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钓雪堂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举报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纸张:   白棉纸
  • 刻印方式:   其他
  • 装帧:   其他
  • 尺寸:   109 × 32 cm
  • 册数:   8册
  • 作者: 
  • 出版人:  不详
  • 纸张:  白棉纸
  • 刻印方式:  其他
  • 装帧:  其他
  • 尺寸:  109 × 32 cm
  • 册数:  8册

售价 2500.00

品相 八五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4-11-18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碑帖印谱 > 碑帖金石 > 手拓
    品相描述:八五品
    不全!边角有小破损 有褐色旧斑 整体品相完好
    商品描述:
    罕见旧拓片 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存八张不全 白绵纸手拓 尺寸约109*32厘米 年代不详
    前赋存四张缺后半篇:自“何为其然也...”至结尾  后赋存前四张缺后半篇:自“而悲 肃然而恐...”至结尾
    后有补图11张!
    发默认中通快递 免快递费 收货一周内可无理由退货
    本人曾在孔网拍卖过一部装裱好的苏轼大书前后赤壁赋 见http://www.kongfz.cn/13315848/ ;http://www.kongfz.cn/13315866/

    参考资料:
    长期隐迹的苏东坡书法巨制——东坡黄州大书《前后赤壁赋》之考论  李景新 
       (琼州学院 人文社科学院,海南 三亚 572022) 
    贬居黄州是苏东坡书法艺术创作的高峰时期,其间为举世所公认的代表作,一是行书《黄州寒食诗帖》,一是小字楷书《前赤壁赋》。本文虽与这两件作品不无关系,但写作的意图却是要填补书法史及书法批评史上的一个重大遗憾,那就是要推举苏东坡在黄州时期书法的另一代表作——大书《前后赤壁赋》。大书《前后赤壁赋》本来是一件足以惊世骇俗的东坡书法珍品,然而除了宋元时代少数书法家、学术家曾经关注过之外,竟然长期隐迹于民间而消声于书法界和学术界的视野之外,直到20世纪90年代其拓本出版之后,仍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这是非常遗憾的事。
     有关苏东坡书写《赤壁赋》的文献记载 
    作为文学杰构的前后《赤壁赋》一直是那么明晰而广泛的活跃于人们的阅读视野和学术视野。然而,作为文学创作最初载体的手稿墨迹以及文学创作之后作为书法创作的再度书写的作品的流传,却是那么扑朔迷离。苏东坡文学创作时的最初手稿已没有任何存世及有关文献记载的痕迹。现在我们就文学创作之后作为书法创作的再度书写的有关文献作一些必要的梳理。 
    《前赤壁赋》和《后赤壁赋》分别创作于元丰五年(1082)的七月和十月,这在文章里面记载得很清楚,所以有关苏东坡的年谱和传记都不缺少这个环节。但是有关苏东坡再度书写这两篇赋作的记载,却是非常少的。古代所有的苏轼年谱都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就连以极为详备而著称的王文诰的《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总案》对之也只字未提。直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孔凡礼著《苏轼年谱》才把元丰六年(1083)小字书写《前赤壁赋》之事记载下来: 
