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杭州南山书屋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易顺鼎早年诗稿(精装毛边本)

举报

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偶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惺作态可比,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 作者: 
  • 出版社:   中国书店
  • ISBN:   9787514923032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9-07
  • 印次:   1
  • 印数:   1千册
  • 装帧:   精装
  • 开本:   大32开
  • 纸张:   轻型纸
  • 页数:   136页
  • 作者: 
  • 出版社:  中国书店
  • ISBN:  9787514923032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19-07
  • 印次:  1
  • 印数:  1千册
  • 装帧:  精装
  • 开本:  大32开
  • 纸张:  轻型纸
  • 页数:  136页

售价 186.00

定价 ¥186.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9-22

数量
库存9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艺术
    商品描述:
    易顺鼎的一生颇为传奇,他生逢晚清,天天遇到的都是割地赔款的事,一度投笔从戎,梦想为国捐躯。他说自己天下事无不可哭,但我不哭。待到辛亥革命之后,他成为遗老,一改年轻时的作风,他说“天下事无不可哭,吾遂哭之”。他把自己的房子命名为哭庵,他又说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并强调称,此三副热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唯大英雄方解其中滋味。
    清诗是唐宋之后的又一高峰。二百六十余年间诗人辈出,现存清人诗集超过一万种,卷帙浩繁,远超前代。从道光朝后期开始,清诗进入了波澜壮阔、风格多变的新时期,涌现出了一大批杰出的诗人。易顺鼎在群星璀璨的晚清诗坛,他算得上光芒夺目的一颗巨星。

    易顺鼎,字实甫,号眉伽,别号哭庵,湖南龙阳人。他生在一个具有深厚文化素养的官宦家庭,天资聪颖,并且自幼就受到了良好的诗文教育,据说他五岁就能做对,八岁就开始写诗,当时即广有“神童”之誉。成年后诗名更盛。他18岁中举,然而五次会试都不中,年过50才混了个广东道员,可到任没几天,清朝就亡了。

    到了民国,易顺鼎混得越来越差,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还好他与袁克文关系不错,借袁克文东风,谋得一个局长的差使。本来他可以在仕途上有些作为的,结果却出了岔子。

    某年初夏,首都名媛举办慈善游园会。易顺鼎邀袁克文同去。园中,诸名媛为筹款赈灾,售卖二手货。袁克文买了不少杂物,拿不了,便请秘书和易顺鼎帮忙提着,继续游逛。

    游园会有规定:凡购物捐款者都能获赠绢花。当日有位贵妇是总统府红人唐在礼的夫人,也是袁克文的盟嫂,为感谢袁克文热心襄助善举,赠他一朵绢花。易顺鼎看着眼馋,也要领花。只是易顺鼎双手提满了东西,请唐夫人为他簪花。唐夫人看在袁克文的面子,亲手为他戴上。没想到易顺鼎回家后不好好睡觉,写了几首艳诗发表。

    第二天,报纸上刊出易顺鼎的六首纪事诗,其中一首咏唐夫人,有“黑妞才名何必讳,是梁红玉是张秾”的句子。梁红玉与张秾都是妓女出身,以此比拟一面之交的唐夫人,措辞未免太轻薄了。而组诗另有两首,分赠前晚喝酒助兴的青楼女子,则令唐夫人“与女妓同列”了。

    后来,当有人提名易顺鼎进入参政院时,唐在礼毫不客气地说:“易某狂妄,不适合从政。”袁世凯一直把唐在礼当心腹,听他这么一说,也就不提这事了。易顺鼎与位高权重事少钱多的好工作失之交臂,只能继续“乞食京都”。

    再后来,前甘肃督军向袁世凯举荐易顺鼎为肃政史,钱更多,事更少,位更尊。但任命状快批下来的时候,又有人打小报告,说易顺鼎死性不改,还在报纸上写艳诗。袁世凯取来一看,是易顺鼎赠天津名妓的新作,其中有“臀比西方美人臀”这样的句子。这下袁世凯终于发话了:“如此轻薄放荡的人,怎能做监督百官端正风纪的肃政史?”而易顺鼎一生从不讳言“好色”,为此失去更好的职位与收入,在他或许并不觉得可惜。
    顺鼎中年曾自撰《哭庵传》,说自己“初为神童,为才子,继为酒人,为游侠。少年为名士,为经生,为学人,为贵官,为隐士”,虽然略有自夸的成分,却也概括出了他的矛盾性格和复杂人生。

