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潇湘书城
  • 伤寒论新解
  • 伤寒论新解
  • 伤寒论新解
  • 伤寒论新解

伤寒论新解

举报

中医医学研究书籍正版必读 发皇古义 阐释新意 融会贯通

  • 作者: 
  • 出版社:   吉林大学出版社
  • ISBN:   9787569262070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20-03
  • 印次:   1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作者: 
  • 出版社:  吉林大学出版社
  • ISBN:  9787569262070
  • 出版时间: 
  • 版次:  1
  • 印刷时间:  2020-03
  • 印次:  1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售价 56.00

定价 ¥56.00 

品相 全新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20-04-11

数量
库存99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医药卫生
    货号:
    9787569262070
    商品描述:
    序  言

    东汉末年问世的《伤寒杂病论》,可谓一生命运坎坷。一面世就遭遇战乱纷繁、民不聊生的时代。这一先天不足,造成它在当时未得以广泛流传,而是散落秘藏于仲景弟子及江南诸师之中,于是相隔不久的西晋太医令王叔和亦无缘得睹其原貌全貌。其后全力搜集散乱、遗存的仲景医书,加以整理,并置于其著作《脉经》卷7、8、9中而传于世。经当代中医文献学家钱超尘依据王肯堂所言考证,王叔和曾前后三次整理《伤寒杂病论》,并于第二次时按“三阴三阳”模式整理。奈何其后的南北朝,更是烽火连天,朝代更迭不已,以致于到了隋朝,竟连王叔和整理的、半吊子出身的《伤寒杂病论》,名医孙思邈亦无以得见,直至其晚年初唐时期,才得见《辨伤寒》,欣喜若狂而收录于《千金翼方》。传至宋代,《伤寒论》又复部分散佚,故北宋校正医书局在朝廷要求下,臣孙奇、林忆等再次担起重新整理《伤寒论》《金匮玉函经》的艰任。可到了明代,就连这可怜的宋版《伤寒论》,亦几乎不得见。今人所见的版本,实为明代收藏家赵开美依据宋代小字本版的《伤寒论》,重刻编辑而成。仲景医书正是由于这样多灾多难和反复经后人整理、编辑、注解,甚至依据自己的理解,挪移条文次序等,大大失去其原貌。加之竹简的脱简、虫蛀和错刻等因素及后人对条文理解的牵强附会、曲解,其真实学术思想,因被遮闭而未得到充分认识并流传,实乃中医传承的不幸和重大损失。所幸相传是日本遣唐使手抄例属于唐代后期的《古本康平伤寒论》,于20世纪90年代复传回我国,才得以所见较接近王叔和整理的《伤寒论》版本,实乃不幸中万幸。而今天我重注伤寒论,所参照的正是明代赵开美和《古本康平伤寒论》两个版本,但未录入被大家认为可能是后人辑入的辨脉法篇、平脉法篇、伤寒例篇、痉湿暍脉证篇、辨不可发汗脉证并治篇、可发汗病脉证并治篇、辨发汗后脉证并治篇、辨不可吐篇、辨可吐篇、辨不可下病脉证并治篇、可下病脉证并治篇及辨发汗吐下后病脉证并治篇。
    相传千余年的《伤寒杂病论》,因其显著的疗效而被奉为中医的经典。历代的中医名家、大家更是研究伤寒论的好手,故《伤寒杂病论》对中医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由于上述所说的诸多原因,经典却或许从未被真正读懂过,大部分人可能只窥得其冰山一角或得到一定的临床启发而已,远未得到其真实的学术思想。经验、真知、困惑和谬误并存,是当前的中医经典学习及临床应用现状。早期,我由于无法窥见经典真知,亦未得到学校老师的解惑,所以从大学时代就播下了恐惧经典的种子,以致于长时间不愿再碰经典。中医人读不懂中医经典,这是何其可悲之事。我能否扯下此遮羞布?同行好友谢福贤,苦读十年伤寒论并娴熟运用,深深地刺激着我。人生当有担当,作为中医人,理应对中医的发展责无旁贷,为人类健康贡献绵力,从而不枉此生!于是,有了本书的诞生。愿本书的出现,能让中医人从此从故纸堆里解放出来,与现代医学、科学紧紧相拥,与时俱进,更好地为人类健康服务,这是我注书的最大目的和初心。
    伤寒论,到底是一本什么书?其实,它通篇大部分是记录着师傅教徒弟:如何辨识病、疾病的病因分类;疾病的一般临床表现、兼夹症、特殊表现及发病机理;疾病的一般传变、特殊传变、误治后变化规律及其相应治疗原则和具体方案;疾病的预后、转归及注意事项等。它分明就是实打实的古代中医外感诊断治疗学。其诊断治疗模式是:病因+病位+病性+体质;注重病位、病因与病性的诊断,不重视脏腑辨证(与《金匮要略》明显不同),这是其特点与特色,有执简驭繁的临床实际应用效果。其建立的诊断治疗模式中,六纲辨证是其最重要的内容。后世杜撰的六经辨证或许就是一个错误,影响并误导了无数的中医,陷中医思想于泥潭之中而无法自拔。
    我重新整理《伤寒论》取得的成效,主要有以下七方面:一、有力地论述了《伤寒论》是古代中医外感诊断治疗学。其诊断治疗模式是:病因+病位+病性+体质,且以六纲辨证为主。二、认识到外感疾病的一般传变规律是:

