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新大学问书坊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丹东之死》限量特别收藏版(纪念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每套包含两本书,一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两书收藏页均编号钤印)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不详
  • 出版时间: 
  • 印刷时间:   2015-10
  • 装帧:   精装
  • 作者: 
  • 出版社:  不详
  • 出版时间: 
  • 印刷时间:  2015-10
  • 装帧:  精装

售价 320.00

品相 九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5-10-20

数量
库存63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收藏与鉴赏 > 特装限量本
    商品描述:
    精妙的语言 生动的隐喻 严谨的史实
    呈现“旧制度与大革命”时代的鲜活生命与深刻思考
    德国天才毕希纳《丹东之死》特别收藏版
    纪念翻译家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


        有很少的书是极适合朗读和背诵的,他的语言需要是长期以来涵咏斟酌的思考,以爆炸性的力量成篇,他的人物需要至今保持鲜活而非俯仰之间已为陈迹,你翻阅这本书的时候,他和你的心灵、大脑自然共鸣,你很容易就有朗读背诵的冲动。因为作者、译者、语言高度地融为一体,这正是傅维慈老先生译德国天才毕希纳《丹东之死》。穆齐尔说,20世纪,莎士比亚死了而毕希纳没死。理智、灵感、思想、命运在毕希纳这儿转化为流动的词语、鲜活的生命,他用玩世不恭的闲谈展现思考的深度与力度。这一切特质都完整地体现在《丹东之死》,体现在傅维慈老先生一个字一句话反复默诵锤炼的中文译本中。


    毕希纳(1813-1837)
    虽然毕希纳年仅23岁就去世了,但一个天才能干的事情他几乎都干过。这23年间,他横跨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拿了个医学博士,得了个哲学博士;闹革命期间秘密发行政治小册子《黑森快报》,被称为《共产党宣言》之前19世纪最革命的文献;因为做了政治通缉犯,逃亡需要钱,他写戏剧和小说换稿费,结果不多的作品后来让他成了德国现代戏剧的创始人、现实主义戏剧的先驱。为了纪念他而设立的“毕希纳文学奖”是德国最著名的文学奖项。

    傅惟慈(1923-2014)
        著名文学翻译家,还自称“一个收集癖患者”,在钱币收藏方面独有心得,他同时作为一位旅游和摄影爱好者,作品被行内人所称许。他的一生充满传奇。1923年生于哈尔滨,曾求学于辅仁大学、浙江大学等,以国民党青年军身份参加抗日战争,1950年在北京大学毕业。毕业后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语言学院等院校讲授语言、文学课;上世纪80年代赴德国、英国教学。通英、德、俄等多国语言,有三四百万字的译著。其自我创作作品结集为《牌戏人生》。

    为纪念翻译家傅惟慈先生逝世一周年,在傅老家人的支持下,由雷天担任策划,具体先生担任设计师,历时一年半仿欧式装帧制作《丹东之死》特别纪念收藏版——本以为在半年内能制作出来,没想到工艺的复杂导致反复的修改调整,直至一年半之后才做出样本。虽未完全达到理想之标准,但勉强亦能告慰傅老在天之灵。
    《丹东之死》特别纪念收藏版共编号制作500套,每套包涵两本书,一本为16开皮面精装毛边本(以供书友收藏,皮脊、竹节背、包角、毛边式样完全参考欧式风格,全手工制作),一本为小32开布面精装本(便于携带和阅读),两本书收藏页均钤有傅老生前留下的一方印以志纪念,并对应收藏编号。其中301——500号为傅老家人收藏,201——300部分用于地面书店展示发售,部分自留赠送其他翻译家,1——200号由孔网发售,以贴补工本费。

    (注:虽然已经是尽量按欧式典籍的装帧工艺来制作本书,但毕竟国内工艺尚不成熟,这也是我们的第一次费时费力的尝试,不可能一次就达到欧洲装帧的工艺水准。如果有购书的书友对本书质量有任何疑问,在收到书后7天内均可申请退换货,由于成本较高,我们退还书款,但书友寄回的快递费不另退,敬请书友理解。)

