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文学书专卖
  • 日月如移越少年 狄戈 狄戈 湖南文艺出版社 正版书籍

日月如移越少年 狄戈 狄戈 湖南文艺出版社 正版书籍

举报

混世小魔女X腹黑大律师开启青梅竹马的高能模式实力互坑,花样“作死”超人气作家狄戈全新悬爱力作甜宠升级记录超萌养成系恋爱故事日月如移越少年 狄戈 狄戈 湖南文艺出版社 正版书籍

  • 作者: 
  •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40494858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作者: 
  •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 ISBN:  9787540494858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售价 24.83 6.2折

定价 ¥39.8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5-13

数量
库存888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综合性图书
    货号:
    965856
    商品描述:
    【书    名】 日月如移越少年 狄戈
    【书    号】 9787540494858
    【出 版 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作    者】 狄戈
    【出版日期】 2020-03-01
    【开    本】 32开
    【定    价】 39.80元

    【编辑推荐】 
    混世小魔女 X 腹黑大律师

    开启青梅竹马的高能模式

    实力互坑,花样“作死”

    超人气作家 狄戈 全新悬爱力作 甜宠升级

    记录超萌养成系恋爱故事
     

    【内容简介】 
    北京城的胡同千万条,石伽伊就是在这其中一条胡同里长大的,天不怕地不怕,调皮捣蛋,招猫逗狗、上房揭瓦的地道的北京小妞儿。

    有一天,小石伽伊缠着做生意的爸爸带她去北京饭店长见识,遇见了来自香港的病娇美少年霍景澄。

    霍景澄成长在关系复杂的豪门世家,本人气度翩翩,有着同龄人所没有的稳重与睿智,但为人处事十分淡漠。

    在石伽伊的热情感召下,他跟着她混迹在北京的大街小巷,胡同文化遇上港潮风,强强碰撞,迸发无数趣味因子,两人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觉间萌芽。

     

    然而人生海海,两人竟逐渐失去了联系。

    长大后,为了寻回霍景澄,石伽伊踏上了前往香港的旅途……而一次真假鉴定之后,两人之间又会擦出什么火花呢?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文摘】 
    楔子

     

    “姓名?”

    “石伽伊。”

    “年龄?”

    “二十四。”

    “为什么来香港?”

    “出差。”

    “为什么杀人?”

    审讯室突然陷入了安静,静到仿佛时间静止了。

    两名警员的眼神在静止的空气中毫无阻拦地、犀利地向石伽伊射来,像是下一秒就要将她扒光,让她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他们面前。

    和港剧里演的不一样,审讯室更狭小,更压抑,警员也并不面善,他们强势又咄咄逼人,两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她,不想放过她流露的丝毫的情绪。而石伽伊,显然让他们失望了,她冷静到让人感知不到她的情绪波动,回答问题时甚至没多余的表情。

    女警员见她不说话,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再次问了一遍,语气生硬:“为什么杀人?说话!”

    石伽伊看向她:“失手。”

    “描述一下案发过程。”

    石伽伊垂眸,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措辞,但在警方看来,面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再次沉默了,不太害怕,也不太配合,这种人,通常比较难搞。

    敲门声响起时,两方依旧在僵持,门口的人用粤语说:“嫌犯的律师来了,要求会见嫌犯。” 

    两名警员起身离开,透过缓慢关上的门缝,石伽伊听到那个敲门的警员说:“辩护律师竟然是霍大状。”

    “哪个霍大状?霍景澄?”女警员很惊讶。

    石伽伊猛地抬头循声看去,回身关门的女警员察觉,问她:“着急见律师?”

    “没有。”

    “那你激动什么?”

    因为她之前太过不动声色,现在只是抬头看一眼都被他们归结为“激动”。

    “认识?”女警员又问。

    何止是认识?

    霍景澄,一个她能为他生、为他死的人。

    “原来你能听懂粤语。”女警员见她不说话,说了这么一句关上了门。

    石伽伊听得懂,她的粤语,还是他们口中的霍大状教的。

    女警员走到其余几位同事旁边,惊讶地问:“真的是霍景澄?”

