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南城书屋
  • 正版《译心雕虫》欧阳昱著 英语翻译 中英翻译人员翻译专业学生翻译随笔英语、笔记、文学

正版《译心雕虫》欧阳昱著 英语翻译 中英翻译人员翻译专业学生翻译随笔英语、笔记、文学

举报

9787229143534

  • 作者: 
  •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 ISBN:   9787229143534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作者: 
  •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 ISBN:  9787229143534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售价 61.2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6-08

数量
库存100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文学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书 名:《译心雕虫》 作 者:欧阳昱 著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书 号:978-7-229-14353-4    CIP分类: Ⅰ. ①译… Ⅱ. ①欧… Ⅲ. ①英语-翻译-研究 Ⅳ. ①H315.9 出版日期:2019年12月 字 数(幅数):378千字 定 价:68.00元 开 本:16开 印 张:22.25 页 数:338页 装 帧:平装 件/本:6本/包 编辑推荐: 本书是一位澳华作家的翻译笔记,不是教科书,也不是理论著作,而是以“笔记非小说”的创新形式,从多元角度深入浅出,剖析文学、商业等领域的各类翻译疑难问题。作者每译一书,必作笔记,集三十多年翻译之经验,一百余种中英文译著之大成,形成了这本《译心雕虫》。 书中收录的条目包括难译的中英词语、对译法的体会、实用翻译技巧、在翻译生涯中遇到的有趣案例等,内容实用,语言通俗,条目简短便于碎片化阅读。翻阅本书,可以看到一位诗人翻译家追求完善的翻译心态、雕章逐句的翻译过程,中英翻译人员及对翻译感兴趣者均能从中获益匪浅。 内容简介: 作者积三十多年翻译之经验,百余本中英文译著之成果,与读者侃侃而谈,交流心得。本书采取分条记述,运用“笔记非小说”的形式,全方位、多角度、多层次地沿着纵深和细节的脉络,描述、记录日常翻译工作和生活中关于翻译的点滴心得与体悟。书稿收录了四百余条翻译心得,剖析文学、商业等领域翻译时所遇到的各类疑难问题。各条目简短易读,语言通俗生动,便于读者在工作与生活的空隙阅读和学习。 作者简介: 作者为澳大利亚华人作家欧阳昱,中英双语作家、诗人、翻译家,上海华东师范大学英澳文学硕士,墨尔本La Trobe大学澳大利亚文学博士,澳大利亚作协会员;曾任武汉大学英文系讲座教授,现任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思源”学者兼讲座教授。 英文诗集《异物》获悉尼2003年快书诗歌奖。英文长篇处女作《东坡纪事》(The Eastern Slope Chronicle)获2004年阿德莱德文学节文学创新奖,并被列为悉尼大学英文系教材。 第二部英文长篇小说《英文班》(The English Class)于2010年在墨尔本出版,于2011年获得新南威尔士总督奖。 2014年,译著《致命的海滩》(The Fatal Shore)获得2014年澳中理事会翻译奖。 2016年获澳大利亚艺术理事会(the Australia Council for the Arts)英文诗歌创作基金和澳中理事会特别贡献奖(2000—2016)。 2019年获得澳大利亚艺术理事会的英文长篇小说创作基金。 