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吴昌硕故里精品书屋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不详
  • 出版时间: 
  • 作者: 
  • 出版社:  不详
  • 出版时间: 

售价 9800.00

品相 八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2-08-04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描述:
    杨季华藏拓本《清乾隆珍珠泉诗碑》(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疑似是皇宫之物。)疑似是皇宫之物,封面杨季华手迹完整,也极珍贵。清乾隆是长寿之帝,执政时中华盛世,书法意气风发,挂着是吉祥如意之物,疑似是皇宫之物,价值连城。珍贵东西自己看品相,事前声明本人凡珍贵东西售后都不退货。拍卖公司:江苏省拍卖总行 拍卖会:江苏省拍卖总行古籍善本拍卖会•养志轩藏碑帖专场 开拍时间:2010-01-23  成交价1800:复制下面网址:http://pmgs.kongfz.com/detail/26_107811/清乾隆御书珍珠泉诗碑,在济南珍珠泉,公元一九五四年八月二十九日收藏於金陵。杨季华,南京著名学者。刘岳云起书斋名《食旧德斋》,其子刘启瑞宣统年间,被派去整理皇帝内阁库藏档案。虽说是个苦差使,但视书如命的他,倒也没有感到不爽。此时,皇城刚经历了八国联军的洗劫,清室日薄西山,岌岌可危,内廷管理混乱不堪。刘启瑞在为皇家服务的同时,没忘记给自己捞点小便宜,见到自己喜欢的什么好书,便偷偷夹带出门,占为己有。故:宝应“食旧德斋” 刘启瑞的收藏拓片有的是皇宫之物。此拓本曾经上拍卖行,见拍卖图录书本一本《江苏省拍卖总行古籍善本拍卖会•养志轩藏碑帖专场》刘岳云《食旧德斋杂著》食舊德齋雜著 【清】劉嶽雲 撰, 清光緒8年刻本,    刘岳云(1894—1917),字佛卿。早年师出著名学者、扬州学派代表人物成蓉镜,与成肇麟,冯煦被誉为“成门三俊”。后转益多师,而博观约取,惟求致用,不拘于一家之说。历任户部主事、员外郎。绍兴府知府。青年时,英俊气盛,文章翩翩,有不可一世之气概。经史诸子、天文地理、经济政治、诗词歌赋、数理医药,无所不通。是一位学贯中西的通才。一生著书50余部,200余卷,著作之多,猎涉之广,文采之丰,为宝应著者之冠。著有《群经地理今释》、《矿政辑略》、《微积分述》、《测圆海镜通释》、《五经算术疏义》、《格物中法》、《食旧德斋杂著》等,刊行于世。《食旧德斋杂著》所登载的论文,谈到了江防、兵事、矿政、关税以及外国疆域、河工利弊诸端,已由绍承其乡先辈义理之学扩充到“经世致用”矣. 刘启瑞书斋起名为“食旧德斋”( 刘岳云之子刘启瑞)我国最后一场科举考试,在光绪三十年(1904)举行,录取为进士的名单中,隶属扬州府的举人有两名,一名是泰州人沈秉乾(当时属扬州府);还有是三甲第五名宝应的刘启瑞。  刘启瑞,江苏宝应人。字翰臣,号韩斋,出身于宝应的豪门之家,家族中出过不少进士。刘启瑞初入仕途,任内阁中书、侍读,因为肚皮里喝过不少墨水,宣统年间,被派去整理内阁库藏档案。虽说是个苦差使,但视书如命的他,倒也没有感到不爽。此时,皇城刚经历了八国联军的洗劫,清室日薄西山,岌岌可危,内廷管理混乱不堪。刘启瑞在为皇家服务的同时,没忘记给自己捞点小便宜,见到自己喜欢的什么好书,便偷偷夹带出门,占为己有。  刘启瑞“生于末世运偏消”,混迹官场不久,辛亥革命爆发,他只得赋闲回家,呆在皇城当寓公。幸亏藏书甚丰,名气已跟着上来了,优哉游哉,小日子过得还不赖。刘启瑞给自己的书斋起名为“食旧德斋”,藏书之丰,享誉京师。