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卓越网店
  • 谎言的年代  若泽萨拉马戈,廖彦博 正版 9787508643151 书店

谎言的年代 若泽萨拉马戈,廖彦博 正版 9787508643151 书店

举报

当封面与书名不一致时,请以书名信息为准。 可开发票 谎言的年代若泽·萨拉马戈 著,廖彦博 译 9787508643151

  • 作者: 
  •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 ISBN:   9787508643151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装帧:   精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胶版纸
  • 页数:   336页
  • 作者: 
  •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 ISBN:  9787508643151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装帧:  精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胶版纸
  • 页数:  336页

售价 28.82 7.2折

定价 ¥39.80 

品相 全新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8-11-09

数量
库存17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社会文化
    货号:
    36983732442
    品相描述:全新
    正版全新 更多图书 卓越网店http://shop.kongfz.com/3710/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书名:谎言的年代
    定价:39.8元
    作者: 若泽·萨拉马戈 著,廖彦博 译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4-01-01
    ISBN:9787508643151
    字数:
    页码:336
    版次:1
    装帧:精装
    开本:32开
    商品重量:
    编辑推荐
    《谎言的年代:萨拉马戈杂文集》看点:  1.《谎言的年代:萨拉马戈杂文集》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若泽·萨拉马戈献给世人后的批判之声,是“一个死硬的党,一个左派分子,却是一个真正的民主主义者”对我们时代“执着的愤怒和温柔”。  什么是党员?萨拉马戈说,就是“有批判力的公民”。在生命的后几年,萨拉马戈不仅小说新作不断,而且投身Web2.0,开设Blog,撰写博文,频繁更新,视之为开展政治批判、倾泻道德怒火的有效工具。  他冒死反对过军,现在他反对小和布莱尔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反对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占领,反对任何对任何文学作品的任何审查,反对任何伪善的和吃人的制度,反对跨国公司控制下的化,反对“一点理念想法都没有”的左派,反对1984式或“美丽新世界”式的新极权主义……  在这个抵抗的想象力都已经丢失的年代,萨拉马戈用这本杂文集,提醒我们张开眼睛去洞察世界,不再盲目,不再莫言,起而改变。  2.萨拉马戈曾表示,希望自己的上刻着如下文字:“这里安睡着一个愤怒的人。” 怒汉只有死去,才会安眠。这本书出版于萨拉马戈离世前两个月,是这位大师后的作品,也是他生命后时光的珍贵记录。  3.这本书是一个作家以文字发出的声音,清醒热烈,凝练有力,有着真正知识分子的责任承担。翁贝托·艾柯、约翰·厄普代克等大家诚挚推荐,《卫报》《金融时报》《洛杉矶时报》《出版人周刊》等欧美媒体一致好评。
    内容提要
    当世界需要批判声音的时候,作家怎能保持沉默?  《谎言的年代:萨拉马戈杂文集》是199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若泽·萨拉马戈的文章结集,记录了作者生命当中整整一年的时光。身为一名无神论者、党员,萨拉马戈以其激烈的革命灵魂对社会、政治、经济以及文化等议题,提出敏锐的观察、立体的思考与尖锐而不肯妥协的批判。这些思索化为他笔下缤纷的细节,远看成岭侧成峰,同时又一起向读者证明,作者对于我们身处时代的洞察与理解,并向世人提出对这个世界的深刻哲学反思,也彰显了他认为人类生命基本、该坚持的普世价值。  《谎言的年代:萨拉马戈杂文集》是我们时代有才华的作家之一真诚的沉思,行文动人心弦而又情感丰富,文章主旨清晰思想犀利,论述简洁有力,其文字在带给读者阅读快感之余,还催人省思,给人启示。
