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客家书城
  • 广东汉剧:《梁四珍与赵玉麟》(VCD)

广东汉剧:《梁四珍与赵玉麟》(VCD)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广东嘉应音像出版社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作者: 
  • 出版社:  广东嘉应音像出版社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售价 28.00 9.3折

定价 ¥30.00 

品相 九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4-06-16

数量
库存50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艺术
    商品描述:
    客家民间说唱文本《赵玉麟与梁四珍》初探(练建安)。

    在闽粤赣边客家地区,广泛流传着客家民间说唱文本《赵玉麟与梁四珍》。

    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闽西客家地区的说唱者多为从广东梅县前来的“乞丐”或“盲妹”。“乞丐”或“盲妹”每到一村,即有热心人提供住所。“盲妹”在导引者带领下,挨家挨户登门拜访,唱几首“五句板”,各家各户则量出几筒(几两)大米倒入“盲妹”随身携带来的布袋。入夜,乡民齐聚在某家大屋厅堂,听“盲妹”说唱。

    “盲妹”的拿手剧目很多,《梁四珍与赵玉麟》《梁山伯与祝英台》《三斤狗变三伯公》《孟姜女哭长城》《高文举》《十里亭》等等是其中广受欢迎的“剧目”。《梁四珍与赵玉麟》又称《赵玉麟与梁四珍》《赵玉林》《赵玉 粦与梁四珍》,有多种不同的版本,如刘大可先生著《田野中的地域社会与文化》(民族出版社2006年12月版)附录的《赵玉 粦与梁四珍》即与《中国歌谣集成·福建卷》收集的《赵玉林》有一些差异。值得注意的是,称谓《梁四珍与赵玉麟》还是《赵玉麟与梁四珍》,主要取决于说唱者的性别特征,如男乞丐说唱,则多半是《赵玉麟与梁四珍》;“盲妹”说唱,又多半是《梁四珍与赵玉麟》。至于“赵玉 粦”与“赵玉麟”或是“赵玉林”的差别,则无疑是该说唱本在流传翻刻中形成了衍文,发音基本相同,对于这一无从查考的虚构人物的姓名,考证某一字形、字义的孰是孰非,本无多大意义。

    一、客家民间说唱文本《赵玉麟与梁四珍》(“武平本”)的基本“剧情”及其与《赵玉林》(“永定本”)的异同 

    据刘大可先生于武北收集的抄本《赵玉麟与梁四珍》(简称“武平本”)基本的剧情如次:

       赵父梁父同朝为官,门当户对,梁四珍由其父许配赵玉麟为婚。不料赵家因水火天灾,全家只剩下一贫如洗的赵玉麟。梁父嫌贫爱富,逼迫梁四珍改嫁,梁四珍抗命不从,“ 净身出门”出嫁赵玉麟,含辛茹苦,割草卖柴度日,助夫读书,为筹集上京赶考路费,梁四珍贱卖金钗,十里相送,情意绵绵。就在赵玉麟高中新科状元春风得意之时,在家乡的梁四珍前往梁府为父祝寿,因贫穷遭大姐、二姐、三姐百般奚落戏弄。衣锦还乡的新科状元装扮成流民往梁府卖唱,竟被辱骂驱赶。赵玉麟梁四珍夫妻相见,竟是如此凄凉场面。赵劝梁改嫁,梁坚贞不渝。赵玉麟亮出状元身份,惩罚“众亲”。梁父消职为民,三个姐夫抬轿,大姐烧火做饭,二姐清扫门庭,三姐“ 泼扇”到天明,又纳婢女春兰为二夫人,后赵玉麟夫妇共生九子,“九子登科震家声”。这一故事,据刘大可先生分析为九个层次,即:(1)赵玉麟由富变贫;(2)梁四珍嫁去赵家;(3)恩爱夫妻;(4)玉麟上京赶考;(5)状元衣锦还乡;(6)三姐奚落嘲讽;(7)拜寿;(8)状元乔装;(9)状元回朝。

         《中国民间歌谣集成·福建卷》(中国ISBN中心出版社,2007年7月版)收集的是陈炎荣于1998年2月采录于永定县坎市镇卢寿民、江骞 、 苏天发、卢炯才说唱本,题为《赵玉林》(简称“永定本”),附记中说:“《赵玉林》是一部流传于福建客家语县区的传说故事歌,各县都有自己的流传本,在歌体和演唱形式上各有特点。选入永定县卷本的歌名为《赵玉林》,七言四句版山歌调歌体,有700行;武平县卷本歌名则为《赵玉麟与梁四珍》,七言五句竹板调歌体,有1006行。虽然在演唱上不同,某些细节两县也有些差异,但歌的主题与情节大体相似,都是针砭欺贫爱富,鞭挞势利小人,歌颂坚贞不渝的爱情,宣扬民族传统美德,因而深受广大群众喜爱,以至在民间演唱经年不衰。”

