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文学书专卖
  • 山河万里,我来见你 抹茶丸子大鱼文化 正版图书

山河万里,我来见你 抹茶丸子大鱼文化 正版图书

举报

苏炸天的兵哥哥万里追妻史齐玥告白被拒远赴战乱国前脚刚落地,那个拒绝她的男人后脚就追来了来了不仅管天管地,还对她身边的异性同胞挑三拣四齐玥:讲个笑话,这个人说他不爱我。山河万里,我来见你 抹茶丸子大鱼文化 正版图书

  • 作者: 
  • 出版社:   孔学堂书局
  • ISBN:   9787807701675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作者: 
  • 出版社:  孔学堂书局
  • ISBN:  9787807701675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售价 23.53 6.4折

定价 ¥36.8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5-07

数量
库存888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综合性图书
    货号:
    1103290
    商品描述:
    【书    名】 山河万里,我来见你
    【书    号】 9787807701675
    【出 版 社】 孔学堂书局
    【作    者】 抹茶丸子 大鱼文化
    【出版日期】 2019-11-01
    【开    本】 32开
    【定    价】 36.80元

    【编辑推荐】 
     

    苏炸天的兵哥哥万里追妻史
    齐玥告白被拒远赴战乱国
    前脚刚落地,那个拒绝她的男人后脚就追来了
    来了不仅管天管地,还对她身边的异性同胞挑三拣四

    齐玥:讲个笑话,这个人说他不爱我。

     

    【内容简介】 

        齐玥在*好的年华里遇见一个男人,他是战友心中的战神,是民众眼里的英雄,从校园到军营,齐玥守了他十年。
        可她觉得自己守不住了,于是她主动申请调派到了地球的另一端。
        然而她前脚出发那人后脚便追了过去,为她生,为她死,为她做早餐,为她挡子弹。
        硝烟弥漫的战地,林竞紧紧握住她的手——
       “这次换我守着你。”
       “请你不要放弃我。”
       吾愿化身利刃,护你一世周全。



    【目录】 
     

    山河万里,我来见你
    抹茶丸子/著
    目录
    第一章 战地重逢
    第二章 我喜欢你,十年了
    第三章 我不欠你了
    第四章 修罗场
    第五章 当我思念你的时候
    第六章 他心中的秘密
    第七章 为她做早餐
    第八章 为她挡子弹
    第九章 假夫妻
    第十章 手机里的秘密
    第十一章 你什么都不是了
    第十二章 请你不要放弃我
    第十三章 以爱之名5
    第十四章 小别胜新婚
    第十五章 可以吗
    第十六章 焚心似火,生死与共
    第十七章 久违了,故乡
    第十八章 这该死的爱情
    第十九章 结婚申请
    番外一 婚姻那件小事
    番外二 情书三百行



    【文摘】 
     

    山河万里,我来见你
    抹茶丸子/著
    (试读)

    第一章 战地重逢

    四月初,国内正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利维亚却已然进入盛夏。
    跨出机舱门的那一瞬间,齐玥就被一阵热浪紧紧包裹,差点儿喘不过气。她身上还穿着军装外套,一排扣子整整齐齐地一路扣到脖颈处,领口那圈已经有湿润的迹象。
    机舱外地面温度35℃,没有一丝风。
    来接机的是第一批抵达利维亚的医疗队的向导,他顶着烈日,站在运输车旁,冲齐玥一行人热情地挥了挥手。
    带队的是齐玥的导师,苏青。
    齐玥跟着她一同走上前,冲向导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陆军飞刃大队附属医院,苏青,率医护人员十五人,前来报到!”
    “陆军飞刃大队附属医院,齐玥。”
    向导乐了,效仿她们的样子回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利维亚医疗支援一队,李建,叫我老李就好了。苏少校,齐中尉,你们军人都是这么严肃的吗?”
    苏青微微笑了一下:“那你也叫我苏青就好。”
    齐玥点头附和:“没错,穿上白大褂都一样。以后一起共事,大家就是同伴了。”
    老李憨厚地点了点头,擦了一把额上的汗:“行,那我们边走边说!”

