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乌有乡新书
  • 萝西与苹果酒
  • 萝西与苹果酒
  • 萝西与苹果酒
  • 萝西与苹果酒
  • 萝西与苹果酒
  • 萝西与苹果酒
  • 萝西与苹果酒
  • 萝西与苹果酒
  • 萝西与苹果酒
  • 萝西与苹果酒

萝西与苹果酒

举报

9787513330541

  • 作者: 
  •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 ISBN:   9787513330541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装帧:   精装
  • 开本:   32
  • 作者: 
  •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 ISBN:  9787513330541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装帧:  精装
  • 开本:  32

售价 43.00 7.4折

定价 ¥58.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8-09-16

数量
库存15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小说
    商品描述: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一本重温童年、成长、爱、故乡、逝去时代的天才自传体小说,如诗如画的语言,充沛真挚的情感,仿若穿越岁月的烟云,深情回望往昔时光…… 入选《每日邮报》、《卫报》评选的“死前一定要读的1000本小说”、“100部不可不读文学作品”等quan威书单。 一代人的英国中学课本内容,英国“中考”考试篇目,美国高中英文课推荐读物。 自出版至今50余年长销不衰,全球70余种版本,英国各大书店持续力推。 《纽约时报》《每日邮报》等媒体强力推荐。 被英国广播公司(BBC)多次改编为同名电影。                                                                 内容简介                            一战末期,年幼的洛瑞˙李随家人定居在风景如画的英国科茨沃尔德乡间。而立之年,他用诗般优美、温暖的文字重温故乡的童年往事,谱写出一首经久不衰的英式田园牧歌。金色的火焰,少年的诗,萝西的笑靥,未被电气化侵扰的美丽村落,一代人失落的集体记忆……                                                     作者简介                            洛瑞˙李(1914——1997) 英国著名作家、诗人、编剧,被誉为“英国首屈一指的作家”,荣获大英帝国勋章、大西洋奖、作家协会游历奖、威廉˙福伊尔诗歌奖、W.H.史密斯父子奖等,众多作品被公认为英语世界备受喜爱的旅行书籍。其回忆录代表作《萝西与苹果酒》(1959)、《当我在一个仲夏清晨出走》(1969)、《战争的一瞬间》(1991)合称为“自传三部曲”,成为长销不衰的经典作品。 另著有四卷诗集:《太阳是我的纪念碑》《蜡烛生光》《掌中诗》《我层层衣装的男人》,其他作品包括《献冬日以玫瑰》《我无法停留太久》《两个女人》等。2003年,洛瑞˙李的手稿被收入大英博物馆珍藏。                                                                 精彩书评                            很久以前,当我在学生时代首次读到《萝西与苹果酒》时,从没想到它对我的人生产生了如此深远的影响。……(洛瑞˙李)为我们冻结了时间长河的一刻。他的语言令人难以忘怀,描写细节炉火纯青。 ——麦克˙莫波洛,英国作家,《柑橘与柠檬啊》作者    美丽而丰富,充满了故事,充满了来自未被压抑人类的幽默,充满了智慧和观点,充满了几乎一切东西。 ——威廉˙麦克斯韦尔,美国作家,《妈妈走的那一年》《再见,明天见》作者。      一本迷人的书,一场优美的告别,不仅追忆了童年与少年时光,更追忆了那个如今已然消失的英格兰…… ——普利斯特利,美国作家  一部英国文学classic——《好书指南》    20世纪数一数二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有如魔法,招来一个质朴、温暖而美丽的世界。 ——《独立报》    书中带着清晨新鲜的味道,每句话都仿佛能让人摸到、闻到、看到和听到,牵动人心。 ——《每日邮报》    依然一如既往地鲜活,充满着喜乐、对青春的感恩与深情,悠扬吟唱着回忆。 ——《星期日泰晤士报》    他的内心有一只夜莺在歌唱,感性充沛,抒情优美。——《卫报》                                                     目录                            第一章 第一道光 第二章 名字 第三章 乡村学校 第四章 厨房 第五章 壁板下的老奶奶 第六章 公开的死亡,私下的命案 第七章 母亲 第八章 冬天与夏天 第九章 多病的男孩 第十章 舅舅们 第十一章 郊游与节庆 第十二章 初尝爱果 第十三章 最后的时光                 查看全部↓                                            精彩书摘                              第一章 第一道光   三岁那年,我被人从搬家公司的运货马车上抱到地面。怀着一种茫然而恐慌的感觉,我的人生在这个村庄里开始了。   六月的青草长得比我还高,我身处其间,手足无措地哭了起来。