    本岁,友人钦之尝有使至,求近文,遂书《赤壁赋》寄之,嘱其深藏不出,盖多难畏事也。[1] 
    由于不知书写的具体月日,所以系于元丰六年之末。《中国书法全集》据赋初作时间及此帖跋,也把此书作定于元丰六年,但亦不知月日。[2]定于元丰六年的依据是苏东坡本人的跋语: 
    轼去岁作此赋,未尝轻出以示人,见者盖一二人而已。钦之有使至,求近文,遂亲书以寄。多难畏事,钦之爱我,必深藏之不出也。又有《后赤壁赋》,笔倦,未能写,当俟后信。轼白。[3] 
    由“去岁作此赋”而知此卷书法的创作在元丰六年。当时苏东坡以文字而遭贬,深恐文字再惹麻烦,所以赋写出之后只有最知近的一二人见过。钦之有使来求近文,苏东坡才亲自书写《前赤壁赋》以寄钦之。之所以只书写了《前赤壁赋》而没有书写《后赤壁赋》,是因为写过前赋后觉得疲劳了,打算今后再书写后赋,但事实上后来并没有再补写《后赤壁赋》。小字《前赤壁赋》遂成传世名作,而不见有同类《后赤壁赋》流传,原因正在于此。 
    关于东坡书写《后赤壁赋》的记载,只有绕学刚《东坡黄州生平行踪考》提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该文在元丰六年七月谓“与李委饮于赤壁下,书《后赤壁赋》,赠百嘉”[4]。我所见关于李委与东坡书法活动有关系的记载是在东坡所作《李委吹笛》的引中: 
    元丰五年十二月十九日,东坡生日,置酒赤壁矶下,踞高峰,俯鹘巢,酒酣,笛声起于江上。客有郭、古二生,颇知音,谓坡曰:“笛声有新意,非俗工也。”使人问之,则进士李委,闻坡生日,作新曲曰《鹤南飞》以献。呼之使前,则青巾紫裘腰笛而已。既奏新曲,又快作数弄,嘹然有穿云裂石之声。坐客皆引满醉倒。委袖出嘉纸一幅,曰:“吾无求于公,得一绝句足矣。”坡笑而从之。[5] 
    此事后被胡孜《苕溪渔隐丛话》收录,又被清代李扶九在《古文笔法百篇》中引用。东坡当时确实乘兴挥毫,然并未书写《后赤壁赋》,且时间是在12月19日,文中所云“嘉纸”乃是“好纸”之意,与“百嘉”并无关系。东坡又有文曰:“今日李委秀才来,因以小舟载酒,饮于赤壁下。李善吹笛,酒酣,作数弄,风起水涌,大鱼皆出;山上有栖鹘,亦惊起。”[6]亦无挥毫书写之事。绕学刚的记载不知何据。不过无论是否有与李委饮酒而书写《后赤壁赋》之事,与此相关的《后赤壁赋》书法并没有流传后世,这是没有疑问的。 
    饶学刚文中又在元丰六年十二月下记:“是年……与好友钦之书,言及去年《后赤壁赋》书写事。”虽然记在十二月之下,但行文中谓“是年”,仍是不确定具体月日的口气,应该是指东坡本年小字书写《前赤壁赋》跋语中“又有《后赤壁赋》,笔倦,未能写,当俟后信”之事,并没有新的信息。 
    苏东坡小字《前赤壁赋》墨本流传后世,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乾隆时被刻石收入《三希堂法帖》,故又有拓本传世。董其昌为之作跋语,对该书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时至当代,所有编集苏东坡书法的全集或重要选集中都收录这件作品,使之成为研究和习练苏书的重要范本,此乃幸事。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另一件更为重要的书法巨作大字本《前后赤壁赋》的命运却是如此可叹,所有苏东坡书法的全集、选集、历代书法集、各种文献竟然连它的一点影子都没有,学术领域除单行本上杨启栋的《序》略加介绍之外也无任何研究成果。我们有责任使这件苏东坡书法的旷世奇作重新在人间焕发它的光彩。 