    说是边走边说,然而真正在“说”的也只有老李。他一路介绍着车行经过的区域—哪里是交战区,哪里是安全区,什么地方能够采购……
    “前方就是第二次内战爆发时的交战区。不过现在这边已经没什么人了。”老李摇头叹气,“左手边的这座高楼,曾经是利维亚最大的投资银行的办公楼。这家银行也曾跻身世界前列,可惜……”
    后面的话他没再继续说下去,因为已经没有再多说的必要了。

    那座被炮火洗礼过的办公楼,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样貌了。楼面原本应该是全玻璃制的,很好看、很时髦的设计,然而现在大部分玻璃都被轰得粉碎,整座楼的左半部分像是整个被什么怪力撕扯掀飞掉,只剩下露在外面被折断的钢筋水泥和焦黑的墙面。
    齐玥叹了口气,默默移开视线。
    这一路上,他们都能听见不知从哪边传来的炮火声,有时觉得离得很远,有时又感觉近在耳旁。明明是白天,远方的天际却被战火和硝烟染成了暗沉昏黄的颜色。
    而这片曾经的交战区,更是满目疮痍,入眼皆是断壁残垣,没有一处完好的房屋。大部分断墙都被烧成了焦黑色,满地皆是破碎的瓦砾,路边随处可见被烧得只剩下空架子的汽车。
    齐玥视力好,一眼就看见废墟里一个被断裂的预制板压着的布偶。布偶只有一半身子露在外面,上面还沾染着干涸的血迹……
    她心里有点难受,知道战地情况和亲眼看见,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坐在齐玥身边的苏青看了她一眼:“睡会儿吧,飞机上你就忙着整理资料没休息。待会儿到了营地,估计还有的忙。”
    齐玥“嗯”了一声,收回视线,头向后靠在椅背上,轻阖上眼……

