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来燕阁
  • 已故树木学界一代宗师“任宪威”教授信札一通,含介绍信一封,北京林学院信封两个等
  • 已故树木学界一代宗师“任宪威”教授信札一通,含介绍信一封,北京林学院信封两个等
  • 已故树木学界一代宗师“任宪威”教授信札一通,含介绍信一封,北京林学院信封两个等
  • 已故树木学界一代宗师“任宪威”教授信札一通,含介绍信一封,北京林学院信封两个等
  • 已故树木学界一代宗师“任宪威”教授信札一通,含介绍信一封,北京林学院信封两个等
  • 已故树木学界一代宗师“任宪威”教授信札一通,含介绍信一封,北京林学院信封两个等
  • 已故树木学界一代宗师“任宪威”教授信札一通,含介绍信一封,北京林学院信封两个等
  • 已故树木学界一代宗师“任宪威”教授信札一通,含介绍信一封,北京林学院信封两个等
  • 已故树木学界一代宗师“任宪威”教授信札一通,含介绍信一封,北京林学院信封两个等
  • 已故树木学界一代宗师“任宪威”教授信札一通,含介绍信一封,北京林学院信封两个等

已故树木学界一代宗师“任宪威”教授信札一通,含介绍信一封,北京林学院信封两个等

举报
  • 作者: 
  • 年代:   1956
  • 页数:   5页
  • 作者: 
  • 年代:  1956
  • 页数:  5页

售价 1000.00

品相 八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1-13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名人墨迹 > 信札
    商品描述:
    任宪威(1928~1997),寿阳县西索马村人。农家出身,小学到大学均以勤工俭学维持。1953年毕业于北京林学院,并留校任教。后任北京林业大学资源学院教授、中国树木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林业规划研究会理事、北京林学会理事。是中国著名的植物分类学家。任宪威精心教学,重点执教《树木学》课程,并主编《森林植物学》、《树木学》(北方版)等教材,培养学生逾万,遍及祖国林业战线。从1978年国家开始招研究生,先后培养硕士研究生10余人,成为林业战线领导骨干和技术尖子。为支援少数民族地区教育,受国家林业部委托,于1978年到西藏农牧学院任教一年,培养了一批优秀学员。在西藏,不顾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反映,冒着生命危险,收集植物标本数百种,其中发现不少新物种,并进行了系统研究和命名。中央电视台和《光明日报》为此曾作专题报道。任宪威高度重视教学与实践相结合,40多年跑遍祖国各地,收集上万种植物标本和种籽标本。主攻中国壳斗植物分类和分布,树木的物候,中国落叶树木冬态和中国树木形态解剖等科研课题。撰写论著(文)60余部(篇),不仅在中国林业教学和科研中有实际指导意义,对世界林业科技应用也有很大的参考价值。其专著《中国树木名录》受到林业界人士的高度重视和肯定。先后参加编写的专业书籍达数十部。其中《中国落叶树木冬态》、《北京树木物候》、《云南壳斗科分类及分布的研究》、《中国落叶栎木综合研究》等受到林业部的嘉奖。所主持的国家自然学基金项目和林业部的科研课题,多次荣获林业部及北京市科技进步奖。1992年被国务院批准为突出贡献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树木学界一代宗师——怀念我国树木学家任宪威教授 (2010-06-04 15:32:46)转载▼
    标签: 树木学 属种 学界 任宪威 河北 杂谈分类: 中文
    任宪威老师辞世十三年了,我也越古稀有二。任老师没教过我《树木学》。四次大难不死的我,归队任教《树木学》,才结识任老。在中国树木学会的活动中,在《河北古树志》、《河北树木志》、《树木学》(北方本)的编写中,多次向任老请益与合作。任老平易近人、为人师表、甘为人梯、严谨治学,深深地感动着我。在树木学界无愧称为一代宗师。

    《河北树木志》面世历时八年(封面为1997.12)。这本为河北补白的巨著,任老付出心血最多——百万字逐一审校;承担无可替代的重任——负责77科625种150变种和变型模式标本拉丁文文献考证、分科检索表、冬态检索表的编写。任老不计较排名,甘居第二主编,着实令我辈中人汗颜。外业调查时,任老亲蹬河北最高峰——小五台山。下山时,有人发现石头路上血迹清晰可见,惊呼之余,仔细查看才发现他助手的一只鞋不知何时没了鞋底!我们中的某人,在某地的一次采集中,只要再走几百米便可采到某种标本,却下令:知道哪里有便可,记录一下就好,打道回府;莫说拉丁文,连中文都语病不断。坦白说,除任老胜任的那部分,其他大部分章节都是“剪刀加浆糊”。然重名利者,六年不交稿;书出版了,竟然还忘了给第二主编寄书。任老老伴夏老来信问:任先生不在了,不知是否可以给作者寄几本书以作留念?这才匆忙寄出……

    我主编的《河北古树志》,任先生是主审。任老不但严谨把关,还提出很多具体建议。定稿时,任劳逐字逐句审查批改;《树木学》(北方本)都是由一些老先生编写,我仅协助任老统稿和做些编务工作。任老希望提高教材的水准,又担心有不到位之处,同时又不愿改动黄普华等先生的稿子,流露两难之色 。我大胆提了个建议:把北方的代表科属种和重点科属种依次展开,其余的种用列表对比的方式;如果科属中的代表种为南方的或树木学应知的重要科种,作简要介绍。由于教材受篇幅限制,我们不得不割爱。先生不但接受了,还把精简文字的工作交给了我。我和任老一起住在北林板房招待所,三餐同吃。中午的时候先生叫我回去休息,自己却接着干;在保定,先生在实验室同样是连轴转。先生很辛苦,对工作太认真了。先生给我们留下了太多可学习的东西,但我们却不够珍视,学到的知识太少了。我辈尚知先生可敬、当学。不知时下,某些被名利吸引眼球的零后们,能否继承和发扬任老留下的宝贵财富,充分体味任老精神的精髓,但愿能给老先生一些肯定和敬仰。因为我辈已被有人指为迂腐、傻气了。(作者:北京林业大学 林62级 梁学忠  作于2010年5月4日)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