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陈全林益生文化书店
  • 木讷记

木讷记

举报

解放后第一次公开正式出版。我点校的。

  • 作者: 
  • 出版社:   中央编绎出版社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作者: 
  • 出版社:  中央编绎出版社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售价 38.00

品相 全新品相描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7-02-15

数量
库存80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宗教
    品相描述:全新
    多杰大师口述,张心若笔记巴登多杰是尼泊尔的一位在树下禅定六年不吃不喝的少年的曾用法名,此法名是他儿时跟当地的一位藏传佛教的师父受戒而获得的。多杰大师1990年4月出生于尼泊尔南部的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他的母亲名字叫 “摩耶 提毗 塔芒“,和释迦牟尼佛的母亲的名字相同。他15岁时离开家庭,于2005年至2012年的6年间,独自一人去到了尼泊尔南部的森林中禅定。 他的举动引起了国内外不少的关注。2011年5月 20日,巴登多杰圆满了长达6年的禅定,在古老的龙华树下举办了他首次出定法会。他也在本次法会中公开了他修行的缘起和成就。
    商品描述:
    目录
    第一章梦现
    第二章开示生为苦本
    第三章学咒复仇
    第四章放雹雪恨
    第五章畏罪去寻师
    第六章苦修苦拆造屋求法
    第七章背已磨穿矣
    第八章违师窃逃
    第九章一封信的秘密
    第十章新屋落成摄受入坛
    第十一章得法起修的境界
    第十二章麻把重赴印度求法
    第十三章梦里的故乡
    第十四章别师归家
    第十五章冤亲重相遇
    第十六章马牙山洞的苦修
    第十七章二女送供脉解心开得大成就
    第十八章沙罐粉碎祖师出来了
    第十九章以德报怨冤亲同度
    第二十章降三魔
    第二十一章雪山的爪痕
    第二十二章鬼子母与魔天
    第二十三章天人恭敬
    第二十四章弟子之成就
    第二十五章毒
    第二十六章唱灭的遗嘱
    第二十七章涅槃
    第二十八章供养舍利种种神奇
    第二十九章圆满功德