    睡得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时候,耳边隐约听到尖锐刺耳的声音,随即额角传来一阵闷痛,齐玥瞬间清醒,睁开了眼。
    “你没事吧?”
    她一睁眼,就对上苏青担心的眼神。
    齐玥按着额角,缓缓摇头:“没事……”
    想来是车子紧急刹车,她的头才会撞到窗户上。
    “发生什么事了……”齐玥抬头看向前方。
    道路正前方横着一辆皮卡。
    皮卡上站着十几个身裹黑袍、脸覆黑色面罩的人。
    其中两人架着一台火箭筒,嚣张地瞄准了齐玥一行人的车,嘴里还用阿拉伯语高声叫嚣着什么。
    此时,从皮卡上陆陆续续跳下来几个手持枪械的人,朝齐玥、老李他们的方向大步走来。
    齐玥心念一动,转头看到苏青搁在腿上的制服外套,便立刻伸手拿了过来。
    苏青愣了一下:“你干什么……”
    而后她看见齐玥迅速地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制服,塞到她手中:“老师,你穿我的。”
    “不行!”苏青忽然明白过来齐玥的用意,伸手要去抢回自己的外套。
    齐玥拦住她的手,压低声道:“老师,你看他们的穿着。”
    苏青向车外望去,而后立刻明白了齐玥的意思。
    利维亚现在整个国家四分五裂,说是诸侯割据也不为过。其中最大的势力是一个叫“以瑟”的极端宗教组织,控制了整个国家的南部,和北部以首都为中心的政府军分庭抗礼。以瑟组织的标志性打扮,就是全身黑袍,加黑面罩覆面。
    若这群人真的来自以瑟组织,那十有八九来者不善。
    齐玥按了按苏青的手:“老师,这个团队需要你。”
    苏青脸色一阵青白,嘴唇颤动两下,终于没再坚持。
    齐玥刚披上制服,那几人已经走到车旁。
    “Get out!”(出来)其中一人操着口音浓重的蹩脚英文,用枪托狠狠砸了两下驾驶座那侧的门,而后端着那口重型机枪,对准了驾驶员的脑袋。
    齐玥已换好制服,她冲苏青微微一点头。
    苏青扫了众人一眼:“下车。都别说话,由齐玥和我来跟他们交涉。”
    一行人像是待审的囚犯一样,被迫在车外站成一排,所有人眼观鼻鼻观心,脸色却是一致的青黑。
    此时对方车上又下来一人,和其他人一样,也是黑袍加面罩,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脖子上围着一条鲜艳的红方巾。此人大概就是他们的头目了。
    “Who's the leader ?”(谁是领导)红方巾男缓缓踱到众人跟前,用还算流畅的英文问道。
    “I am in charge !”(我是负责人)在众人目光注视下,齐玥微微抬起头,眼神平静地和那男人对视。
    红方巾男的眼神在齐玥脸上逡巡片刻。眼前这亚洲女人个子高挑,偏瘦。她留着利落的齐耳短发,瞳仁很亮,目光却很犀利,眉宇五官都透着一股英气的美。
    “你?”男人又问了一次。她看上去太年轻了,年轻得有些过分。
    有个高瘦的男人从后面走上前,在红方巾男的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两句什么。那红方巾男的目光在齐玥肩章上的两杠一星上停留片刻,而后哂笑,用阿拉伯语对同伴道:“钓了一条大鱼。”
    “我们是中国派来的医疗队。”齐玥抬手指了一下车顶上插着的五星红旗,不卑不亢地用流利的英文与他交涉,“你们也不想惹麻烦吧?”
    她着重强调了“中国”两个字。这片大陆上的大部分国家都接受过中国的资助,就算他们现在武装夺权,今后也少不了要和中国打交道。
    红方巾男一哂,用枪托点了点着齐玥的肩章:“听好了,中国鸡崽,在这片土地上,老子做主。”
    齐玥微微蹙眉,眼神却依然波澜不惊。
