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杭州南山书屋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 浮世绘大观

浮世绘大观

举报

在日本众多艺术类型中,浮世绘是最具代表性的美术样式之一。 浮世绘,又称江户绘,是日本江户时代(1603—1867)流行于民间的木刻风俗版画。它通过手绘、木刻等表现手段,以市井百态与社会万象为主题,多描绘日常生活、各类人物和风景名胜,尤其善于表现以歌伎为代表的女性之美,富有浓烈的市民阶层趣味,被喻为“江户时代大百科全书”。

售价 224.00 8.0折

定价 ¥280.00 

品相 全新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8-08-01

数量
库存99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图书条目信息

    浮世绘大观

    • 作者: [中国]
    • 出版社:  安徽美术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8-6
    • 版次:  1
    • ISBN:  9787539880358
    • 定价:  280.00
    • 装帧:  精装

    展开全部

    品相描述:全新
    全新塑封
    商品描述: 2018年06月第1次印刷 印数2千册
    “浮世”一词来自佛教用语,本意指人的生死轮回和尘世的虚无缥缈。浮世绘可解释为“虚浮世界的绘画”,与出世超脱观念相对,多以俗世生活为主要表现对象,描摹世间行乐、风情之态。日语中,“浮世”与“忧世”同音,也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日本近代市民注重现世精神的人生观念。
    在日本美术中,以表现色彩为主的绘画形式,多缀以“绘”字,如“唐绘”“大和绘”“浮世绘”等,无色或不以色彩为主的绘画形式,则缀以“画”字,如“汉画”“水墨画”等。浮世绘有肉笔绘和木刻版画两种类型,传统意义上多指后者,即指彩色印刷的木板画(锦绘)。
    浮世绘脱胎于大和绘与风俗画,并受到中国木版年画、古代仕女画、插图等绘画方式的深刻影响,较好地吸收和演变了中国明清版画技法特色和西方绘画的透视关系,同时又融合了日本民间的艺术形式,表现出色彩明快、线条流畅、手法写实、细腻清丽等艺术特征,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本土气息,充分体现出当时日本社会阶层的审美情趣。
    浮世绘最主要的题材当属以吉原游女为主角的“美人绘”,其次为歌舞伎演员画像的“役者绘”,还有在幕未时期兴起的风景画“名所绘”以及花鸟画。
    与众多艺术形式的发展轨程一样,浮世绘也历经了早期兴起、中期鼎盛和晚期衰退三大阶段。早期自1650年(庆安至万治年间)至“一枚折”出现;中期以1765年(明和二年)彩色套印版画诞生为标志,到美人绘的成熟为全盛期;1800年(文化年间)后在逐渐衰退之际出现了风景绘与花鸟绘。
    近三百年间,浮世绘流派纷呈、名家辈出,涌现出十几个派系、一千多位绘师和版画家。此后,浮世绘作为具有本土意义的绘画观念和美学理想一直滋润着近现代版画与日本画。
    早期
    1603年,德川家康在江户(今东京)建立幕府政权,从此江户聚集了百万人口,成为极速发展的消费中心,除了为贵族效力的能剧和宋元遗风的狩野派绘画之外,以歌舞伎、浮世绘为代表的平民文化艺术也在此时蓬勃发展起来。
    最初,浮世绘作为描绘世间百态的风俗画登场。中国明代万历年间,版画及印刷业达于鼎盛,雕版业盛极一时,线条圆润、刀法纯熟的版画插图大量出现于小说中。这些风俗画一经就传入日本,就被争相仿效,成为武士、贵族们屏风上的观赏品。随着江户资本商业的兴起,带动了商业文化的享乐主义,中产阶级的武士和富裕商人把追求风雅作为生活重点,由风俗画演变而成的浮世绘也逐渐打破了京都地区出版商垄断版权以并且有别于皇室高贵的审美趣味,极大满足了下层市民的阅读需求。
    浮世绘初分两派:一为“肉笔派”,俗称“手绘浮世绘”,直接在绢、纸上绘制,只绘不刻,带有装饰性。另一派称“板稿派”,由画家在木板上作画后再由他人刻印而成,成为浮世绘版画的雏形。后者渐成主流,即今天所称的浮世绘。最早的浮世绘师多来自日本传统画派的狩野派、土佐派。这些画家被本派驱逐、排斥,逐渐转向浮世绘创作。
    17世纪下半叶,被誉为“浮世绘创始人”的菱川师宣(1630?—1694)登上历史舞台。作为浮世绘原稿绘师和绘本插图师,他留下众多肉笔画作品,并开创了水墨印版画的手法,即单一墨色拓印的“墨折绘”。之后的怀月堂安度(1671—1743)以美人画一举成名,他受狩野派水墨画影响,用流畅的线条把身着和服的女子优雅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美人画发展的同时,一个以绘制歌舞伎演员肖像的鸟居派正在崛起。在17、18世纪之交,鸟居清信(1664—1729)在歌舞伎剧场为评判记和节目单绘制演员肖像,创造出单幅版画形式的“役者绘”,开启了鸟居派役者绘的繁荣。此时出现了在墨折绘上用红色矿物氧化铅颜料着色的“丹绘”,之后玫瑰红又取代了橘红,效果更加动人,以此着色技术的浮世绘又称作“红绘”。于是歌舞伎当红演员的形象在红绘中被表现得更为多姿多彩。
    随着浮世绘的发展,涌现出了结合西洋画法的奥村政信(1686—1764)、崇尚中国风格的西村重长(1697?—1756)等大批浮世绘师。而浮世绘技艺也有所发展:红绘在墨里掺胶,从而出现了色彩饱和度更高的“漆绘”。1744年,在红绘的基础上还出现了最早的用红绿两种颜色彩色套印的 “红折绘”,浮世绘技法产生了新的突破。
     