    “除了这一个姓霍的大状还有谁,不过这次嫌犯都认罪了,他还接这个案子,全胜的战绩怕是要打破了。”来传话的警员说。

    “霍景澄接这种重大刑事案件得七位数起价吧,嫌犯什么来头?怎么请得动他当辩护律师?”另一位警员问。

    “不清楚,只知道是北京那边的,背景还没调查。”

    “这是重点吗?重点是,霍景澄竟然是被告方的辩护律师?”女警员一句话惊醒了一圈人。

    想到霍景澄与受害者的关系,瞬间,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诧异的神色。

     

    室内陷入绝对的安静,石伽伊盯着严丝合缝关紧的门,紧紧地盯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想见,浑身亿万个细胞都叫嚣着想要见他,想见霍景澄。

    但是,不行。

    她拒绝见律师的事让警方很惊讶,他们告知霍景澄嫌犯拒绝会见,霍景澄挑了下眉梢,薄唇紧抿,没动,也没说话。

    香港的资深律师,他们习惯称之为“大状”,人数不过百,霍景澄是最年轻的一位,也是最厉害的一位,请他打官司很难,但只要请到,几乎全胜。

    这个叫石伽伊的北京女孩的辩护律师是霍景澄,但她,却不见。

    霍景澄不像往常一样西装革履,梳着一丝不苟的头发一副精英模样。此刻的他,一身休闲装,发丝随意垂着,仔细看,额头的白皙肌肤上还有细密的汗珠,像是刚从学校放学的大学生,如果不去看那双漆黑深邃得让人不敢直视的眸子,会更像。

    他想伸手去松领带,伸到一半突然顿住,他今天没系领带,修长的手指转向手腕,掀起袖口看了下时间,他再次说话:“家属申请会见。”

    “哪位家属?父母吗?”负责石伽伊案子的女警员询问道。

    “未婚夫,”霍景澄抬眸,看着对面的女警员,“我。”

     

     

    第一章

    北京的冬天,寒冷干燥,很少下雪,大雪覆盖整个北京城更是少见,石伽伊遇到霍景澄的那天,北京下了一场几年难遇的大雪。

    那是个和往常一样的周末下午,石爷爷拿着收音机斜靠在躺椅上听着《定军山》,兴致来了跟着哼两句,石伽伊抱着暖手炉坐在炉边的藤椅上昏昏欲睡。天气昏沉中大雪突然袭来,不消一会儿,石家的四合院就被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中,院子里的矮凳、石榴树、鱼缸边沿被雪覆上一层雪白。

    石爸爸拿着公文包准备出门,走到门口透过红木窗框往外看,随口说了句:“嗬,今儿个的雪下得可真大。”

    石伽伊瞬间转醒,见她爸顶着风雪往外走,忙跟上去:“老石,几点了还往外跑?”

    “没大没小的,赶紧回屋写作业去。”石爸爸边说边加快离开的步伐。

    石伽伊哪能轻易放过他,抱住他的胳膊,撒娇:“爸爸,爸爸,有没有空带我这个小可怜儿去什刹海溜冰?”

    石爸爸正着急,甩了一下没甩开:“我去北京饭店谈生意,耽误我赚钱小心一年都让你吃白菜。”

    石伽伊听他这么说就更不撒手了,北京饭店那是什么地方,接待有头有脸的人物的高级场所,她二话不说,跳到石爸爸背上:“老石,带我去,我就不把你藏酒的地儿告诉我妈。”

    石爸爸拽她没拽下来,心里那个恨啊:“您就是我祖宗!”

