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金惠园书店
  • 跨越边界的社区--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

跨越边界的社区--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

举报

9787108014368

  • 作者: 
  •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ISBN:   9787108014368
  • 年代:   不详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作者: 
  •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ISBN:  9787108014368
  • 年代:  不详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售价 65.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12-04

数量
库存68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社会文化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书名:跨越边界的社区: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修订版) 
    定价:68.00元 
    作者:项飙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生活书店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8-03-01 
    ISBN:9787807681885 

      
    编辑推荐 
     

      
    三联生活书店出品。“中国社会学经典文库”《跨越边界的社区: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修订版)——转型中的中国城市、流动人口、经济与社会,“浙江村”与“浙江村人”三十年生活记录研究,持续至今的真实“北漂”史。 

      
    内容提要 
     

      
    “浙江村”,20世纪80年代起渐次于北京以南5公里的南苑地区汇聚成形。30年来,其经济生产与社会再生产的特殊面貌、内部空间与外部环境的互动演变,已成为研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流动人口与城市社会经济发展,体制、权力与政策的鲜活样本。 

    作者借同乡之便,于90年代中期6年时间里对“浙江村”进行实地调查,深入“浙江村人”的日常生活,以近乎白描的写作手法,细致呈现了“浙江村”这动群体的落地、发展和变化中的诸多细节。对于“浙江村”的形成、结构、运作、变迁,“浙江村人”作为“外来人口”在北京的生活、生产经营、乡情民愿、与流入地及户籍所在地管理部门的互动等等,均加以极近距离的分析记录。 

    本书时隔20年后修订再版,除对前版内容进行补充订定外,于新增序言部分特别回顾了“浙江村”和中国社会自2000年以来的变化,对“正规化”及“分割—攫取模式”进行了分析阐述。同时为便于历史比照,增绘了2017年“浙江村”疏解前分布示意图。 


      

      
    目录 
     

      
    目 录 

    序一(修订新版序)让他们看到饱满的自己 

    序二 正规化的纠结:北京“浙江村” 和中国社会二十年来的变化 

    序三 2005 年英译版序言(节选) 

    章 引论:从日常行为的角度为什么要写这本书 

    “奇怪”的社区 

    现代和传统 

    总体和具体 

    第二章 走进“浙江村” 

    创造中的社区 

    系 

    在互动中认识对方 

    “温州的大学生” 

    本书的写法 

    第三章 周家一日 

    看图说话:区位与扩张 

    两拨人 

    各人的年谱 

    住房、设备和投资 

    一天的生活 

    一天中的来客 

    两年以后 

    小姊夫家 

    第四章 1984:来到北京 

    史前史 

    哥伦布的故事 

    来到北京 

    松紧两条链 

    一起干 

    摆地摊—游击战 

    第五章 1986—1988:站稳脚跟 

    登堂入室 

    进攻 

    联手:出租和引厂进店之争 

    执照 

    发明代销 

    “无本生意” 

    能人、自己人和永嘉人 

    “不宜久留” 

    第六章 1988—1992:扩张 

    皮夹克热 

    定销 

    边贸 

    老外进村和发包 

    批发点 

    打通:“全国性流动经营网络”的形成 

    为什么扩散 

    布料市场 

    辅料市场 

    劳务市场 

    资金市场 

    “家”还是“家乡”? 

    改造家族 

    生系 

    居住格局 

    纠纷的解决 

    “打天下” 

    房东和房客 

    逃跑 

    第七章 1992—1995:乱里挣钱 

    进入大商场:关系的艺术 

    大转包 

    小转租 

    营业员 

    “京温”故事 

    市场热和摊位热 

    新招数 

    办手续 

    保护人 

    生意圈的扩大和竞争的加剧 

    大院 

    多人合作和多向投资 

    乱极了 

    自卫组织和公安系统 

    帮派的形成 

    帮派组织 

    帮派和大人物 

    联络处和联防队 

    第八章 1995:波折和回潮 

    建立爱心小组 

    “搭架子”和合同策略 

    对弈策略的挫折 

    刘家大院 

    风波乍起 

    突然的变化 

    自拆阶段 

    强行拆除 

    3 个月以后…… 

    大院卷土重来 

    新热点 

    第九章 讨论:关系丛 

    分离和重叠 

    大小相配——社区的基本格局 

    “锁住” 

    亲友锁客户 

    关系丛 

    关系中人 

    比较:开放下的聚合 

    第十章 未来:新社会空间 

    新空间 

    “套” 

    跨越边界的社区 

    后记:理解的知识 

    参考文献 

    附件 

    致谢 

    索引 


      