    中期
    江户时代的俳句诗人中流行交换图画日历作为新年礼物,这些“绘历”在设计和色彩上争奇斗艳,致使彩色印刷出现长足的进步。由此,浮世绘画家铃木春信(1725?—1770)等人独创出多色套印的锦绘,浮世绘 进入黄金时代。而在版画技术上,随着印刷技术和纸张质量的不断发展,原画师(版下绘师)、雕版师(雕师)、刷版师(刷师,或折师)的专业分工体制也逐渐确立。
    铃木春信创造了一种娇小可人的“黛玉型”美人画风格,惹人怜爱,充满抒情的诗意,而在他之后,美人画开始走向写实。安永年间,北尾重政(1739—1820)的写实美人画大受好评。而另一位浮世绘师胜川春章(1726—1793)则将写实画风带入歌舞伎肖像画的“役者绘”中。
    将美人画带入黄金时代的,则非喜多川歌麿(1753?—1806)莫属了。他创作了众多细节丰富、风格写实的美人画“大首绘”,用头像或半身像的形式近距离表现出美人的细节,用纤细高雅的笔触绘制了许多着重刻画面部的美人画。他笔下的美人大气端庄,为了凸显这种特质,在他作品中的服饰都选用特殊颜料、上好的纸张,甚至用闪亮的云母加以装饰。在“歌麿风”席卷江户时,1795年,鬼才东洲斋写乐以其风格独特的役者绘引起轰动。从1794到1795年的10个月间,这位“来路不明”的浮世绘师发表了百余幅役者绘作品然后不知所踪,其笔下役者面部表情夸张,十分传神。即使这种夸张手法受到了歌舞伎演员的抗议,也完全没有影响这种独特风格风靡一时。
    与此同时,由歌川丰国(1769—1825)及其弟子组成的另一个浮世绘流派“歌川派”正在崛起,逐渐成为日后浮世绘领域里最具影响力的一个流派。
    19世纪后,进入了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1760—1849)的时代。在当时旅行风潮的影响下,胜川春章的门徒葛饰北斋绘制了《富岳三十六景》,世人熟知的《神奈川冲浪里》便是其中一幅。葛饰北斋活到90岁,在长达70年的创作时间里,这位“画狂人”留下了包括风景、插画、漫画、奇想妖怪画等等丰富多样的浮世绘作品。他笔下的日本风景,在忠实表现各地风土特征的同时,富有浓浓的诗意。
    受他的启发,歌川广重(1797—1858)作为另一位以风景画著称的浮世绘师,创作了《东海道五十三次》等作品,两人共同确立了浮世绘“名所绘”的风格基调。而此时的役者绘,伴随着传奇小说的盛行,歌川国芳等人的“武者绘”大行其道,其中以歌川国芳的水浒传系列最为著名。
    晚期
    19世纪后半叶,即从幕府统治末期到明治时期,成为浮世绘艺术的最后一个阶段。这一时期美国东印度舰队强行打开了日本国门,新旧交替的世风洗涤着江户市民的审美倾向,尤其进入明治维新阶段,江户改称东京,政府推行的西化政策与社会的西方思潮对流传近300年的浮世绘艺术产生了巨大影响,西方文明景观成为时尚热点,于是出现了描绘唯一开放港口横滨的“横滨绘”。而受社会动荡、战乱频仍的影响,又出现了反映杀戮血腥的“无惨绘”。很多新的浮世绘样式在这一时期出现,虽然很受欢迎,但在报纸、摄影等其他媒介的冲击下,浮世绘逐渐走向衰退。
    而浮世绘师也开始向插画家、日本画家的方向转变。河锅晓斋(1831—1889)就以时事风俗画、漫画为主要题材,画面气势宏大。丰原国周(1836—1900)擅长役者大首绘,有“明治的写乐”之誉。月冈芳年(1839—1892)继承了其师歌川国芳的武者绘、见历绘等题材与技法,向“物语绘”发展。小林清亲(1847—1915)则借鉴西方绘画的光影元素,别出新意。正是这“明治浮世绘三杰”,将逐渐式微的浮世绘与日本近现代版画连接起来。
     
