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扬州广文图书有限公司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水浒志传评林(明万历双峰堂本)》(共1函全6册)8开.线装.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
  • 年代:   不详
  • 装帧:   其他
  • 开本:   8开
  • 作者: 
  • 出版社:  广陵书社(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
  • 年代:  不详
  • 装帧:  其他
  • 开本:  8开

售价 5800.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4-14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国学古籍 > 历史
    货号:
    k
    商品描述:
    友情提示:买书别看原定价,物价在飞涨,合适就买;别看厚薄、新旧,有用就买,双方自愿。物价不停涨,书价没理由不涨。此图书现售价高于原定价,敬请慎重考虑。如对书品、价格等觉得不如意或选择要求挑剔、苛刻者,请勿下订单。

     

    特别提示:本书图片为实拍,图片清晰品相自定,我们所定书品仅供参考,付款后按实图发货。盼各位书友谨慎下单订购,共同爱护信誉、珍惜成交缘分。不能接受以上声明的书友敬请绕行,自尊者人尊之。

    郑重声明:打击网络出版业侵权盗版,维护著作权法,不制假,不售假,假一罚十。此套书为扬州广陵书局实拍图片,未经本网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否则视为侵权。凡冒用、盗取修改本图片,一律由孔网负责追究其损失。

    水浒志传评林
    前言
    东平县人民政府,作为这次罗贯中与《三国演义》《水浒传》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主办单位,拟印赠《水浒志传评林》给予与会学者:有询于余。余曰:善!
    此书全称《京本增补校正全像忠义水浒志传评林》,题“中原贯中罗道本名卿父编集”,“后学仰止余宗下云登父评校”,“书林文台余象斗子高氏补梓”。卷头有天海藏序,末题“万历甲午岁腊月吉旦”,卷尾牌记为“万历甲午秋月书林双峰堂余文台梓”。此甲午为明万历二十二年(1594)。按,福建建阳余氏自宋以来。世业刻书,明后期刊行通俗小说甚多。双峰堂为余象斗经营之书坊,亦号三台馆,所刻小说有《列国志传》、《三国志传》、《八仙传》、《万锦情林》等,署名有《文台余象斗》、“双峰堂主人”、“三台馆山人仰止余象斗”等,大都是明万历年间刊行的。
    明嘉靖以降,《水浒传》相继刊行了许多版本,有所谓文简事繁的简本和文繁事简的繁本两类。《水浒志传评林》属简本系统,所谓“事繁”是指其中增入了征田虎、王庆两部分情节。简本版本甚伙,自上世纪三十年代郑振铎发现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所藏《新刻京本全像插增田虎王庆忠义水浒传》残本后,研究者在日本和欧洲多处相继发现了许多种,卷帙完整者除此《水浒志传评林》(日本日光慈眼堂藏),还有《鼎锐全像水浒忠义志传》(崇祯元年刘兴我梓行,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鼎镌全像水浒忠义志传》(黎光堂藏版,东京大学图书馆藏)、《英雄谱》中的《水浒传》(雄飞馆刻,东京大学图书馆藏)等。事实表明在晚明数十年间,《水浒传》大量刊行,简本之多,流行之广,远甚于叙述文字细致主动的繁本,而简本系统的《水浒传》,现存最早最为完整的就是这部建阳余氏刊行的《水浒志传评林》。
    在《水浒传》的文本流变问题中,有个繁本与简本的关系问题,近世研究者有几种不同的认识:一种意见是先有简本,繁本是由简本加以扩展、增饰而成;另一种意见是先有繁本,书坊删繁就简,便有了简本;还有研究者认为《水浒传》原本就有简、繁两种本子,并不是一种祖本的增饰或删节。近二三十年来,多数研究者主张和赞同书坊删繁就简说,但仍有学者认为实际情况并不会是如此单纯,要弄清楚《水浒传》简本和繁本的关系,也就是这部小说文本的流变问题,还须要做更深细的研究,特别对叙述文字不如繁本细致生动、从而不大为《水浒传》研究者重视的简本系统的研究。
