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大舍艺术书店
  • 民国上海闸北区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保卫战刚结束后的仓库残迹老照片,其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保卫战发生于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它的结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淞沪会战的结束。珍贵历史影像
  • 民国上海闸北区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保卫战刚结束后的仓库残迹老照片,其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保卫战发生于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它的结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淞沪会战的结束。珍贵历史影像
  • 民国上海闸北区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保卫战刚结束后的仓库残迹老照片,其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保卫战发生于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它的结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淞沪会战的结束。珍贵历史影像
  • 民国上海闸北区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保卫战刚结束后的仓库残迹老照片,其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保卫战发生于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它的结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淞沪会战的结束。珍贵历史影像
  • 民国上海闸北区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保卫战刚结束后的仓库残迹老照片,其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保卫战发生于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它的结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淞沪会战的结束。珍贵历史影像
  • 民国上海闸北区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保卫战刚结束后的仓库残迹老照片,其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保卫战发生于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它的结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淞沪会战的结束。珍贵历史影像
  • 民国上海闸北区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保卫战刚结束后的仓库残迹老照片,其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保卫战发生于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它的结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淞沪会战的结束。珍贵历史影像
  • 民国上海闸北区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保卫战刚结束后的仓库残迹老照片,其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保卫战发生于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它的结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淞沪会战的结束。珍贵历史影像
  • 民国上海闸北区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保卫战刚结束后的仓库残迹老照片,其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保卫战发生于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它的结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淞沪会战的结束。珍贵历史影像
  • 民国上海闸北区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保卫战刚结束后的仓库残迹老照片,其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保卫战发生于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它的结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淞沪会战的结束。珍贵历史影像

民国上海闸北区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保卫战刚结束后的仓库残迹老照片,其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保卫战发生于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它的结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淞沪会战的结束。珍贵历史影像

举报
  • 拍摄者:   未知
  • 年代:   民国 (1912-1948)
  • 尺寸:   15 × 10.9 cm
  • 类别:   黑白
  • 拍摄者:  未知
  • 年代:  民国 (1912-1948)
  • 尺寸:  15 × 10.9 cm
  • 类别:  黑白

售价 1600.00

品相 九品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9-07-16

数量
仅1件在售,欲购从速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照片影像 > 老照片 > 原照
    货号:
    P35
    品相描述:九品
    见实物图自辨。
    商品描述:
     民国银盐照片一张,尺寸为15X10.9厘米,泛银。

    四行仓库是位于上海闸北区苏州河北岸的一座混凝土建筑,在新垃圾桥(台湾地区读:Lèsè Qiáo,今西藏北路桥 )西北沿。是四间银行──金城、中南、大陆、盐业共同出资建设的仓库,所以称为“四行”,建于1931年,占地0.3公顷,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屋宽64米,深54米,高25米,是该地区最高的建筑。由于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