    第一章梦现
    伟大的沉沉黑幕中,忽然一个晶光灿烂冰盘似的篮球,不知被谁,悄悄地便从那松梢上踢将起来。此时千山万壑,都蒙着薄薄的雾,被这个通明透亮的晶光一洗,就犹如披上了一层轻纱,便越显得她的淡妆素抹,粉嫩而雪娇了。在这个万籁俱息,娟娟独媚的月光下,而又寂寞无人的深山穷谷里面,有一座小小的茅篷,内中却坐着一个人,长了一头的长发,连头也不抬,眼也不睁,一动也不动,端端的如同泥塑木雕一般。你道此人是谁呢?却是再也猜不着。他就是这一部书的著作者,赫赫而有名的惹穹把大师啊。
    原来这一位惹穹把大师,乃是木讷祖师的门徒,祖师很欢喜他。又号为惹穹多杰札把,是一个乘愿再来的人。本来呢,祖师门下的弟子是很多很多的,可以说盈千累万吧。在这群弟子的当中,若论出类拔萃的姣姣者,那么就要数这几位大弟子了。为什么又称他们为大弟子呢?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就要明白,在这个地方,这一个大字的徽号,是很不容易轻轻加上的呀!既不是因为他们的年纪大,又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体大,也不是因为他们的势力大,更不是因为他们的什么才智学问大,便去瞎恭维他们叫做大。这是他们学佛修行的成功,已经到了什么程度的一种资格。倘若你果真的达到了菩萨大士的地位,或者差不多是与师傅不相上下了,那么,方才加上一个大字的称呼,这才配称做大弟子哩。在当时木讷祖师的门下,真正到了菩萨资格的几位大弟子,其中最有名的这几位,就是一个叫做惹把以哇哦,一个叫做乙喜惹把,一个叫做生白惹把,一个叫做起惹把,一个叫做日公惹把,一个叫做冷公惹把,一个叫做桑及交,一个叫做靴公惹把,一个叫做挡巴甲浦把,一个叫做敦把那甲古纳,一个叫做勤生玛,一个叫做写夺玛。这写夺玛和勤生玛是两位女同学。个个都长着一头的长发。惟有敦把那甲古纳呢,乃是一个出家的喇嘛,头儿是光光的。这十三位大菩萨中,要算惹穹把大师是坐第一把交椅的了,所以祖师异常地欢喜他哩。
    这一夜,惹穹把正在山中枯坐习定的时候,不提防被那月儿窥见了,便慢慢地踱将进来,浣濯得他那茅篷中清寒若水,一片的空明。他的身心也异常地愉快了,不知不觉,便朦胧地睡去。忽然到了一个极希奇的地方,顿觉天地异色,猛然睁眼一看,就大吃了一惊。你当为何呢?奇怪哪!此时那些山呀,河呀,土地呀,房屋呀,城郭人物呀,以及那些草木沙石等等呀,已不知被谁人搬到何处去了。但见足下站的,乃是一片光明透亮的琉璃宝地,平若镜面,滑若玻璃一般。那地上镶满着各种的宝石,莫不放着异彩。那些楼阁栏楯之类,尽都是一些宝物造成的。说不完,一处处皆以琼玉为阶,黄金为壁,玛瑙为梁,珊瑚作柱,琉璃水晶等拿来做瓦哩。上面都是嵌着各色珠宝所造,极玲珑巧妙而又很异样的花纹,无不光彩夺目。不但大地仿佛像一块透明的玻璃,就是那些房廊屋舍,亦完全像是玻璃构成,其中所有的器物,也无一样不像是玻璃做的,丝毫也没得土木草石砖泥等那些粗丑笨浊的下界劣品。并且是这些玻璃东西,又皆颜色不同:有红如朝霞的,有碧如翡翠的,有蓝如青天的,有黄如蜜蜡的。活像每一种玻璃之中,皆开着一盏极大的电灯相似,照得这些奇光异彩,如虹如霓,轮囷交织。惹穹把身历其境,好像在一个纯粹的玻璃世界中一般,不觉心中暗暗的称奇起来,究竟这是一个什么所在呢?若说这个奇怪地方,在西藏的名词中,便叫做五京堪住林,其义为净善处,恐怕就是我们此间说的什么净土佛国了吧。
