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文学书专卖
  • 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

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

举报

●微博百万大V@灵魂厨娘古风新作,首次在“脑洞故事板”发表便获百万点击率,作者微博该系列总点击量则达上千万,得到读者一致高赞!●这是一个有情有义、有笑有泪、有酸有甜的脑洞故事,爱追言情小说的柏华公主、成为守城将军的成君公主、怪力学渣妍君公主以及性烈如火的星辰公主,每位公主都有独立的人格与智慧,她们怀揣着对生活和爱情的向往,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令人感动、温暖!●本故事集爱情、事业、脑洞、段子、诙

售价 20.39 5.8折

定价 ¥35.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5-05

数量
库存135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图书条目信息

    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

    • 作者:
    • 出版社:  中国致公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9-08
    • 版次:  1
    • ISBN:  9787514514025
    • 定价:  35.00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纸张:  轻型纸
    • 页数:  336页

    展开全部

    货号:
    1054356
    商品描述:
    【书    名】 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
    【书    号】 9787514514025
    【出 版 社】 中国致公出版社
    【作    者】 石佳
    【出版日期】 2019-08-01
    【开    本】 32开
    【定    价】 35.00元

    【编辑推荐】 
    ●微博百万大V@灵魂厨娘古风新作,首次在“脑洞故事板”发表便获百万点击率,作者微博该系列总点击量则达上千万,得到读者一致高赞!

     

    ● 这是一个有情有义、有笑有泪、有酸有甜的脑洞故事,爱追言情小说的柏华公主、成为守城将军的成君公主、怪力学渣妍君公主以及性烈如火的星辰公主,每位公主都有独立的人格与智慧,她们怀揣着对生活和爱情的向往,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令人感动、温暖!

     

    ●本故事集爱情、事业、脑洞、段子、诙谐、奇趣为一书,文风轻松明快,内容不是撩到心乱就是甜到齁鼻。本书获得百万畅销书作家@苏小懒及新锐作家@房昊的墙裂推荐!

     

    ●本书除了网上连载的部分篇章,还收录了多个未公开新故事,更有11篇超甜小番外奉送!

     

    ●本书开本小巧,方便携带,适合随时随地阅读。随书附赠草原创意本&马卡龙色公主书签!
     

    【内容简介】 
    本书以去草原和亲的成君公主的故事为起点,讲述了不同草原人的故事,主角虽然各不相同,彼此之间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故事里有爱情,也有友情;有甜蜜,也有心酸;有一见钟情,也有久别重逢……

    每一个姑娘都是珍惜她的人眼中的公主,每一个姑娘的梦想都值得拼尽全力去实现,每一颗炽热跳动的真心都值得收获它应得的柔情。

    总之,这是一系列令人开心的故事。


    【目录】 
    第一卷 和亲这件事

    ·和亲的公主

    ·急,不会放羊怎么办?

    ·小公主和大手子

    ·公主请自重

     

    第二卷 没事也要找点事

    ·工科狗和女将军

    ·学渣公主的风花雪月

    ·性别歧视

     

    第三卷 多年前的一些事

    ·军师公主

    ·公主的俘虏

    ·北海情落

    ·保护射雕手的熊孩子

    ·阿布和后妈

    ·牧云挣钱记

    ·好闺蜜,一辈子

    ·牧云相亲记

     

    第四卷 搞了个大事

    ·狼牙棒和花轿的十年之约

    ·没头脑大师兄和熊孩子小师妹

    ·军城四十年

     

    和亲大事记

     

    草原小剧场

     


    【文摘】 
    和亲的公主



    “这届和亲的公主不行。”

    可敦挤着羊奶,眼睛在侍女递过来的一张劣质宣纸上瞄了两眼,漫不经心地下了结论。

    那宣纸上写着几行娟秀的字:

    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前些日子南边王朝来了一位和亲的公主,叫作成君,长着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来了后整日里茶饭不思以泪洗面,再不就是写点像上文一样凄凄惨惨的酸诗词。作为阿布可汗后宫地位最高的女人,可敦觉得自己有必要提携一下后辈,于是擦了擦手,走进了成君公主的帐篷。

    成君公主依然在哭,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眼泪。可敦看了半天,发现都哭得快脱水了,这姑娘的皮肤还是那么细嫩水滑。

    沉吟片刻,可敦矜持地开了口:“姑娘,你用的什么护肤品?”

    成君公主的眼泪僵在了脸上。

    “母妃从小就教育我,女人的脸,男人的心,都是经不住时间考验的东西,所以要时时刻刻注意呵护。我从五岁起,母妃就每日给我敷牛奶面膜,每七天做一次全身护理,这样才能远离痘痘、暗沉、雀斑……”

    一说起护肤话题来,成君公主终于不再哭哭啼啼,她仔细地净了面,拿出一个精致的青瓷盒,盒子里是黑色的药膏,打开之后有一股药香扑鼻而来。

    成君公主伸手挖了一坨,均匀地抹在脸上,一张白玉似的脸蛋转眼变得黑漆漆的,只剩一双眸子楚楚可怜地眨着。

    “这是我来之前御医给配的修复面膜,草原上风沙大,这几天我皮肤干了许多。”

    可敦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被草原上的风刮得起皮的脸,半晌后艰难开口:“我能试试吗?”