    27日晚,一营各连分批穿过前线,营长杨瑞符命令一连去四行仓库,自己带领二连前进。三连、机枪连和一连第三排的士兵无法联络。直到第二日上午9时他们才到达四行仓库,他们是在随大部队撤退途中得到有关一营留守四行仓库的消息的。之后他们的这种志愿参加“自杀行动”的精神被蒋介石称为英勇行为的典范。
    早上有关中国军队仍在四行仓库保卫闸北的消息在上海传开。这引起了女童子军杨惠敏的关注,而她将在整个保卫战中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凌晨4点左右她听到枪声便沿苏州河行走,他发现英国士兵向仓库丢了一袋香烟,她问新垃圾桥头的英国士兵对岸发生了什么,英军回答四行仓库中有中国守军。于是她要求附上她自己的纸条,不久后仓库传回纸条,说明他们需要弹药与食物。杨惠敏向上海商会求助,不过对方并不相信。
    中国守军自四行仓库房顶进入战斗位置,谢晋元将一连沿西藏路部署在四行仓库右翼,三连在左翼交通银行大楼对面,二连在在中央担任四行仓库外围之守备。机枪连除以两挺布置在楼顶担任防空其余分配一、三两连完成全营火力网的编成。苏州河北路有原为防御租界内欧美军队的防御工事,但工事的枪眼是向现在中国守军方向开的。为了防止日军利用,中国守军便在其中埋下炸药,后日军进入其中,中国守军引爆炸药而对日军造成伤亡。
    守军用仓库内的沙袋、装玉米、大豆和其他货物的麻袋构筑工事。并将楼内电灯全部破坏以便隐蔽,焚烧四行仓库周围房屋。
    上午7时日军第三师团开至上海北站,到午后1时开至四行仓库附近。约十名日军接近防御工事进行侦查,很快被击毙。午后2点由排长尹求成带领的一队中国侦察兵与约50名日军交火。之后不久一个连的日军从西侧发动进攻,三连连长石美豪面部中弹但继续指挥战斗直到腿部再次中弹。大约七十名日军进入仓库西南墙根中国军队火力死角,中国守军便爬上楼顶向其投掷迫击炮弹及手榴弹,炸死日军七名,伤约二三十名。在第一波攻击失败后,日军向储有燃料及木材的仓库西区放火。下午5时大火被扑灭。同时日军在闸北进行抢掠纵火。
    晚9时营长杨瑞符判断当日日军不会再发动进攻,便下令做饭并加固防御工事。当天有两名守军阵亡,四人受伤。
    10月28日,英军军官在观看四行仓库的战斗,中国守军连夜抢筑工事,没有人睡觉。早上谢晋元用从杨惠敏处得到的上海商会的电话号码与上海商会联系。

    四行仓库的位置及建筑结构对守军相当有利。四行仓库临近公共租界,日军不敢用海军炮火攻击。他们怕炮弹落入公共租界内,因为日本此时尚不愿意同欧美开战。日军也不敢像在上海其他地方那样使用芥子毒气,因为这将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早7时一架日军轰炸机在仓库上方盘旋,但因为害怕误中公共租界并未投弹。在遭到守军防空火力攻击后日军轰炸机离去。
    上午8时营长杨瑞符召集全营官长及班长讲话鼓舞士气。10时谢晋元与杨瑞符共同视察工事并观察日军动向。当他们在楼顶上时谢晋元发现一队日军沿苏州河北路移动,据杨瑞符回忆大约在一千米外。谢晋元拿起一支枪向其射击,当场击毙日军宪兵一名。
    下午3时开始下雨,四行仓库周围的火逐渐熄灭。日军在西侧发动另一次主攻,他们占领了交通银行大楼,并在四行仓库北面部署加农炮进行攻击。加农炮对四行仓库厚重的墙壁无法造成致命伤害,而在交通银行大楼内的日军又很容易被占领制高点的中国守军压制住。两小时后日军放弃进攻,但得以切断四行仓库的供电及供水。
    当日由一连上官志标连长、营部军官汤聘梓和机枪连杨排长带领的一小队中国士兵加入了战斗。
    这期间上海商会得到了中国守军仍在闸北的消息后相当激动,这个消息很快通过电台传遍全城。人们在雨中聚集在苏州河南岸,为守军助威。上海市民向守军捐献了十多卡车给养。卡车于夜间抵达四行仓库附近,守军用沙袋筑墙到卡车旁,将给养拖至仓库。搬运给养用了四个小时,在此期间三名守军阵亡。守军收到了食物、水果、衣物、器具和来自市民的慰问信。一队记者也来到了四行仓库,但由于谢晋元与杨瑞符因事繁忙,由机枪连雷连长代为接见。
    杨惠敏与谢晋元通过上海商会向美军要求送十名重伤员离开战场。美军同意了此项要求,因此伤员趁夜幕掩护被抬离战场。
    同晚上海商会决定向守军送一面中国国旗。中国整编部队当时没有携带国旗和军旗,当杨惠敏将国旗送入四行仓库时由最高指挥官谢晋元亲自接旗。当杨惠敏问及守军的作战计划时,守军回答誓死保卫四行仓库。杨惠敏十分感动并向谢晋元索取所有守军的名册,并将其通告全国。但为了迷惑日军同时又不使杨惠敏失望,谢晋元让人根据原524团的名册伪造了一份800人的名单,其实共423人。另据杨瑞符回忆,之前送出就医的伤员也被告知,若外界问起仓库中有多少守军时要回答有800人。这就是“八百壮士”的由来。