    关于《丹东之死》特别纪念收藏版的装帧设计

    ●书中的图片是特约编辑通过各种渠道,在德文、法文的原版书中找到并精挑细选出来。
    ●正文为未被他人修改前的傅惟慈全译本,完整还原60年代傅老牛棚中苦心孤诣翻译《丹东之死》时的遣词造句。版式参考欧洲剧本典籍的排版方式,疏朗大方便于阅读。
    ●欧版标志性符号-牛皮、竹节背、包角、圆脊、毛边等工序均一一采用,尝试欧洲文字之中式还原。
    ●设计师除参考德国毕希纳文集之各种版本外,另拆散俄罗斯典籍范本,于辨析工艺中,直至第五册样书,始达欧版典籍原貌之八九十。
    ●欧洲典籍之摹造过程,需几十道工序有效衔接,跨专业之融合,才至如今之式样。《丹东之死》之内文用纸,亦选用欧洲工业环保认证之瑞典木浆书纸,使书之翻阅绵柔,无噪响。
    ●皮脊精装毛边本的内文为图文混排,注释在每一幕的后面。布面精装本的插图在正文前面,注释为脚注方式,在对应的每一页下方。正文除《丹东之死》剧本外,另收录傅惟慈先生谈翻译《丹东之死》的访谈,以及傅老自述文章《牌戏人生》,并有傅老不同时期的照片。
    ●本书译本采用除傅惟慈先生本人之外,未被其他人修改过的全译本,更原滋原味地展示傅老译笔的精妙。


    关于《丹东之死》
    “在我眼中,剧作家无异于史家,但是他比史家高明之处在于,他为我们再次创作了历史;他摒弃了枯燥的叙述,把我们直接带入另一历史时空中;剧作展现给我们以人物的性格而非对特点的叙述,鲜明的形象而非冗长的描述。剧作家的最高任务就是,尽可能的接近历史的本来面目。”——毕希纳

    《丹东之死》是德国天才作家毕希纳在22岁时,于革命活动失败之后,在逃亡隐匿的5个星期写就。

    篇幅:
    四幕三十二场。

    人物:
    主要为丹东与罗伯斯庇尔,出场人物共 29 人,群众若干。
    丹东一派国民公会代表九人:乔治•丹东,雷让德尔,嘉米叶•德墨林,亥劳-塞舍尔,拉克罗阿,菲利波,法布尔•德格朗亭,梅赛尔,托玛斯•裴恩;
    罗伯斯庇尔一派公安委员会代表五人:罗伯斯庇尔,圣•鞠斯特,巴瑞尔,扣罗•戴尔布阿,毕劳-瓦伦;
    革命法庭庭长:亥尔曼,杜马
    次要人物有丹东的朋友、发酒疯的市民、丹东、嘉米叶•德墨林的妻子和几位妓女、区代表、公诉人和刽子手等。
     
    时间:
    从1794年3月24日(最早的革命家艾贝尔派被杀)起到1794年4月5日(丹东等人被送上断头台)为止——共十二天。

    剧情:
    毕希纳把目光聚焦在雅各宾党最高领导者罗伯斯庇尔的红色恐怖时期,以丹东与罗伯斯庇尔对待如何继续这场革命的理念分歧和人格上的冲突为主线,真实地表现了罗伯斯庇尔怎样以革命的名义通过各种卑鄙手段消灭政敌的过程。最后以丹东等人慷慨赴死、对刽子手高喊“你想做得比死神更残忍吗?你能阻止我们的头颅在筐子里互相接吻吗?”和当晚嘉米叶•德慕兰的妻子在革命广场上高呼“国王万岁”结束。
     
    综述:
    法国大革命进行到这个时期,主要矛盾转移到红色政权的内部。对政敌(路易十六、封建王朝、保皇派、外国雇佣军、持不同政见者)的屠杀已经令人感到厌倦了。丹东一派反对罗伯斯庇尔派对艾贝尔派的屠杀,他认识到流血不能解决民生的问题,人民为之奋斗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权不但没有得到进一步实现,反而不断遭到践踏。而罗伯斯庇尔则认为,革命的车轮不能停下来,要继续前进才能将革命进行到底,宣称:谁阻挡历史的车轮,就打倒谁,不管他是战友还是兄弟。毕希纳以他敏锐的目光指出:罗伯斯庇尔冠冕堂皇的说词后面隐藏着一个无法坦白承认的念头:自己的威望和权力受到威胁。他不能容忍丹东的影响和威望超过自己,于是便让革命法庭出面罗织莫须有的罪名、收买证人并作伪证来给丹东等人定罪,一宣布有罪就立即执行!——残酷的历史一再证明:光明正大的人永远斗不过搞阴谋诡计的人。但是,丹东视死如归,用自己的生命警告世人,这种恐怖政治不能持久,不能解决革命的根本问题;同时也警告罗伯斯庇尔,如不改弦更张,不久也将步我后尘(“我给他定个期限,不出六个月,我就要把他拉过来和我在一起”——丹东)!——果然,罗伯斯庇尔的统治没有持续多久,三个月后,于1794年7月27日被推翻,“热月党人”的“白色恐怖”也把罗伯斯庇尔送上了断头台。
     
