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最新工艺书店
  • 头号罪犯 (《夜班经理》《柏林谍影》《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作者约翰·勒卡雷作品)邹亚 王悦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头号罪犯 (《夜班经理》《柏林谍影》《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作者约翰·勒卡雷作品)邹亚 王悦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ISBN:   9787532780617
  • 出版时间: 
  • 装帧:   精装
  • 开本:   32开
  • 纸张:   胶版纸
  • 页数:   392页
  • 作者: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ISBN:  9787532780617
  • 出版时间: 
  • 装帧:  精装
  • 开本:  32开
  • 纸张:  胶版纸
  • 页数:  392页

售价 74.80

定价 ¥58.00 

品相 九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9-25

数量
库存3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小说
    商品描述:
    作者简介
      
    约翰·勒卡雷,原名大卫·约翰·摩尔·康纳尔,英国间谍小说家。早年曾供职于英国情报部门,后开始以笔名创作小说。勒卡雷凭借小说《柏林谍影》一举成名,当时著名的小说家格雷厄姆·格林如此盛赞:“这是我读过的最好的间谍小说!”从此奠定了文坛大师的地位。

    勒卡雷一生得奖无数,1964年获得英国毛姆奖,1965年获美国推理作家协会的爱伦坡大奖,1988年更获颁英国推理作家协会(CWA)终身成就奖(另外分别在1963年与1977年获颁金匕首奖)等。2008年,在《时代》杂志评选的“1945年以来最伟大的五十位英国作家”名单上,勒卡雷名列第22位。2011年,勒卡雷获歌德学院颁发的歌德奖。

    勒卡雷的作品不仅受到全球各大媒体的瞩目与读者的欢迎,更因充满戏剧元素与张力,被多次翻拍成了影视剧。2018年11月,《女鼓手》由韩国著名导演朴赞郁执导,翻拍为6集迷你剧,在BBC火热播出。

       目录
      

       精彩内容及插图
      
    巴克曼用右手打开车门,艰难地爬了出来。他一瘸一拐地跑到面包车旁边,用拳头捶打着白色的车身。接着,他扑向领头的那辆梅赛德斯轿车的车头。没等坐在前排的两个蒙面人反应过来,他凌空一跃,飞了过去。面包车已经启动,侧面的车门即将关闭。就在这时,巴克曼瞥见两个头戴巴拉克拉瓦盔式帽,身穿跳伞服的人站立在车里,他们的脚下横着两个人。那两个人手脚分开,脸朝下趴在地上,一个身穿黑色长外套,另一个身穿芭宝利风衣。有人在大声呼叫,他听出来是安娜贝尔的声音。他看见她手抓着车门上的把手,一边跟着车子往前跑,一边大喊:“把门打开,把门打开,把门打开...”她说的是英语,她一遍遍地喊着。

    那辆跟在后面的梅赛德斯,司机是个蒙面人,副驾上坐的是那个深黄色头发,一脸杀气的女人。此时,轿车赶了上来,和面包车并排行驶,想把安娜贝尔挤到一边。面包车在加速,可安娜贝尔就是不松手。她一边跑一边用英语骂他们‘狗杂种’。后来,他又一次听见她的声音。“我一定要把你找回来!”她用俄语喊着。他知道,这是说给伊萨听的,跟那几个绑架者无关。“无论天涯海角,我一定要找到你!”接下来她可能要说:哪怕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然而,在那个时候,无论她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布鲁伊一把抓住她,使劲儿掰开她的手。当他扶她站稳之后,她的双手依旧向前方伸展,她想把车拽回来。

    巴克曼沿着空地旁的小路来到马路上,看见他的那两个手下一动不动地坐在奥迪车里,他们在等待他的命令。他沿着人行道继续向前走,一直走到路口。阿尼·莫尔的指挥车先前就停在那里,可现在,车不见了。阿尼·莫尔站在路灯下,正在和牛顿一起回忆贝鲁特的日子。小个子伊恩站在一边,面脸堆笑地等着加入他们的谈话。巴克曼这下明白了,兰登车上那个不明身份的乘客应该是牛顿。

    看见巴克曼走过来,阿尼·莫尔不屑一顾地白了他一眼,并借故打电话,独自走到一边去了。面貌一新的牛顿殷勤地走上前来,和他的老朋友打招呼。

    “天啊,原来是冈瑟·巴克曼!你是怎么抓住最后机会的?我们一直以为你是迈克·阿克塞尔罗德的人,没想到大老板伯格多夫还在前排给你留了一个位置,是吗?”

    牛顿走近巴克曼,发现他的一条胳膊断了,衣服凌乱不堪,眼睛里充满了仇恨。他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误会他了,赶忙停下脚步。

    “听我说。关于你那辆出租车,真是对不起。斯坦福出来的那些乡巴佬,他们开起车来就那德性。你先去把胳膊修理一下。让伊恩送你去医院。赶快。伊恩,听见了吗?他听见了。你们快点走吧。”

    “你们把他带到哪里去了?”巴克曼问。

    “你是说阿卜杜拉?关心他干吗?据我所知,去沙漠里呆着吧。正义终于得到了伸张。我们都可以回家了。”

    他最后两句话说的是英语,可巴克曼头脑昏沉,一时间没有听懂。

    “得到?”他傻傻地重复着,“得到什么?你说的是什么正义?”

    “笨蛋,美国人的正义。还能是什么?伙计,屁眼里出来的正义。垃圾正义,他们自己的正义!没有律师出庭的正义。难道你没听说过非常规引渡?我记得以前你们德国佬也有一个类似的说法。你怎么哑巴了?”

    巴克曼还是不吭声,牛顿只好继续说。

    “冈瑟,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正义是报复的借口,懂吗?阿卜杜拉杀了美国人。我们称之为原罪。在间谍战中,如果你手软,那你只能对付那几个欧洲的小侏儒了。”

    “我想问的是伊萨,”巴克曼说。

    “伙计,伊萨是空气,”牛顿生气地说,“他妈的你知道那是谁的钱?伊萨·卡波夫给恐怖分子提供资金,句号。伊萨·卡波夫把钱送给罪大恶极的人,句号。这就是他干的好事。他妈的冈瑟,你明白了吗?”他似乎觉着自己还没有把意思说清楚,所以,他又补充说:“你了解那些和他在一起的车臣武装分子吗?嗯?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他们只是一群小猫咪吧?”

    “他是无辜的。”

    “胡扯。伊萨·卡波夫百分百地和他们串通一气。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如果想活命,他就必须招供。行了,你快去医院吧,别让我赶你走。”

    兰登站在大块头牛顿的身边,跟着一起催促巴克曼赶紧离开。

    黑夜里,一阵凉风夹裹着码头上的油污味从湖面上吹来。安娜贝尔站在银行前的空地上,眼睛一直盯着面包车驶离的方向。布鲁伊陪伴在她的身边。她的头巾从头上滑落下来,她下意识地将它重新裹在头上,并在下巴底下打了个结。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布鲁伊转过身,看见被撞的那辆出租车上的驾驶员正一瘸一拐地朝他们走来。安娜贝尔也跟着转过身。她定睛一看,发现那人是冈瑟·巴克曼。这个可以呼风唤雨的人在距离她十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踌躇不前。她盯着他看了看,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身体不住地发抖。布鲁伊伸出手臂,搂住她的肩膀。他做梦都想把自己的手放在她的肩上,可是这会儿她能够感觉到吗?他不知道。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