      
    作者介绍 
     

      
    项飙,1972年生于浙江温州,英国牛津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除《跨越边界的社区》外,著有Global Body Shopping (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2008年度美国人类学协会安东尼利兹奖。中译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合编Return: Nationalizing Transnational Mobility iAsia (杜克大学出版社 2013)。获2012 William L. Holland 奖、英国科学院中期职业发展奖等。近的中文文章包括“中国社会科学‘知青时代’的终结”等。 

      
    文摘 
     

      
    史前史 

    大姊夫在讲他过去经历的时候感叹:我这一辈子做过的事真是能写好几本书!在“浙江村”我经常听见这种感慨(有的是说能演电影,有的说能编戏)。 

    1994 年春节,我向乐清县工商局的领导打听有关乐清人口外流的情况。他张口就不容置疑地说:“乐清人嘛,‘’的时候就全国到处乱跑!”这位干部50 多岁,本地人,一直在乐清工作。他的经历给了他这样的印象:“浙江村”是这些人自己多年“跑”出来的结果。1994 年10 月我随北京市有关部门在“浙江村”开展外来人口调查,发现,这里30 岁以上的男性业主60% 以上在80 年代以前就有了出省的流动经历。王春光(1995:64)对“浙江村”的调查也发现,这里年纪在32 岁以上的男人80% 在改革前有过外出的经历。很多学者也强调温州地区有人口外流的传统。(费孝通,1992;林白,1986;王春光,1994)但是“浙江村”的出现,并不是简单的“传统加改革政策”的产物。 

    在来到“浙江村”之前,“浙江村人”有三种流动经历。 

    一是在“”后期,以“师傅带徒弟”或者“先走带后走”带出来的。当时主要是去西北地区打家具和去湖北等地做木工、弹棉花,以及换银圆、去内蒙古淘金沙等等。 

    “浙江村”村民姚信安告诉我:“我是71 年,18 岁时次出远门,去甘肃敦煌。我们都是趁乱出去。有段时间火车不都是白坐的么!本来温州人去上海一带的多,但是这边管得严。在西北革命虽然闹得凶,但没人认真管事。”1975 年外出、1986 年来到北京的周年滔说:“当时从村里出来并没什么障碍。我们家祖祖辈辈都讲和气生财,我年轻时,这个运动那个运动中对别人都没怎么样。出来时生产队长也是本家,拦你对他没什么好处。反正在家里也没有真活可干。大队长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公社就管不过来了。出去工分当然是没了,每月再交2.5 元给生产队,用以赡养五保户。我78年回家结婚,还当了一年生产队长。因为在村里的也搞两派斗争,选不出人,倒把我这个中立派选上了。” 

    “”所导致的混乱给人们提供了自发外出的可能。而能抓住并利用这个机会,离不开“师傅带徒弟”这种网络的结成。 

    姚信安说:“我出去不用带钱。那时我的一个堂伯,解放初曾跟他的师傅到外面做过家具,家里有一点工具和钱。他跟我爸分析,觉得当时可以出去试试,劝我爸让我跟他去。学手艺在农村是件顶好的事,就答应了。在外面吃住由他管,年底再给一两百块钱。 

    “我们这里有几批知青曾到西北支边,他们常写信回来,所以我们知道那里的一些事。而且想,万一到那边不行还可以找他们。” 

    “师徒”是中国农村中由来已久的关系。各种手艺、行当因此得以传承。人们现在在新的形势下重新利用这一关系,使老一代能够把他们在手工业合作化以前所积累的资源(包括在过去的流动中所得到的经验、信息和资金等等)重新动员起来,成为在国家之外的,资源组合的一个渠道。 

    外出后,人们主要靠开辟“地下市场”讨生活。姚信安说:“我们不敢去大城市,一般住到县城或郊区的村里,挨户问要不要做家具。给哪家做就住在哪家,付房租。米、煤请他们帮忙买。西北人家具做得不行,我们很容易找到生意。按当时的说法,我们是典型的投机倒把,黑市。但老百姓没有天天真搞阶级斗争的,儿女结婚总得有柜子、床。怕的是他们邻居间有矛盾,或者嫌我们吵,才去‘报官’。我们半夜里躲到猪栏、牛棚里也是常有的事。我自己就被公安遣送过两次,但我们无所谓。基本还能做得下来。” 

    当时他们不可能到市场上买木材,也不可能卖家具,只能偷偷摸摸由客户提供木材赚点手工费。资源积累和群体扩大的速度极慢。 

    根据乐清、永嘉的杭郭、钱家埕、河深桥等村村民的回忆,当时外出的人占本村的大约二十分之一,而且整个70 年代没什么增长。 
      
      .......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