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中州文献书店
  • 花落还开:赵朴初与一位新华社记者的忘年交(全新品相,内有赵朴初大量书法作品))
  • 花落还开:赵朴初与一位新华社记者的忘年交(全新品相,内有赵朴初大量书法作品))
  • 花落还开:赵朴初与一位新华社记者的忘年交(全新品相,内有赵朴初大量书法作品))
  • 花落还开:赵朴初与一位新华社记者的忘年交(全新品相,内有赵朴初大量书法作品))

花落还开:赵朴初与一位新华社记者的忘年交(全新品相,内有赵朴初大量书法作品))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河南人民出版社
  • ISBN:   9787215066984
  • 出版时间: 
  • 印刷时间:   2009-07
  • 印数:   7千册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页数:   180页
  • 作者: 
  • 出版社:  河南人民出版社
  • ISBN:  9787215066984
  • 出版时间: 
  • 印刷时间:  2009-07
  • 印数:  7千册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页数:  180页

售价 11.60 3.9折

定价 ¥30.00 

品相 九五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3-11-09

数量
库存49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历史
    品相描述:九五品
    全新书
    商品描述:
    内容简介
    把多年来有幸与朴老结缘的经历集成《花落还开》,是作者长期以来的一个心愿。去年开始作资料上的准备,原来想在年底前完成,以作为献给朴老百年诞辰的礼物。但种种原因竟然无法实现,心中始终充满遗憾。后来,突然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随缘吧!

    目录
    上编 行走中原结殊缘

    花落还开乘愿再来

    ——对朴老的记忆和怀念

    赵朴初拄杖走中州

    赵朴老和青年记者的忘年交

    除了真情,我还能留下什么

    ——《赵朴老和青年记者的忘年交》一文说开去

    中编 忘年之交两地书

    赵朴初致刘雅鸣

    第一通 1992年5月30日的信

    第二通 1992年6月14日的信

    第三通 1992年7月27目的信

    第四通 1992年10月29日的信

    第五通 1992年12月14日的信

    第六通 1993年7月17目的信

    第七通 1993年8月15日的信

    第八通 1993年9月8日的信

    第九通 1993年11月17目的信

    第十通 1994年11月12日的信

    第十一通 1994年2月15日的信

    第十二通 1994年5月2日的信

    第十三通 1995年2月7日的信

    第十四通 1995年7月22日的信

    第十五通 1995年9月23日的信

    第十六通 1995年11月27日的信

    第十七通 1996年6月3日的信

    第十八通 1996年6月24日的信

    第十九通 1997年2月21日的信

    第二十通 1997年4月12日的信

    第二十一通 1998年7月19日的信

    九十二生曰赋答诸亲友

    下编 坐而论佛寄衷情

    赵朴初少林寺一席谈

    赵朴初白马寺一席谈

    赵朴初深情寄语白马寺僧人

    附:总书记晤见小和尚

    素养人才团结贡献

    ——在河南省佛教界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

    佛教是河南文化的一大财富

    ——在河南省宗教干部座谈会上的讲话

    向爱国爱教的高僧致敬

    ——在净严法师追悼会上的讲话

    佛教是很重要的文化

    ——在听取开封市宗教工作情况汇报后的讲话

    附录

    赵朴初生平

    赵朴初嘉言集

    各方人士忆朴老

    赵朴老与河南佛教

    河南形成中州佛教文化圈

    后记

    书摘
    花落还开乘愿再来

      ——对朴老的记忆和怀念

      无需刻意去想,朴老的形象会时常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在散步的时候,与别人聊天的时候,或者是看到与他有关的一切事物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浮现。而每次想起的时候,内心就会被一种美好的感觉充盈,似乎面前的各种问题或困难都不复存在。

      我相信冥冥之中,应该会有一种神秘的东西。记得第一次看到、知道赵朴初的名字,是一个暑假的午后。上小学五年级还是初一的时候,我在家里翻阅爸爸不多的藏书。那时候文革刚过,家里的书都不多。除了《红岩》之类,我看到了一本被爸爸精心用牛皮纸包裹的书,好奇地打开,在扉页上印着“片石集”和“赵朴初”的字样。第一次看到了那本不太一样的书和那个名字。当时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朴初,这个名字真有意思,也挺特别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赵朴初这个名字就已经印在脑海里了,虽然对这个人的各种情况都一无所知,也搞不清楚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在十来岁的年龄,知道朴老的人不会太多吧。)记得翻过那本书,感觉不太好懂,也没有很认真地再去读过。 (今年特意利用端午假期回西安老家找到了那本《片石集》,打开一看,竟然有一篇朴老1976年7月为唐山大地震而作的一首诗: “地震——次友人韵:大波掀涌风雷激,齐向华胥破梦来。地发杀机恣吼爆,物为刍狗任拉摧。馀生幸未循墙走,众力知能泯劫灾。多难兴邦吾益信,窥垣熊虎漫轻猜。”大家可能也都注意到了其中的“多难兴邦”一语,在今天看来更有一番特别的意味。)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