    石爸爸本来在工商局有个闲职,后来经在国外的同学牵线搭桥,开始做进出口贸易生意。九十年代,国外的东西代表了洋气、高级,在国内很吃香。又因为那时候香港是中外贸易重要的中转地,石爸爸认识了一些香港的富商,往来密切。那天,他就是去见一位香港大老板。

    北京饭店从前年开始大规模扩建重修,今年重新开业后,四处透露出高级、华丽又精致的气质。石伽伊跟着石爸爸走进北京饭店,因为不太想去听大人们谈生意,故意慢了几步,转身去了金碧辉煌的大厅。她停在敞亮的大堂走廊上,走廊一侧有宽长的几节阶梯,四条红地毯穿过高耸的金色雕花柱子从阶梯尽头的红木金框门内铺展过来,那气派程度堪比金銮殿。

    石伽伊想过去又怕那门内不让进,她四下瞧了瞧,想看有没有人,结果便瞧见路过的漂亮的服务生小姐姐都瞥向同一个方向,边走边看,低声调笑,走廊不远处几个年轻的清洁小妹也推着清扫车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石伽伊好奇地顺着她们的视线看去,就见金色柱子另一侧站了一个人。

    那人身着白衬衫黑长裤斜斜地靠在柱子边打电话,一条腿搭在楼梯上微微弯曲,姿态慵懒却依旧给人身形修长的感觉,灯在他的侧脸镀了一层朦朦胧胧的光,他眼眸低垂着,眼尾很长,鼻梁到下巴的线条精致得仿佛经过精雕细琢后才完工的艺术品。

    一个很好看的小哥哥,这便是石伽伊对霍景澄的最初印象。

    有多好看呢,可以说,是石伽伊十五岁的年华里见过的极少数可以用“惊艳”来形容的那种好看的人。上一次让她惊艳的还是《美少年之恋》里的吴彦祖和《特警新人类》里的谢霆锋。

    所以,怪不得了,怪不得那些姐姐路都走不动了。

    早听说北京饭店是接待政商和文体界贵宾的地方,虽说不是绝对,但来这里的人,大多数也是非富即贵。石伽伊边走近边在脑中搜索是否见过这个人,无果,她顿时失去了兴趣,准备走时,突然听到这位打电话的人声音低低地、缓慢地说了句粤语,石伽伊除了“妈咪”两个字,其余都没听懂。

    他继续说:“我喺内地,第日就返香港(我在内地,过几天就回香港)。”

    或许是天气的原因,也可能是时间晚了,大堂里除了几位保洁小妹几乎没什么人了,安静的环境中,石伽伊清晰地听到这位俊俏小哥哥的手机另一端传来了女人歇斯底里的怒吼声。

    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还是那个慵懒的姿势,那种淡漠的神色,甚至眼皮都没动一下,语气甚至更加温和,仿佛感觉不到那边极致的暴怒,继续淡淡地说:“等你冷静落嚟我哋再通电讲(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通电话)。”随即,挂断电话。

    他从楼梯上走下来,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捏着手机,那手机要掉不掉的,看得石伽伊有些紧张,那手机可是很贵的。只见他走到垃圾桶旁,伸手,毫不犹豫地松开两指,“咚”的一声,手机掉到了垃圾桶上的灭烟盘里。垃圾桶旁的保洁小妹被吓了一跳,满脸诧异地看着若无其事转身离去的美貌少年。

    那款手机石伽伊知道,前两天石爸爸申请要买,石妈妈了解了价格后立刻驳回。因为手机加手机卡的价格要小几千块,相当于那会儿普通员工的半年收入,太高调奢侈了。然而现在,竟然就这么让人扔垃圾一样给扔了?

    石伽伊仰着头奇怪地看着对面走来的人,年轻、清俊、淡漠,不同于她所认识的所有男生。

    他也注意到了走廊边站着的石伽伊,慢悠悠地垂眸看了她一眼,真的就是一眼,像是高高在上的王子大人对平民的最高赏赐一样,不可一世地睥睨,然后,抬眸继续朝前走。

    保洁小妹捡了垃圾桶上的手机跑过来拦住他,气喘吁吁,眉目含春地说:“那个……那个,先生,您的手机不要了吗?”

    他有一瞬间的迷茫,歪头看着保洁,看到她捧着的手机时了然,用英文说:“不要了,你随便处理。”

    保洁小妹同样是一脸迷茫,显然没听懂,她看着离开的少年,左右为难:“什么意思呀?”

