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蘅逸毛笔签名(故宫爨本):《贩马记》(32k   白纸线装一册)

沈蘅逸毛笔签名(故宫爨本):《贩马记》(32k 白纸线装一册)

  • 作者: 
  • 出版社: 扫叶山房
  • 出版时间: 
  • 版次: 一版一印
  • 印刷时间: 1942-07
  • 装帧: 其他
  • 开本: 32开

售价:¥480.00

品相:八品

商品描述:
沈蘅逸藏《故宫爨本贩马记》印本记略

    《贩马记》一剧,又名《奇双会》,还有一个相对少见一些的名字叫《褒城狱》。此剧本非昆曲所有,来源无处查考,作者亦不知为谁,且全本未见,目下常演者不过《哭监》、《写状》、《三拉》、《团圆》四折。考其声腔,实为花部弋腔之一,亦有称其为吹腔戏者。这里所说的弋腔是否就是明代四大声腔之一的弋阳腔,学界尚有争论,但《贩马记》一剧作为弋腔戏或者吹腔戏的代表,自晚清以来一直为曲界津津乐道却也是不争的事实。《贩马记》一剧演述陕西褒城县马贩李奇蒙冤,后来得到女儿李桂枝和女婿赵宠(一作赵冲)写状上诉,获得昭雪,以喜剧终场。自晚清王楞仙(艺名桂花)、陈德霖(艺名石头)、李寿峰(艺名李六)宫中演出此剧之后,名小生朱素云等亦善此戏,进入民国以后演出此剧者更是为数众多,而尤以1945年梅兰芳、俞振飞、姜妙香三人合演之《贩马记》最为闻名。1942年前后,上海曲家沈蘅逸氏偶得宫中秘本,因其与当时通行之《贩马记》略有不同,故自费出资加以影印,这在民国曲界亦曾传为佳话。
    沈蘅逸,浙江海宁人,民国曲家,生平生卒不详,仅知其号听香馆主,家住当时的法租界辣斐德路(今复兴中路)。1937年上半年,曾邀请郑传鉴趁演出空暇去教曲。1938年前后,曾与乐天主人(褚民谊)、红豆馆主(溥侗)等发起成立上海戏曲研究会,会员有彭志敏、夏恂如、胡瑞棠、费启松等,集沪上各曲社之精英,每逢同期,曲友汇集孤岛,济济一堂,人数不下半百。1941年10月3日《申报》记载,平声社出期到沈衡逸家里,一天唱了三十多个曲目。四十年代以后,上海戏曲研究会因战事解散,沈蘅逸又参加了赵景深、庄一拂的曲学丛刊社(又称古典戏曲丛刊社),并为赵景深、庄一拂二位编辑的《(曲学丛刊)戏曲》杂志(又名《戏曲月辑》)担任发行的工作,可惜此刊问世仅五个月即因种种原因中断发行,到1942年7月,由沈蘅逸提供脚本扫叶山房印行的《故宫爨本贩马记》问世,至此之后再无他的相关信息。
    说起沈蘅逸刊行的《故宫爨本贩马记》,首先要从晚清的那位著名的孝钦显皇后、后来的慈禧皇太后说起。却说这位慈禧老佛爷闲来爱看戏,不光要看雅部的昆曲,也爱看花部的乱弹。光绪帝在位的一日,某亲王寿诞,照例请老佛爷点戏,老佛爷贵手高抬,点了《贩马记》的戏码,当时掌管宫中戏曲演出事宜的南府不敢怠慢,赶紧从宫廷供奉中挑了王楞仙、陈德霖、李寿峰三人饰演此剧,据言此剧搬演精妙,颇得慈禧赞赏。当时,幼年梅兰芳也有幸随班进宫旁观了此剧。梅兰芳先生成年之后,经北方昆乱不挡的戏曲名教师曹心泉的指点,上演此剧一炮走红,受到观众的热捧,从此《贩马记》也就成为了梅剧团的保留剧目。而时下所见之《贩马记》的剧本版本繁多,影响较大的有1922年中华书局《曲谱选刊》铅印的《奇双会》本、1942年上海扫叶山房石印的《故宫爨本贩马记》以及1945年梅兰芳公演剧本《奇双会》等三种。
