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兰馨堂书画的书摊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安徽著名花鸟画家张顺仁水墨梅花,98X47,

举报
  • 题名:   梅花
  • 年代:   不详
  • 类别:   水墨(黑白)
  • 材质:   纸本
  • 装裱形式:   立轴
  • 尺寸:   98 × 47 cm
  • 题名:  梅花
  • 年代:  不详
  • 类别:  水墨(黑白)
  • 材质:  纸本
  • 装裱形式:  立轴
  • 尺寸:  98 × 47 cm

售价 860.00

品相 七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1-12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名人字画 > 国画
    商品描述:
    张顺仁,字思乐,安徽蒙城人,1945年生,他不仅擅长画梅和牡丹,而且是位全能选手,梅花牡丹而外,山水、花鸟、人物无所不能。海外华人争购,荣宝斋高价收藏,张顺仁的梅和牡丹扬名天下。”于是,我找到了答案。

    顺着作家丁芒的笔触,我搜索到“安徽著名画家张顺仁墨梅花保真”的一个又一个网页。在“2014年批准的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名单”中我查到了他的名字。这位及其低调的老画家,就像他画的深谷幽兰一样,自顾自的隐居在蒙城,散发着自己独有的清香。我像在森林里看到了宝贝一样,追踪下去:他是2014年批准的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级画家;他有中华人们共和国文化部、中国美术研究院颁发的研究员证书;他有中国美术研究院颁发的职称评审委员会颁发的国画花鸟画家资格证书;他曾是南京东诗书画院的艺术院长;他曾是江苏省扬子书画学会会员画家;他曾是江苏省龚贤书画院院长。他的足迹遍布在祖国大江南北,他的画被很多名人收藏,他的画被大众喜欢。

    他不轻易收弟子,也不大张旗鼓办培训班,更不想扬名自己。他就是每天不停的画,每天不画,心里像缺少了点什么一样,痒痒的。他躲在三层小楼里画,清清静静的画画。就像他在一幅画有兰花的题字上写的一首诗说的那样“阳光楼上一老翁,不是秀才不是僧,喝酒打牌全不会,粗茶淡饭写春风。”

    有人说他怪,跟郑板桥一样的怪。当我看到他的画作时,上面的题字,这分明就是郑板桥字体的一个翻版。或许,正是他久画梅兰竹菊四君子,才养成了“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的一种品格。正如郑板桥所云:“身在千山顶上头,突岩深缝妙香稠。非无脚下浮云闹,来不相知去不留。”他画上的题字,有“乱石铺街、浪里插篙”的郑板桥风格。

    在一个阳光明媚初冬的午后,我有幸走进了他的画室,近距离的欣赏他的画作,近距离的接触这位一生与画为伍,追求了一生高雅艺术的老画家。并很荣幸的成为了老画家的入室弟子,能够聆听他过去的往事。实感三生有幸,荣幸之至。

    于是,我慢慢的了解了他的生活过往。

    张顺仁老师出生在书香门第世家,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子弟。他父亲是黄埔军校毕业,家里有很多很多的藏书,书里有很多很多插画,不到10岁的他,独独对书里的这些画感兴趣。不足10岁的他,拿起铅笔,竟然可以活灵活现的将插图临摹在纸上。十几岁开始,他就可以走出家门以炭笔素描画人像,这样一画,就画了一辈子,一生与画有了不解之缘。于是,在南京,就有了很多很多的领导众人求他的画,就有了作家丁芒写他的文章,就有了很多很多的时间游走在祖国的山山水水为人画画。或是被人请去画,或是被请去做上门老师,或是被请去参加画展。他画的最多的是牡丹、荷花和四君子梅兰竹菊,因而,被当初的南京人誉为“南京牡丹张”、“江南一枝梅”,而他独爱兰和竹,或许这才是他的字体如此的像郑板桥的关系吧。因而,他才有刻印闲章“兰竹知己”,如今在他的画上,根据画的内容不同,盖有这三款不同的闲章。

    可以想象,在文革那样破四旧的年代,以画为生,该是多么的艰难。他对我说:“文革期间只能够画工农兵的画,梅兰竹菊都不让画,我更多的时间都是画人头像,人家坐在那里,我三下五除二,一会就画好一幅头像。”我似乎看到了,老画家走街串巷,为了能够画下去,能够生存下来,不停的画着如今的人头素描像。唯有那份对画的热爱,才能够坚持下来。无论多么艰难困苦,他没有放弃绘画艺术,那是从心底里的热爱,才可以坚持到底。

    我虽然入绘画这一行只有短短的三年,道行尚浅,但是他的一些话我却很认同:“我最喜欢的是画兰和竹还有梅,你看兰的清高雅致,竹子的高风亮节,你看梅花的凌寒独放,你看菊花的千姿百态,我喜欢画它们。雍容华贵的牡丹为我的生活带来了收益。人,应该像梅兰竹菊一样,有君子的作风。”他的一番话,让我理解了有人说的话:他有点怪。我想那是深藏在骨子里如兰如竹一般的一种追求雅的一种品格。难怪他誉自己是“兰竹知己”。

    我虽然书法没有深厚的功底和认真的研究,但是,郑板桥的字我倒是认识。而张顺仁老师的字颇有郑板桥的风格。

    我疑惑的问他:“您练过正规的书法没有。”

    他答我:“练过。但是,更加欣赏的还是郑板桥的字。郑板桥的字,不拘一格,书法中行草隶篆书都有,反倒自成了一种风格。我的字是,无论哪位大家,漂亮的字我拿过来,哪个漂亮我就要哪个。哪个漂亮,我就喜欢用哪个,久而久之,也就有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我想,他更喜欢的是郑板桥字里的那种无拘无束,更欣赏的是郑板桥笔下竹子的那种高风亮节吧。

