细说明—没有他的说明,要理解他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这本书就成了艾瑞克森收获期最后的成果:以后不会再有更多他关于人性、意识的演化、心理治疗工作的本质和他自己创新的催眠治疗取向的本质等,更富启发性的评述了。


    【前言】 
    再次聆听艾瑞克森(Erickson)的声音多么令人欣喜!而且我们可依赖的稳定向导—欧内斯特·罗西(Ernest Rossi),经过对艾瑞克森催眠15年多的研究和实践,给我们带来了他越发成熟的认识,同时让我们见证他取得这些认识的过程。在他和艾瑞克森以前合著的书中,罗西并没把自己强塞到艾瑞克森和读者之间。他呈现了一份文字记录,可以让我们亲眼目睹1945年工作中的艾瑞克森。然后,他以其特有的谦逊态度,扮演一个问话的学生,促使艾瑞克森解释他治疗取向背后的思考。他和艾瑞克森还讨论了许多其他有趣的主题,包括治疗的性质、人性、意识心理的发展,甚至俚语淫词的演化和作用。

     

    在艾瑞克森去世前一年,也许是因为他准备比之前更多地解释他自己,所以,对他的某些问题,罗西能够得到几乎非常直接的回答,而不再是丰富多彩的隐喻性的反应,在此之前,艾瑞克森定然更喜欢那些隐喻性的“禅师似的”回答,他的这种回答刺激过数百位他的学生去思考和成长,但我们容易接受的是一些更简单、更容易掌握要领的答案。实际上,玛格丽特·米德(1977年)描写过她和艾瑞克森的其他学生的请求,他们想要“更简单、更多次和更明了的示范……”由于罗西的耐心和毅力,他能得到一些更简单、更清晰的解释,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艾瑞克森催眠的本质。

     

    在这本书中,我们可以看到艾瑞克森为其患者的改变所做的大量准备工作。即使是以一种好玩的,有时是以一种即兴的方式来做—用词语玩游戏,让她用双手同时上下颠倒着写,对于她会得到治愈这一点,提前取得她的“绝对”同意—很显然,他觉得这种准备是必要的。同时他也是在微调治疗关系,维持一种挑战而又信任的氛围。正如罗西所说,他主要关注鼓励和刺激将使患者改变的过程。寻找洞见只是这些过程之一,或许是重要性最小的过程之一。当我们观察艾瑞克森指导他的患者走向洞见和与过去的连接时,我们甚至可以推测,这样做主要是对她的观念的回应,她认为,在她得到治愈前,对过去的理解是必要的。

     

    艾瑞克森会对我们说:“做工作的是患者。治疗师所做的,不过是为这项工作提供条件。”艾瑞克森深入、细致地工作,以提供必要的条件。他发掘和利用在沟通和教育中所有可能的因素,以便能够做到。例如,他强调了对患者和他自己的词语所唤起的力量以及它们的多重含义善加利用的重要性。他给人们呈现了一个他重视话语的出色例子,当时,他注意到,患者在自动书写过程中写了一个词,可以读为“生活(living)”“给予(giving)”或“潜水(diving)。”他把这个观察用作围绕患者游泳恐惧症(害怕潜水)组织治疗的基础,因为他认为,当这种恐惧被克服时,她也会在“生活”和“给予”中更加自由,并且将会减轻她的抑郁。有些读者可能会觉得他对这样一个词或那样一个词的解释太武断。事实上,罗西自己,有时也不认同他做出“推断”的某个点。但我们不能不钦佩他潜心关注患者的每一个表情,以及他自己的每一次沟通。

     

    我们看到,除了他对词语灵巧仔细的运用,还有许多间接暗示形式—例如,作为问话的短语暗示。在做这种“操作”的同时,他也在不断地取得患者对干预的允许,并且随时准备改变他的干预,以应对患者的反应。这样,他展现了一种尊重,这种尊重是他对待患者之方式的重要特点。事实上,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表明意见,虽然大部分描写“艾瑞克森催眠技术”的文章都强调治疗师的才华和智慧,但当我们在工作中观察艾瑞克森本人时,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更多的是他的患者的存在和他们独特的创造性。

     

    作为这次治疗的主要特征,利用退行的价值是什么?当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我逐渐明白了为什么艾瑞克森倾向于把几乎每个人都像孩子一样对待!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至少在他的晚年,他似乎如此着迷于老土的笑话、幼稚的字谜和游戏。我现在觉得,他明白了—大概是在与处于催眠退行状态的成人打交道中学到的,而正是在这种“孩子状态”中,我们才能最开放地学习,最具好奇心,最容易发生改变。为了强化患者的退行体验,艾瑞克森一直致力于创造一种非常令人信服的幻觉,让人觉得他真的是一个长者在与年轻的孩子说话。他让这个“孩子”重演、发泄创伤经历,通过讨论,引导她穿越再教育(reeducation)过程。其结果是,这个“孩子”让新经验添加到她的记忆中—与一个关怀理解的成年人在一起的积极体验。我所称的这些“矫正性退行体验”,即使在患者返回到她的“成人自我”状态以后,也在她身上发挥着长久的影响。

     

    在她与“二月人”(在催眠年龄退行中,艾瑞克森在“好几年”的二月“探访”她)的讨论中,这个“孩子”所经历的再教育体验,有一些便是人们已经熟知的“重新建构”。这本书中有一些精彩的重新建构的例子。例如,患者一直因偶尔闪过希望她妹妹死去的念头而感觉内疚,并因她妹妹差点儿溺死的经历而自责。艾瑞克森的“重构”,使得他对她说,“所有这些年来,你一直在谴责自己,不是吗?……为什么?也许这样你可以实现对自己更好和更全面的认识。”(自责被重新定义为对自我认识的一个步骤)。兄弟姐妹的竞争可被重新定义成:“当你还很小的时候嫉妒海伦有某种意义。现在,当你长大了,它完全有另外一种意义。难道你不想小孩子重视他自己的价值、自己的个性和自己的需求,以他所能理解的某种方式守护它们吗?”