    外感疾病的特殊传变规律是:合病、并病或直中。分①表、半表半里合病或并病;②表、里合病或并病;③半表半里、里合病或并病;④表、半表半里、里三合病或并病;⑤直中里病等五种情形。三、伤寒论是否有提纲论?到底什么是合病、并病和过经?为什么太阳病篇中会有少阳病、阳明病和少阴病?阳明病篇为什么会有太阳病、少阳病、太阴病和少阴病?为什么少阴病篇中会有太阳病、少阳病、阳明病、太阴病和厥阴病?怎样理解胃家实?小柴胡汤治热入血室吗?热入血室到底属何病?乌梅丸是厥阴病的主方吗?何为厥阴病?怎样理解麻黄升麻汤?针对这些历史遗留的疑难问题,均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并给予合理的解答。四、重新编排了伤寒论部分条文的次序,并将少阳病篇全部提至阳明病篇前;将太阳病下篇,原本可能属于太阳病中篇的条文重新回归;将厥阴病篇,原本可能属于少阴病篇的条文重新回归,使全书条文显得更合理、更具逻辑性,亦使得仲景的学术思想得以全面、科学的呈现。五、将温病按伤寒论的诊断模式、疾病传变规律,进行全面编辑,让寒、温统一论得以真正意义上的实现,减少了中医诊断模式多样化、不太切合临床的困扰,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中医诊断治疗的可重复性。六、全书坚持用伤寒论原文去论证,以己证己,除用药部分借用他书论述外,皆无以他论己。不迷信权威,坚定地提出自己的见解。七、提出“五脏六腑皆有表证,非独肺卫也”的观点。
    远古时代,科技落后,不可能拥有现代先进设备、精细解剖、明确的病因病理学检测及身体物理检查手段。但远古的智者,却懂得通过观察大自然,知道有哪些气候分类、各自特点、变化规律、致病特点及机体对自然气候所表现出来的生理病理反应,建立六淫、身体病理产物(湿、痰饮、瘀、虫、毒)等分类式病因学;不必像现代医学一样,高度依赖科技手段去作微观精细的病因病理学检测与诊断,而是归类地、执简驭繁地形成中医特色病因诊断。没有现代精细解剖及检查设备定病位,古代智者却巧妙地运用表里病位概念+寒热虚实定性诊断,来诊治所有的疾病。就这样,一个科学而又有特色的“病因+病位+病性+体质”外感中医诊断治疗模式被创建起来,天人相应的思想与智慧亦一同被建立。这是古人何等的智慧啊!
    最后,在本书即将付梓之际,真诚地感谢我的爱人、家人及医院各级领导,特别是潇湘文化的罗总经理,如果没有你们的鼓励与大力支持,我难以达此心愿,出版也不可能如此顺利,再次表示衷心感谢!

    序  言
    伤寒杂病论(原序)
    试论仲景医书《伤寒论》的架构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001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024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下)093
    辨少阳病脉证并治098
    辨阳明病脉证并治101
    辨太阴病脉证并治128
    辨少阴病脉证并治132
    辨厥阴病脉证并治158
    辨霍乱病脉证并治160
    辨阴阳易差后劳复病脉证并治165