    如果说之前她还对他们的身份半信半疑,现在几乎是可以确定了。这打扮、这乖张的行事方式和这恨不能搅个天翻地覆的称得上是愚蠢的勇气,是以瑟组织的人没错了。
    对这种信奉极端主义的亡命之徒而言,确实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红方巾男对着齐玥一扬下巴,吩咐手下:“把她绑了。”
    齐玥暗自松了一口气,幸好她提前跟苏青换了制服。
    “你们干什么?”见到那伙人的动作,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姑娘忍不住出列,想上前阻止他们。
    齐玥厉声喝道:“赵天昕!”
    这个叫赵天昕的女孩儿愣了一下,不知所措地看着齐玥。她俩自打医学院起就是室友,关系也铁。听说齐玥申请了这个任务,她便不顾前方是枪林还是弹雨,兴冲冲地跟着报了名。
    齐玥几不可见地冲她摇了一下头。
    赵天昕顺着齐玥的视线,看到了那支正对着自己脑袋的枪,于是乖乖闭了嘴。
    齐玥伸出手让他们绑,而后淡定地看着红方巾男:“你们想交换什么?”
    红方巾男眯了眯眼:“我喜欢聪明人。”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抖开。
    齐玥看到上面写着的密密麻麻的药品名字以及数量,眸光微闪。
    这伙人应该不是第一次干这种勾当了,他们甚至很清楚,医疗队手里有哪些物资、有多少物资。
    齐玥沉默的当口,伴随着一声“咔嗒”的机簧脆响,一个冰凉坚硬的东西抵在了她后脑上。不用回头看,齐玥也知道,那是一支枪,上了膛的枪。
    “药品交出来,否则,所有人都得死。”红方巾男语气逐渐暴躁,显然已失去耐心。
    齐玥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车上现在没药品,你们可以搜查。何况你们要的东西太多,我们这边需要时间准备。”
    红方巾男也不废话,立刻让人搜了齐玥他们的车,果然一无所获。
    他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而后他对副手打了个手势。那人在药品清单上写了个地址,随手交给医疗队的人。
    红方巾男指着齐玥对众人道:“拿货来换人,给你们一天时间。”
    苏青忽然开口:“三天。我们需要三天时间。”
    红方巾男转向苏青:“你说什么?”
    苏青用还算平和的语气说道:“我们的物资运输机后天才会抵达利维亚。总得等东西凑齐了,才能送过来吧。”
    红方巾男沉默片刻:“三天,我要是没收到药品,你们就替她收尸。”他顿了顿,阴森森地看着苏青,“耍花招的话,老子就把你们的医疗营炸平。”
    苏青点头:“但这三天内你们必须保证她的人身安全。”
    红方巾男开口:“成交。”
    齐玥走前,忽然扭头对苏青道:“老师,他们有备而来,劫药品恐怕另有他用。凡事从长计议,不要……因小失大。”
    苏青眼眶微微一热:“我知道。”
    齐玥话音刚落,脸上就重重挨了一下,而后被人一脚狠踹在膝弯上:“废什么话!”
    那力道之大,若是普通人肯定已经摔了个狗啃泥。然而齐玥摇晃两下,强忍着头晕想吐的感觉,撑着膝盖站稳了。她才不会在这些人面前跪下,死都不会。
    踹她的那个喽啰吹了声口哨:“老大,这女的还挺硬气。”
    他伸手捏着齐玥被打得偏向一边的脸,盯着她挂着血丝的淡色的唇看了两秒:“长得也挺漂亮。”
    红方巾男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别耽误时间!想磨蹭到政府军过来吗?”
    喽啰不敢再多话,拿麻袋往齐玥脑袋上一套,一把将她推入车内。