    一旁的石伽伊说:“他说不要了,让你随便处理。”

    保洁小妹更着急了:“我不能要客人东西啊,我……我也不敢扔。”

    石伽伊挑了挑眉梢,随即,拿过去准备还给那人。

    高挑的身影十分显眼,只是已经走很远了,石伽伊疾步追过去,在他开门出去时伸手拽住了他的衬衫。

    外面的风猛然灌过来,夹杂着雪花,石伽伊闭上眼睛,缓了一下才睁开眼,见他已经回过头来,逆着光,低头看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因为离得近,因为他太高,石伽伊使劲儿仰着头,说:“保洁姐姐说没办法处理这个手机。”

    霍景澄看着面前戴着毛线帽子、毛线手套、毛线围巾全副武装只露出一双莹亮大眼睛的小姑娘,微微皱眉,表示没听懂。

    石伽伊见他不说话,用英文又说了一遍。

    他“哦”了一声,转身往外走,淡淡地道:“那给你了。”

    石伽伊愣了愣,看着手中那贵重又少见的小手机,皱眉,觉得这人就是个生活奢侈不知民间疾苦的纨绔子弟。她跑回去将手机还给了那个保洁姐姐,告诉保洁姐姐是客人给的小费,可以自行处置。石伽伊再回到门口时,就被石爸爸逮住了。

    石爸爸一脸不高兴,揪着她羽绒服的帽子让她跟他走:“石伽伊,我不让你来你非跟着来,来了又乱跑,我跟你说你要这样以后我哪儿也不带你去。”

    石伽伊可怜巴巴地被她爸提溜着挪动,刚想要装可怜撒个娇让石爸爸放过她,结果还没开口,石爸爸立刻松开拉她帽子的手推门出去:“哎?那不是霍小公子吗?他在门口干吗呢?”

    石伽伊跟着出去,见她爸和刚才那扔手机的富家子弟在说话,说的粤语,她一个字都听不懂。石伽伊瞪着大眼睛看着他们,心道老石竟然偷偷修炼了如此厉害的技能没告诉她。

    石爸爸和霍景澄聊了几句突然想起来石伽伊,拉了一把一旁瞪着大眼睛的她,介绍道:“呢个系我个女石伽伊(这是我女儿石伽伊)。”说着,他拽近了石伽伊,用普通话说:“这是香港来的霍老板的小儿子,你叫景澄哥哥,他不会说普通话,你可别笑话人家。”

    “我是那种人吗?”石伽伊一副“我又乖又懂事”的样子,抬头,乖乖地叫了声,“景澄哥哥。”

    霍景澄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似乎听懂了她在叫人,“嗯”了一声,用粤语说:“你好。”

    石伽伊赶紧问她爸:“雷猴是什么?”

    石爸爸哈哈一笑,也没搭理石伽伊,对霍景澄又说了几句话,随即交代石伽伊:“你和景澄哥哥玩吧,爸爸要去忙,还有,霍老板可疼他了,你别欺负人家啊。”

    石伽伊什么样儿石爸爸还是知道的,整个一胡同小霸王,对门张大爷家比她小三岁的孙子张文砚见到她就哭。

    石伽伊抬头看了眼霍景澄,非常高,比她爸都高,离近了看,更显五官精致,他正垂眸看着自己,没什么特别的表情,说不上热情还是冷淡,但看着就不好惹。她爸真是瞎担心了,就这类型的,她也不敢欺负啊。

    石爸爸离开后,石伽伊陪霍景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其实,她不太懂这么冷的天,他站这儿看什么呢。外面是黄昏将至的昏暗天色,雪还在下,整个长安街被覆盖在一片雪色中,显得寂静悠长,和往年的冬天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雪大了点。

    石伽伊想着老石的交代,心想自己能和霍景澄玩什么,他这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怪吓人的,索性蹲在旁边,双手撑着下巴,陪他看雪景。

    霍景澄居高临下地看向唉声叹气的缩成小小一团的小姑娘,她睫毛很长,忽闪忽闪的,眼睛很亮,只是看着外面时有点心不在焉,她皱了皱眉头,似乎想到什么,偷偷地、不满地、抬头瞪他一眼,正与他视线撞上,微怔后,她又若无其事地低下头。

    霍景澄弯了弯嘴角,觉得,这小姑娘似乎……有点可爱。

    雪仿佛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霍景澄看着天地白茫茫一片的景象,走到楼梯边,伸手接了一片雪花,雪花很快在指尖消融成水珠,细细的,小小的,冰凉的。

    霍景澄想去雪中走走,当他抬脚向楼梯下走时,突然察觉到有人拽自己的衣角,回头,见那个小姑娘还没走,并且,再次,拽住了他。

    他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了?”