    最初的反响和对后世的影响:
    历史上的那十二天,可谓法国大革命时期最惊心动魄的历史时刻之一。驾驭那样庞大驳杂的历史事件,没有天才的禀赋,要在五个星期之内写成这个剧本,无论如何都是难以想象的。最先看到这个剧本的出版家古茨科立即表示极其赞赏并一再夸赞毕希纳的文学天才,后来还多次表示,要请毕希纳为他的《凤凰报》撰稿,甚至在毕希纳流亡之后,他也希望毕希纳不要走太远,就呆在德国附近,否则对德国文学将是一个损失。与古茨科的赞赏针锋相对的是这个剧本立刻遭到书报检查官的大砍大杀,然后是恶毒的攻击,说这个剧本“违反道德、有伤风化和亵渎神明”等等。直到二十世纪初,德国先锋主义、表现主义的美学革命派们才重新对毕希纳表示深刻的理解。他们发现毕希纳远远地走在时代的前面。


    傅惟慈:翻译《丹东之死》给我一种猜谜般的乐趣


    您作为一位作品颇丰的文学翻译家,有三四百万字的译著,特别是格林和曼兄弟的作品给您带来盛名,但我们对两部稍微另类的思想性作品更感兴趣,一本是《动物农庄》,一本是《丹东之死》,请您谈谈这两本书翻译背后的故事。因为那个时代的翻译家大多都在译介阶级性极强的作品,今天看来非常可惜。

    傅惟慈:对于我来说,翻译是一种游戏,也是一个实验,一种寻求,或者说丰富人生的方法之一。当然,我的翻译生涯,也是和时代大气候息息相关的;经历了遵命翻译、经典文学作品翻译、趣味性的文学作品翻译这大致的三个阶段。
    我译《动物农庄》,是因为董乐山的影响,这本书现在一版再版,我写了前言说明了这个过程,这里就不多说了。至于我译《丹东之死》倒确实更有些曲折。

    毕希纳一直没有在中国发生应有的影响,不少人是读刘小枫的《丹东与妓女》才知道毕希纳的。所以我们对您那么早注意并翻译毕希纳很佩服,尤其是毕希纳对革命有不少前瞻性理解,您怎么会想起翻译这样一本书?

    傅惟慈:我第一次接触《丹东之死》,读的是苏俄作家阿•托尔斯泰在1917年为莫斯科大剧院演出的改编本,早年曾被巴金转译成中文的,1930年出版。但印象不深。50年代中期,我在北大旁听德国专家讲授德国文学,他对毕希纳赞誉备至,称之为莎士比亚和歌德剧作的后继者。我便找到德文版《毕希纳文集》一篇篇读过,我很喜欢其中篇小说《棱茨》,更重要的收获是《丹东之死》启发我开始思考与革命有关的一些问题。

    革命与性的问题?

    傅惟慈:我那时候还没这么时髦。我首先想到一些表面的问题:例如革命胜利以后,革命者会不会腐化?丹东是不是坏蛋?他和罗伯斯庇尔一样,都是真诚、热情的革命者,法国大革命的标志性人物。但在革命发展到一定阶段,该如何继续下去,他们发生了重大分歧。这也是当时我们经历的时代所困惑的。罗伯斯庇尔的外号叫“不可贿赂的”,很正直的,大公无私,非常廉洁的,他主张继续采取恐怖高压手段;丹东本来是公安委员会的委员之一,他亲手签署了多少个手令,把贵族一个一个送上了断头台,后来则转向了温和的立场。他们都有各自的支持者,两派在不同场合宣讲的自己的主张,激烈争论,各有令人信服的精彩发言。罗伯斯庇尔和丹东的斗争,表面上看是革命的两条道路。丹东最后被送革命的断头台,因为他违反了公共道德,但事实是那么简单吗?
        他们的分化,也可以这么概括:革命胜利后,人民群众需要什么?是休养生息、安居乐业,还是日趋严酷的阶级斗争?丹东这个人很有意思,他的人生姿态很人性化,他提出人民群众需要的是面包而不是染满鲜血的断头台。知识分子需要什么?是让才能和个性自由发展,找回一点点做人的尊严,还是所谓思想改造,像丹东派所说的,人人都要“裁剪成同一样式的袍子”把自己包裹上?这样人们身上的曲线都给掩盖起来,什么美啊、丑啊,没有个人的东西。那个时候我的思想也是非常模糊的,但恍惚就觉得那样革命之后,人民的一切自由都被剥夺了。
    1962年工作政策调整,我们国民经济刚刚恢复正轨,无论经济还是法制、文化等方面我们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却被马上提出,形势骤然紧张起来。1964年文艺界遭到重创,近百名优秀作家被写入黑榜,《舞台姐妹》《北国江南》等电影被宣布为大毒草。这一年我也运交华盖,调离了原来的教学岗位,感到沉重的压力。