目录 1 Not Impressed 1 Harmony 1 Crystal Ball 2 苗条 2 动的词 2 交通果酱 3 三、四 3 半边人 4 英一汉二 4 杀死时间 4 简单才难 5 Conditions Apply 5 In Good Faith 5 Massacre 6 生龙活“鼠” 6 客 7 不可译 8 Obscene 8 再谈不可译 9 直译 10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10 曲折的 自序 本人自1983年大学毕业后,正式从事翻译工作以来,已经三十六年了。在此之前,在大学期间(1979-1983),就对翻译产生了浓厚兴趣,翻译了不少短篇小说和诗歌,屡屡投稿,屡屡不中,直接“打击”我的就是当时在译坛中位居高位的《世界文学》。大约是我的持之以恒感动了他们,在读研究生(1986-1989)后的一天,他们寄来一篇美国小说原文,标题是Theory of Sets,嘱我试译,信中并没说一定会出,我就试了。这是我有史以来发表的第一篇翻译小说,即《组合之道》,登在1987年《世界文学》的第四还是第五期上,我已经不记得了。 1991年4月,我辞去武汉大学教职,去澳大利亚墨尔本读博,把刚刚译完的《女太监》交稿,就离开了。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其间以口笔译为生,陆陆续续地出版了几十本译著,还从事英汉双语的诗歌、小说和非小说写作,前前后后加起来,等于是在两种语言里摸爬滚打了小半辈子。 我所译书的内容,范围相对较广,有小说、诗歌、戏剧、杂文、游记、艺术评论、文学评论、医学文献、商业文件等,又因我还从事口译,涉及法庭、警事、政界、医院、学校、工厂、公司等几乎应有尽有的领域,说我庞杂纷乱,一点也不过分。我以自己为例,向学翻译的学生指出,要翻译必须有字典,因此工具书极为重要,是翻译成功的关键之一。本人长期收集的各种字典就不下百部。 要从这样一个庞杂纷乱的翻译生涯中,整理出一个清楚的头绪来,真是谈何容易。我曾想完整地写一本谈翻译的理论著作,但翻译工作本身把我的念头时时打断,令我难以为继。我也曾想系统地写一本翻译的经验之谈,但苦于找不到宽裕的时间和持续不断的能量,也没有一种合适的文体供我发力。直到最近几年看古人的笔记小说,忽然发现,这种前现代的东西,反而具有后现代的魅力,似乎特别适合我们这个“车”马倥偬、时间被生活肢解得七零八碎的时代。 自此,我开始写作《译心雕虫》,逐日递进,有感而发,所有译例无不来自我的数十本翻译笔记(每译一书,必做笔记),我的日常翻译工作和我在翻译教学、广泛阅读对比译作译著、大量浏览翻译史书等中所获的心得体会。我发现,没有什么比笔记小说这个文学样式更能全方位、多角度、多向度、多层次地沿着纵深和细节的脉络,表现、描述、记录我日常流程中的“多”孔之见,尽管笔记小说的“小说”二字令我郁闷烦恼,毕竟我不是在面壁面“屏”虚构编造,而是如实求是地在翻译的雕虫小技中一笔不苟地翻译。也许,把这种写法叫做笔记非小说更合适。 实际上,我从1999年写到2007年才发表的一本英文著作,On the Smell of an Oily Rag:Speaking English, Thinking Chinese and Living Australian(《油抹布的气味:说英语,想中文,过澳大利亚生活》)就给我提供了第一次杜撰这样一个新词的机会,而且是在英文里,即“pen?notes nonfiction”(笔记非小说),尽管英文中连“pen?notes fiction”(笔记小说)这个词根本也不存在。该书出版后,我开始尝试用中文来入侵改造这个文体。《译心雕虫》一书,就是一个见证。 长期的翻译实践使我意识到,任何一种翻译理论都不能全面而又精微地概括,甚至不能有效地描述翻译中的博大精深或细致入微处。关键问题在于,从事翻译理论工作的人,往往是拙劣的译者,而译者中的达人,又极少关注理论,甚至置理论于不顾。两者的关系,不是互相掣肘,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导致在翻译理论和实践中少有建树。比如,以我所见,在英译汉和汉译英这个领域,本应建立一系列新型学科,如比较翻译学、翻译文化学、翻译心理学、翻译语言学、口笔译比较翻译学、自译学、创译学等。 惜乎译界 半边人 受中国文化和语言熏陶的人,进入英语文化,便从一个完整的人,变成了只有一半完整的人。何以见得?只消看看中国语言进入英语之后发生的变化就知道了。从语言上讲,凡是汉语讲整句话,英语只讲半句话。