    据吴新雷《昆曲剧目发微》一文中言:“红豆馆主溥侗获得宫中传谱,在言乐社排演,曲师曹心泉又传给了梅兰芳。20世纪20年代,俞振飞将此剧自北京带回南方,与“传”字辈昆班演员以《贩马记》剧名公演于上海,从而使《贩马记》成了昆剧中的常演剧目。”但据《故宫爨本贩马记》中默盦氏所著跋文所记“梅氏之艺,得之石头(陈德霖)者故多,独此剧则仅于当日内廷中默识其崖略而已,厥后复得曹沁泉之指授,参以己意,偶一演此,观者击节,此剧遂益为世人所称重。于此可知梅氏此剧,非石头真传,他伶所本,更可想见矣”。手头恰有《故宫爨本贩马记》和1945年梅兰芳公演剧本《奇双会》,略作对勘,果然区别不小。试举一例:开篇沈本有“点绛唇”一段唱“湛湛青天神目如电……”并有净饰太白金星与末饰鸮神的一段对白,而梅本无,而同时期的其他脚本有此唱者也多作“一点情缘,死生衔怨”。此仅一例,其实在两书之中虽然情节唱念大致相同,但细较之下字里行间的唱词念白也多有不同,可知非出于一本。而《故宫爨本贩马记》中管际安序与默盦氏跋均称沈蘅逸“藏剧本甚富,昆乱兼收,类皆善本,《贩马记》则清室内廷本”、“为当时楞仙、德霖、李六三人供奉内廷之原本,转辗如于蘅逸先生之手”,言之凿凿,当不虚也。
    1942年初,赵景深、庄一拂编辑《(曲学丛刊)戏曲》杂志(又名《戏曲月辑》),其中便连载了沈蘅逸所藏的《贩马记内本》,据杂志中所言“本辑的发行者沈君蘅逸,就是藏有当时孝钦后所点楞仙、石头、李六所演的《贩马记》内本……他(沈蘅逸)对于这出戏和二三个同志,却经过一番的推敲,同时指拨昆曲笛师沈三明(海宁硖石人,原隶铁北乡的一个打唱班,后被沈蘅逸请到上海担任曲社司笛),从音节锣段,逐段细细吹合,似乎高于俗本一筹;于是确定他是一本《贩马记》的正本”。可惜受到篇幅的限制,《戏曲》杂志每期仅刊载数段唱念,四折剧目或拟用十二期的篇幅陆续刊载,但因《戏曲》杂志的夭折而中断,这或者也是沈蘅逸通过扫叶山房推出石印单行本的原因之一。时至今日,沈蘅逸所藏之内本原本早已不知所踪,沈本《贩马记》则全赖扫叶山房石印本得以流传。沈蘅逸所藏之《贩马记》由葛缉甫(1888-?,苏州金庭人,平声社昆曲曲家)手录制版,倩管际安(1892-1975,吴县人,民国报人、南社社员、昆曲曲家,上海昆曲研习社发起人之一)作序,默盦氏(姓名无考,曾见一画署“古越默盦氏制字于海上众仙楼”,不知其详)作跋,于《戏曲》杂志解散后两月,也就是1942年的7月,由上海的扫叶山房(其时店在上海河南路五马路口)石印刊行。但或者是受到抗日战争的影响,《故宫爨本贩马记》推出后影响并不大,流传亦有限,以至于到1945年梅兰芳“重出江湖”时所演的《奇双会》还是用的异于沈本的其他版本,这也不能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
    以上即是沈蘅逸藏《故宫爨本贩马记》上海扫叶山房石印本的一些简单记述,若要细较《贩马记》诸本唱念之异同,则要另文专述矣。
搜索同名商品
小儿病源方论第三卷论小儿惊风内容 苏联小说魔匣 作家孙晓陈志斌作品 发黑处理工艺配方 赵玉臣 飞天大圣李兖 锐志空气流量计 mohrsiebeck翻译 唐六典全译 ErnstBoerschmann 江陵世家 江陵世家熊氏庭字辈 评书花和尚 春草闯堂连环画 连环画春草闯堂 50到60年代老糖纸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二十五周年美术作品集 论列宁主义基础的读 二十世纪哲学经典 幼儿文学宝库丛书 刘强照片主编 冯济泉 北泉優子 中国古代勇敢故事 增补陈修园医书七十种 陈修园七十种医书 陈修园医书七十种 孙仲威 将运动战的书 武则天研究会 武则天研究会第十一届 甘肃画刊 手抄五百钱穴道救治 北京摩托车制造厂 楚玺印 台江县历史书籍 格鲁伯服务业结构 民族医药报验方汇编2004 陈兆复剑川石窟 反应古代贪官的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