    苏东坡大书《前后赤壁赋》的创作于流传 
    苏东坡大书《前后赤壁赋》后赋卷末有苏东坡当时的亲笔跋文,记载了该作的创作过程: 
    去岁作《赤壁赋》,未尝轻出以示人。钦之有使至,求近文,遂楷书前赋以寄,后赋笔倦,未写。今日钦之来,持长卷,索大书二赋,故复走笔。此二卷虽一挥而就,然几不能胜其任。钦之加意秘藏,方见爱我之深也。元丰六年十月廿四日,眉山苏轼并记于黄州临皋亭。 
    我们把此跋与小字本《前赤壁赋》的跋语相比照,便非常清楚了。大书《前后赤壁赋》创作于元丰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地点在临皋亭。由于前次钦之使人前来求近文时,只写了前赋而未写后赋,许以后来再写,故此次钦之来时,东坡乘兴挥毫,完整地书写了前后二赋。跋语中再次叮嘱钦之要“加意秘藏”,除流露出东坡仍然因“多难畏事”而非常审慎之外,恐怕也包含有对这两卷书法作品非常满意的成分在。 
    由于苏东坡反复叮嘱钦之要“加意秘藏”,所以没有任何资料显示此作在苏东坡生前有别人见过。苏东坡大书《前后赤壁赋》创作18年之后,也就是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冬天,大书法家、“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才于荆州沙市的舟中见到这件作品。这时新党对元祐党人的迫害业已结束,苏东坡也已去世约四个月,这大概是收藏者愿意把作品拿出来的主要原因。黄庭坚当时十分兴奋,冒着严寒在舟中作跋,这是关于此作的最早评论。 
    东坡此赋,楚骚之变也。此书,会稽、平原之变也。然徐多肉颜多骨,惟东坡其孰兼之?今世士大夫或讥其用笔不言古法,盖伊不知古法何所从来。但以翰林侍书之绳墨尺度,规模点画,是岂知古法之意哉!予尝谓,东坡作书,学问文章之笔,郁郁芊芊,发于笔墨间,纵横运用,皆非人意想所及。载观此卷,肋骨血肉亳发毕备,掀搕蹶逐,神明焕发。虽颜、徐复生,亦当远避三舍。东坡倘见此跋,又笑我于无佛处称尊耶。建中靖国元年冬至又二日题于荆州沙市舟中,雪霁大寒,手僵几不能字,钟陵黄庭坚。 
    跋中谓“又笑我”,是因为此前黄庭坚跋东坡《黄州寒食诗帖》时曾说过“笑我于无佛处称尊”云云。黄庭坚见到大书《前后赤壁赋》距东坡创作的时间仅18年,作品应该仍在钦之或其家人手中,然亦未有确凿证据。 
    黄庭坚之后大约又过了96年,即南宋宁宗庆元三年(1197),朱熹于玉山汪季路家见到此作并作跋。跋语云: 
    东坡居士黄州爱用宣城诸葛丰鸡毛笔,故其字画风稜,荡尽尘俗。合作处如古槎怪石,如灵符弄鬼,非复握管譬拟可以梦见。蔡中郎云:‘笔合软□见奇古。’信斯言也。卷首有德寿宫宝绍兴之玺,曾入思陵内府,不知何故流落人间。捧玩再四,不胜敬叹。庆元三年□在丁巳十一日戊寅,新安朱熹观于玉山汪季路家,为纪其左方。 
    朱熹又有《跋东坡书李杜诸公诗》,落款为“庆元丁己十月丁丑,新安朱熹观玉山汪季路所藏,而识其后如此云”;又有《跋东坡祭范忠文公文稿》,落款为“庆元丁巳十月己卯,朱熹观于考亭溪居。”二者亦为汪季路所藏,可见这两个跋文与跋东坡大书《前后赤壁赋》同为在汪家观鉴时所作。汪季路为南宋著名收藏家,官至端明殿学士,建集古堂,藏奇书秘迹、金石遗文二千卷。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邱德修教授曾撰文考论朱熹跋东坡文说:“汪季路所藏苏子之作品于南宋而言,为殊多者也。”[7]该作前赋、后赋之末各钤“汪氏”印记一枚,乃是汪氏收藏的珍品。朱跋中的“思陵”指宋高宗,他的陵墓为“永思陵”,后人尊称为“思陵”。“思陵内府”即高宗秘府,乃高宗藏宝之地。“德寿宫宝绍兴之玺”即钤于卷首的“徳寿之玺”,高宗年号绍兴,宫名徳寿。可知,此作至迟在南宋高宗绍兴年间(1131-1160)进入皇家,后复现人间。然其间如何从钦之家进入皇家内府,后来又是如何从内府重现人间,又如何到了汪家,都不可知。 