     

    罗西曾一度向艾瑞克森提议,认为他催眠治疗的基础是“情绪发泄和重新建构患者的心理过程。”艾瑞克森纠正他说,“这不是重新建构。你只是给他们一个更完整的视野”。于是,罗西可以用这样的话概括他的理解:“它(催眠疗法)只是助长一种更完整、更全面的视角,让患者从其童年的局限和直观认识中解放出来”。这与许多治疗师所认为的催眠涉及某种洗脑编程的认识相去甚远。

     

    在这个案例的处理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杰·哈利所称“症状处方”取向的开始。当患者似乎准备试图去游泳时,艾瑞克森不允许她这样做。他解释说,“我把我的禁止放在她的游泳上。”做了这个之后,他指出,“我可以改变我的!”当然,他在与她的下一次晤谈中取消了他的禁止。

     

    艾瑞克森为在治疗期间让其他人在场,还给出了一个有趣的理由。“……关于游泳的这种恐惧、这种焦虑,被观察到与其他人有关……你需要通过把它们说出来,克服这些恐惧和焦虑中的某一些—它们都是在与其他人的关系中体现却不为其他人所知的—这样个体就可以认识到,即使其他人确实知道,他也照样可以生活。当我们知道一些人在很多小的事情中也表现得很真实的时候,我们会很喜欢这些人。”团体治疗师很久以前就已知道这一点,但我们必须记得,1945年那时团体治疗还并不多。

     

    我承认,像很多人一样,当我第一次读到《催眠疗法》(Hypnotherapy;Erickson &
    Rossi, l979)和《不寻常的治疗》(Uncommon
    Therapy;Haley,l973)这两本书中所提到的“二月人(February
    Man)”这个案例时,想到这大概是治疗师真正改变了患者经历的第一个案例,我因此而感到非常兴奋。现在我明白了,这种变化,就像治疗中许多其他变化一样,实际上是由
    “拓展框架”或扩展现在的而非过去的意识所形成的。实际上,我记得艾瑞克森经常说的话,那就是“了解过去并不会改变过去”。毫无疑问,年龄退行的“真实性”已被质疑过。我相信,除了对真实记忆的“打开”之外,常常包含了很大的幻想成分。但退行并非必须“真实”才有帮助。仅仅是年轻的主观感觉,就可以让患者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它也可以增强咨访关系,并产生治疗性情绪宣泄。

     

    在结束治疗之前,艾瑞克森帮助患者释放对他的敌意。他认为这很重要,因为患者往往会对治疗师拿走他们的症状而对治疗师心生愤怒,并可能通过破坏治疗效果来表达他们的愤怒。在这里,他再次展现了那种细致的关注,这样才能保住全部的治疗效果。

     

    时间在趋近,我们将看到对艾瑞克森和他的治疗工作更为重要的回顾。即使我们中那些被他“催眠”的人,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我们的体验有不同的评价。但在这一点上,每当我想起他时,满是爱的感动—尽管他并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特别“有爱”的人。他通过“如其所是地讲述”,传达他对我和无数其他人的爱和尊重。例如,有一次,当我告诉他,我希望能够去体验而不是理性理解时,他回应说,“你的反应所表明的正好相反。你更喜欢理解而不是体验。”更为典型的是,他用暗示“但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理解”,来跟随这犀利的评述。最后,在催眠中,他把我带入一种融合了思考和感觉的体验中。他用一种以“在我的生活中,我经常喜欢爬山—而我总是不知道山的那边是什么”开头的催眠诱导语开始。这样,他通过引发好奇,让患者代入角色,形成一种不同的理性思考方式。只是到了八年以后的现在,在写这篇前言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他已经做到了!

     

    对于我们这些曾与艾瑞克森一道工作过的人来说,当我们细读和研究他的催眠治疗工作—特别是像这里所提供的记录他工作和思想的逐字稿时,总是会从他那里学到更多。对于绝大多数读者来说,因为这可能是他们读过的第一本或第二本关于艾瑞克森的书,无论快读还是慢读,都会证明这是非常值得的。如果读得快,它会让你了解到,为什么这么多人的兴趣投向了艾瑞克森。如果读得慢,它会激发一些思考,这将丰富任何治疗师的工作。谢谢你,欧内斯特·罗西,给我们带来这个礼物。

     

    西德尼·罗森,医学博士

    纽约艾瑞克森心理治疗与催眠学会会长

    《催眠之声伴随你》(My Voice Will
    Go With You)、

    《米尔顿·艾瑞克森教学故事》(The
    Teaching Tales of Milton H. Erickson)作者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