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加入购物车

去购物车结算 X
大象快捷书店
  • 板门店谈判纪实

板门店谈判纪实

举报
  • 作者: 
  • 出版社:   大象出版社
  • ISBN:   9787534752667
  • 出版时间: 
  • 印刷时间:   2009-01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页数:   195页
  • 字数:   176千字
  • 作者: 
  • 出版社:  大象出版社
  • ISBN:  9787534752667
  • 出版时间: 
  • 印刷时间:  2009-01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页数:  195页
  • 字数:  176千字

售价 18.20 6.5折

定价 ¥28.00 

品相 九五品

优惠 满包邮

运费

上书时间2011-12-20

数量
库存16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信扫描打开成功后,点击右上角”...“进行转发

卖家超过10天未登录

  • 商品详情
  • 店铺评价
  • 商品分类:
    历史
    商品描述:
    \"作者简介
    郭维敬,1925年出生于山西洪洞县。清华大学毕业。1949年春响应号召南下作战,在部队任记者、干事。1950年冬,由总政派遣入朝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曾先后参与联合国军战俘管理、教育工作,板门店停战谈判及志愿军政冶部多项工作,任干事、股长、翻译组长、助理员等职。1956年回国转业河南,曾先后担任县、地两级教育行政领导工作。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后,先后在中学、大学任教,1990年离休。离休后积极从事朝鲜战争及共和国早期研究,笔耕不辍。重要译著有:《第一等战俘营——联合围军战俘在朝鲜》,由柴成文将军作序;《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美)贝文•亚历山大著,李德生上将作序;《共和国早期的故事》,由毛泽东丰席原秘书李锐作序。此外,还有一些文章及译作散见十报、刊。
    本书顾问:王迪康:原名王建,已故,志愿军政治部秘书处处长、板门店代表团遣俘处处长、总政秘书长。
    凌清:板门店代表团李克农部长机要秘书、我国驻联合国首任常驻代表。
    裘克安:板门店代表团主要翻译、我国参加裁军谈判代表、宁波大学名誉校长。
    \"
    内容简介

    《板门店谈判见证录》通过对当年亲身参加这场谈判斗争的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团各个部分的领导和一些同志的回忆记述和资料整理,真实再现了板门店谈判的历史。写作中最突出的着眼点,在于描述板门店谈判的艰辛,以及抒写我代表团成员在国际军事谈判中具有文韬武略,刚柔相济的斗争艺术,坚韧不拔的精神,壮志凌云的英雄气概。为了细节真实,书内在某些有关谈判过程的叙述中,曾大量引用杜平、解方、柴成文等老领导的描述,因为他们作为代表团主要领导成员,其文字更权威可靠。
    《板门店谈判见证录》汇集了当年亲身参加这场谈判斗争的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团各个部分的领导和一些同志的回忆记述或当时的日记材料,从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侧面将这场军事外交斗争的具体情况展示在读者面前。为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朝鲜战争,了解朝鲜战争中全国人民用鲜血和汗水换来的一段空前的民族光荣史,为了这一段“集体记忆”不被消失湮灭,《板门店谈判见证录》作者郭维敬特著这本《板门店谈判见证录》。



