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杭州书画篆刻精品书店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纸张:   其他
  • 刻印方式:   其他
  • 装帧:   其他
  • 尺寸:   64 × 105 cm
  • 册数:   1册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纸张:  其他
  • 刻印方式:  其他
  • 装帧:  其他
  • 尺寸:  64 × 105 cm
  • 册数:  1册

售价 9800.00

品相 七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3-04-22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扫码下方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的 “+”,
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碑帖印谱 > 碑帖金石 > 手拓
    商品描述:
    杨季华藏明清拓本《唐吴岳祠堂记》冷朝阳书(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疑似是皇宫之物,封面杨季华手迹完整,也极珍贵。
    希见唐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上有杨季华手迹(印章4枚):唐代吴岳祠堂记,在陇州西镇吴山庙,兴元元年十月,冷朝阳书,公元一九五三年四月杨季华获藏於宝应。
    杨季华,南京著名学者。
    江苏省拍卖总行古籍善本拍卖会•养志轩藏碑帖专场:杨季华藏拓本,已收入书本中,书本中有此照片,常言“谱中有的值钱”,“谱中”指图录等书本。赠送此拍卖图录一本。本人保证此拓片已在书本中。
    珍贵东西自己看品相,事前声明本人凡珍贵东西售后都不退货。。拍后不得以任何借口差评,只接受好评,否则请不要拍。
    毕竟是市场早期的孤本。爱者收藏之。

    刘岳云起书斋名《食旧德斋》,其子刘启瑞宣统年间,被派去整理皇帝内阁库藏档案。虽说是个苦差使,但视书如命的他,倒也没有感到不爽。此时,皇城刚经历了八国联军的洗劫,清室日薄西山,岌岌可危,内廷管理混乱不堪。刘启瑞在为皇家服务的同时,没忘记给自己捞点小便宜,见到自己喜欢的什么好书,便偷偷夹带出门,占为己有。
    故: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有的是皇宫之物。


    此拓本曾经上拍卖行,见拍卖图录书本一本《江苏省拍卖总行古籍善本拍卖会•养志轩藏碑帖专场》

    江苏省拍卖总行古籍善本拍卖会•养志轩藏碑帖专场
    编号: 775 拍品名称:吴岳祠堂记
    拍卖公司:江苏省拍卖总行
    拍卖会:江苏省拍卖总行古籍善本拍卖会•养志轩藏碑帖专场
    开拍时间:2010-01-23 09:30:00
    详细描述:
    年代:旧拓本
    函册:纸本
    纸张:1张
    装帧:单片
    尺寸: 107×84cm
    钤印:食旧德斋、苏州所得金石书画记、宝应刘氏珍藏之记。此为旧拓,墨色古雅,字口清晰,为刘岳云食旧德斋旧藏,可宝之。
    刘岳云《食旧德斋杂著》

    食舊德齋雜著 【清】劉嶽雲 撰, 清光緒8年刻本,    

    刘岳云(1894—1917),字佛卿。早年师出著名学者、扬州学派代表人物成蓉镜,与成肇麟,冯煦被誉为“成门三俊”。后转益多师,而博观约取,惟求致用,不拘于一家之说。历任户部主事、员外郎。绍兴府知府。青年时,英俊气盛,文章翩翩,有不可一世之气概。经史诸子、天文地理、经济政治、诗词歌赋、数理医药,无所不通。是一位学贯中西的通才。一生著书50余部,200余卷,著作之多,猎涉之广,文采之丰,为宝应著者之冠。著有《群经地理今释》、《矿政辑略》、《微积分述》、《测圆海镜通释》、《五经算术疏义》、《格物中法》、《食旧德斋杂著》等,刊行于世。《食旧德斋杂著》所登载的论文,谈到了江防、兵事、矿政、关税以及外国疆域、河工利弊诸端,已由绍承其乡先辈义理之学扩充到“经世致用”矣. 

    刘启瑞书斋起名为“食旧德斋”( 刘岳云之子刘启瑞)
    我国最后一场科举考试,在光绪三十年(1904)举行,录取为进士的名单中,隶属扬州府的举人有两名,一名是泰州人沈秉乾(当时属扬州府);还有是三甲第五名宝应的刘启瑞。
      刘启瑞,江苏宝应人。字翰臣,号韩斋,出身于宝应的豪门之家,家族中出过不少进士。刘启瑞初入仕途,任内阁中书、侍读,因为肚皮里喝过不少墨水,宣统年间,被派去整理内阁库藏档案。虽说是个苦差使,但视书如命的他,倒也没有感到不爽。此时,皇城刚经历了八国联军的洗劫,清室日薄西山,岌岌可危,内廷管理混乱不堪。刘启瑞在为皇家服务的同时,没忘记给自己捞点小便宜,见到自己喜欢的什么好书,便偷偷夹带出门,占为己有。
      刘启瑞“生于末世运偏消”,混迹官场不久,辛亥革命爆发,他只得赋闲回家,呆在皇城当寓公。幸亏藏书甚丰,名气已跟着上来了,优哉游哉,小日子过得还不赖。刘启瑞给自己的书斋起名为“食旧德斋”,藏书之丰,享誉京师。从经济利益考虑,刘启瑞把一部分藏书转手出售,买主傅增湘,是近代著名的藏书大家(曾是《平复帖》的收藏者)。后来,傅增湘捐赠给北京图书馆和家乡重庆图书馆的大批善本图书中,宋版《王文公文集》、元刻本《增广注释音辩唐柳先生集》等珍贵古籍,原系宫廷收藏,又都曾是刘启瑞的藏品。
      刘启瑞闻名于史学界,是后来的事。替他吹喇叭的,是他的儿子刘文兴,也算是名学者吧。民国时,出版了一部书叫《多尔衮摄政日记》,原名《皇父摄政王多尔衮起居注》,据说是刘家祖传藏品。出版前,民国三十六年(1947)刘文兴在报上发表题为《清初皇父摄政王多尔衮起居注跋》,说他父亲刘启瑞“奉朝命检库藏”,“得顺治时太后下嫁皇父摄政王诏,摄政王致史可法、唐通、马科书稿等,遂以闻于朝,迄今犹藏诸故宫博物院。”此言一出,立刻引起轰动。多尔衮与孝庄太后的风流韵事,说法甚多,史学界难有定论。“太后下嫁”是大众关心的热门话题,此类新闻自然很吸引人的眼球。既然前朝进士刘启瑞亲眼目睹“下嫁诏书”,此事应该有了“铁证”,不必再费口舌争论。但是,后来的学者多数持不同意见,认为刘的说法不靠谱,因为多年过去了,从未有另一个人说见过这份档案。清史专家阎崇年说:“历史这个事情不是仅凭一个人说,就能下定论的。而且至今没有看到当时的记载,也没有看到所谓的‘太后下嫁’诏书,可以说这根本没有任何依据。”看来,刘文兴的话真的不靠谱,很可能是出于以推销出版物为目的的自我炒作。
      作为一名末科的进士,刘启瑞擅长写作,可惜他的文稿,刊印面世的不多,有关著述名录,藏于北京某图书馆。