    惹穹把看见这个光景,已是吃惊不小了。一面往前走着,远远望见有一座极高大的城池,遂向城中而来。及至到了城边一看,原来这一座城也是各种宝石造成的,炫奇焕彩,极其雄伟,不但从来未曾见过,只怕还有许多人,连听也未曾听说过呢。只见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一个个都披着僧衣,生得异常的庄严玮丽,犹如天人一般。最奇怪的就是都挂着一串缨珞,也有宝石的,也有人骨的,也有人骨和珠宝错杂穿成的。那些人都一个个望着惹穹把默然无语,好像突然撞着一个异乡人一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生地惊诧。但是皆欣欣然有点喜悦的样子,此时惹穹把心中一块石头方才慢慢地落地。正行走时,忽然听得一片鼓乐之声,只见一队队幢幡宝盖,香花如云,约莫有二千多人,从前面迎头而来,惹穹把侧着身子让他们过去了。只见后面跟着一人,张着宝盖前导,好像是他们的首领模样,这又更奇了!细看这位首领,乃是一个女人,披着红色的绡衣,珠缨花鬘,异常的庄严。惹穹把见了,似乎有点儿认识。“哦!她不是西藏哲绷寺喇嘛底布上师的女弟子,叫做八哩玛的吗?怎么她又会在这个地方当首领呢?”正在那里狐疑的时候,八哩玛早已看见,便笑吟吟地走将过来,高声喊道:“孙儿呀,你也来了吗!”这一种久别重逢的样子,好像慈母抚爱她的婴儿一般,一面便麾着那些人各自去了。惹穹把定睛一看,可不是呢!此时心中这一喜也就非同小可。八哩玛便笑嘻嘻地说道:“此去寒家不远,孙儿可到我的家中坐坐去好吧?”惹穹把在这个地方,好容易撞着一个熟人,便巴不得她说此一句。于是便随着八哩玛,转弯抹角,慢慢地出城而来。行不到半里远,只见一处,有的是琼楼玉宇,瑶草琪花。八哩玛指着道:“这便是我的蜗居了。”说着,二人便一同进了宝阁。咦!先前这句话又未免有点矛盾了吧!上文岂不是已经说过此间没有草木的话吗?怎么突然又弄出花草来了呢?这不是矛盾吗?原来这并不是矛盾呀。这种草也并不是那些草木,乃是宝石长成的,所以叫做瑶草。这种花亦并不是木质,乃是宝石生成的,自然会开花结果。所结成的花果,光明灿烂,犹如日月一般,也无非是些珍宝之类,所以叫做琪花。琪不是美玉吗?瑶不是鲜红而且透明的玉石吗?若当作形容词读了,把这一个成佛作祖真正的大事,认作了寻常捏造出来的神话小说,那就是真正的误会,岂不是对痴人说梦了!不但是误会,也就辜负作者实地写真这一番苦心了。闲话少说,仍用那书归正传的一句老调儿吧。
    且说惹穹把在这八哩玛的宝阁中,但见得琳琅满目,都不知道何名。此时已觉得腹中有点饥饿了,八哩玛早已知之,便引着在一张宝案旁边坐下,只见案上便忽然现出了种种的珍馐百味,芬芳馥郁,犹如甘露醍醐一般,皆非人间所有,也不知从何处来的,便尽量地饱餐了一顿。惹穹把刚刚吃完,案上所有的东西,就一齐的忽然都不见了,仍然是一张光光的桌儿。心里忖着道:这生活倒也好过,既不麻烦,又不花一文钱哩。八哩玛笑道:“我的孙儿,今天恰恰来的凑巧,此时五京堪住的不动佛,快要升座传法了。你若是高兴,去听法吗?我可以禀明如来,领你也去瞧瞧吧。”惹穹把听得这个消息,喜得他手舞足蹈起来。你道惹穹把如何会这么欢喜呢?在他的平时间,虽然也曾想见这尊不动佛的形相,但是所见的无非是些纸画木雕与那些泥土塑的佛像,哪里见过真会说话的活佛呢。心中早就是千肯万肯了,连忙答应着。八哩玛大喜,便引着惹穹把重复进得城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当中,只见人山人海,坐满了一地。好容易才寻着一个空位置,便叫惹穹把坐了。此时忽然闻着一阵异香,只听得天乐嘹亮,那空中的宝花,就如下雨一般,到处飞舞起来。抬头一看,只见最高的宝台上,日月轮的莲花座中,已端端正正坐着一尊佛了。此时台下万众,无不膜拜围绕,八哩玛固是不消说了。惹穹把异常地欢喜,便向上作礼。喜极了,不觉喜得他倒在地上,半晌也挣扎不起来。八哩玛笑道:“孙儿就在此地坐着,我去禀明如来,就来引你哩。”说着便匆匆地上去了。原来这尊不动佛,又号为米觉巴如来,在惹穹把的平日,乃时时刻刻想着不曾离的。今日一见,觉得比平日的观想境界,更异常得庄严伟大了。少时八哩玛下来道:“如来已经允可,快去吧。”说着,即引了惹穹把来至佛前顶礼。世尊乃亲舒右臂,为之摩顶,惹穹把遂坐于莲台之下,只见如来甚为欢喜,时时睁开青莲花眼看着惹穹把。惹穹把暗暗地想道:佛乃特别慈悲于我哩!正在这个时候,如来已开始说法了,便恭恭敬敬地坐着洗耳静听。
