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潇湘书城
  • 穿越生命的冬季

穿越生命的冬季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光明日报出版社
  • ISBN:   9787519430085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 作者: 
  • 出版社:  光明日报出版社
  • ISBN:  9787519430085
  • 出版时间: 
  • 装帧:  平装

售价 48.00

定价 ¥48.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7-06-22

数量
库存1000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文学
    商品描述:
    用诗歌诠释人生的真谛
    □ 文 / 罗建云

    与韩芳老师认识,约是三年前。东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组织文学沙龙,她参加了,我也参加了。她坐在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不时用笔做着笔记,见到我的目光,向我微微一笑。在活动结束时,她特意要了我的手机号码,也加了我的 QQ,闲暇时间,我们偶尔在 QQ 上聊天。

    老实讲,此前我并不认识韩芳老师,只是感觉,在东莞,在南方,她与我一样,也就顶多是个文学爱好者。但她向我的报纸投稿,并不时给我打电话问候,我才开始真正关注。

    她的作品大多写故乡、写亲情、写回忆、写乡愁、写留守儿童与留守老人,话题似乎很沉重,但也很现实。当时我就想,她一个女人家,别人写风花雪月,写无病呻吟,她为什么要写“忧国忧民”呢?为了解真相,我问她来自哪里?她说她来自新疆。当听到“新疆”二字时,我很惊讶。从她的个头与长相看,并不像天山女子那么“粗犷”,也不像塞外女子那么“张扬”,反而像江南淑女,更多是“婉约”,更多是“悲悯”。

    她见我过于惊诧,便解释说,她老家是江苏的,因为爷爷辈参与新疆建设,便移民过去了。然后,自己也生在那里。所以,她说她是新疆人,她说她的故乡在新疆。

    我看过她出版的两本书,一本是散文集《我在天涯为你歌唱》,一本是小说集《我在村口等你回来》,给我的感觉是她对问题思考极其深入,对现象分析极其深刻,对人物把握极其准确,对环境描写也极其细腻。以我的职业敏感,以为韩芳老师是职业作家。但她告诉我,她不是,到我认识时,她还不是作协成员中的一员。可她以前从事教育,曾是塞外边疆——伊犁霍城果子沟一所乡村学校的代课教师,一干就是十年!这十年里,她把所有的情丝和梦想都写在备课本上,这些朴实的文字好似文学梦的种子,被种植于生命的冻土里,等待春暖花开!因为爱好写作,时常爬格子,偶有作品在报刊发表。

    或许是我目光短浅,或许是我孤陋寡闻,总之,给我的印象是,能写好散文的,未必能写好小说,能写小说的,未必能写好诗歌。东莞市作家协会主席詹谷丰说:“我能写散文,也能写小说,但写诗歌,得努把力!”甘肃省作家协会主席马步升说:“散文、诗歌相对好写,但诗歌写好,并不容易。”可前些日子,韩芳老师给我电话,她要跨界了,出版一本诗歌作品集,还郑重其事地邀请我给其作品作序。

    不是我胆小,也非我唐突,但听到电话的那一刻,我真给她捏了一把汗。我弱弱地想问一声:“散文、小说、诗歌全上,你的能力够吗?”或许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或许说是自信可以战胜一切魔鬼,她真把自己的作品发到我的邮箱,而且来到我的办公室,再次邀请我为其新书作序。

    来者都是客,我总不能扫人兴吧。于是,我口头答应先看看作品,然后再确定是否作序。其实我知道,我虽非名家,也非大师,但我答应作序,我也得给读者有个交代。搪塞自己可以,忽悠别人不行。于是,我开始阅读其诗歌,期望以我有限的欣赏水平读懂其诗,读懂其人,然后能将作序的任务顺利完成。

    因为我怕自己对诗歌理解不多,而误读韩芳老师的作品。所以,我先进入她提供的微信公众号听“名家朗诵”。不听不要紧,一听还真听出诗歌的味道来了。诸如其写《春天来了》,她在诗歌中写道:“春天来了,爱依旧 / 我们隔着海市蜃楼相望”“春天来了,爱永恒 / 我们一起在春梦里温暖伤痛”“春天来了,爱如潮 / 我们一起叫醒百花、空山、明月”,文字简短,却如画面浮现眼前,特别是“一起叫醒百花、空山、明月”,有极强的身临其境的感觉,让我也仿佛置身塞外春天的怀抱中。