    您说,“翻译外国文学,既能从大师级的创作里品味人生,又满足了自己舞文弄墨的癖好。特别是在当年一段严峻的日子里,做两种文字的排比转换游戏,不仅逃避了自己怯于面对的现实,且又恍惚感觉自己可以当家作主,不必听人吆三喝四了。夸大一些说,翻译工作使自己获得了一定程度的自由感。”是不是翻译《丹东之死》也是您的“逃避之路”?

    傅惟慈:当然可以这么说。我通过人民文学出版社找到《丹东之死》俄文本。俄文本、中文转译本和毕希纳德文原本一对照,我发现有不少差异,所以我希望把毕希纳原作的风貌直接奉献给中国读者。

    剧本翻译要求当行本色,特别是对话很多,像《丹东之死》翻译是不是更费推敲?

    傅惟慈:这个剧本的语言非常巧妙,很机智,特别是丹东,其生活是比较浪漫的,他跟同志们、朋友们聊天,常常拿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甚至人体器官做比喻,好像今天流行的黄段子,非常非常粗俗,又很有意思。怎么把这极俗又极形象的语言和比喻恰到好处地用汉语表达出来,它给我一种猜谜般的乐趣。

    这样的翻译肯定很费工夫,当时那个形势您哪里来的空余时间?

    傅惟慈:在“阶级斗争月月讲、天天讲”的时候,我们学校的午饭时间是2小时。我从不浪费这难能可贵的可以自主的2小时,便不在学校食堂吃饭,而是到就近的一架安静的小饭馆草草填填肚子,挤时间翻译《丹东之死》。因为惧怕舆论的压力,我还瞒天过海,把这本书拆散,夹在经典著作和笔记本里,在开不完的大会小会和学习中间,觑两眼,思索着这个词、那个句子如何处理。

    翻译的时候,您想到过和更多读者分享这本书吗?这本书最后究竟是如何出版的?反映如何?

    傅惟慈:当时肯定是不会出的,我很清楚。四人帮倒台之后,因为翻译曼兄弟的作品,我和人民文学出版社有交道,就主动向他们推荐这本书。尽管毕希纳不到24岁就死了,没有成为歌德、莱辛那么大的权威,但他作为天才作家在德国文学史上是有定评的,如果他再多活几年,说不定会远远比其他德国作家都有名,因为在他23岁时就能写出这么一个杰出的作品,《丹东之死》也是他生前公开发表的唯一一部作品。更有意思的:他可算作德国最早的无产阶级作家,把工人阶级作为书中的主人公来写。所以出毕希纳的作品不算犯忌,人民文学出版社把这个小册子纳入“文学小丛书”1981年出版了。

     “文学小丛书”很受欢迎,在缺书的年代,哺育了一代读者,销量一定不小,我手里有这个版本,作序的是刘半九。

    傅惟慈:这个刘半九,其实就是著名诗人绿原。绿原在监狱中自学德语,很可敬。至于这个小册子影响如何,我还真的不太清楚,因为以前没有网络,信息不畅。不过个别的不虞之誉倒是有的。后来国内知名学者李士勋,专门研究毕希纳,将这本书编入《毕希纳文集》出版;2008年李士勋又编了《毕希纳全集》,他把我的译文做了一些修改,我感谢他订正了我译稿中的几处失误。

    网上有读者对照全集修订版和“文学小丛书”本,说“早年看您翻译的《丹东之死》,其中一些警句过目不忘,记得清清楚楚。”而全篇校订后“可能更加贴近原文,但是句式稍嫌西化,有损文气”。您怎么看?

    傅惟慈:谢谢那个细心的读者。其实,我认为每个译者的译文都有自己的风格,我的译文有些地方被一些人认为犯了“自由化”的错误,但这也是我逐渐摸索出的翻译原则所决定的:在不违背作者原意的基础上,我对个别词句不大接受原文拘泥,而力求顺畅和一点文采。有人喜欢,我当然很高兴。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

孔网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