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就是爱看书
  • 青石臼/乡童三部曲孟宪明精品书系

青石臼/乡童三部曲孟宪明精品书系

举报

乡童之美乡情之美乡音之美乡俗之美乡童三部曲·青石臼 孟宪明 正版图书

售价 11.69 4.7折

定价 ¥25.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5-03

数量
库存360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图书条目信息

    青石臼/乡童三部曲孟宪明精品书系

    • 作者:
    • 出版社:  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9-12
    • ISBN:  9787572101847
    • 定价:  25.00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轻型纸

    展开全部

    货号:
    1015007
    商品描述:
    【书    名】 乡童三部曲·青石臼
    【书    号】 9787572101847
    【出 版 社】 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作    者】 孟宪明
    【出版日期】 2019-12-01
    【开    本】 16开
    【定    价】 25.00元

    【编辑推荐】 
    乡童之美  乡情之美  
    乡音之美  乡俗之美
     

    【内容简介】 
    《青石臼》:小说以一个青石臼为线索,书写了新农村建设大背景下,农民搬迁新居给一条又瞎又聋的老狗带来了很大麻烦,而狗的小主人韩哮天为了照顾这条狗和负责拆房的大学生村官小陈儿之间发生了矛盾冲突,两个人站在看似对立的立场,其实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尽力照顾这条时日不多的老狗。作品反映了城市化进程对中国社会和传统文化产生的重大影响,给少年的生活和内心世界带来的巨大冲击。故事有感伤,有期冀,更有温暖。


    【文摘】 
    《青石臼》
    风一天比一天刻薄了。小雪那天,一场小雪如约而至。开始时雪粒并不多,它们在地上拼命蹦跳,努力想引起人们的注意。一节课后,啸叫的风来到,雪粒一下子胆壮起来,不但数量大增,而且硬硬的不肯妥协了。十二岁少年韩哮天拉紧羽绒服上的连衣帽,骑着自行车往家跑。雪粒在车把上爆炸,发出细密的金属的响声,而砸在帽子上的雪粒,制造的却是另一种音响,颇像轻洒着微雨的六月的荷塘,一片的沙沙声。别人或许并不这样感觉,但此时的韩哮天就是这种感觉。
    韩老师问,世界上谁最勇敢。同学们唰地举起一片手臂。韩老师刚讲过《狼牙山五壮士》, 一定是想让回答“八路军战士”。或许是看见韩哮天举得最晚吧,韩老师就点了他的名。韩哮天站起来,大声说:“风!”同学们哄地笑起来。这种不怀好意的笑韩哮天很清楚,他立即做好了反击的准备。可是,韩老师并没有让他难堪,韩老师皱着眉说,讲讲看!
    韩哮天很为自己的回答得意:风不怕热不怕冷,不怕困难不怕牺牲,哪儿都敢去……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想起了风。真的是很突然,很意外,很有灵感!“风最勇敢!”韩哮天努力为风寻找着理由,不觉地就走错了回家的路。学校在东边,凤凰社区在西边,他却骑到了南去的路上。当他从泥泞的土路上回过神来,已经到了牛铺村的村头。
    牛铺是韩哮天的老家。牛铺村有八街三十六胡同,韩家就住在韩家行(街)的第三条胡同里。韩家在这里住了多少辈,没有谁能说得清。新村规划建起了凤凰社区,牛铺村八百六十七家三千二百八十六名村民集体搬迁。韩家乔迁后三天,韩哮天走错了四回。
    十二岁的韩哮天身手灵活,不用下车,他只是扭动了三次腰,就把车子驶回了正路。当他骑到凤凰社区五十六号院外时,正听见奶奶大声地数落谁:
    “年纪再大,也不能倚老卖老不是?你不吃不喝是想给谁看呢?你不好受,那谁会好受?凡事都得想开,又不是光咱一家,都搬了嘛!再说,这新家多好,街道宽,屋里亮,一样的有院子让你走动……”
    “吵谁哩奶奶?”进了院子的韩哮天支住车子,四下里瞅了瞅。
    “还能有谁,你的宝贝!”奶奶伸手一指。
    韩哮天一下子看清了,无精打采的大黄正躺在屋里的沙发边。“大黄!”韩哮天跑上去。
    大黄睁开一只眼,无神地看了看主人,又耸起鼻子细细地嗅他的手。
    “狗娃啊,”奶奶跟过来,“这大黄恐怕要饿死!”狗娃是韩哮天的小名。韩哮天是在学校叫的,家里人都叫他狗娃或者娃子。
    “为啥?”狗娃站起身。
    “为啥,不吃食儿它能活吗?”
    “不吃食儿?”狗娃又看一眼大黄,“它从啥时候开始不吃食儿的啊?”
    奶奶反问了一句:“咱啥时候搬来的呀?”
    “前天啊!”狗娃忽然醒悟,“你说从搬过来它就没吃过食儿?”
    奶奶叹了一口气,说:“我原来想,以前喂它都是用的那个青石臼,在新家给它个盘儿它不适应。昨天早上,我给它换了个大蒜臼,别说吃,闻都不闻!”
    “生病了吧?”狗娃蹲下来,摸了摸大黄的鼻子。他知道,狗生病的时候鼻子热。他一摸,发现大黄的鼻子流血了。
    “不用摸,没病!”奶奶像个高明医生看着个耍赖的病人似的。
    “它的鼻子流血了!”狗娃喊一声站起来,“是不是因为这它不吃啊奶奶?我去找医生给它看看!”
    奶奶伸手拦住孙子:“鼻子流血是它碰的!你想想,它又瞎又聋,又是新地方,不碰几鼻子血它能熟?”奶奶扯了孙子的手走进厨房:“你饿了吧,饭做好了。”
    “既不是生病,也不是因为鼻子流血,那它为啥不吃食儿啊?奶奶,大黄为啥不吃?”
    “唉!”奶奶摇摇头,“啥也不为,就因为咱搬了新家!”
    “搬了新家?”狗娃皱起眉,像老师那样侧了脸看着奶奶,像是审视她是不是撒了谎,“搬了新家它就不吃食儿了?
    它不喜欢搬新家?”
    奶奶点点头:“它老了,没材料了!
    ……
     大黄睁开无神的双眼。
    “炒鸡蛋。吃吧!”狗娃又喊。
    大黄的头扭向另一边。
    奶奶跟过来,禁不住又数落:
    “你一个狗有啥好要求哩,喂你你就吃!你这是遇见好人家了,要是遇见个不行善的主儿,饿死你也不会管你!牛铺村八街三十六胡同都没有了,你还能再回到那个家吗?再熟、再想、再离不开,你也得离开,咱回不去了……”
    “奶奶,你说要是再回咱那个老家,大黄它就不会饿死了?”狗娃站起来,看着奶奶。
    奶奶没理孙子,她走回餐桌前,大声说:“狗娃,过来吃饭吧!老了都这个样儿,拗!”
    “奶奶,我要送大黄回家!”狗娃喊着,猛跑到院里推车子。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