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北地书屋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龙光诗经 (四册八卷 全)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有益堂
  • 年代:   清代 (1645-1911)
  • 纸张:   白纸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尺寸:   18 × 12 × 2 cm
  • 册数:   1册
  • 作者: 
  • 出版人:  有益堂
  • 年代:  清代 (1645-1911)
  • 纸张:  白纸
  • 刻印方式:  木刻
  • 装帧:  线装
  • 尺寸:  18 × 12 × 2 cm
  • 册数:  1册

售价 1000.00

品相 八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6-01-03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线装古籍 > 文学
    品相描述:八品
    一套完整。卷五四十九页老补,见图。
    商品描述:
    清代聊城四大书庄——有益堂



     
        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研究员唐桂艳说,她搜集的资料中,有原聊城民俗专家吴云涛先生的《聊城刻书出版简史》一书,据这本书记载,有益堂虽位在四大书庄之末,但规模排在宝兴堂之前,居第三位,创立资金是钱一万吊,也是聊城经营时间最久的书庄。    
    总号由河北衡水迁聊城
        唐桂艳介绍说,有益堂的取名源自“开卷有益”,原开设于河北衡水西关,出资人叫张绍基。衡水有益堂康熙末年即与聊城宝兴堂因同乡关系而有来往,从南方购来的大量竹纸等先由船运到聊城,寄存宝兴堂,然后再雇大车运往衡水,还通过宝兴堂联系堂邑的刻工。
        唐桂艳说,京杭大运河为聊城的发展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交通优势。张绍基见聊城比衡水经营方便,销路广,于是在聊城古城东门稍里大街北侧赁房设了分号。雍正年间再置房,将分号改为总号,而将衡水总号改为分号。经理衡水人张绍基,后转聊城本地人邹氏兄弟,又转周家(聊城周家钱局),资金雄厚,生意兴隆。 
        有益堂有坐北朝南的门面三间,后院宽广,有作坊、书库、纸库、板库、客厅、寝室等。前面门面东部为货架柜台,西部为货物进出、包装拆验之所。中间是通向后院的正门,门悬清代聊城著名书法家朱学笃所题“有益堂”匾额。门市有店员七八人招揽顾客,作坊有二十余名工人,七、八个师傅,另有不少临时工,循序进行印刷、装订等工作。除零售外,并有大量外客。客人除鲁西附近县镇者外,还有东北、内蒙、山西、河北等地的远客。外商一买几车,在几个书坊选购配套。有益堂与宝兴堂关系密切,互相交流书版,因而两家版本颇为相似。
    所刻《净发须知》全国唯一
        据唐桂艳说,根据前人的资料,有益堂刻过一部理发业技术名书,该书是全国现存唯一的单刻本,即《净发须知》,清朝吴铎编订,共两卷,分别题“京本江湖博览净发须知上卷”和“京本江湖博览按摩修养净发须知下卷”,图文并茂。该书是光绪21年所刻,以问答、歌诀等形式系统地介绍了古代剃头、按摩的各种方法及注意事项,详述了“推”、“拿”、“点穴”、“拿闷”等施术之“诀窍”,是一部记录理发业的专门著作。此外同样具有实用价值的还有《冷发烫知》,有图,有注释,此书大概已经绝迹。可见,有益堂为我国传统的理发业作出了贡献。
        但据记者了解,也有人说《净发须知》是聊城书业德在咸丰10年刻的,也有说是聊城善成堂刻的,由于记者仅看到此书有限的几页,所以无法辨明刊刻年月和到底哪家所刻。
        另据了解,《净发须知》在明朝永乐年间编纂的《永乐大典》中也有收录,也是上下两卷,在第14125卷的第一页。看来,《净发须知》是清朝的吴铎“修订”了一下而已。不管该书是聊城的哪一个书坊所刻,但作为现存最早的刻本是无疑的。    
    传三五百部书卖山东图书馆
        唐桂艳介绍说,有益堂也是有自刻自印、来书页加工、直接来书经销等几种经营情况,其版除自刻外,还收买一些倒闭书坊旧版,改补为“有益堂”字样。戊戌变法后,有益堂又印《历史》《地理》《自然》《经济》《政治》等书,张家口的骆驼队、河北的大车帮、山西的毛驴群,纷纷来聊购书,连同聊城毛笔、年画,一起大量批购,形成“乱市”。
        到了“民国”,木版书为铅印、石印书所代替,有益堂每年还可销七八千木版书,但远不如昔日兴盛。有益堂见木版书走向末路,又开始经营新书和文具。日寇占聊期间木版散失,又以经营文具为主。1946年,有益堂倒闭。
        唐桂艳说,有益堂刻书应该很多,上千种是很有可能的。根据吴云涛《聊城刻书出版简史》介绍,有益堂的三五百部木版书为山东省图书馆买去,但据她查阅,山东省图书馆线装书中明确有有益堂标志的仅有十余部,最早的是道光年间刻,最晚的是“民国”四年刻。她说,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有两种,一是本来就没有那么多,吴云涛先生弄错了数;二是多数书虽然是有益堂的刻书,但没有有益堂标记,刻书铺子并不是每一书都写明出自哪里的。

    配送说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