    附录:伤寒论证治总览图表169
    寒温统一171
    后  记190
    参考文献194

    后  记

    2020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新年伊始,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肆虐,并造成全国八万多人感染。笔者于2月参与我市五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的中医救治,其中两例是重症,三例是危重症;危重症的中,医救治中全程使用伤寒论方剂,并取得四例痊愈、一例危重症曾好转的成绩。为避免与论文重复,现简明扼要地将三例危重症治疗总结于下。
    病例一:男性,40岁,有高血压病史多年,于2020年2月18日转入我院重症医学科。入院前9天开始出现咳嗽,相继两天后出现发热(38.0℃),头痛及四肢肌肉酸痛不适。因有湖北地区旅行史,外院查胸片示右上肺炎,咽拭子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故收治入定点医院并予抗病毒、细菌感染及增强免疫力等治疗,病情无好转,出现氧合指数低等情况而转入我院重症医学科。转入监护室后,予经口气管插管接呼吸机辅助通气抢救处理,余治疗同前,并予肠内营养等支持治疗。床边胸片示:双肺中下野见斑片、片状密度增高影,边缘模糊,密度不均匀,病灶较前扩大,双肺门影增大;纤支镜下见各级支气管粘膜稍红肿,支气管内见粉红色泡沫痰;C反应蛋白增高,淋巴细胞绝对值低下,纤维蛋白原定量、D-D二聚体定量明显增高。我于2月22日参与其中医救治。刻诊:经口气管插管接呼吸机辅助通气,药物镇静状态,午后低热(37.8℃),间有咳嗽,吸出黄粘痰,大便二天一次,稍硬,舌淡红,苔黄腻干,脉滑。诊断: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危重型)、高血压病。辨证:痰热瘀(疫)毒闭肺。予麻黄杏仁  甘草  石膏汤,葶苈  大枣  泻肺汤,平胃散加减:炙麻黄10,杏仁10g,石膏25g,羌活10g,藿香10g,葶苈子10g,苍术18g,陈皮8g,厚朴10g,生黄芪15g,黄芩20g,大枣5枚;三剂,日一剂,日胃管鼻饲两次,每次200mL。四天后拔除气管插管,予高通量氧疗。喜诉服中药后,身体明显感觉舒服。目前仅偶有咳嗽,咯少许黄白粘痰及咽干咽痛不适,无发热,大便稍硬,舌淡红,苔黄腻干,脉滑。二诊:炙麻黄10g,杏仁15g,石膏20g,苍术18g,陈皮8g,厚朴10g,黄芩20g,柴胡15g,泽泻15g,法半夏15g,桑白皮15g,鱼腥草后下20g,甘草5g,三剂,日一剂,日服两次,每次200mL。2月29日,患者改用经鼻导管低流量吸氧,无发热、胸闷、气促,偶有咳嗽;双肺呼吸音稍粗,双肺未闻及明显啰音。病情明显好转,转出我院重症医学科,后咽拭子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连续两次阴性,于3月6日出院并隔离观察。
    病例二:女,69岁,患高血压病20余年,于2020年2月5日转入我院重症医学科。湖北老家探亲返回东莞后,于10天前开始出现咳嗽、咯痰不适;接着2天后出现发热,门诊肺部CT提示右中肺炎,咽拭子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遂立即收治入院。入院后予抗病毒、细菌感染及增强免疫力等治疗。后仍反复午后发热(38.2℃上下波动),间有胸闷、气促发作,大便硬,两至三天一次,听诊双肺呼吸音粗,闻及湿性啰音。复查胸部CT提示肺部病灶较前增多,血氧饱和度下降,出现呼吸困难,予气管插管接呼吸机辅助通气。入住重症医学科后,病情持续加重,出现意识欠清,烦躁,对光反应迟钝,期间还两度出现短暂休克,肺部合并细菌、真菌感染,纤支镜下见各级支气管粘膜红肿严重伴多发糜烂病灶,支气管内大量白色水样泡沫痰及少许血性痰;C反应蛋白增高,淋巴细胞绝对值低下,纤维蛋白原定量、D-D二聚体定量明显增高。诊断: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危重型)、急性呼吸衰竭、高血压病。辨证:痰热瘀(疫)毒闭肺,热闭证。患者意识欠清18天后,我参与其中医救治,于2月23日予小柴胡汤、小陷胸汤合黛蛤散加减:柴胡25g,黄芩20g,法半夏20g,红参20g,黄连10g,瓜蒌皮15g,葶苈子20g,大青叶15g,茯苓10g,甘草5g,蛤壳20g,大枣5枚,二剂,日一剂,日胃管鼻饲两次,每次约150mL。2月25日二诊:柴胡15g,黄芩15g,法半夏20g,红参20g,葶苈子20g,大青叶15g,茯苓10g,甘草15g,败酱草30g,桂枝10g,大黄后下5g,芒硝冲服10g,桃仁15g,大枣5枚;二剂,日一剂,日胃管鼻饲两次,每次约150mL。2月27日,患者神志转清醒,继续以上方加减治疗。3月3日,拔除气管插管,改用高通量氧疗。3月12日,咽拭子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连续两次阴性,痰细菌、真菌培养回报示阴性,转出重症医学科入隔离区观察,处予猪苓汤加益气养阴之品继续治疗,等待出院。