    目录
    前言2008年9月对一座城市的絮语/向达尔文道歉?/乔治·,或是谎言的年代/贝卢斯科尼和他的企业/普里安纳斯公墓/阿斯那尔,神的传谕者/传记/离婚与图书馆/在表相底下/白色的试炼/如水般澄净/希望与乌托邦2008年10月左派何在?/家庭里的敌人/论费南多·佩索亚/另外一面/回到这个议题来/上帝与拉辛格/艾都瓦多·洛兰佐/何黑·亚马多/卡洛斯·富恩特斯/费德里科·马约尔·萨拉哥萨/上帝作为一个问题/违反人道的(金融)犯罪/宪法与现实/齐戈·博瓦基·德贺兰达/施行拷打者有灵魂吗?/荷赛·路易·山佩卓/“当我有所成长,要向丽塔看齐。” /费南多·梅瑞尔斯与其公司/新资本主义?/问题2008年11月谎言,真相∕不是战争的战争∕关塔纳摩∕106年∕文字∕萝莎·帕克斯∕一个人的关键∕老者和年轻人∕教条∕R. C. P.∕八十有六∕活着,之活着∕洪水般涌入∕所有的名字∕在巴西∕∕两条新闻∕因特网的无边页面∕活得很好的∕性教育∕文化书坊2008年12月不同之处∕所罗门回到贝伦了∕给任何可能感兴趣的人∕萨维亚诺∕圣塔菲大街∕致敬∕巴尔塔萨·加尔松(之一)∕巴尔塔萨·加尔松(之二)∕博尔赫斯∕后一击∕话语∕出版业者∕加萨∕一年之始∕圣诞节∕晚餐∕太座的兄弟姊妹们∕新书∕以色列2009年1月计算∕不负责任的萨克吉∕“No nos abandones”∕从戴维的石头到歌利亚的坦克∕和加萨站在一起∕让我们猜猜看∕安吉尔·龚萨雷兹∕总统们∕扔掷石头与其他令人恐惧的事情∕其他的危机∕∕来自何处?∕再谈以色列∕是什么?∕柯林顿?∕罗德汉∕乔华希·桑切士∕证言2009年2月面包∕达沃斯∕银行家∕阿道夫·艾希曼∕沈拜奥∕教廷至上∕席吉佛瑞多∕无神论者∕就像我们通常说的∕中国羽毛∕家庭暴力∕在我们门前死去∕意大利人将要做什么?∕苏西∕帕可∕给安东尼奥.马查多的信∕左派∕公义的形式∕水猎狗2009年3月冈萨罗·塔瓦瑞斯∕选举∕观察,复原∕再一次观察和复原∕3月的第八天∕多罗、杜罗∕常识∕亲吻这些名字∕来自一辆出租车里的民主∕女士∕两个富内斯∕狼来了!∕明天就是千禧年∕一个关于颜色的问题∕棘手的麻烦事∕拉波萨.铎.所尔∕分形几何图形2009年4月马哈默·达维许∕G20∕伊基克的圣塔玛莉亚∕一只怀表∕对于危机的进一步解读∕阅读∕拉奎拉∕波∕哥伦比亚在兰萨罗特∕宏伟的局∕和达里欧·弗在一起∕卖弄∕睡袍∕论这样一幅不可能的肖像∕爱德华多.加莱亚诺∕穿黑衣的男孩们∕记忆∕猪流感(一)∕猪流感(二)2009年5月贾维尔·奥尔蒂斯∕开除∕贝内德蒂∕论一位圣人∕新的人∕书展∕施刑拷打∕勇气∕腐败的英国作风∕索菲娅·甘达里亚斯∕到底要多久?∕查理∕诗人与诗作∕一个梦∕∕老年人们∕一朵花的生命周期∕∕音乐∕“清廉”?∕觉醒2009年6月阿辛赫噶的雕像∕马寇士·安纳∕旅程∕世俗主义∕卡洛斯·卡萨瑞斯∕那个叫贝鲁斯科尼的东西∕自相矛盾∕一个好念头∕为贾梅士所撰写的墓志铭∕上帝的躯体∕米高思∕纳坦雅胡∕踏上旅程的大象∕在卡斯特洛诺弗∕归返之旅∕萨斯特里∕萨巴托∕型塑(一)∕型塑(二)∕黑色西班牙∕两年2009年7月奥古斯媞娜∕翻译∕评论∕主题是讨论他自己∕卡斯特里尔河∕头发的分边∕夏季的阅读∕院士∕艾奎里诺∕西萨·维埃拉∕大地的颜色∕移民的故事∕雅尔丹主义∕月球∕布兰卡山峰∕5部电影∕《福音书》的章节∕一个男性的问题∕违反教规的权利∕“可是它的确在动”∕宣誓放弃异端邪说声明∕艾尔瓦罗·冈哈尔2009年8月加博∕帕修·多·帕德罗∕阿莫多瓦∕在父亲的阴影中(一)∕在父亲的阴影中(二)∕也门∕非洲∕这个可能会成为国王的人……∕危地马拉∕让·季奥诺∕阿克特尔∕卡洛斯·帕瑞德斯∕恰帕斯的血∕哀伤∕第三位上帝∕玩阴的∕两位作家∕共和国∕汽化器∕珍重再见
    作者介绍
    若泽·萨拉马戈(José Saramago),199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获得该奖的葡萄牙语系作家,也是迄今为止获得该奖的七位党员之一。  1922年,出生于葡萄牙;曾经操持多种不同行业以维持生计,包括技工、技术设计人员与文学编辑,年近六十岁时才全力投入创作。1988年出版的英语版《修道院纪事》,让他首度成为英语出版世界的焦点。1998年,以《盲目》一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该书被改编拍摄成电影《盲流感》,另有代表作《所有的名字》、《里卡多·雷伊斯之死》、《里斯本围城史》、《大象的旅行》、《该隐》等著作,作品已经被翻译为四十余种语言。  2010年6月辞世,享年87岁。
    文摘