    我仔细看张老师的画,洒脱大方的牡丹,临风飘逸的兰竹,他在上面题字作诗,就跟画画一样,画与字完整的融为一体。画在字中,字在画里,确是味道无穷。难怪那么多人喜欢他的画,那么多人收藏他的画,那么多人想跟他学画。但他却逃出大众的视线,像躲在深谷里的一束幽兰,独自飘香。

    他的心中藏有各式各样的牡丹,各种各样的梅兰竹菊,形形色色的山川河流。随意的作画是他的风格,而不拘泥以一种格式的画作。

    我问他的弟子情况,他说他的弟子都是很有名的画家,在全国各地画画。他举了一个“春华”和“秋实”,这让我想起一句古语:“强将手下无弱兵。”春华和秋实的名字,是张老师给起的。他们目前都在合肥画画,通过朋友圈,我看到了秋实的画作,漂亮的山水壁画作,很洒脱的荷花一点红,均有张老师绘画风格的痕迹。张老师说:“我带徒弟,如果徒弟学不成,我寝食难安。因而不轻易收徒弟,收了徒弟,就是必须得学成。至今为止,只有一个人没有学成。”这一个没学成的徒弟,张老师至今想起来还深表不安。我身有感触,当师傅,他实在是敬业,将自己的所有经验都倾囊相授,几乎是手把手的教了。我感到遇到了一个好师傅,学不成,真是辜负了老师的一片心血。

    我问起了他的师傅。他告诉我,他学国画曾拜过两位知名的老师。我看到在他家里,墙上依然挂着他老师给他写的字和画作。我看到几幅山水画,已经很旧很旧,似乎是很久远的历史年代了。那构图,那气势,那韵味,都堪称是当代的佳品。张老师跟我说,他要好好的收藏师傅留给他的画作,这收藏的是一份怀念心情哦。他的两位师傅均已不在人世,说到他的老师,他有些伤感。他说,他老师是画技很高的师傅,可惜,都没有在中国画坛上留下太大的名气。是啊,在中国,在民间,那个年代曾埋没过多少人才。

    但是,很多很多的高手,就像张老师一样,像深谷中的一枝幽兰,像深山里的一枝梅一样被埋在了历史的长河里。他深表愧对自己的老师,他说,他的老师没有他有名气大,假如在今天,他一定要把他的老师请出山,让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的老师,是全国闻名的大画家。

    看张老师的画,我才深刻理解了“江南一枝梅”、“南京牡丹张”、“兰竹知己”印章,他的梅,他的牡丹,他的兰,他的竹,有叫人留恋往返的感动。从他那里,我才知道了古人既有名,又有字的来历。

    我看到张老师在“思乐”“悦之”为自己题款,都有这样的名章盖上。古时候叫字,才疏学浅的我,这才知道古人名是名,字是字,各有用途。名,是在社会上使用的个人的符号。自称用名,称人以字。 “字”往往是“名”的解释和补充,是和“名”相表里的,所以又叫“表字”。于是,让张老师也给我起了一个字,我就有了一个画画的字:春风。跟我的名字却是极其的吻合。张老师说:“春风一吹,南飞的燕子就来了。”这个“春风”我喜欢,一个很温暖的名字。我知道了,中国画的博大精深。一幅画,从笔到墨,从纸到画技,从构图到色彩,从题款书法到印章,大有讲究,这深刻说明了中国画的博大精深。

    张老师说:”写意画,要具有神似、飘逸、洒脱、豪放、简练的笔法描绘花鸟、山水。刻画形神,运用概括、夸张的手法,胸中要有花,奇特的花,夸张的花,独特的梅兰竹菊,就像成语胸有成竹一样。突出一点,不要眉毛胡子一把抓,抓住重点,其他一笔带过,在突出地方下功夫。同时,要有成功的地方和不成功处,否则太平了,表现力要强,意境要含蓄,落笔准确,运笔熟练,意到笔随。”这番话听得我茅塞顿开。

    他最擅长的就是写意花鸟和写意山水。他告诉我,他画的牡丹叫骨法用笔写意,要求写意画首先必须有扎实的写字能力和绘画基本功。

    我说,您既然过去画了那么多人物画,以后教我们人物画吧。老师说,很久不画了。可听我这么一建议,他说要画,咱就画老子,庄子,孔子。听他要画的人物,我便知了张老师在国学方面深厚的基本功。闲聊中,他对佛学方面的感悟可以娓娓道来,有很深的感悟。难怪慈眉善目的他,心怀感恩,常怀慈悲之心,连佛都保佑着。

    张老师的画,总是有几笔惊人的花瓣,老道的枝干,柔细的竹竿,看似柔中有刚,棉里藏针,有内在的力度,作品有独特的韵味。动感和节奏感强,用笔有轻重、虚实、刚柔、徐疾、顿挫等变化,他告诉我“画画要拙奇古意有大成”,让我好好理解这这句话的意思。我似乎是在开窍和未开窍之间。

    “兰竹知己”,无需多解释,他视兰竹为知己。他画了一辈子,游走在大半个中国一辈子,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理解他?或许,只有他笔下的兰和竹可以懂他,而把他视为知己。

    让我用一首张老师的小诗结束这篇文章:大众姓俗吾姓雅,别人学能我变傻,拙其古意有大成,见人点头笑哈哈。

    配送说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