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福宝书店
  • 15年版沧月 羽·典藏版系列全4册 羽·苍穹之烬 羽·赤炎之瞳 羽·黯月之翼 羽青空之蓝 全集全套

15年版沧月 羽·典藏版系列全4册 羽·苍穹之烬 羽·赤炎之瞳 羽·黯月之翼 羽青空之蓝 全集全套

举报

9787532768271

  • 作者: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ISBN:   9787532768271
  • 年代:   不详
  • 装帧:   平装
  • 作者: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ISBN:  9787532768271
  • 年代:  不详
  • 装帧:  平装

售价 86.92

品相 八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5-25

数量
库存9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文学
    商品描述:
    沧月著作羽·典藏版系列*4册*集 羽·苍穹之烬(典藏版)+羽·赤炎之瞳(典藏版)+羽·黯月之翼(典藏版)+羽·青空之蓝(典藏版)     继《镜》之后,沧月再谱云荒宏大传奇。古风画师唐卡精心绘画,《羽》系列限量典藏版盛装亮相      编辑推荐   ★命轮之下,乱世之中,从《镜》开始的传奇至《羽》终结。沧月打磨十年,*新修订限量典藏版,完整你十年的记忆和等待。 ★云荒长卷华彩篇章。  ★古风画师唐卡历时*年创作配图,*内装帧设计师设计封面,双封大开本,带给你意境享受。    内容推荐   九百年不熄的渴望,九百年不停的呼唤,谁能将你带回我身边,我*赐给他整个云荒!轮回永在,魂兮归来! 世人求爱,刀口舐蜜。初尝滋味,已近割舌。所得甚小,所失甚大。 世人得爱,如入火宅。烦恼自生,清凉不再。其步亦艰,其退亦难。 他以为他的心已成齑粉,再也感觉不到痛苦,然而他低估了灵魂挣扎的时间长度。有时候只需短短*瞬,就足以击溃漫长的*生。     作者简介   沧月,作家,建筑师,浙大建筑学硕士,长居于西子湖畔。 金牛座。出生于星相学上被成为“织梦者”的那*天。喜欢阅读,写作,睡眠,旅行,观察和独自发呆。2002年出道,以幻想类小说成名,畅销于世十余载。 时光推移,唯有梦想不灭。      羽·青空之蓝(典藏版)试读章节 第*章 莲花 六十年后,空桑历白帝十八年。云荒大陆上,万籁俱寂。风从海上来,吹向*座高耸入云的白塔。那座塔位于大陆中心的镜湖之上,从帝都伽蓝城拔地而起,高达六万四千尺,仿佛*道白虹凌驾于九霄之上。白塔的顶端设有神庙,庙里黑沉沉的,没有丝毫灯火。神庙下三丈处,设有天象台,有天官日夜守望。子夜之时,天空里有*颗星不易觉察地移动了*个微妙的角度——从玑衡里的窥管看去,那颗光芒柔和的星正好落在了西北方的分野,和那*颗缺失百年的星位置重叠。那是*颗“幽寰”,预示着亡者归来的不祥之星,正落在北斗中“破军”的位置上。只*瞬,那颗暗淡已久的星仿佛忽然间重新焕发出了光芒!“什么?”苍老的观星者从玑衡旁惊呼着站起,“这、这是……”是的,目下幽寰还没有真正落在北斗第七星的位置上,然而它的光芒已经照射到了那颗破军星上!按照这个轨迹推算,不出*年,这两颗星便能完*重合!到时候,那就意味着……“神啊!”须发苍白的值夜天官狂呼着奔去,几度在高高的石阶上跌倒——“破军!破军再度出现了!”“亡者复生,天下要大乱了……要大乱了!”在值夜天官踉跄着离开后,白塔顶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塔顶那*座*云荒*高的神殿里黑沉沉*片,紧闭的门上有着因长年不打开而生出的铜锈和灰尘。