    细考“武平本”与“永定本”的差异,主要有:“武平本”有梁父逼嫁一节,“永定本”无;“武平本”言梁四珍砍柴卖钱助夫攻读,“永定本”言夫妇共同勤俭度日;“武平本”言梁四珍卖金簪遭欺辱,赵玉麟上京途中遇仙人赠三弦;“永定本”言赵玉林自卖金簪受辱得钱购买三弦卖唱上京;“武平本”言三姐相邀前往“祝寿”奚落梁四珍,梁母不见四珍令春兰邀来四珍为父“祝寿”,梁爷赏“烂衫巾”羞辱梁四珍,“永定本”无赏“烂衫巾”一节;“武平本”言赵玉麟乔装为流民为岳父祝寿,以“吃相”粗卑行为激怒梁父辱骂,赵当场亮出身份显威,“永定本”言赵玉林乔装为流民说唱,梁父打发残菜剩羹,席间有陈秀才念同窗之谊相邀入席,又遭三位姐夫羞辱。赵梁返回官船,蟒袍玉带,凤冠霞披,前呼后拥,鸣锣开道直奔梁府而来;“武平本”言赵玉麟轿中加上“千斤石块”,让三姐夫扛轿游街,“永定本”则说“三人无奈来扛轿,扛他千斤状元身”;“武平本”中,赵玉麟发威将岳父“削职归里做庶民,田园家产济穷人” ,“永定本”言梁父羞愧,钻入水缸躲藏,梁四珍一笑了之。“武平本”言赵玉麟又纳春兰为二妻,共生九生,“九子登科振家声”,“永定本”言梁四珍认春兰为姐妹,同窗陈秀才为状元府座上宾。

    二、折射客家人“精神世界个性”的生动文本

    《赵玉麟与梁四珍》说唱文本的开头,这样唱道:“百般讲来也闲情,听我来唱古贤人,家往广西梧州府,立杨村里姓赵人,家财百姓盖近邻。”广西是客家人的一个重要聚居区域,据钟文典著《广西客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一书中说,广西有客家人560万,梧州是客家人次要聚居区。但就该文本“语境”来看,笔者更倾向于认为故事发生在闽粤赣边客家大本营地区。

        客家民系是汉民族的一支优秀的民系,自西晋末年“五胡乱华”始,客家先民开始了数次大规模的举族迁徙,据认为至唐末宋初,形成了客家民系。如今的客家人广泛分布于以闽西、赣南、粤东为中心的南方诸省、海峡彼岸及世界上很多国家与地区。据不完全统计,人数超过5000万以上。
        关于客家精神的研究,由来已久,诸多学者概括为“爱国爱乡”、“精忠报国”、“勤劳勇敢”、“冒险犯难”、“锐意进取”、“团结互助”、“硬颈精神”等等。应该说,这是中华民族乃至世界上其他优秀民族的共性,作为中华民族汉族的一个民系或族群——客家,理所当然地也同时具备了上述精神。或许,要理解一个族群的精神世界的个性,一个不该忽略的切入角度,正是一些流布广泛的民间说唱文本。笔者认为此处所说的“精神世界的个性”,其中的要义就是通常所言的价值观或说“心态”。无独有偶,在客家中心地带广泛流传的另一说唱文本《三斤狗变三伯公》,在某种程度上说,与《赵玉麟与梁四珍》有异曲同工之妙,折射出客家人的一些独特的“精神世界的个性”。