汉语喜欢四字结构,讲究平衡,四平八稳,一些以四字结构表达的意境或思想,其实英语里也有,但只说半句。例如:人山人海、油嘴滑舌、捕风捉影、水深火热、铜墙铁壁、沧海桑田。这六句话英文全有对应,但都是半句话:a sea of people(人海)、a glib tongue(滑舌)、to catch shadows(捉影)、in deep waters(水深)、bastion of iron(铁壁)、sea change(海变)。最后一句的sea change(海变),比汉语更隐讳,只道出海的变化,而隐去了桑田之变。就连“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这种陈腐句子,到了英语,也都简化成了her beauty put the flowers to shame①(其美貌令花羞)。 在很少的情况下,也有汉语只说半句,英语却要说全的情况。例如,汉语有“很得人心”的说法。英语中,只得人心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得人脑才行。当年陆克文竞选胜出,报纸就曾报道说他won hearts and minds,就是说他在澳大利亚老百姓中很得人脑人心。   杀死时间 随着中国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双语化,有些英文词通过直译方式长驱直入,进入汉语。比如kill time一词,意思是指“消磨时间”,但尚未听说“杀死时间”的。今晚看电视连续剧《蜗居》,就亲耳听见宋秘书对他的“小三”海藻说:“谋杀时间最好的方式就是工作。”直译倒是直译,意思却又进了一步:从杀死到谋杀,足见汉语总是要比英语夸张一些。 反过来看,要英语接受汉语直译,恐怕就比较难,例如“坐大”一词,如果直译成英文sit big,恐怕谁都看不懂。又如“平起平坐”一词,如果直译成level rise level sit,恐怕也会让人笑掉大牙。但是,从坐的这个动作本身讲,无论哪个国家,都会有尊卑的意思在。如前天以色列副总理召见土耳其大使,就让其坐在一张低矮的沙发上,结果导致土耳其提出抗议,威胁说要召回其大使。因为英文中没有“平起平坐”这种词,结果在描述该次事件时,用的是最简单的说法,说该大使迫不得已sit on a low sofa(坐在一张低矮的沙发上),其实就是不让他与以色列副总理“平起平坐”嘛。   再谈不可译 我有个理论,最简单的东西最难译,而且不可译。就说丹麦女诗人Inger Christensen的那本诗集吧。2004年我参加丹麦诗歌节,曾经跟她见过面,还一起拍过一张照,没曾想她已于2009年去世。之后,我就从网上买了一本她的长诗集——好了,行文至此,我已语塞,因为我无法翻译这本诗集的标题。其丹麦语标题是det,发音跟英文的debt(债务)一模一样,翻译成英文后,标题成了It。什么意思?就是“它”的意思。如果把这本英文诗集翻成《它》,倒也不是不可,但接下去,书中各处指涉的it,就提出了无数不可译的问题。比如第34页上有句说:It is words that incessantly bear a dead paradox,这个it就跟“它”无关,这句诗说的是:“文字才不断地承担死亡的悖论。”接下去那段也是:It is shadows arising near word walls of logic。这个it又跟“它”无关,这句诗说的是:“影子才在逻辑的文字墙壁附近升起。”再如第84页的这几行诗,都带it,是这么说的: ...The longing was part of it because the truth was never part of it because the truth is never part of it 这个it,从该诗最开始就很模糊,几乎到了可以不译的地步。这真是,本来是不可译,讲的是没法翻译,现在,这个过程走到了另一极端,是可以不译,而且,只有不译,才能显出本色。那么,标题呢?标题翻译成什么?就翻成It吧。反正大家多少都学过英文,知道是什么东西。  正版《译心雕虫》欧阳昱著 英语翻译 中英翻译人员翻译专业学生翻译随笔英语、笔记、文学STR65610640138125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