    10月29日早上,上海市民发现四行仓库楼顶升起一面中华民国国旗,由此军民士气大振。由于杨慧敏只带来了国旗但仓库内没有旗杆,因此守军用竹子和草绳临时制作了旗杆。守军中只有一小部分人参加了升旗仪式。 而苏州河对岸聚集的群众据说超过三万人,他们欢呼“中华民国万岁!”(另说为“中华民族万岁!”)。日军气急败坏开始对中国国旗发动空袭。由于密集的防空炮火同时顾忌误伤公共租界,日军飞机没能摧毁中国国旗就撤退了。经过两天的战斗四行仓库外的防御工事和仓库本身都遭到了破坏。
    10月29日中午,日军发动了迄今最大规模的攻击。加农炮和轻装坦克从各个方向发动进攻,迫使中国守军第三连从仓库外的工事中撤回仓库内。四行仓库西侧本来没什么窗户(这可以从上面的照片看出),而日军的炮击却给守军打开了许多射击孔。一队日军试图通过梯子爬入仓库二楼,谢晋元当时恰好在二楼窗户前。他一手夺过第一个上来的日本兵的枪,另一只手将其推下,之后向第二名日军射击,最后推倒了梯子。一名在战斗中负伤的士兵将自己绑上手榴弹跳下仓库,炸死了自己和约二十名日军。战斗一直持续到天黑,此时日军的进攻都有装甲车和加农炮的掩护。最终日军再次失败后开始用挖掘机向四行仓库挖隧道。 河对岸的市民用大字报通知守军日军的行动。有人甚至在发现日军准备再一次发动进攻后打来电话通知四行仓库内的守军。
    10月30日至11月1日.:30日早7时日军再次发动进攻。本次进攻只有少数步兵参加,大部分时间日军用加农炮进行攻击。因为四行仓库建筑坚固又有充足的沙袋和修理材料,在日军试图摧毁仓库的同时,守军时刻对仓库进行修复。据杨瑞符回忆加农炮炮火相当密集,平均每秒都有炮弹落下。 傍晚时日军用数盏探照灯照亮四行仓库以便于其炮击。30日的战斗整整持续了一天,守军摧毁了日军数辆装甲车。
    上海租界中的外籍人士不愿意战斗地点与他们如此接近。面对日本的压力他们同意劝说中国军队停止作战。29日外籍人士派代表向国民政府递交请愿书,要求以“人道主义原因”停止战斗。对于蒋介石来说战
    斗已经胜利,绝大部分中国军队已经撤离并重新部署到了新的位置,而战斗本身也已经引起了西方世界的注意。所以他下令部队在10月31日撤离四行仓库。上海警备司令杨虎被安排与英军将军斯马莱特会面,会议决定第524团撤至公共租界,并和正在上海西部战斗的第八十八师汇合。日本中支派遣军最高指挥官松井石根也表示同意并保证允许中国守军撤退,但事后很快就反悔了。谢晋元希望能够继续留守四行仓库直到战斗至最后一人。张柏亭最终劝说其同意撤退。
    午夜,11月1日,谢晋元带领376人分小队分批通过新垃圾桥撤入公共租界。约十人在撤退中被日军机枪打伤。 到凌晨2时所有守军完成撤退。

    部队撤退后随即宣布与第八十八师汇合,但马上被租界内的英军没收武器并限制自由。这是因为日军威胁如果让他们离开就要入侵租界。他们被送至公共租界西部意大利防区的胶州路进行隔离。
    蒋介石提升了所有参加保卫战的军人的军衔(各晋一级),并授予谢晋元与杨瑞符青天白日勋章

    P35

    配送说明

    ...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