    齐玥抿了抿干涩的唇,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现在是她被关起来的第二天。她在这里一天只能上一次厕所,喝一次水。除此以外的时间,她都被绑在地下室的这张椅子上。
    负责看守她的人不多,大概每六个小时换一班,每次一人守在屋内,两人守在屋外。这个武装组织的人数不算多,设施和装备也较为陈旧。这印证了她之前的一个猜想—这伙人应该只是“以瑟”旗下的一个小支队。
    齐玥的脸忽然被人捏住了,这也迫使她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回站在她身前的男人身上。
    这男人名叫瓦哈卜,算是个熟脸,就是之前冲她吹口哨的那个喽啰。
    他眼里闪着猥琐的光,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着齐玥。
    齐玥被捆在一张椅子上,两指粗的麻绳绕过她的脖颈,在她胸前十字缠绕后将她的手紧紧绑在了椅背上。她的制服外套早被人剥了下来,只剩一件贴身白T恤。玲珑的身体曲线被紧绷的绳索勒得更加突出,让瓦哈卜看得口干舌燥。
    他伸手在齐玥脸上摸了两把,那水嫩光滑的触感让他心中那把火燃得更旺,于是手也开始越发不规矩。
    齐玥嘴角冷冷一勾:“你如果继续,那药你们就别想要了。”
    简单的英文,瓦哈卜还是能听懂的。他抬手便给了齐玥一耳光:“跟老子讨价还价,搞清楚你的处境!”
    齐玥一口啐掉口中的血,冷眼看着他:“你试试。”
    也许是因为她眼神里的轻蔑太明显,又或者是她的语气太过笃定,瓦哈卜有些犹豫了。
    但片刻后,他又架不住被威胁的恼怒,提起一拳就捣在齐玥腹部。那一拳用了十成的力,齐玥瞬间只觉胸腹间翻江倒海,脏器搅成一团,低下头不停地咳嗽……
    地下室的门忽然被大力踹开,厚重的铁门撞在水泥墙上,发出结实的闷响。
    瓦哈卜一惊之下霍然转身,同时掏出了别在腰间的枪……
    然而,他快,对方比他更快……
    “砰—”
    经过消音处理的枪声不大,子弹却精准地打在了瓦哈卜的枪上。巨大的冲力让他根本没办法继续握住手中的枪,手枪砸落在地,在空旷的地下室内击起一声沉闷的回音。
    瓦哈卜下意识地扑下去捡枪,然而手还没挨着枪,就听见一个低沉冷冽的男性声音,伴随着子弹上膛的金属声,在耳边响起。
    “劝你别动。”
    瓦哈卜额头上慢慢地沁出一滴冷汗,因为他看清了掉落在地上的枪—
    对方的子弹不偏不倚地从正中嵌入了枪膛,直接让这把枪报废了。就算是经过常年训练的特种兵,都不一定能打出角度如此刁钻的一枪。
    如果不是对方刻意手下留情,刚才他已经死了……
    瓦哈卜缓缓抬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黑色的作战靴,而后是裹在迷彩作训服里修长劲瘦的腿。
    继续往上,他就看到了那管对准他头部的黑洞洞的枪口。
    拿枪的那只手袖子挽上去了一半,露出肌肉结实的小麦色手臂,作训服的臂章上印着一面红底黄星的旗帜。
    瓦哈卜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男人很高,宽肩阔背,身材呈一个漂亮的倒三角,微敞的领口里露出一点结实的胸肌线条。视线再往上移,是线条硬朗的下颌,抿成一条线的薄唇,高挺的鼻梁……而后,他便对上一双幽冷深邃的眼。
    男人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宛如止水,又透着决然森冷的杀意。瓦哈卜不自觉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动一下,男人会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地下室内光线昏暗,然而却并不妨碍齐玥看清来人的模样。她瞳孔微微缩紧,死死地盯着那个高大的身影,被绑在身后的手指不自觉地攥住了椅背。
    她狠狠地咬了一下唇,痛感分明。嘴里的铁锈味提醒着她,这不是幻觉。
    待到那人再走近几步,能够看清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的每一根线条时,她的眼眶忽然微微一热,口中也有些苦涩。
    她设想过无数种和林竞再会的场景……却没有一种,是像现在这样的。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瓦哈卜看着眼前这个持枪的男人步步逼近,紧张得连舌头都捋不直了。他慢慢站起身,越过林竞的肩,悄悄向门外望去。
    地下室大门就这么敞着,外面一片死寂。
    林竞漠然道:“别看了,你那两个脓包同伴救不了你。”
    瓦哈卜愕然:“你杀了他们?”
    林竞玩味一笑:“你猜?”
    瓦哈卜说不出话了,整个人的气势在林竞面前低到尘埃里,和之前嚣张跋扈的样子判若两人。
    瓦哈卜咬了下舌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心跳频率却依然止不住地向上攀升。
    “你、你不敢!这里是他国交战区。你如……如果,杀……杀了我们的人,你也会有麻烦的!”他结结巴巴,好半天才拼凑出一段完整的话。
    林竞眼神戏谑,不置可否。
    瓦哈卜畏畏缩缩地观察着林竞的一举一动,脚下却慢慢向着齐玥的方位挪了一步,背在身后的那只手也悄悄摸到了别在腰间的匕首……
    “咱们谈笔交易……大家都别动手。你把枪放下,”瓦哈卜一字一顿,“我就放了她。”
    林竞似笑非笑,朝他轻轻一点下巴:“成,你先放人。”
    瓦哈卜又往齐玥那边挪了一步:“好,好,我放,我先放—”
    刚说完最后一个“放”字,他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腰后抽出匕首向齐玥脖子上比画过去……
    他的刀还没架到齐玥脖子上,林竞已经迅速扣下扳机。
    一共两枪,一枪打在他的手腕上,一枪打在他的大腿上。
    匕首落地,打了几个转才停下,铁器撞击地面的脆响回荡在空旷的地下室内。瓦哈卜抱着手腕倒在地上,喉咙里抑制不住的痛呼一声盖过一声。
    林竞走到他身边,弯腰拾起匕首,握在手里随意转了两圈:“刚刚已经警告过你了—别、乱、动。”
    瓦哈卜满脸冷汗,进气少出气多,上下牙碰得“咯咯”作响,眼神怨毒地盯着林竞。
    匕首在林竞手里打了个转,利落划下,一刀斩断绑住齐玥的绳索。而后他一把扯下断掉的绳索,扔在了一边地上。
    “你……怎么来了?”齐玥低头掩饰着眼中的情绪,一手掩住轻轻颤抖的手指,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她开口时,声音嘶哑,嗓子火烧火燎地疼。
    头顶上,林竞的声音里似乎是带了点儿笑意:“我不来,谁救你?”
    齐玥正在活动僵硬的手臂和胳膊,闻言微微僵硬了一下。
    林竞低头,视线落在她微肿的脸上,停顿了一下。而后他又看到了她破裂的嘴角和唇边干涸的血迹。视线继续往下,他注意到她的衣服也有被撕扯过的痕迹,裤腿被磨破的几处有的新伤还渗着血……
    他垂在身边的手不自觉地捏紧成拳,眸色泛冷:“他们对你用过刑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