许久,只听簌的*声响,*双枯槁的手拂开了帘子。*线皎洁的月光穿过重重帘幕,照射在帘后苍老的容颜上。那是*个年老的女祭司,头发雪白,眼眸深陷,如两点跳动的幽幽火光。她在这座神庙里静坐修炼已经六十多年,仿佛是听到了天官的惊呼,女祭司从*面水镜前站起身来,拂开重重帷幕,来到窗前,凝望着黑暗里的天和地。屈指流年,斗转星移。不知不觉,离上次行动已经六十年过去了。如今是第三个三百年到来之期,破军夺日之象又现。宿命的轮盘,又要开始转动了吗?  羽·黯月之翼(典藏版)试读章节 第*章  兄 弟白帝十八年十月二十六日,暮色初起。平日喧嚣繁忙的叶城城门紧闭,东西两市均已提前结束,连通往帝都的水底御道也被关闭了。大批军队聚集在镇*公府,将慕容氏*族关押——这*切,都因为叶城的城主、镇*公慕容隽,此刻已经成为头号被通缉的要犯。“禀白帅,*城都搜遍了,还是没有镇*公的下落!”眼看日头*点点偏西,有斥候上来禀告,令元帅的眸子又黑了*分。“喂,你想干什么?”琉璃看到他眼神阴沉下来,连忙上前*步,“别乱杀人!”“九公主,快和我们回去!”珠玛眼见天色慢慢暗下来,生怕白墨宸在盛怒之下把方才的赌约当了真,真的要把九公主的命也留在这里——听说昨夜帝都发生了大事,作为外族的卡洛蒙世家如今躲都来不及,这个丫头还真是不知好歹,居然这个时候跳出来为慕容家强出头。“我不回去!”琉璃站在那*群被锁起来的男女老幼旁边不肯离开,生怕自己*走,坐在马上的那个家伙就会把这些无辜的人杀了。然而看到军容严整的骁骑军,她也不由得心下暗自焦急。都这个时候了,慕容隽到底去哪里了?今天清晨,她带着慕容隽乘坐比翼鸟从帝都那个魔窟的大火里飞出,落在叶城北门。那时候,她还想送他回府邸,可慕容隽坚持就此告辞,并且再三警告她*定要对这*夜发生在帝都的事情守口如瓶。“你已经靠得太近了,”他说,“小心火会烧到你身上来。”她愣了*下:他的意思,是说自己会惹祸上身吗?“烧就烧,怕什么?”她嘀咕道,“刀山火海都闯出来了。”“不能再连累你了。”虽然刚经历过重大的打击,然而慕容隽的神志还算清醒,不曾乱了分寸,坚决不再让她同行,“慕容氏立刻有灭顶之灾,你身为卡洛蒙家族的九公主,要和我保持距离,不可继续卷入。”“灭顶之灾?”琉璃心里咯噔*下,“出什么事了?”“没事。放心,我不会就这么死了……还远没到结局呢。”他冷冷地笑着,手指在抽搐着,上面那个细小的伤口里又有血沁出来。他只想尽快打发了这个丫头,不住催促:“快回家去,什么也不要管。接下来是我和白墨宸之间的事情——你今晚在帝都对我的恩情我*定会记在心上,希望来日能报答。”  羽·赤炎之瞳(典藏版)试读章节 第*章  海皇祭 黑暗里,有*颗星星静静地落在了手指间。这是*枚具有传奇色彩的戒指,它的名字是皇天。万古之前,空桑始祖星尊大帝和白薇皇后合力打造了*对神戒——皇天和后土,倾注了神力,使之分别代表了云荒大地上“征”和“护”的力量。从此代代相传,分别属于历代的空桑皇帝和皇后所有。传说它是*枚有灵性的戒指,只认星尊帝*脉的血统继承者为主人,伴随着空桑人的帝*经历兴衰起落、荣辱轮回。甚至当*千年前真岚皇太子被入侵的冰族人车裂封印时,这枚戒指都不曾从那只断裂的手上落下。当神的时代结束后,光华皇帝孤独终老,空桑的帝*之血自此断*,这*对戒指的命运也随之改变:后土神戒被遗落在了历史中,不知所终,唯独这枚皇天留存了下来。它失去了真正的主人,也失去了灵性,却成了*权力的象征。帝都伽蓝城,深夜的紫宸殿里,有人在*座上彻夜不眠,默默地旋转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黑夜里皇天发出璀璨的光,仿佛是*颗星。手握星辰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 自古有传说,云荒的天、地、海之间,存在着三界三皇:九天云浮城里的羽皇,碧落海璇玑列岛上的海皇,以及云荒大地上的人皇。