     



    半个时辰后,可敦和成君脸上敷着面膜,裸了上半身趴在垫子上,两个侍女尽心尽力地帮她们做按摩。

    “姐姐,这侍女的按摩手法是我母妃亲自调教出来的,舒服吧?”成君公主扭了扭细腰,细腰下面隐隐约约露出半个挺翘的小屁股,可敦咽了咽口水,羡慕。

    享受了半天,差点忘了正题,可敦清了清嗓子,决定来进行一点女人之间的谈话。

    “成君公主,你还年轻,我跟你讲,女人是要有自己的事业才行的,你知道女人的事业是什么吗?”

    成君公主沉思片刻:“减、减肥?”

    可敦摸了摸自己腰上的肉,一口气憋在了心里。

    谈话最终也没顺利进行下去,不过可敦和公主的关系倒是亲近了许多。两人时不时一起敷个面膜做个按摩,聊天内容也渐渐丰富起来。

    草原苦寒,东边部族今年又遭了白灾。成君公主来的时候,阿布可汗连人都没见到就匆匆去了东边应对灾情,个把月都没回来。

    这天公主正拿着一把匕首在可敦脸上比划着:“姐姐,你这眼睛生得好看,我觉得上挑眉最适合你了,很能衬气质,我帮你修个上挑眉行不?”

    可敦摸了摸近日光滑了许多的脸,微笑道:“你决定就好。”

    帐篷外突然传来一声通报:“报告可敦,大汗回来了!”

    可敦漫不经心地摇了摇手:“回来就回来呗,等我修完眉再去见他。”

    忽然眉间一疼,可敦一抬头,就看见公主红着眼圈发呆,手中的匕首也失了准头,把她的眉角划伤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可敦叹了口气:“这是咋了?”

    “扑通”一声,公主跪得惊天动地。

    “姐姐,我有一事相求!”

    可敦眼神一沉,整了整衣襟,半晌才道:“起来吧,大汗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你不愿,他不会强迫你的。”

    公主眼睛亮了一下,有些诧异地抬起头:“姐姐你知道我——”

    “哪个姑娘对自己的新婚之夜没期待呢?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第一次见面就要上床,换谁也不乐意。”

    公主的脸一下红了,垂下眼睑,倔强地咬住了嘴唇,不知道藏了什么情绪。

    可敦笑了笑:“其实大汗长得还行,不骗你。”

    公主又咬了咬唇,忽然下定决心似的脱口问道:“那姐姐爱他吗?”

    可敦眯了眯眼,看着帐篷外的天光,良久才道:“什么才叫爱呢?”

    没有等到回答,可敦整理好衣服去迎接阿布可汗了,留下公主独自坐在角落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见到阿布可汗之后,公主才知道他长得不只是还行,应该算是非常英俊了。

    那不是南边王朝常见的那种公子哥儿式的英俊,是独属于草原的一种英俊,被风沙磨砺过的脸庞棱角分明,一双眼睛亮得像天上的鹰隼。他身量极高,穿着一身银丝软甲,彪悍劲爽,带着一股不可逼视的威严。

    公主掀开帐篷的门毡偷偷看了一眼,正看到可汗扬眉长笑,不知怎的,那鹰隼一般锐利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对着公主的方向扫了一眼,吓得她慌忙掩上了门毡。

    晚上的时候,可敦来找公主。

    “听下面的人回报说你没吃晚饭——啊哟,你这是咋了?”可敦话说一半被眼前的公主唬了一跳。

    之前口口声声教育她做女人要精致的公主这会儿身上乌七八糟套了一大堆的衣服,头发蓬乱着,脸上被胭脂画得跟萨满法器似的……

    “我说了,你不愿意,可汗不会强迫你的。可汗你也见到了吧,其实长得还行,你试试处处?”可敦循循善诱道。

    公主睁着小鹿一般湿漉漉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忽然跪了下来。

    “姐姐,我有喜欢的人,他说过会来带我走,所以我——”

    话未说完,可敦第一次有些不耐地打断了她:“他不知道你来这里会遇到什么吗?万一可汗不是个好说话的人怎么办?”她突然冷笑了一下,“你就要用你手里那支簪子自杀为他守节吗?”

    成君公主下意识后退了两步,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发抖,半晌,她苦笑了一声,抬起手来,果然握着一支锋利的金簪。

    “哗”的一声,门毡被人粗暴地掀开。

    醉醺醺的阿布可汗长腿一跨就走了进来,成君公主下意识就把金簪凑到了脖子旁。

    熟料阿布可汗看都没看她一眼,猿臂一伸,把可敦扛上肩就往外走。

    可敦怒锤了他两拳:“喝多了发什么疯?”

    阿布蒲扇一样的大手在她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他声音不甚清晰,带着酒醉后的浓浓鼻音:“乖,别动,将士们都扛舞娘走了,我不想扛那些小姑娘,找了你半天……”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