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粘粘贴贴的书吧
  • 娥眉宛转 民国女子的私情之美 全新包邮
  • 娥眉宛转 民国女子的私情之美 全新包邮
  • 娥眉宛转 民国女子的私情之美 全新包邮
  • 娥眉宛转 民国女子的私情之美 全新包邮
  • 娥眉宛转 民国女子的私情之美 全新包邮
  • 娥眉宛转 民国女子的私情之美 全新包邮
  • 娥眉宛转 民国女子的私情之美 全新包邮
  • 娥眉宛转 民国女子的私情之美 全新包邮

娥眉宛转 民国女子的私情之美 全新包邮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ISBN:   9787563396658
  • 出版时间: 
  • 版次:   一版一印
  • 印刷时间:   2011-12
  • 装帧:   平装
  • 页数:   306页
  • 作者: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ISBN:  9787563396658
  • 出版时间: 
  • 版次:  一版一印
  • 印刷时间:  2011-12
  • 装帧:  平装
  • 页数:  306页

售价 28.00 8.8折

定价 ¥32.00 

品相 九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6-03-28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文学
    商品描述:
    陈家萍,女,70年代生人,文学学士,曾任高中语文教师,现供职政府文化部门。安徽省作协会员,常态阅读与写作。近年来在全国数十家报刊开设古今才子佳人、中外音乐家及画家、乡村风情、美食等专栏。
           《蒋碧微:红云出岫非有意》《丁玲:爱情,是一种成全》《林徽因:我懂得,但我怎能应和》《萧红:衔爱情橄榄枝的不死精卫》《石评梅:象牙戒里的凄美爱情》《剩女吕碧城》《陆小曼:偏不按牌理出牌》《孙多慈:大慈大悲皆是爱》……这是安徽女作家陈家萍在本报“海右”版所开设的“民国奇女”专栏中的部分文章标题,“民国奇女”专栏自去年在本报文学副刊开办以来,深得广大读者的喜爱。如今,陈家萍的这些专栏文章已结集成《惊鸿伤影》一书,由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
    访谈录:
                          回归本真的民国女子
           记者:《惊鸿伤影》可谓是一部解读、透视、体悟民国才女的人文随笔集,是什么让你“钟情”于这些民国才女?
           陈家萍:可能正是意识到自己先天中的凡俗,我特向往文化精英荟萃、风流倜傥的时代。这些时代,可张扬个性,任人恣睢,让人飞扬。
           我的民国才女情结可追溯到童年。孩提时看黑白电视,小小的心儿即被着旗袍的蒋碧微雷倒,那种惊艳感是结结实实的。还有向警予那普通民国女生的装扮:一袭黑袍―――其实是蓝布旗袍,脖子上围着一条长的白围,或者白衣黑裙,英姿飒爽而又婀娜多姿。混沌的童心被这些民国丽影激动着,不能释怀。长大后,开始有意搜寻民国才女的倩影。那时掀起潘玉良热,广播上声情并茂,让人神思飞越。潘玉良真是“狠女”,攥紧一枝画笔,硬是将自己脱胎换骨,此女心劲真大、心气真足!起初被“风流才女”这颇“惊悚”的标签吓一跳,以为石评梅和上世纪30年代的舞女一样,情事风流。实则她对待爱情极严肃,甚至因严而苛刻,情伤后发誓独身,用一枚象牙戒禁锢高君宇如山如海的爱恋。
           民国才女情事风流,却不下流。那是个高调爱情如一树一树花开的时代。“幸甚至哉,歌以咏志”,数年阅读,“一吐为快”,是因缘,是相知,不亦乐乎!
           记者:民国才女们是中国女性现代意识的觉醒者,他们从藏于深闺到苏世独立,民国现代文化女性走出了怎样的生命轨迹?