然而在这三皇之间,*显赫、*荣华的便是人族之皇。自从空桑帝*之血断*后,继任的西恭帝为了避免云荒陷入六部征战的动乱,在伽蓝白塔顶上的神庙前刻下誓碑,订立了*权传承的法典。从此,人皇又分为六帝,由空桑六部轮流占据紫宸殿的*座,二十年*轮换。此刻,光明*朝的第四十五任帝君白帝白烨,正在深夜里凝望着自己的手。他喃喃自语:“时间就要到了啊……”“是啊,帝君,”在他身后的暗影里,有人回答,“您准备怎么办呢?”那是*个须发苍白的清癯老者,面容冷峻,眸子清亮,穿着*品文臣的服饰,手里却握着*个样式奇怪的水烟筒。他站在暗影里,几乎不为人所感知,就像是*个悄无声息的鬼魅,只有水烟袅袅升起,将他笼罩在云雾里。这个敢在帝君面前吞云吐雾的,便是如今空桑的第*权臣:宰辅素问。宰辅素问出身于白族*显赫的贵族之家,论血统和辈分,连当今的白帝也该叫他*声“族叔”,更兼之学富五车、谋略出众,不但是白帝少年时的授业恩师,也是壮年时将其扶上*座的两大股肱大臣之*,权倾天下,无论外事内政,白帝都会*先听取其意见。听到宰辅的问话,白帝没有回答,凝望着那*枚皇天神戒出神了半晌。忽地抬起手,做了*个奇怪的动作——他试图去脱下那枚戒指。然而奇怪的是,无论他怎么用力,那枚戒指就像是长在了他的手指上*般,*动不动,越是用力就越发紧地勒住他的手指。“呵!”白帝冷笑了*声,“看啊,至少现在,我还是天命所归的皇帝!”“是的,”黑暗里的人回答,“您是皇天的主人,自然也是空桑的主宰。” 羽·苍穹之烬(典藏版)试读章节  第*章  剑圣之剑 白帝十九年二月,北越郡的雪城,寒风呼啸。“啪”的*声,窗户开了。风卷着雪从窗户的缝隙里吹了进来,紫金炉上的火苗摇了*摇。*双枯黑的手搁在羊皮羔子的软褥上,软软地垂下,正凑在火旁取暖。此刻风*吹,火舌猛然*晃,舔了上去——而那双手僵僵地伸着,居然没来得及避开。更奇怪的是,被火灼烤着,那双手的主人居然没有发出*声痛呼。“哎呀!”旁边的*个小丫鬟正忙着去关窗户,*看见连忙回身。她刚将紫金炉挪开,便听到*个声音在耳后冷叱:“废物!怎么这样不小心?”她猛然*哆嗦,连忙颤声道:“对不起,主人……”“滚!”不等她说完,*掌挥过来,将她抽到了*边。门外走进来的是*个男子,穿着白色葛衣,高而清瘦,神色冷峻,眼神如刀剑*样凌厉,令人不敢与其对视。他进来时脚步很轻,几乎听不到声音,右手还端着*碗汤药。然而在抬起左手把人打飞出去时,那碗满满的药汁居然纹丝不动!他连看都不看那个丫鬟*眼,把药放在火炉旁的案子上,迅速地拉起了那双被烫伤的手察看——那双枯瘦焦黑的手上结满了疤,狰狞扭曲,五指甚至无法并拢。新伤和旧伤叠在*起,触目惊心。“该死……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复原?”那人低声咒骂,眉间有煞气*掠而过,“难道真的要逼我按照那个见鬼的方子来吗?”掌心那只手微弱地动了*下,似乎想要缩回去。“醒了?”他脸有喜色,抬头看去。那个缩在白狐裘中的女子果然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他,又看了看室内,似是不知道置身何处。那张脸是令人恐惧的——左半边脸已经化成了焦炭,而另外半边完好的脸却美丽如仙子。“今天有没有感觉好*些?房间里够暖和吗?”他开口问,语气尽量温和。那个女人没有回答,只是用*种茫然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将身体微微往后缩了*下,似乎觉得对方身上有着*种令人不舒服的煞气——天下第*的杀手之*,即便是刻意收敛隐藏,还是令人警觉。“来,喝药吧,喝了就会好了。”北越雪主叹了口气,从案子上拿起那碗药,另*只手将她连着狐裘扶了起来,“这是我找雪城里*好的大夫给配的药。”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