    病例三:男,74岁,有高血压病及慢性肾功能不全病史多年,于2020年2月4日转入我院重症医学科。患者于6天前出现发热、咳嗽、咯白粘痰,伴活动后气促;患者有春节前武汉探亲史,胸部CT示双下肺片状密度增高影,咽拭子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于2月2日收治入定点医院。入院时,患者神志清,双肺呼吸音粗,双肺可闻及散在湿罗音。入院后予抗病毒、细菌感染及增强免疫力等治疗,2天后患者出现病情加重现象,故转入我院重症医学科。转入后第二天,病情急剧加重,予经口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通气抢救治疗,2月8日,患者开始出现意识欠清,烦躁;支纤镜下见气管插管可见附壁痰痂,气管、支气管粘膜充血水肿,部分有糜烂,各气管、支气管可见大量黄色水样痰;床边胸片:双肺纹理局部模糊,双肺内可见斑片状、片状密度增高影,双侧肺门影模糊;C反应蛋白增高,淋巴细胞绝对值低下,纤维蛋白原定量、D-D二聚体定量明显增高。其后还两度出现短暂休克,并发现肺部合并细菌、真菌感染,合并支气管、消化道及膀胱出血。此后病情一路加重,出现少尿、呼吸衰竭等,于2月15日加用人工膜肺、肾脏替代等治疗。我于2月24日(患者意识欠清16天后)开始介入中医治疗。刻诊:患者意识欠清,药物镇静状态,少量升压药静脉维持,呼吸衰竭(呼吸机及人工膜肺支持),轻度贫血貎,支纤镜下气管红肿糜烂出血,痰黄粘,午后低热(38.0℃左右),血尿,少尿,皮肤干燥皱瘪,大便两天一次,稍硬或粘糊。诊断: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危重型)、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辨证:痰热瘀(疫)毒闭肺,热入血室,热闭证。予小柴胡汤合桃核承气汤加减:柴胡20g,黄芩15g,法半夏15g,红参20g,大青叶15g,甘草5g,桂枝5g,大黄后下10g,芒硝冲服10g,桃仁15g,蛤壳先煎20g,仙鹤草15g,北杏15g,厚朴10g;二剂,日一剂,日胃管鼻饲两次,每次约100mL。2月26日二诊:柴胡20g,黄芩15g,法半夏15g,太子参20g,大青叶15g,甘草5g,桂枝5g,大黄后下10g,芒硝冲服10g,桃仁15g,葶苈子15g,茯苓15g,苍术15g,赤芍20g,生地15g;二剂,日一剂,日胃管鼻饲两次,每次约100mL。2月28日三诊:柴胡20g,黄芩15g,法半夏15g,太子参20g,甘草15g,茯苓15g,苍术15g,生地15g,猪苓10g,阿胶烊服18g,苇根20g,泽泻10g,败酱草20g;三剂,日一剂,日胃管鼻饲两次,每次约100mL。3月1日,患者仍未清醒,但床边胸片示:双肺弥漫性多发性斑片状、片状密度增高影,边界模糊,部分融合或小网格状改变,双上肺野病变较前稍吸收,双侧肺门影显示模糊;血尿尿色较前明显转淡,血肌酐水平下降;目前病情轻度好转,伴间有肢体轻微颤动现象,中医考虑病久有热极伤阴动风之兆,故予猪苓汤、千金苇茎汤、升降散合大定风珠汤加减:太子参20g,甘草15g,茯苓15g,苍术15g,生地20g,猪苓20g,阿胶烊服18g,苇根20g,泽泻15g,姜黄10g,蝉衣8g,僵蚕10g,大黄5g,芙蓉叶20g,天冬20g,生牡蛎先煎20g,龟甲先煎20g,郁金15g;二剂,日一剂,日胃管鼻饲两次,每次约100mL。因处方中有阿胶,造成患者大便色黑,影响监护室判断是否存在消化道出血(虽大便潜血阴性),于3月3日起停用中药并继续抢救治疗。
    在以上三例危重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中医救治中,我全程使用伤寒论著名方剂,并取得理想成绩,既在一定程度上临床检验了研究《伤寒论》的成果,也验证了我认为疫病传变属伤寒论特殊传变范畴的观点,并充分体现了中医经典《伤寒论》的生命力、古人的经验和智慧。学习和研究经典,远未过时,传承中医,发扬传统文化乃是我们中医人不可推卸的责任。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