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杭州南山书屋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 宜堂手记

宜堂手记

举报

本书作者龙文制壶技艺精湛,勇于开拓创新。在动手制作每一个作品前,他自己画作品的设稿,把多年的设计理念与传统的工艺相结合,并把自己在篆刻上的技艺用于紫砂器的制作中,将制作出的作品古拙、雅致,惟妙惟肖。他仿制的爵、觚、鼎等古彝器,工艺精,品位高,古趣盎然。他的笔记同样可读,充满情趣。

  • 作者: 
  • 出版社:   9787550828469
  • ISBN:   9787550828469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9-08
  • 印次:   1
  • 装帧:   精装
  • 开本:   8开
  • 页数:   428页
  • 作者: 
  • 出版社:  9787550828469
  • ISBN:  9787550828469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9-08
  • 印次:  1
  • 装帧:  精装
  • 开本:  8开
  • 页数:  428页

售价 588.00

定价 ¥588.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11-18

数量
库存14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艺术
    商品描述:
    在製作一件紫砂太湖石山子的手記中,龍文寫道:“在搏泥的時候,偶見從指縫中擠壓出的泥料在一瞬間產生了動人的線條,是一種有生命動感的東西,如果利用這些自然形成的、有動勢的塊線組成湖石,無異於在軀體上安放了靈魂......”
    我想,這就是日本“民藝之父”柳宗悅所說的“觸致( (touch)之美吧。在柳宗悅眼中,這種由觸致引發的手作之美,是器物中種“緊要的美的成分”。
    “良工不會扼殺自然給予的這份觸致之美。良器的表面始終保留著這份觸致。不,應該說正是保留了這份觸致纔使器物變得美。過於精雕細琢,過於圓滑的東西沒有生氣。”(《陶瓷器之美》)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藝術,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理念。
    如果不是到了二十世紀二十年代,也不會誕生柳宗悅的民藝思想,不會把民間日用器物之美抬高到比貴族工藝更高的地位,乃致到了貶低後者中之傑作的程度。

    而今天,在二十一世紀,日本新一代匠人,也不會亦步亦趨地囿於柳宗悅的思想。比如,著名漆器匠人赤木明登就直言不諱地指出:柳宗悅當年所推動的民藝運動,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失敗了的。日本各地的生活工藝也陷入庸俗化,衰敗了,最終淪為民藝風潮下的“紀念品”。
    “最終徒留一句‘用於日常生活中的、簡素普通之好物’的空殼,而柳先生所提出的民藝本質,即與工藝之意義相連的深刻智慧’,則被徹底遣忘。”(《二十一世紀民藝》序)
    “在已脫離了自然和大地,喪失了樸素的信仰之心,以至無心也好夢想也好,都成天方夜譚的當下,為凝聚葆光,現代的工藝家們該怎麼做?”(赤木明登《二十一世紀民藝》)

    與赤木明登一樣,龍文這一代中國匠人、藝術家,面對著同樣的時代、同樣的問題。
    可以說,在日本,已經有一批卓有成就的新一代匠人,從事著二十一世紀的手作工藝、民藝的探索,他們既沒有單純地復古,也沒有離開傳統,變成純粹的現代派藝術家。他們既能深入傳統工藝本身,又具有國際視野、現代意識,他們可以出入於鄉村作坊與現代美術館,他們的作品,既有傳統形制之美,卻又是當今之作。
    他們的修養,已經突破“傳統工藝”的領地,而是站在當代藝術哲學的層面,來思考民藝的未來。他們交流的人物,也不局限於過於狹窄的匠人圈,而是可以與一流的建築師、產品設計師、空間設計師,乃至攝影師、音樂家、時尚設計師、生活家對話,這樣,器物之道,纔能在一個新格局下獲得新生。
    而龍文的作品,最鮮明的特性就是他區別於主流的以復古摹古見長的匠人,呈現出豐富的理念資源、藝術資源,龍文的作品首先是一個當代匠人、一個當代藝術家的創作,其背後,作者的風格壓倒了對傳統形制的模擬。

    在我看來,龍文是三位一體的:匠人、文人、設計師。
    這裹所說的設計( design),乃是一個全然現代的概念。就好像今天,我們需要修舊如舊、造新如舊的良匠,但更需要貝聿銘、安藤忠雄這樣的建築設計師,提出新的設計理念,把建築變成全然現代的空間、光影、居住的藝術。而傳統美學,恰恰在這樣的作品中(而不是在一個仿古的庭院裏),得以延續、光大。
    器物之道,也是如此。
    器物之道,需要傳統的技藝,也需要新的設計理念。在新的設計理念之下,技藝也隨之而變。
    一些匠人會輕視所謂的“當代設計”,但是,如果不經過當代設計的洗禮,不能消化當代設計的成果,工藝之道衹會越走越窄,除了摹古還是摹古,一離開傳統形制,就毫無依傍,也不可能誕生真正的作者風格。
    而龍文既能於紫砂之上鐫刻古文字,也能借鑒日本職人,製作佗寂質樸的作品。他製作的茶器,深得茶人的推崇,好用之極。
    他的一些創作,如仿太湖石山子,完全可以當作一件雕塑作品,置於當代美術館之中。
    在龍文這裹,傳統匠人的技藝、中國文人的修養、當代設計的理念,無礙相融,存於無雜念之心,最後化為手指間的觸致。
    “時至迷途之今日,我們也需要對美能夠真正鑒賞和認識的人。如今的工藝界所缺的是優秀的指導者,處於末世的個人。作家如還未奮起,世界將會沉淪下去,他們的存在將作為下個時期再度恢復民藝時代的媒介。”(柳宗悅《民藝四十年》。

    今日,我們需要龍文這樣具有當代設計理念、真正的審美鑒賞力,同時又深得傳統工藝精髓的創造者,來找回手藝的本質,即“與工藝之意義相連的深刻智慧。
    ——2019年5月18日

    龙文,上海人,自幼喜爱书法、绘画,师从朱复戡大师学习篆刻,是朱复戡的关门弟子。
    1987年开始玩设计,先后设计了天津43届世乒赛会议中心、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会议接待室、上海吉士餐厅、麦坊酒吧、星座酒吧等。
    2008年起,龙文突然宣布:停止一切建筑设计工作,要全心投入紫砂器物的设计与创作中。他的很多紫砂作品,可以说是“前无古人”,一诞生便刷新人们对紫砂器物的传统印象。
    汪涵更是对龙文有着高度评价:
    “在当下大众消费文化和商业主义盛行的时代,大多数艺术作品隔靴搔痒,哗众取宠。而龙文兄则心怀对一团紫泥的悲悯,直面南墙,真实不虚地用一件件作品探寻并记录着他内心对紫砂艺术的执着,念念在定。”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