    原来米觉巴如来今天说的,不是别的佛法,乃是佛法的过去,在天地间一代一代的盛衰因缘。说到那兴盛时,这些听的人,莫不一个个眉飞色舞;说到衰颓的时候,又莫不一个个都似乎要掉下泪来。惹穹把此时已是专心一志在那里听讲,不觉得毛孔皆动。最后又听得如来说道:“这无上大法的传承,到了帝洛巴,便传与纳若把,由纳若把再传与麻把,都是最极高深而又最奇怪的佛法了。至麻把传与木讷日把的,尤其高深,实实的是奇怪深广不可思议的大法呢。”此时大众听得如来说出帝洛、纳若、麻把、木讷等许多微妙高深而又最希奇古怪的佛法,无不越发地诚敬感奋,犹如那饥者思食一般,异常渴仰。末了,如来又说道:“明日晨朝,当说比此更高,以苦为庄严的木讷历史了,尔等都来听吧。”
    说到此间,那些听众便议论纷纷起来。只见听众中,有一人坐得离惹穹把稍近的,便轻轻向身边一人说道:“明晨将说比此更高而又更奇怪的,想来必是最高无上的无漏法了。这个法乃功德集聚所结的果,即木讷日把所得所传的,真是能一生成佛,离苦得乐的大法呢。”又听得有一人说道:“既是如来的尊意如此,我们为后来众生的事,应当向世尊请求宣传才是呀。”又有一人问道:“木讷现在何地呢?”内中便有人答道:“现在佛地吧。”随后又一人道:“否,在报身地呀!”惹穹把听得,心中暗暗的想道:难道我在做梦吗!我的木讷师傅,现在西藏大播好好的住着,如何又在东方佛地呢?岂非这些人见我是木讷的弟子,便故意在这里讪笑吗。忽又想道:方才如来说木讷一生的事迹,即事即理,关于佛法甚巨。此事我应当请佛一说吧。正在思忖时候,忽见八哩玛走来,不由分说,便一手将惹穹把的手紧紧握住,拉起来便走,在这宝殿之上,来来往往,不知绕了若干圈子。起初呢,尚不觉得怎么,到后来越走越快,犹如飞腾一般。只听得耳边说了一声道:“孙儿你知道了吗?”喜得惹穹把此时已是骨软筋酥,便一惊而醒,乃是南柯一梦。
    此时已交半夜了,那一轮明月正到天心。惹穹把觉得心中异常的清净,便慢慢的追忆梦中之境,因想道:在米觉巴如来前听法呢,固然是好啊,若是在自己的师傅面前听法当更好哩。我今夜能在米觉巴如来前听法,未必不是我师傅赐给我的。忽又想起方才听得木讷在报身地位的话了。继而一想道:否,不然呀。我的师傅,的的确确,现在西藏。此念一起,岂不是我乃欺谎上师吗?忽又转念一想道:不然呀,本来师傅与佛是没有分别的啊,佛即是师傅,师傅即是佛。佛的身法语法心法,三样都是无量无边的,我的师傅何独不然呢。自己的上师,无论现出好的,歹的,苦的,乐的,染的,净的,任随住于何处,莫不是报身地呀。想至此,便责备自己起来道:适才最初的观念,我乃颠倒至此呀!岂非胡思乱想了吗!惹穹把在这个时候,便用了一种最坚决而严厉的观念,将自己适才错误的思想痛责了一番,忽又想道:方才梦中听法的成千累万,莫不赞叹我木讷师傅一生的史实。我是他的大弟子,反从来未向师傅请求过一次,岂不是我对于师傅没有丝毫的诚心了吗?想至此,不觉愧悔交集,便痛责不已,又复重新入定。
    此时的定力与睡光相和,一转眼间,不觉适才的五京堪住林依然又在目前了。惹穹把睁眼一瞧,只见五个妙龄天女,美丽异常,一衣红绡,一衣鹅黄绡,一衣素绡,一衣碧绡,一衣天蓝绡,一个个皆是宝冠花鬘,挂着人骨缨珞,奇丽无比。只见那个衣红绡的美人说道:“明日晨朝将说木讷历史了,我当前往一听哩。”衣碧绡的连忙问道:“这是谁人请说的呀?”红绡者尚未及回答,只见那衣鹅黄绡的美人便抢着说道:“此乃他们那些大弟子吧。”说到此间,皆睁起了一双美妙的慧眼,都把惹穹把望着,很注意地在那里瞧,于是你瞧憔,我又瞧瞧,瞧了又瞧,瞧过不止。只见那个衣天蓝绡的美人儿便徐徐地说道:“只要是闻奇法呢,都很欢喜的呀,不如我们一同前去请求的好了。”那个衣素绡的便急忙止住道:“否,宣布这一部最希奇的历史,应该大弟子前去请求吧。”忽然又听得一个说:“我们的佛教要好生保护呀!”说着,只见这几个美人,竟化作五道虹光,飞向空中而散。惹穹把大吃了一惊,醒来时天已大明,一颗绯红的旭日,早已升在那松梢之上了,便急急地来见师傅。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