        “松口有个李三松,上夜下夜唔(不)相当,上夜人喊三斤狗,下夜人喊三伯公,名声一下上广东……(见汤明哲、萧建兰演唱CD)。《三斤狗变三伯公》也有多种版本,笔者就收集有“大声古”说唱磁带和嘉应音像出版社CD等等,但尽管版本繁多,其基本故事构架是基本相同的:说的是广东梅县松口镇有个李三松,自幼父母双亡,靠打短工为生,因其貌不扬、老实木纳,被势利乡人看轻作弄,称为“三斤狗”。一日,“三斤狗”在路上拣到一只死鸡,竟被诬蔑为偷鸡贼。阿根伯母“丢失”金簪也气势汹汹地指认“三斤狗”所为,“三斤狗”百口难辩,在众人推搡下到伯公坛发誓,因其饥饿头昏眼花摔倒,众人确信菩萨显灵,惩罚贼人“三斤狗”。大年三十日,三斤狗赊来半斤猪肉,刚落锅煮,屠夫闯入又夺回猪肉并把肉汤倾泼地沟。三斤狗夫妇在大年三十夜饥寒交迫,蜷缩被窝,正唉声叹气间,忽听一阵拍门声,原来,三斤狗的儿子阿发在南洋发了大财,衣锦还乡。这下,三斤狗就神气了,他立即决定明日参加隆重的祭祖活动。“三斤狗来呀气昂昂,迈开大步啊入祠堂,三盆花边(银元)桌上摆,还有一盆放中央,毫光闪闪照四方。有人就哇(说)桌唔(不)平,三斤狗一听笑开声,花边(银元)拿去垫桌角,四脚一垫桌就平,几只花边(银元)我看轻。”众人此时才知道“三斤狗”的儿子阿发在南洋做生意发了大财,一个个趋炎附势,连声讨好三伯公三叔公,献鱼献肉献酒,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三斤狗”在戏弄了一番“仇人”后,感概地说:“今年年成好啊,上夜还是三斤狗,下夜就变成了三百斤(三伯公)了。”
        “上夜三斤狗,下夜三伯公”成了客家地区的一条家喻户晓的俗语,意在讽刺之外。
    《赵玉麟与梁四珍》与《三斤狗变三伯公》的故事结构是很不相同的,但我们只要仔细分析,就可以发现两者之间有不少相似之处:前者是,赵梁“落魄”--饱受欺辱--高中状元--惩恶扬善--圆满结局;后者是,三斤狗“落魄”--饱受欺辱--儿子衣锦还乡--惩恶扬善--圆满结局。这说明了客家人的哪些“精神世界的个性”或说“心态”呢?笔者认为,至少有如下数点:
        (一)同情弱者的悲悯情怀。无论是《赵玉麟与梁四珍》,还是《三斤狗变三伯公》,在说唱人的叙说中,都对他们坎坷曲折的命运倾注了深切的同情和关怀,说唱者说到伤心处,必定是悲悲切切凄凄惨惨戚戚,听众却是一片嘘唏感叹,泪流满襟。
        (二)崇尚善良、正义,渴望“奇迹”发生。《赵玉麟与梁四珍》故事中,弱者往往是善良、正义的化身,善良正义的胜利,又往往寄希望于“奇迹”的发生。贫寒书生赵玉麟高中状元的巨大成功和荣耀,正是客家百姓渴望的“奇迹”。在许多说唱本中,赵玉麟上京赶考囊中羞涩,途中遇仙人赠三弦一把,助了他一臂之力。这应该说是“奇迹”中的“奇迹”了。而老实、善良的弱者“三斤狗”在无奈绝望之际,儿子阿发衣锦还乡,“奇迹”也由此产生。善良、良善,是客家人的重要价值观,流传世界各地客家地区的《客家之歌》唱道:“世世代代做一个良善的人,就像俺个老祖先。”
        (三)惩恶扬善以正乡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嫌来早与来迟。”这是客家地区广为流传的民谚,而《赵玉麟与梁四珍》和《三斤狗变三伯公》的流传,对乡村社会有很明确的“褒扬”和“警示”作用。在很多客家说唱文本的结尾,常有:“我今唱完某某事,大家仔细听分明。莫欺穷来莫欺老,善良之人享太平。”一类的唱词。“永定本”《赵玉麟》结尾唱道:“奉劝各位莫势利,人难估量水难量。龙游浅水虾公戏,虎落平洋狗去欺。莫做虾公莫做狗,要做公平正直人。”
        (四)弘扬“仁恕”之道。《赵玉麟和梁四珍》和《三斤狗变三伯公》的故事主人公,在“奇迹”产生之后,无一例外地对“仇家”进行了“惩戒”,这个“惩戒”是“适度”的,符合客家人普遍信奉的“仁恕”之道。
        (五)夸张的“出头天”。弱者在“奇迹”发生后,其行为举止一反常态地极为夸张,来了个一系列轰轰烈烈的“出头天”作秀。前述“三斤狗”祭祖场景作秀情况已有引文展示,在此不再赘言。《赵玉麟与梁四珍》之《状元回朝》则有梁父被“削职归里做庶民,田园家产济穷人。”“大姐烧火煮饭菜,二姐为我扫门庭。三姐泼(摇)扇到天明,自作自受莫怨人。”又有:“状元游街显名声,三个姐夫来扛轿。轿中加石重千斤,扛得两肩血淋淋。”的叙述。如前所述,这是“适度的惩戒”。“三斤狗”的“毫光闪闪照四方”的银元纯粹是一场吸引眼球的显摆;赵玉麟的“状元游街显名声”无非是让三位刻薄的姐夫吃些苦头长长记性而己,并不危及性命。这一戏辱性的惩戒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根本没有触及乡土社会的道德底线,很大程度上可以理解为是公平正义的声张,是善良力量对恶念恶行恶相的“报应”。问题是,如此夸张的“出头天”形式为广大客家人接受并张扬,其潜意识中有些怎样的“价值观”或说“心态”呢?值得我们作进一步的探讨。