    《食舊德齋雜著》两卷,清光绪八年(壬午年)刻本,清刘岳云撰,
    《食舊德齋雜著》为刘岳云个人文集,其所撰文章,对于训诂、声音、典制、名物、天算、輿地之学,都仔细研究推敲。是书著名藏书家黄裳在其《清代版刻一隅》中著录,原文如下:《食舊德齋雜著》,光绪壬午刻本。后有光绪八年王家凤跋。卷尾有“江夏王树之、钱桂笙同校”一行。此宝应刘岳云撰。
        刘岳云(1849—1917),字佛卿,号震庵,室名食旧德斋,宝应人(今江苏扬州宝应县),扬州学派的代表人物,早年师出著名学者、扬州学派代表人物成蓉镜,与成肇麟,冯煦被誉为“成门三俊”。后转益多师,而博观约取,惟求致用,不拘于一家之说。历任户部主事、员外郎。绍兴府知府。青年时,英俊气盛,文采翩翩,有不可一世之气概。经史诸子、天文地理、经济政治、诗词歌赋、数理医药,无所不通,是一位学贯中西的通才。一生著书50余部,200余卷,著作之多,猎涉之广,文采之丰,为宝应著者之冠。著有《群经地理今释》、《矿政辑略》、《微积分述》、《测圆海镜通释》、《五经算术疏义》、《格物中法》、《食旧德斋赋钞》、《食舊德齋雜著》等,刊行于世。
    吴岳祠堂记(《全唐文》   ●卷五百十三)

    唐兴元元年十月十一日,国之元辅凤翔陇右泾原四镇北庭兼管内副元帅司徒兼中书令西平郡王李公晟,有事於吴山之祠。虎畅前驱,鸟隼之,升降林岭,不嚣不呼。萦云拊岚,以届於祠下。公遂以神之所感,告於座客。公异忝备宾佐,管文记之任,操觚染翰,恭而书之。初相国凉公镇凤翔也,常以中军委公。伟才雄名,横轶伦伍。大历四年,属天降灾,不雨逾时,土山方焦,大水成陆。封内山镇,分官禳祈,命公祷於吴山。公於是气肃体虔,桂酒琼筵。公告神以灾,神享公之吉蠲。明能通幽,实在俄顷。云油雨霈,优渥,沃瘠膏枯,公私必濡。既皂且房,岁谷大熟。遽申报礼,人咸异之。由是公心有所奉,动符冥应。

    招神户三十人,拱洒埽之事。其後仗王命,提偏师,救乱於蜀陲,翦戎於邛。
    曾不逾时,招弓返旆。继以叛将拥众,两河绎骚,公鼓行而东,且讨且援。洹水尽敌,魏桥制胜。兵未及而赵北围解,气有馀而清苑凯旋。壁渭川则殷若长城,复皇都则划如破竹。冥符幽赞,於是乎在。无何,优诏拜公上公,极人臣之宠,且以西门之务委焉。公本之《礼经》,山在封内者,得崇祀典,况吴山德於我乎?具以上闻,特请褒异。诏使中使孟希价持伞赐神锦袍金带、夫人花冠等,耀祠宇,发扬幽昧,山镇之秩,次於方岳矣。徵诸故事:当开元二十八年,诏使正议大夫内常侍窦元礼赐食致祭;至天宝八年,哥舒翰拔石堡、破番蛮,封神为成德公;至德、乾元之间,累有褒赐,加为天岳王。则神之宣力,有自来矣。人或以公曩之感神,骇於视听。公异以为吴岳者,含蓄云雨,蟠厚地而柱苍昊,天地之山也。李公持颠定倾,苏群生而戴天子,社稷之山也。与夫乔岳巨镇,均功并用,气合,何其怪哉!钟鼓乐之,芬荐之,人神忻忻,既画斯夕,宜矣。山之广袤,载於方志,略而不述。所述者,公之感通,与其年月,敢学旧史,实而无华。掌书记朝散大夫殿中侍御史内供奉于公异奉命为记。

    配送说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