           陈家萍:民国女子多是“乱世佳人”。她们从礼教森森帘幕低垂的闺阁走出,走到日月山川里,由激越走向迷茫,由自觉走向自为,自然也经历了一番磨砺,但,她们在患难的枝节里开出烂漫之花,强大的内心、横溢的才气使生命越发显得庄严,人生越发显得壮丽。民国才女的生命轨迹一词以蔽之:回归。回归本真,回归知性。比如陆小曼,她有着被宠溺的成长背景,一直生活在奢华的物质套子里,为爱情而战,和徐志摩携手走上婚姻的红地毯,她所要承受的要比徐志摩多得多―――梁启超婚姻上的训话,表面是骂徐志摩,实际是针对她的。因为,自古以来,红颜被默认为“祸水”。但她敢作敢当,对自己的心负责,对爱负责。凌叔华和林徽因闹翻,却对陆小曼一直抱有好感。徐志摩想将陆小曼塑造成“蓝布旗袍”式的知性女子,在他有生之年宣告失败,陆小曼奢侈成风,积习难改,他为养家,诗心几曾丧失,她的不配合,间接造成了他的坠机身毁。这是可痛心的。但他死后,她却洗尽铅华,日日用鲜花供奉他的遗像,画画习字,终成为他理想中的好女子。恰如她所说,她曾“性灵迷糊”,是他唤醒了她。迷失―――回归,这便是一代名媛的生命轨迹。
           18岁的蒋碧微为了爱情私奔。分手后,她索画索重金,其实是情难自已的愤怒。得到钱、画后,她在友人家打了一夜的麻将。她是强势的,以热闹喧哗着自己的落寞。但,徐悲鸿拎着皮箱走的身影却让她黯然,她对女佣同弟说:徐先生走了。面色凄然,“念念不忘的样子”。徐悲鸿的信物,小到一张小纸片,她也一直保存到晚年。她一直保留着“徐师母”的称号。她对徐悲鸿是有爱的。她后来又和张道藩谈了一场旷日持久的马拉松恋爱。她以私奔始,以同居终,一生的主题,还是“爱情”两个字。是很“小我”,却很真实的一代性情女子。
           记者: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春水依旧绿,曾经照耀着的那些“翩若惊鸿”的民国才女,可惜大都已去,只剩下一池的伤影。民国才女们的背影正渐行渐远,现在你不仅为她们画像,还引领我们走进了她们的内心和情感。她们究竟给了我们什么启发?
           陈家萍:受五四运动感召的国人以及那时的时代空气,的确如杨柳初发时的清新。民国女子都有上进心。这种进取心多表现为“学校迷”。黄逸梵离婚后孤身留学法国,和徐悲鸿、蒋碧微等人住在同一公寓楼里,交友真诚,将留学日子过得有声有色。蒋徐闹矛盾,黄逸梵好心地请蒋碧微到自己家,借出大衣,让出客室……王树藏也是“学校迷”,和萧乾结婚后,便到日本留学。萧乾到香港后,她还赴西南联大求学,和萧珊一起挤住在沈从文家的一间屋子里。民国女子跋涉千里、静心读书的身影格外动人。民国女子最让我感动且感慨不已的是“不俗”。黄逸梵清高至极,有着“一尘不染”的金钱观:有钱的时候,固然绝不提钱,及至后来为钱逼迫得很厉害的时候,也还把钱看得很轻。张茂渊把哥嫂分析了一下,认为他们纵有缺点,好像都还不俗。张爱玲更是在大俗中求大雅,她虽借姑姑张茂渊之口笑话自己是财迷,用“不知道你从哪儿来的这一身俗骨”来自嘲,但读者都知道:她的俗不过是避嫌疑,怕沾上了名士派而已,何尝是真正的俗!
           林徽因、陆小曼、王映霞、孙多慈……谁不是至情至性!而萧红、丁玲更可称得上是爱情勇士。民国女子足以傲视当代女子的,便是清洁的爱情观:她们何曾对着房子、车子、票子低下高贵的头颅!那些持“工作好不如嫁得好”之类论调的当代女大学生,更应细思量。将凡俗人生敷衍成锦绣诗坛,力求做人如作诗,且自觉地以唯美的方式谋划爱情,给人以审美的享受,亦能给后人作精神洗礼:这是我心目中的民国女子的精神风貌。
           记者:解读民国才女,你的作品是别具一格的人文视角与散文笔触,这拓展了我们的阅读视野。能否进一步帮助我们揭秘民国才女的精神世界?
           陈家萍:我很高兴你用了“人文视角”这个词,深感荣幸。至少主观上,这是我渴望达到的终极目标:将民国人事人文化;少一些“八卦”心态,多领略那丰盈唯美的心灵。很多人对民国才子佳人的“风流情事”感兴趣,其实,那些不可多得的文化资源中更值得我们关注和挖掘的,是“人文”的一面、鲜活的人生及丰富的人性。民国人事是千朵万朵雪花,它们纷纷飘落我的掌心,我以我的执著与热情将其化为柔波一掬,润己泽人。至于是否真正温婉地“揭秘民国才女的精神世界”,那要由读者说了算。