    三、《赵玉麟与梁四珍》中的客家民俗 



    《赵玉麟与梁四珍》说唱本还反映了丰富多彩的客家民俗,随着这个说唱本的娓娓道来,听众们的眼前依次展开了一幅幅生动的客家民俗画卷。
    说唱本道:“第一有钱姓赵人,老爷朝中做按察,娶妻 陈氏做夫人,笙箫鼓乐过日辰。”“过日辰,夫妻两人在朝廷,成亲不觉三春景,怀胎六甲就上身,手软脚疲无精神。”“无精神,丈夫思量内子贤,怀胎不觉十月足,生个男孩好欢心,安名叫做赵玉麟。”
        客家人对“十月怀胎娘辛苦”有深切的生命体念,另有一首《十月怀胎》的歌谣可以成为上述唱词的补充。根据客家风俗,我们可以想见,当赵母陈夫人生下孩子时,早有亲人准备好“姜酒”等礼物飞快前往陈府报喜,这就是客家民俗中的“报姜酒”了。三朝过后,赵父又将亲自前往宗祠拜祖,后嗣绵延,足以告慰列祖列宗。与此同时,在自家的厅堂正中显眼处,贴上一块红纸,上书:“新添丁,取名玉麟,乳名某某,请众同呼。”然后是“做满月”、“上新灯(丁)”、“做过周”等等,一个生命的诞生与成长,必须经历一系列民间礼俗过程。
    说唱本道:

    “转家庭,立即喊出梁四珍,唔(不)该许配赵家子,谁知先富后转贫,嫁渠(他)到底无超升。”
    “无超升,四珍应付渠(她的)爷身,先日许配赵家子,今日改嫁难做人,生死都嫁赵玉麟。”
    “赵玉麟,梁爷发谴骂不停,你今硬要嫁穷鬼,行嫁嫁妆无一身,莫话你爷唔(不)认亲。”
    “唔(不)认亲,四珍应付渠(她的)爷身,先日赵家敢(非常)富贵,今日由富变为贫,都是女儿命生成。”
    “命生成,四珍修书与玉麟,择取良辰并吉日,花轿来迎梁四珍,花园上轿就启程。”
    “就启程,玉麟闻讯笑盈盈,无钱唔(不)敢娶妻子,贤妻相爱丈夫身,就抬花轿去迎亲。”
    “去迎亲,一直走到梁家庭,四珍妆罢就上轿,随身穿着就启程,哪怕梁爷唔(不)知情。”
    “唔(不)知情,四珍此时走不停,梁爷起眼看呵到,大骂贱人梁四珍,永远莫来梁家门。”
        这一节“梁四珍嫁赵玉麟”,在客家民俗中,既有“常态”的成分,又因梁爷的悔婚而出现了“非常态”。客家男女婚姻,一般讲究门当户对。男方对女方若有意愿,即请媒婆问女方“年庚八字”,此即古礼“问名”。女方若同意,则用红帖写上“坤造于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大吉”等字,此为婚帖。男方选择吉日请媒人取回婚帖,放置在香案上,若三日内平安无事,则以男女双方“年庚八字”请算命先生推算,合,则可定婚。 定婚后,男方择良辰吉日,告知女方同意,即可迎娶。男方此时向亲友广发请帖,同时备办酒席,布置新房。布置新房者,一般为有儿有女、夫妻双全的妇人,此为“好命人”。这边是张灯结彩,那边则是吹吹打打,花轿迎亲。客家地区,有哭嫁习俗,哭父母养育之恩,怨恨媒婆多事,哭未知命运,憧憬幸福人生,百感交集,长哭当歌。闽西客家地区、送嫁队伍中,有拖一条“杉木尾”者,“杉”客家语为“生育后代”之意。此人往往是出嫁者的小弟,大名为“送嫁公”。“送嫁公”在婚宴中坐前席桌,此日极为权威,未动筷子,他人不敢动。话说迎亲轿回到男方门庭前,新郎踢轿门,背媳妇,跨过火堆,杀拦门鸡。新娘入门过米筛。永定坎市还有“打新婚”习俗。客家地区拜堂、闹洞房等习俗与汉族其他民系基本相同。