    影响
    浮世绘曾一度被日本人认为是较为低俗的艺术形式。与日本画、大和绘的雅致相比,浮世绘表现的市井生活略显粗俗。但正是这些发行量巨大、售价低廉、被民众阅后即弃的、被当作出口瓷器包装纸的浮世绘在远渡重洋后,被欧洲艺术从业者惊奇发现,继而成为对19世纪的西方美术产生了深远影响的艺术形式,这是始料未及的。
    当时西方印象派画家正与官方学院派抗争,并苦苦追寻新的艺术道路,迥异于欧洲传统艺术观念的浮世绘版画,以其简洁的构图、丰富的线条、绚丽的色彩立即成为欧洲现代印象派、后印象派大师们追逐的东方元素。这种影响持续了近50年,形成了美术史上称为“日本主义”的热潮。
    印象派先驱马奈不仅收藏了众多日本工艺作品,更是《北斋漫画》在欧洲的最早传阅者之一;莫奈则拥有葛饰北斋、歌川广重等名家的浮世绘作品200余幅,1876年,他还创作了东方风格的《穿和服的女人》;凡·高对浮世绘的喜爱更是非同一般,他多次以油画形式临摹浮世绘作品,他的创作也因受到浮世绘影响而出现短促有力且装饰性极强的线条和色彩……浮世绘为前卫艺术家们提供了将色彩、空间、造型等因素抽象化、符号化的可资借鉴的途径,其独特的东方样式使西方艺术家从观念到技法得以启示,成为他们创造自己艺术语言的灵感源泉。由此催生的世界范围的现代艺术运动从整体上表现出明显的东方印迹。
    浮世绘在色彩、构图、线条上都具有很强的设计意识。其画面简练精巧,线条流畅考究,色彩浓郁繁复。艺术形式独特、表现手法多样,绚丽斑斓的画面真正展现出江户时代的现实社会和广大民众审美情趣。许多作品中还夹杂着一丝日本艺术审美中特有的空寂与哀愁。它表现出对自然的亲近、对人本身情欲的肯定以及对生命自由的向往,这种深刻认识和人文精神也成为浮世绘真正的生命力。
    浮世绘生动鲜活地描绘和记录了江户时期日本的风土人情,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特征和民族特色,成为江户文化的代表和最具民族风格与日本气息的一种艺术形式,它是俗世文化的集大成者,也是日本民族艺术的宝贵遗产。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