    2008/09/18  乔治·W·,或是谎言的年代  我实在很好奇,为什么美利坚合众国这样一个各项事物都极其的国家,老是会选出一些极其渺小的总统来。而小(George W. Bush)或许是所有这些渺小的总统当中,为渺小的一个。这位仁兄才智平庸,粗鲁不堪,沟通能力极其含混,并且时常丧失理智,无法抗拒诱惑而满口胡说八道。他呈现在世人面前的面貌,是一个牛仔的可笑姿态,而且错把他接手管理的这个世界,当作放牧的。我们不清楚他真正的思考为何,我们甚至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在思考(以“思考”这个高贵字眼的意思来说的话),我们不晓得他是不是一个程序发生故障的机器人,一再弄混并且变换输入他体内执行的信息命令。不过,如果要给予他这个人的一生一项肯定的话,那就是有一项程序,在美国总统、“机器人”乔治·W·身上运作良好,堪称:说谎。他晓得他在说谎,他知道我们清楚他正在撒谎;不过,作为一个习惯性的徒,即使当为裸的真相就摆在他的眼前,他还是会继续说谎——即使事情的真相当着他的面爆发,他仍旧会继续撒谎。正如对他自己狂暴而疑云重重的过去撒谎那样,他撒谎以便合法化发起伊拉克侵略战争的动机,而且同样恬然不知羞耻。这些谎言来自于小的内心深处,根植于他的血液当中。身为一位荣誉的徒,他是徒界的高等祭司,身边围绕着一群徒,在过去这几年里,为他鼓掌,替他服务。  小把真相从这个世界排除出去,在他的地盘上,现在建立起了属于谎言的繁盛年代。今日的人类社会受到谎言的毒害,这是道德污染当中恶质的一种。在这当中,小要负主要责任。谎话到处流窜而免受谴责,而且还已经变成一种“另类的真理”。几年前,一位葡萄牙的(基于良善的动机,我在这里不提及他的姓名)宣称说:“政治是一种不把真相说出来的艺术。”他可能无法想象,在几年之后,乔治·W·会把这样令人诧异的声明,转变成一种偏激政治的天真把戏,而没有真正认知到词语的价值与重要性。对小来说,政治只是做生意的一种手段,或许是所有手段当中的,因为有谎言作为。谎言就像是的坦克和大炮护卫队,在废墟上空,在遗骸旁边,在悲惨痛苦而不断幻灭的希望之上讲出来。我们难以确定今日的世界已更加安全,但是我们可以确信无疑的是,要是没有美国总统乔治·W·的帝国主义殖民政治,要是没有那许多不但清楚这个局,还助纣为虐,把小送进白宫的人们,这个世界会更加清净。历史将会对他们这些人记上一笔。  2008/10/01  左派何在?  三四年前,我接受了一家南美洲报纸的专访,大概是阿根廷的吧。我说出了一个自以为随后会激起不快、议论,甚至会引发丑闻的观点,结果,是我太天真了。我以为这个宣示激起的反应,会从地方左翼团体开始,然后持续发展,谁知道不可能呢?像涟漪一样,层层往外扩散直达媒体——至少那些身为所谓左派附庸的政治、贸易联盟,或者文化机构会有所反应。那家报纸一字不漏地刊登了我的观点,包括所有的粗话,连脏话骂娘的字眼都毫无回避和修饰:“左派对于他们所居住的这个世界,一点他想法都没有。”  对于我蓄意而为的挑衅,左派的反应是冰冷至极的沉默。比方说,没有任何一个党,这个我早年曾经参加过的政党,从他们的防御栅栏里跳出来驳斥我所说的话,甚至连只是争论我的用语是否有得体、得不得当,也都没有。就这一点来说,各国那些执掌政权的社会党更是如此——我特别要指出,尤其是葡萄牙和西班牙这两个国家的社会党——他们根本没考虑过,是否有必要责令我这位胆敢向恶臭的冷漠沼泽丢石头、对他们放肆痛诋的作家,发表澄清声明。根本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安静得不得了,宛若一座供蜘蛛与尘土栖息的意识形态坟墓,舍此别无他物;又或者像是古老的骸骨,不成一副完整遗骸的残肢断骨。一连好几天,我感觉自己被排除于人类社会之外,仿佛我身上带有瘟疫,又或者像是我罹患了心智硬化症,说话不能再条理分明。后我甚至想,在那些一直保持如此沉默的人们心中,可能遍传着这样一句怜悯的话:“可怜的老东西,在他这个年纪,你还能期待什么?”显然,他们认为我的意见没有值得加以考虑的必要。  时间不停流逝,世界局势也日渐复杂,而左派无论掌权或者在野,持续无所畏惧地停止扮演他们原先所被赋予应有的各种角色。我在同时有了另一个发现:马克思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正确过。当一年以前,那如同癌细胞般扩散的住房危机在美国爆发的时候,试想,无论这些左派在哪里,要是还有一口气在,必定会张开金口说出他们对此事的想法。对此,我已经得出一个解释:左派根本不思考。他们不思考,不行动,不肯冒任何采取实际步骤的风险。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如从前和现在所正在进行的,直到今天;而左派还是继续他们那懦夫般的态度,不思考,不行动,不冒风险往前迈出步伐。这就是为什么,本文无礼的标题“左派何在?”不该引起任何惊讶的原因。对于本文标题,我并不建议任何答案;我为了自己从前的诸多错觉,已经付出了至高的代价。  ……
    序言
    暂无相关内容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