    其在《杜鹃泣血的生命渡口》写道:“那杜鹃花已把天边开红一片了 /站在杜鹃泣血的春天里 / 含着大西洋赛里木湖的最后一滴眼泪 / 拼命忘记自己来时的路。”以我浅浮的知识,至少从诗歌里看到杜鹃的美丽、人性的真谛、建设老兵的苦楚、今日游人的乐不思蜀。虽然是多种情感交织在一起,但其中有一条主线,便是“情”,爱上了那片土地,便爱上了那里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没有时间的积累,没有知识的沉淀,是很难明白杜鹃在倾诉什么。

    而最让我感兴趣的是《果子沟——生命的精灵》。我读高中时,学过著名作家碧野写的《天山景物记》,其中便写果子沟,而且说一年四季,有吃不完的水果,采不完的蘑菇,打不完的猎物,唱不完的民歌……
    我便一直想去看看,去看看如今的果子沟还是否依然。但韩芳老师在诗歌中写到:“太阳点燃果子沟山头烂漫的夏季 / 翠青的植物可着劲儿品茗山泉的芳醇 / 虔诚地聆听生命拨节生长的神奇音响 / 盛开在绿野山花中的白色毡房 / 别致地裁出丝丝缕缕心醉的炊烟。”从诗歌看,虽然已经过去数十年,但果子沟仍旧保留那份原始、那份纯真、那份神奇,也
    让人依旧保留那份思念、那份牵挂、那份向往。

    读完此诗,我终于明白韩芳老师为什么敢出版诗集了。因为她在塞外出生,她在天山长大,那辽阔的草原,那茫茫的沙漠,那苍翠的树木,那动人的旋律,那优美的舞姿……无时无刻浸入她的心灵、浸入她的灵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她是在大自然的诗歌中长大,是在塞外边疆的诗歌中洗礼,耳濡目染,每个毛孔都充斥诗歌的细胞,以其天资,以其才气,怎么不会吟诗呢?

    韩芳老师是善良的,离开故土,携带家眷南下,自有其苦衷;但韩芳老师是幸运的,走马天涯,仍有诗歌为伴,而且在东莞这片土地扎稳脚跟, 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实属难能可贵。她用诗歌诠释自己,也用诗歌诠释人生,值得我等同是天涯沦落人学习、笃行。

    (作者系东莞市潇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东莞市比比印刷有限公司总经理、《潇湘文化》主编,参与主编全国大学教材《现代应用文写作》《早期教育概论》,参与策划全国大学教材《潇湘文化概论》《大学生创业指南》,出版《人生四十年》一书。)

    后记
    □ 文 / 徐卫平

    2015 年 8 月,韩芳出版了小说集《我在天涯为你歌唱》,同年 12 月,散文集《我在村头等你回来》出版。细腻的情感,优美的文笔,加上根植于家乡故土的情怀,让这位质朴的女诗人散发出迷人的光彩。随着诸多作品的问世,韩芳,这个身在异乡、执笔写家乡的作家、诗人渐渐被大家所熟知。


    如今的韩芳除了写诗歌、散文,还将精力放在了弘扬中华文化传播爱心公益中来,现在,她正在筹划 2017 年国际华语诗人朗诵盛会暨全球诗歌巡礼启动仪式,国际华语诗人朗诵会是由美洲、东南亚、中国各省市等全球华语诗人发起的大型公益文化活动。计划每年举办一次,每届活动在启动仪式后将会在中国各省市进行巡演,该活动是传承中华诗歌文化的大型公益性活动。这本书电子诗集就是为国际华语诗人朗诵盛会而精心准备的韩芳诗歌散文集萃,从韩芳近几年出版的作品中精选而来,每篇都配有由著名播音员深情朗读的音频光盘。文字与声音相得益彰,使作品的情感更加深深地穿透人心。