    虽然他一生扮演过许多不同的角色(例如甲午战争后他曾两赴台湾。出谋划策,筹集粮饷军械,帮助刘永福抵抗日寇,表现出了良好的军政能力),但从总体来说,易顺鼎主要还是一个放浪形骸的才子兼名士,他的最大成就还是留给后世的几千首诗歌。
    易顺鼎的诗在当时就广受赞誉,不轻许人的叶昌炽在《缘督庐日记》中说他“一支好笔如天马行空,不可羁勒。奇人奇才,吾见亦罕”。汪辟疆在《光宣诗坛点将录》中将易顺鼎比作天杀星黑旋风李逵,评价颇高,并在另一部著作《光宣以来诗坛旁记》中说他是“近代才士之最著者,晚年与樊增祥齐名。实则樊山涂泽为工,伤于纤巧。易虽恣肆,其真气犹拂拂从十指出,樊不如也”。按,易顺鼎当时与樊增祥相友善,二人齐名,时人称为“樊易”。钱仲联先生也赞同“樊不如易”的观点,他在《近百年诗坛点将录》中拟易顺鼎为天哭星双尾蝎解宝,并说“樊易齐名,哭庵才大于樊山”。
    据陈衍《石遗室诗话》记载,易顺鼎一生写诗近万首,但流传至今的只有三千多首,相当部分的作品已经散佚。他创作生涯开始很早,十六岁时就已刻成《眉心室悔存稿》(此本现已不存)。此后数年,易顺鼎往来于湘黔之间(其父当时任安顺知府),又在光绪初入京应试,其间创作了大量作品。但从广泛参考了文献资料的上海古籍版《琴志楼诗集》来看,现存最早的易诗刻本为光绪五年刻成的《丁戊之间行卷》,收录了丁丑戊寅两年的诗作,而易顺鼎二十岁(光绪丁丑年)以前的作品今本中现存只有三十多首,恐仅为十分之一左右,绝大部分已经看不到了。一般论家认为,易诗前期最佳,才气纵横。中年以后则渐入颓唐,多率易之作。对这样一位杰出的诗人,早期作品的大量散失不能不说是个巨大的遗憾。所幸《易顺鼎早年诗稿》,正好收录了诗人乙亥丙子两年的作品(即十八到十九岁),共计诗七十九首,词七首,从而能够对易顺鼎早期的诗歌创作有一个比较深入而可靠的了解。
    此本为易顺鼎手稿,线装一册全。封面樊增祥题曰“石甫少作 郭芸老阅”,以“培芝书屋”红格稿纸书写,有易顺鼎朱文方印“实甫”。卷首易顺鼎题名为“雪鸿小草”,大概是取“雪泥鸿爪”之意。此本编年,分为乙亥丙子两卷。上卷存诗三十一首,下卷存四十八首,附录词作七首。从内容来看,并非这两年的全部诗作。上卷从“揽辔”始,下卷仅到丙子春诗人入京为止,基本上是入京应试旅途中的作品。
    此本所收的七十九首诗,查今本上古版《琴志楼诗集》,仅存十二首,而且文字颇有异同,当为后来修改。比如卷上乙亥年所作的“古意”四首,今本改题“古意襄阳作”,仅存一首,而且误编年于丙子。卷下的“都门春感”八首,今本仅存前三首。以第一首为例,手稿本为:“乾坤新见日中天,万里春回北斗边。苑柳暗移燕市月,宫花晴转凤城烟。求贤忝应金门诏,报国初成宝剑篇。试上蓬莱山顶望,玉堂深处几神仙。”而《琴志楼诗集》本则作“新悬白日照中天,万里春回北极边。苑柳暗消鳷观雪,宫花晴转凤城烟。求贤愧应金门诏,报国思吟宝剑篇。莫便等闲思归起,津桥久已不闻鹃”,显然后来又做了大量修改。