    客家地区的婚俗,无论贫富家庭,在正常情况下,都是按照古代婚制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六礼进行的。“非常态”也有例外。

    《赵玉麟与梁四珍》中,可以看出,赵梁两家既已许婚配,纳采、问名、纳吉、纳征等礼数显然是已经“行”过的,因赵家变故,梁爷赖婚逼婚,梁四珍嫁赵玉麟就有了些“私奔”的性质,虽然不尽人意,赵玉麟的一顶花轿来迎,却依然合符客家民俗中的古制。时至今日,有客家婆媳相骂,婆婆说:“我是大红花轿抬来张家的。”媳妇说:“我是小轿车坐到你张家的。”这些话,都明确地表明了明媒正娶之意,这说明她们都是家族中绝对正统的角色。

    说唱本道:

    “四珍拜寿好才情,一拜亲爷添福寿,寿比南山万年青,朝廷高官结成亲。”

    “结成亲,二拜涯(我的)爷坐高堂,福如东海寿年长,寿比彭祖八百岁,脚踏金阶步步升。”

    “步步升,三拜拜涯爷,涯爷福气真唔差,拜得涯爷官星照,出入坐轿坐马车。”

    “坐马车,五拜六拜亲爷身,官运亨通旭日升,祝愿爹爹运气好,赛过深山土地神。”

    “土地神,七拜八拜涯爷身,涯爷越老越精神,拜到涯爷一千岁,长生不老蓬莱仙。”

    客家民俗:客家人年过六旬后,后辈即为老人做寿,俗称“过生日”。客家民俗有“男做齐头女做一”的规定,即男年六十岁,女年六十一岁即为“大生日”,每进10岁均为大寿。每逢此时,在外子女多设法赶回家为老人祝寿,各方亲朋好友则携带贺幛、贺屏等礼物,登门祝贺。主家先以面食待客,称“食寿面”,而后大宴宾客。家境宽裕者,寿诞前一天,请来鼓乐或戏班唱堂会助兴,儿孙齐聚寿星前后“暖寿”。寿诞之日,长幼有序向寿星拜寿。梁四珍的上述唱词,就是拜寿的内容。在有些客家地区,宾客临走还要带走“寿碗”或“寿杯”回家以图吉利。

    拜寿要送礼,自然是情理中事,梁四珍贫寒遭三位姐姐奚落,只得忍声吞气不敢回娘家拜寿,梁母爱女心切,指使裨女春兰换回梁四珍。依次拜寿时,梁四珍两手空空却唱出了上好祝词。不料。竟遭梁爷再度呵斥。

    “拜寿”者送不出寿礼的尴尬故事还有不少,武平县另有一则贫穷者“反败为胜”的传说。话说某满女贫穷,某日为父亲拜寿,送上了一钵红红艳艳香气扑鼻的“虾公卵饭”。虾公长须长寿,虾公卵多,寓意多子多孙。寿星大喜,满堂欢笑。

    也有一些家境欠佳的老寿星无力款待亲友,每到寿诞前即借故外出,此为“躲寿”。

    “做生日”这一客家民俗,演绎了脉脉亲情友情,承载延续了客家族群中“敬老爱幼”的传统美德,也常常成为揭示人生优点弱点的丰富多彩的生活场景。

    主要参考文献:

    (1)《中国歌谣集成·福建卷》,中国ISBN中心出版 ,2007年7月北京第一版。

    (2)刘大可著《田野中的地域社会与文化》,民族出版社2006年12月版。

    (3)钟典文主编《客家区域文化丛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9月版。

    (4)胡朴安编著《中国风俗》,九州出版社2007年10月版。

    (5)吴福文主编《客家纵横》第1——38期。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