    其实,即使不用配音,单凭作者包含深情的文本就足以打动读者的心扉。

    笔者之前没有读过韩芳的作品,本来只是为了完成写一篇后记的任务打开这本电子诗集,没想到第一篇就读得热泪盈眶。这是一篇散文,《穿越生命的冬季》。在伊犁的冬季里,母亲失去了她至亲至爱的外公,母亲没有赶回千里之外的江南去送外公最后一程。作为外公的长女,母亲十分自责。“母亲对外公的缅怀,沉默在冬季里,眼泪纵横。”母亲
    讲述了许多关于外公的苦难生活和养育她们六姐妹的不易,母亲心中那片晴朗的天就是外公给予的。“母亲的世界就此失去了色彩!它来自外界,也来自内心!亲情是这个世界上最脆弱,最需要精心呵护的东西。”

    外公走的第二年,在一场秋雨一场寒中,母亲也离世!“外公走时,妈妈的爸爸的花儿落了!如今最最疼爱我的母亲永不再回来!”又是一年的春节到来,“村里家家户户都挂起了象征天使眼睛的大红灯笼;贴上了保佑平安,祈福的门神——大红春联。白雪映衬的红色,格外分明。萧瑟的树木在大地的稿纸上,书写着我冰冷的心情……我带着小弟弟去
    买一些春节必备的食材!弟弟哭喊着要妈妈的哭闹声,夹杂在街角放鞭炮的孩子的欢笑声里!”“雪花加重了母亲离别的氛围,寒冷放大着热情,母爱是多么强烈、自私、狂热的占据着我整个心灵的情愫,挥之不去,越来越浓!多么希望母亲站在村口向我们招手!”

    韩芳出生于霍城县芦草沟镇,早年在霍城县果子沟,三宫乡当过代课教师。2004 年,韩芳来到广东,成为来到北上广追梦的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如今,多年过去,当讲师、当校长、开工作室,她的身份在不停地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她始终没有放下手中的笔。

    这些年,韩芳把时光的这一段挥洒在珠三角这片热土,同时足迹也遍及大江南北、山川海岛。这本电子诗集收入的作品有写东莞女工的状况的诗篇,如《大朗织工温暖着整个世界》;有写祖国大好河山的诗篇,如《让心停泊在诗意的乌镇》《三沙,静等喧嚣的灵魂洗礼皈依》《在汨罗江,寻觅通往诗的入口》;有对爱情的讴歌,如《用时光编织最美的情缘》。但篇幅更多的还是还念故乡的诗文,记忆中故乡的模样、对亲人的怀念、孩童生活的回忆、儿时同病相怜的好友,还有对边疆的建设者的赞美。在《我在天涯为你歌唱》里作者写道:“但我只能用拙笔,用像饱满谷粒一样充满重量和力量的心志,把建设边疆的拓荒者们对大西北荒漠戈壁的乡土情怀抒写一二。”还念母亲的诗文还是最多,在《顶冰花开在佛缘里》作者呼唤道:“……娘,又想您了,手中的瘦笔写不尽思念的彻骨寒凉,佛曾对我说 : 穿越佛缘,千里迢迢就可以赴一场隔世的相逢。娘,我想用疼痛的文字呼喊您,我还要向大慈大悲的佛祖讨回我那早逝的娘……”在《您在梦里呼唤着我的乳名》里作者与母亲对话:“梦见和您一起温馨欢悦的时光 / 漂泊多年的我,多想回家 / 吃一碗您亲手擀制的长寿面 / 亦或给我煮两个生日的红鸡蛋……一直冥想那熟悉的老屋 / 您为我烧热温暖的火炉和暖炕 / 在院门口,手搭凉棚的您佝偻的身影 / 用最甜软的声音呼喊着我的乳名。”

    也许是儿时经历了太多刻骨铭心的亲人离去,作者的内心带有浓郁的多愁善感,她用真情化作深情的诗行,无论是歌咏山川,还是思念亲人,字字句句都发自内心、包含真情。文学真的不是单纯的文字技巧的事,只有浸满了情感的字句才能打动人。作者的童年经历可说是不幸的,但作者的家庭又是幸福的,无论生活多么艰辛,只要有浓浓的亲情在,再寒冷的冬季也是温暖的。

    (作者系《潇湘文化》杂志责任编辑)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