我从未如此亲近过青草,它们高出我许多,把我包围并淹没。耀眼的阳光下,片片草叶纹上了虎皮的花色,它们像刀刃般锋利,泛着幽暗、邪恶的绿光,又如浓密的森林般深不见底;草丛中生机盎然,蟋蟀唧唧吱吱地叫着,在空中穿梭跳跃,好似猴子一般。   就这样,我在草间迷路了,不知何去何从。热带的暑气从大地缓缓渗出,混杂着草根和荨麻的强烈臭气;雪云般的接骨木花堆积在天空,又纷纷扬扬地洒下,令人眼花缭乱、屏气凝息。我沐浴着飘落的花雨,感受它们扑面而来的甜美香气。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脱离了人类的视线,第一次独处于全然陌生的世界,无从预测未来,也捉摸不透其间的奥妙。在这个世界里,小鸟尖声啾鸣,植物冒出袅袅臭气,昆虫出其不意声引来。她们的责骂和关怀将我的恐惧一扫而空。姐姐们朝我弯下腰--一个,两个,三个--她们的嘴上犹自沾着黏糊糊的红醋栗浆果,果汁从手上滴滴答答地掉落。   好啦,好啦,没事了,不要再哭了。快回家吧,我们喂你红醋栗吃。   然后玛乔丽--我最大的姐姐,将我一把抱起,让我的脸贴在她长长的棕色头发上。她抱着我一路跑下崎岖的小径,穿过长满玫瑰的花园,在一幢小屋子前停下,将我放在门阶上--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虽然我还并不相信。   我们就是在那一天搬到了这个村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的夏天。我们的小屋伫立在一个足有半亩大的花园里,位于湖边陡峭的山坡上。小屋有三层高,拥有一个地下酒窖、一笔藏在墙壁间的奇珍异宝、一个汲水泵;屋前长着几棵苹果树,开满丁香花,还种有草莓;烟囱里藏着秃鼻乌鸦,青蛙躲在地下酒窖里,天花板上长着蘑菇--所有的这一切,只要每星期付三镑六便士即可。   我不清楚我们家从前住在哪里,但我的人生似乎是从运输公司的那辆货运马车上开始的,它载着我缓缓开上通往村庄的绵长山岗,又把我丢入高高的草丛,让我迷了路。为了不被太阳晒伤,我的身上还紧紧裹着英国国旗。当我从车上滚落在地、站在夏日的山坡上冲着虫鸟嗡鸣的丛林大喊大叫时,那一刻我才感到--我是真的来到世界上了。而对其余的人、对全家八个人来说,这同样也是一种新生活的开始。   不过在这第一天,我们所有人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一车满载而来的家具让我们陷入了手忙脚乱的混沌中。我在厨房地板上到处爬行,穿梭在朝天倒放的椅子腿森林和玻璃杯的水晶田野中。我们仿佛刚刚被海浪冲上一片崭新的大陆,开始分头寻找清泉和宝藏。姐姐们花了一天的时间,在花园里清理长满水果的灌木丛,红醋栗是她们的最爱,一簇簇红色、黑色、黄色的浆果与野玫瑰纷纷缠绕在一起。这样天降的赏赐是女孩们从未见过的,她们在灌木丛中飞快地跑来跑去,兴奋地叽叽喳喳叫喊不停,像用爪子觅食的麻雀一样把水果抓起来。   面对这么多要做的事,妈妈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眼前的这座花园荒废已久,但它蕴藏的丰富野趣却令她深深着迷。她一整天不停地奔来跑去,脸颊绯红,口中喋喋不休,将从厨房地板上找到的瓶瓶罐罐都塞满鲜花--花园中的百花、湖畔的小雏菊、峨参、野草、羊齿植物还有各色树叶--它们被一把把捧来,从门外涌入小屋,直到外面的世界被完全移植进幽暗的室内--这里如同一方静谧、绿意盎然的池塘,翻涌着甜美的夏日潮汐。   我坐在堆满杂物的地板上,凝望绿色的窗外,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生机勃勃的花园。我看到了姐姐们套着黑色长筒袜的腿--袜子撕破的地方有白皙的皮肤露出来--在红醋栗花丛间来回地踢踏奔跑。时不时地,她们中就会有谁闯进厨房,拿一大把捏碎的浆果塞满我的嘴巴,然后又跑了出去。而我则是吃得越多,越喊着要吃更多。她们来来往往,就像在喂一只小胖布谷鸟。   这漫长的一天洋溢着嘁嘁喳喳的欢声笑语。大家好像什么正经事都没做,除了收集的各种浆果和面包外,我们再也没有别的东西可吃。我在陌生的地板上四处爬行,穿梭于各种各样的装饰摆设之间--那些玻璃金鱼、陶瓷小狗、男男女女的牧羊人饰品、黄铜做的马术师、停摆了的时钟还有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照片。我挨个地拜访它们,此时它们就像圣洁的神坛,将我引回那些渐渐淡忘的记忆。当我凝视着墙壁,看到日影缓缓西移,夕阳透过墙角的雕花玻璃瓶画出彩虹光晕时,我忽然涌起一种渴望,想要重新回到那种井井有条的熟悉生活中去。   随后在倏忽间,一天就要结束了,而小屋子竟也布置好了。每根拐杖、每个茶杯、每张图画都被摆在各自的位置上;床单铺好,窗帘高挂,地上铺了草垫--然后,这里就成了我们的家。我记不清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就像是在突然之间,这幢房子的传统--它那特有的气味、杂乱无章和一套自成体系的规矩就这么成型了,仿佛一向如此,从未改变。在我们搬到这里的第一天,伴随着日暮降临,房子的构造和布置全部完工。最初,物件散落在厨房地板上,显得局促而孤单。但随后,万物都流向了独属的位置,各归其位,再也不会受到质疑。   从那一天起,我们似乎都长大了。往后的日子中,房间的内部陈设又变动了许多次,就像一个不断经受暴风雪洗礼的玩具,在妈妈和女孩们一阵阵的突发奇想下,床、椅子和各种装饰,旋风似的从一间屋子转移到另一间。不过到头来,在墙壁间固定的格局下,这些东西还是会回到原位,遵循着各自注定的命运,逃不掉也改不了,这样一放就是二十年。                 查看全部↓

    配送说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