    此本还保留了一些樊增祥的批语,比如“渡黄河走笔作歌”一首,今本作“渡黄河作歌”,文字也颇有不同。樊增祥眉批曰“诗亦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少年以此才笔,那得不名重一时”。此本前有樊增祥题识,落款时间为庚申二月二十三日。按易顺鼎即于旧历当年八月三十日去世,去世前不久的“庚申之夏”,他曾将作品编定为《琴志楼编年诗集》,并请樊山批阅,但不知为何此《雪鸿小草》未编入诗集。幸好此本虽经百年风云变幻,尚存于世,让我们今天还能看到一百多年前青年才子的珍贵作品,还能摩挲这册经过郭嵩焘亲自评阅的诗人手稿(朋友告知,据《芷兰斋书跋续集》,此“编年诗集”稿本现藏韦力先生处)。
    易顺鼎身处清末社会剧烈变革的时代,一生走遍大江南北,经历极为丰富。他所至之处怀古思今,多有所作,其作品中最为人称道的也就是旅途纪游诗,钱仲联先生评价他说“各体俱备,山水游诗最工”(《近百年诗坛点将录》)。这本手稿正是风华正茂的青年才子易顺鼎入京途中之作,对研究他创作风格的形成与变化和年轻时期的思想变化过程,都具有特殊的意义。
    易顺鼎为近代最具影响诗人之一,清季任官南方诸省,辛亥后闲居京师,洪宪中主印铸局事,及袁氏事败,极感失意,于是流连歌馆,纵情声色,樊增祥因戏作小说《琴楼梦》讽之。会新旧文学论争,易、樊二人即成新文学家批判标靶,柳亚子更斥其“淫哇乱正声”。易氏晚年确好以韵语追捧女伶,自比柳耆卿、贾宝玉,然遗老生涯,尚能作何计?不过怕见新世界而宁避入曲中旧山河而已。我曾缀句慨易氏生平,今唯记“氍毹暂寄楚骚悲”七字,实际大抵若此。
    今人评价易氏因多注目其晚岁言行,故往往失于偏颇,亦难怪之,盖易氏早年吟稿泰半散佚,存者亦乏董理,既不克睹全豹,评骘自难允当。此《雪鸿小草》,存易氏手书其十八九岁时所作古、近体诗七十九首、词七阕,为目前所见易氏最早诗作稿本,不唯多处自注、圈点、增改,且含标注“拟删”之作数篇,实副“未定草”之名矣。尤难得者,诗稿得郭嵩焘、樊增祥批跋,甚多评语两家集中亦未尝见,堪补文献之不足。王东辉先生所摅弁言在前,已加详论,兹不赘述。
    易氏成名甚早,向有“神童”之誉,《雪鸿小草》成稿时,其年纪尚不过二十,正如樊跋所言:“此所谓其才可及,其年不可及也”。易氏对此不无自负,集中《再题草庐》“王佐才高观出处,老臣身重系安危”二句之下,其自注云:“二语系余十一岁时作,友人谓可当武侯一小传,因补就之”,又于诗稿丙子卷首钤“我到人间十九年”朱文小印,虽叙实情,自矜之意亦昭然纸上。
    今夏与冯松兄访书津门,得觏易氏手录物账一册,向所未见者也,既得主人慨允,因并附诗稿之后付印,藉此以窥易氏艺文趣尚及生活情状一斑。诗稿与物账之影印,以再现原貌为务,唯开本稍缩以便翻览,《雪鸿小草》原贴浮签若干,为制作方便,乃移诸天头相应处印出,近乎眉批。冯兄为对色调色,十数次出入印厂,劳神尤多,后又专请古艺山房主人重装散页,旧质新妍,神采不失。
    本书为“囿于丛刊”之一种,由中国书店梓行,我等深望能藉以推动相关领域之研究。全书编校既竣,即呈北京大学教授龚鹏程先生审看,又蒙先生赐题书签数枚勖勉,极感厚意,敬申谢悃于是。
    ——戊戌桂花开候谷卿识于文学研究所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