    朱熹题跋过去约28年,即南宋理宗宝庆元年(1225)冬天,东坡大书《前后赤壁赋》在靖州出现了,著名学者魏了翁得睹此作。魏了翁极为推崇东坡书法,常常在梦中见其笔法,这时能亲眼目睹如此大书长卷,兴奋之余,满怀恭敬地题了一首诗于其后: 
    为忆坡仙笔法精,良宵长使梦魂惊。而今展卷晴窗下,秋露春云酒欲醒。 
    落款为:“宝庆改元冬腊上澣恭题于靖州寓所,了翁。”靖州辖今湖南西南与贵州东部清水江流域一带,可见此作曾一度流落此间,但魏了翁所见为谁收藏,则不可知。 
    至元仁宗延佑元年(1314),此作真迹复转到玉山人顾瑛澂手中。此时距魏了翁作跋约89年,距朱熹作跋约107年,可见此作于一百余年间先在玉山,一度流于靖州,又再度返回玉山。顾瑛澂亲手重装,延请邓文原鉴定,邓文原十分钦仰,亲自作跋: 
    玉山顾瑛澂君新得苏文忠公大书《前后赤壁赋》真迹,手自重装于金粟影亭。既成,示观,展阅一过,知为文忠生平杰作。后有黄文节、朱侣国、魏文靖三君子次第评品,深足相发,无容末学孤陋置喙其间。谨拜手熏香,纪岁月时日于下方,以伸钦仰之私,以志获观之幸云尔。延佑纪元良月朔,巴西邓文原书。 
    邓文原乃元代著名书法家,与赵孟頫、鲜于枢并称为“元初三大书法家”,他对东坡此书及黄、朱、魏的题跋鉴别无误,这是至今所能见到的对苏东坡大书《前后赤壁赋》真迹的最后品评。 
    此后又经四五百年的流传,辗转入于徐州杨氏之手。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至道光十一年(1831)间,杨映权于故里建立“帖园”,将真迹摩勒上石。杨氏后人杨启栋云: 
    《杨氏帖园法帖》是我国保存至今之佳刻佼佼者,共有十卷。余高祖杨映权公于清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一年(一八一八年至一八三一年),经手上石。宋苏轼《前后赤壁赋》,则为其中两卷。杨公映权(一七六一年至一八三五年),字纬中,号兰圃。乾嘉间任山西绛州知州、武宁知府等职。嘉庆二十三年(一八一八年)致仕回籍,公时年逾五旬,不复为官,遂重修宅东明季废园一区,名曰:“帖园”,即世称杨氏帖园者也。是时公将家藏唐宋名人墨迹:欧阳公、虞温公、岳武穆、米南宫、苏文忠诸墨迹十卷,延请当代铁笔刘永清、郭成恩等,精工摹刻,构成《杨氏帖园法帖》,素为人所重。[8] 
    当时杨映权的目的是“刻诸窑壁,以贻子孙”,然至清末咸同间,“杨氏家道中衰,所藏日渐散出,帖园荒芜,寂然不复为外人所知者,达一百余年”。中国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杨氏后人将帖园遗存刻石尽数捐赠给文博部门。从这些记载可知,东坡大书《前后赤壁赋》墨本至少在清嘉庆、道光年间尚存世,咸丰、同治年间从杨家散出,不知去向。幸有刻石尚在,使我们今日能够看到拓本。旧拓仍在杨家,1991年江苏文艺出版社依旧拓出版《宋苏轼赤壁赋》单行本,赵朴初先生题写书名。 
    拓本卷首钤有“杨映权字纬中号兰圃”、“杨映权”、“杨氏珍藏书画”等印章,杨映权又有《家藏笔记》、《帖园记》,杨映权品玩该帖时应有所评价,惜《家藏笔记》、《帖园记》尚不能看到,杨映权是否真有评价尚不可知,故邓文原的跋语仍是至今所能确知的对于东坡大字《前后赤壁赋》的最后评论。 
    ——以上摘自新浪博客(欲看原文可按标题搜索)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