从经济利益考虑,刘启瑞把一部分藏书转手出售,买主傅增湘,是近代著名的藏书大家(曾是《平复帖》的收藏者)。后来,傅增湘捐赠给北京图书馆和家乡重庆图书馆的大批善本图书中,宋版《王文公文集》、元刻本《增广注释音辩唐柳先生集》等珍贵古籍,原系宫廷收藏,又都曾是刘启瑞的藏品。  刘启瑞闻名于史学界,是后来的事。替他吹喇叭的,是他的儿子刘文兴,也算是名学者吧。民国时,出版了一部书叫《多尔衮摄政日记》,原名《皇父摄政王多尔衮起居注》,据说是刘家祖传藏品。出版前,民国三十六年(1947)刘文兴在报上发表题为《清初皇父摄政王多尔衮起居注跋》,说他父亲刘启瑞“奉朝命检库藏”,“得顺治时太后下嫁皇父摄政王诏,摄政王致史可法、唐通、马科书稿等,遂以闻于朝,迄今犹藏诸故宫博物院。”此言一出,立刻引起轰动。多尔衮与孝庄太后的风流韵事,说法甚多,史学界难有定论。“太后下嫁”是大众关心的热门话题,此类新闻自然很吸引人的眼球。既然前朝进士刘启瑞亲眼目睹“下嫁诏书”,此事应该有了“铁证”,不必再费口舌争论。但是,后来的学者多数持不同意见,认为刘的说法不靠谱,因为多年过去了,从未有另一个人说见过这份档案。清史专家阎崇年说:“历史这个事情不是仅凭一个人说,就能下定论的。而且至今没有看到当时的记载,也没有看到所谓的‘太后下嫁’诏书,可以说这根本没有任何依据。”看来,刘文兴的话真的不靠谱,很可能是出于以推销出版物为目的的自我炒作。  作为一名末科的进士,刘启瑞擅长写作,可惜他的文稿,刊印面世的不多,有关著述名录,藏于北京某图书馆。《食舊德齋雜著》两卷,清光绪八年(壬午年)刻本,清刘岳云撰,《食舊德齋雜著》为刘岳云个人文集,其所撰文章,对于训诂、声音、典制、名物、天算、輿地之学,都仔细研究推敲。是书著名藏书家黄裳在其《清代版刻一隅》中著录,原文如下:《食舊德齋雜著》,光绪壬午刻本。后有光绪八年王家凤跋。卷尾有“江夏王树之、钱桂笙同校”一行。此宝应刘岳云撰。    刘岳云(1849—1917),字佛卿,号震庵,室名食旧德斋,宝应人(今江苏扬州宝应县),扬州学派的代表人物,早年师出著名学者、扬州学派代表人物成蓉镜,与成肇麟,冯煦被誉为“成门三俊”。后转益多师,而博观约取,惟求致用,不拘于一家之说。历任户部主事、员外郎。绍兴府知府。青年时,英俊气盛,文采翩翩,有不可一世之气概。经史诸子、天文地理、经济政治、诗词歌赋、数理医药,无所不通,是一位学贯中西的通才。一生著书50余部,200余卷,著作之多,猎涉之广,文采之丰,为宝应著者之冠。著有《群经地理今释》、《矿政辑略》、《微积分述》、《测圆海镜通释》、《五经算术疏义》、《格物中法》、《食旧德斋赋钞》、《食舊德齋雜著》等,刊行于世。     珍珠泉      珍珠泉为“世界泉水之都”——济南的第三大名泉,位于济南旧城中心,今泉城路珍珠泉礼堂内北面,明清时期为山东巡抚驻地,匾额为乾隆皇帝御笔亲题。在它周围有许多小泉,如楚泉、溪亭泉、舜泉、玉环泉、太乙泉等,被称为珍珠泉泉群。   珍珠泉泉池长42米、宽29米,周围砌以雪花石栏,岸边杨柳轻垂,泉水清澈如碧,一串串白色气泡自池底冒出,仿佛飘撒的万颗珍珠,迷离动人;泉的西北角有濯缨池,是由泉水汇聚而成,泉水向北流经百花注洲后进入大明湖。珍珠泉区为一座清雅的庭园,松柏苍翠、杨柳低垂,泉池楼阁错落有致;园内罗锅桥西侧,有一株高五、六米的宋代海棠,至今有千年的历史,相传是济南太守曾巩所栽。另外,在珍珠泉北边新建了一座人工湖,砌假山、植苍松,别具一番特色。清代王昶《珍珠泉记》云:“泉从沙际出,忽聚忽散,忽断忽续,忽急忽缓,日映之,大者为珠,小者为矶,皆自底以达于面。”人们形容这里的景观是“跳珠溅雪碧玲珑”。附近还有散文泉、朱砂泉、腾蛟泉、等十一处泉水。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