    “我爸让我跟你玩儿。”石伽伊仰着下巴,说话时,一脸倔强,仿佛在说,你别想跑。

    霍景澄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他并没有和小姑娘相处的经验,也不知道如何摆脱,很是为难。

    他垂眸看着被一只戴着兔子手套的小手拽得紧紧的衣角……在距离香港将近两千公里的中国首都,北京饭店门口,黄昏大雪中,他竟然被一位可爱的、漂亮的小姑娘缠上了,霍景澄想到现在的处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想笑。

    见他不说话,石伽伊换了只手攥住衣角,还不忘紧了紧,另一只手扫了下脸上沾着的雪花,随即,特别自来熟地问:“景澄哥哥你几岁了?”

    霍景澄转身站到她面前替她挡住刮过来的雪,回道:“十九。”

    风雪被他挡住,石伽伊终于能睁开眼睛,漆黑的眸子紧盯着他,女孩脆生生地说:“我十五岁。”

    “嗯。”正是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年纪。

    石伽伊见他又不说话了,突然觉得听她爸跟叔叔伯伯谈生意更好,这个哥哥太冷酷了。

    霍景澄见她不太高兴地噘起嘴来,顿了顿,半晌,他说了句:“你英文很好。”

    香港被英国殖民那么多年,除了粤语,香港人接触最多的便是英语,学校几乎是英语教学,但内地不一样,霍景澄听说很多内地学校初中才开设英语课程。这个女孩,语法完全正确,口语甚至是标准的英伦腔。

    石伽伊的英文有赖于家里的培养,石妈妈是大学英语讲师,最近在评副教授职称,石爷爷年轻时在国外留过学,石爸爸更是经常跑国外,几个人的英语都说得跟母语似的,石伽伊在他们刻意的双语教学下成长起来,从初中到高中,不负众望地一直担任英语课代表,但直到今天,遇到霍景澄,她才有种英雄有用武之地的感觉。

    “你的也挺好。”石伽伊认真点评回去。

    霍景澄终于忍不住笑了,虽然不知道哪里好笑,但就觉得这女孩很有意思,和他认识的女孩不一样。

    天色似乎又昏暗了几分,北京饭店门口的灯被打开,一瞬间周围突然亮如白昼,霍景澄这才认真地看向石伽伊,因为仰着头,小姑娘尖尖的下巴从厚围巾里露出来,皮肤白皙细腻,一双眼睛很吸引人,眼眸黝黑明亮,透着股机灵劲儿,只是脸颊微红,不知道是不是冻的。

    霍景澄将衣角轻轻地从她手里抽出来,转身向楼梯下走:“我第一次见雪,想在雪地上走走,你不用跟着我。”

    石伽伊直接忽略了后一句话,只诧异地跟上他:“你都这么大了才第一次见到雪?”

    霍景澄脚步顿了顿,回道:“……香港,不下雪。”

    石伽伊突然觉得霍景澄很可怜,她跑到他面前,小大人似的踮起脚拍了拍他的肩膀:“跟我走吧,带你去见识一下。”

     

    雪一直下着,整个长安街白茫茫一片,安静得仿佛只有簌簌雪声。霍景澄也不问去哪儿,只安静地跟在这位小姑娘身后不紧不慢地走着,脚踩在厚厚的雪上嘎吱嘎吱响,冷风吹在脸上冰冰凉凉的,这种感受说不上好坏,只觉得新奇。

    这种天气,公交车上的人不多,售票员阿姨撕了两张票给石伽伊,石伽伊找了两个挨着的座位喊霍景澄过去坐,然后问他:“你不知道北京冷吗?”

    他看向窗外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