              民国才女的各自特点
           记者:你笔下的这些民国才女中,你最欣赏哪一个或哪几个?
           陈家萍:哈,终于等到这一问!我“备有一手”来着。的确,将作者和书中人物对号入座颇有意味,我也曾多次这样问人家。容我从不同侧面来回答。论才情,我最欣赏萧红、张爱玲,她俩是才炫一时且开一代文风的才女。上世纪90年代初我简直为张爱玲发了狂,后来稍淡些,带着批判的目光去看她,但,还是爱的。论心智,我最欣赏黄逸梵、张茂渊、炎樱,她们皆是世事洞明、人事练达的成年人―――有的人,难道不是一辈子都是蚕蛹期吗?她们皆有如珠妙语,既感性又理性,可给人解惑。论性情,我最欣赏张幼仪、陆小曼。张幼仪将媳妇、母亲等角色做到了极致,虽被“弃”,实则一直以自己特有的方式爱着徐志摩,内心或许也有幸福的悸动吧。陆小曼有纯粹的爱情观,她其实是世俗社会的栋梁,是一等一的交际花,文化素养极高,家庭环境极优裕,但她舍得放弃前途光明的王庚,嫁给不事生产的诗人,这一点还是相当了不起的。论幸福指数,我最欣赏杨绛和陈衡哲。杨绛拥有最干净的婚姻,钱钟书说,他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娶了她几十年来,从未后悔娶她;也从未想要娶别的女人。这三点,乍看普通,实则有今人无法跨越的高度。才华是很压人的东西,但任鸿隽却不怵才情高蹈的陈衡哲,求婚辞令好不令人感动:他要以小家庭为实验基地,由她种植种种梦想,她永远是书房的主体。他果然做到了。联想到许多才女婚后都被才子“雪藏”,实在替陈衡哲庆幸。陈衡哲的孩子都有成就,这是胡适最羡慕的。

              “剩女”是两性关系不够健康的表征
           记者:你如何看待最近几年的“民国才女热”这一文化现象?
           陈家萍: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有“民国才女情结”的多是“70后”。这代人成长于上世纪80年代,那是一个物质和精神都相对贫瘠的时代,社会在转型,时代在缓慢而不可逆转地转身,意识相对滞后。因为封闭,所以好奇,所以追究,70后与民国女子在精神上共通,这是隔代的融合。情迷民国女子,以慧眼打量、以慧心诠释她们的心路历程,或许是历史赋予的神圣使命。80后、90后也开始关注民国才女,这是一种可喜的文化现象:只有正视历史,才有可能重塑文化精英。
    “剩女”是两性关系不够健康的表征
           记者:《惊鸿伤影》里的吕碧城为“民国第一剩女”,如何理解文中的“学而优则剩,是一切剩女的症结”?你怎样看待当今的“剩女”现象?
           陈家萍:吕碧城憾恨“生平可称许之男子不多”,她交际广,并非深锁闺中、选择范围小,只是她的爱情燃点高,无人可以给她带来情感上的最大满足,无人在才识上和她“过招”―――其实是有的,汪精卫是其中一个,但两人生活无法交集、个性也不合拍,而心性高的她不可能低就,并未抱独身主义的她一辈子未嫁,未能亲育儿女,这是优秀资源的浪费。“学而优则剩,这是一切剩女的症结。”百年过去了,更多的“吕碧城”剩下来了。因为优秀,所以不愿迁就,不愿屈就,站到人生的高处,华山论剑,却四顾无人。这是多么可悲哀的事。“剩女”是社会文明化程度的风向标,是两性关系不够健康的表征。我更要激越地说:“剩女”是时代的悲哀。“剩女”背后是男人的不争。“剩女”们的父母,是怎样含辛茹苦才将女儿们培养得有才有貌有德才智,结果却“剩”下来了。为什么会形成这样一种怪圈?父母焦心,“剩女”的心理也失去平衡。“剩女”不应是庸女嘲笑的对象。“剩女”是男子庸俗化平凡化的结果,如果男子够优秀,男人的人格够健全,胸怀够宽广,两性关系够和谐,何来“剩女”?
           才女能优化后代。“娶妻当娶陈衡哲,何怕妻才高盖夫”,如果更多的男子都能像任鸿隽一样,以崇拜才高于己的女子为快乐,乐与才女偕老,将会有更多更优秀的后代,社会的文明指数才会上去。越来越多的女性自强自立自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独撑自己的一片蓝天,也是女权的可喜进步。我们应辩证地看到,其实也有“剩男”。80后在调整,他们“少安毋躁”,我们姑且怀着欣赏之情、祝福之心“拭目以待”吧。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