    《水浒志传评林》不仅是现存最早完整抄本(缺页极少),而现存完整繁本亦无出于其前者。据明嘉靖时人的书目和笔记,嘉靖初期便有《水浒传》行世,然书皆不存,近世所说新安天都外臣序刻本,还是依据清初刻本序文断为明代有其刻本,并非原刻。此“评林“本版式古老,每页分三栏,上栏为评语,间或补载原本每回前面的引头诗词;中栏为图像,所绘为当页文字所叙人物情节景象;下栏为小说正文。元代建安虞氏所刊平话就是每页上图下文。此“评林”本卷首序页上栏载有一段题作《水浒辨》的文字,说:“《水浒》一书,坊间梓者纷纷,偏像者十余副,全像者止一家……惟三槐堂一副,省诗去词,不便诵览。今双峰堂余子,改正增评,有不便览者芟之,有漏者删之,内有失韵诗词,欲削去,恐观者言其简陋,皆记上层。”这段简短的广告式的文字,传达出了一些值得玩味的信息:一是在余氏刊行“评林”本之前,已有许多家书坊纷纷刊行《水浒传》,有“全像”(元刊平话称“全相”)本和“偏像”(有部分插图)本。二是三槐堂——当时刊行过《明 镜公案》、《南北宋志传》小说的王昆源氏的书坊——所刊行《水浒传》“省诗去词”,也当是一种删繁就简的简本。三是余氏此本是“改正”三槐堂本“省诗诗去词”之病,增加了评语一栏,正文也有所删增(“漏者删之”一语不通,“删”当“补”字之误),可见简本并非始自建阳余氏之删繁就简。
    余氏“评林”本题名有“增补”二字,应当是指书中有征田虎、王庆两部分情节。郑振锋在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所见《新刻京本全像插增田虎王庆忠义水浒全传》残本,仅存第二十卷全卷和第二十一卷半卷,“所叙为王庆始末,仅至宋江起兵征伐王庆,连克坚城为止,未及王庆的灭亡。”(《巴黎国家图书馆中之中国小说与戏曲》)此余氏“评林”本里,王庆的出身、宋江起兵征伐连克坚城,是第二十一、二十二卷所叙内容。据郑氏介绍,所见标作“插增”的本子,每页两栏,上图下文,没有此“评林”本每页上层的评语或补载诗词的一栏。这两点说明两者不是一种本子。然巴黎国家图书馆所藏残本,也是“全像”本,“插增”和“增补”之别,或许表明“插增”本在先,“增补”本在后,玩味此“评林”本《水浒辨》中先说“全像者只一家”,中间特别讲到三槐堂本,后面接着说自家刊本是“改正增评”,其“评林”本就是“全像”本,似可推断郑氏所见巴黎国家图书馆所藏残本,即为王氏三槐堂刊本,插增征田虎、王庆两部分节可能就始自王氏三槐堂本。
    明嘉靖间人说《水浒传》的作者多是施耐庵、罗贯中并提,偏重谓《水浒传》文本出自罗贯中之手,并认为他即为《三国志演义》的作者罗本字贯中。《三国志演义》嘉靖本署“罗本贯中”,修髯子序称“东原罗贯中”,东原是指其里籍。此余氏“评林”本题“中原贯中罗道本名卿父编集”。中原并非具体州郡地名。严敦易解释说:“闽本称‘中原’,可能为‘东原’之误,但也许是福建人称呼北方人的一种概括口气。”(《水浒传的演化》)柳存仁《伦敦所见中国小说书目提要》载所见英国博物院藏余氏双峰堂刊《新刻按鉴全像批评三国志传》残本,署“东原贯中罗道本编次”,同时同书坊所刻二书署名基本相同,“中原”和“东原”之差,“中原”当为“东原”之误,或如严敦易所说为一种概括口气,实指东原,即山东东平。只是罗贯中的名字中多一“道”字,尚待研究。
    福建建阳书坊所刻书,学者称作“闽本”,多编刻较粗糙。此余氏《水浒志传评林》亦然。全书分作二十五卷,卷下分回,有对句回目,与后出之《水浒传》繁本相似。然此书各卷回数不一,有三、四、五回三类,且自第七卷第三十回以后,不再标明回数,只有回目。这大概是由于急于印行,编排失于草率,体例上遂汪缺乏统一性,最后部分尤为零乱。但是,它毕竟是《水浒传》的一部保留下来的算得上完整的简本,其文体面貌,连同其中粗陋处,对考察《水浒传》文本流变情况、简繁两种文本的关系,以及明后期通俗小说刊行、流传情况,都有历史文献的价值。
    《水浒志传评林》完整者仅存日本慈光慈眼所藏一部,上世纪五十年代文学古籍刊行社仅影印了一千部,现下国内外研究者仍不易获读。东平县人民政府印赠此书给与会学者,对《水浒传》的研究无疑一件极有意义的大好事。
    袁世硕
    二○○六年六月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