    \"作者前言

    1950年冬初,我响应祖国号召,由广西梧州军中只身北上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从此,我在朝鲜战地共度过近六个春秋,曾先后参与过联合国军战俘的管理、转化工作,朝鲜停战板门店谈判代表团的多项工作。1954年停战后各项工作告竣,我又被调到志愿军政治部工作了近两年时间。
    朝鲜半岛这个当年弥漫战火的地方,与我风华正茂的青年时代可以说是结下了不解之缘。回顾我在大半生中,不论身处什么环境,跌宕起伏,或顺或逆,都同样始终在内心中对在朝鲜度过的那段战斗岁月,有一种难以忘怀的浓郁感情。出于这种感情的涌动,我于1997年完成了《第一等战俘营——联合国军战俘在朝鲜》的写作,继而我又于2000年译出了我赴美探望女儿时发现的一本书——《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Korea:The First War We Lost)。这是一本美国人比较客观地进行反思的书。去年秋,我又应出版社之约,开始着手撰写这本《板门店谈判见证录》,这无疑是本难度较大的书,因此,我只有怀着十分虔敬的心境郑重来写。作为见证人,我总感到有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来抒发当年的民族自豪感。
    为什么在进入耄耋之年后,我还要不顾年老多病,而勉力写这本书呢?说来不外有以下两个重要原因在驱动我。
    首先,我自亲身经历中,深切感受到朝鲜战争对我们民族来说,绝不是一次寻常的战争,而是一次震惊世界的伟大战争。
    试想当年恰值建国伊始、百废待兴,而被迫要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16国军对垒,对一个民族来说,这需要何等的魄力!在经过三年多的战场殊死较量,两年多的激烈谈判斗争之后,终于挫败对手,达成停战,取得可使我们民族永远自豪的胜利。难道这还不是一曲可歌可泣、值得永远赞颂的民族英雄史诗吗?
    其次,1998年我在美利用美国大学的丰富馆藏,曾对美国几十年来的朝鲜战争“研究热”进行了一番研究。我惊奇地发现美国上自总统、国务卿、三军参谋长等众多政要,下至不同年龄的战史专业人员,都对朝鲜战争十分关注。据麦克法兰(Mcfarland)所编撰的《朝鲜战争书目目录学》(The Korean War—An Annotated Bibliography)载,截止到1996年,美国共有2300余种关于朝鲜战争的各类出版物面世。其中写板门店停战谈判的书就有39部之多。从书的落款署名可以看出,其中有杜鲁门、艾森豪威尔两届政府分别编撰的《谈判》类书,有当年国务卿艾奇逊、联合国军后两任总司令李奇微上将、克拉克上将(停战协定签字者)、美国第一任首席谈判代表乔埃中将等人亲撰的专著。
    对美国朝野如此在长时间内热衷于研究、总结朝鲜战争,我在开始时很不理解,但后来在进一步阅读中,却发现原来美国因历史上第一次被挫败,心理上不平衡,在努力探寻经验教训并使之成为举国的“集体记忆”。关于这一点,美国历史学家沃尔特•G,赫尔姆斯在《停战谈判的帐篷和战斗前线》(Truce Tent and Fight Front)一书作了最权威的诠释。他说:“如果因为没有取得胜利,就忽视或忘记在朝鲜战争的战场上和谈判过程中通过千辛万苦而得来的教训,那才是真正的不幸。”
    美国这样对待朝鲜战争中受挫的教训,那么我国究竟是如何对待朝鲜战争取得的胜利的呢?我感到反差太强烈,令人感慨万端!
    首先,我国当时的主要领导人无一人对朝鲜战争着墨写出过一本专著,甚至连在朝鲜指挥战争,战功卓著,被国外评为中国英雄的彭德怀元帅,主持谈判有深谋远虑的李克农上将也同样没有留下任何专著。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实行改革开放政策,才算结束了视写朝鲜战争为禁区的局面。至这时才有洪学智、杜平、柴成文将军等人的破冰之作问世,接着又零星出了几本相关著作。正因如此,我国当今60岁以下的人对朝鲜战争不甚了解,广大中青年与在校学生对朝鲜战争更是完全陌生,处于茫然无所知的状况。历史可以鉴往知来,振奋民族精神,增强民族凝聚力,难道我们真的不再需要历史,或者漠视历史,竟会坐视朝鲜战争中全国人民用鲜血和汗水换来的一段空前的民族光荣史,在“集体记忆”萎顿中消失湮灭?不,不!朝鲜战争这场为中华民族赢得巨大荣誉的战争,将千秋万代永放光芒。 
    正是基于上述两个方面的思考,我才在心头燃起写作的愿望,总希望自己在来日无多的有生之年,竭诚为我们民族浴血奋战的英雄儿女,也为当年板门店代表团的一代民族精英日日夜夜殚精竭虑挥洒汗水所进行的神圣事业,尽一点传扬的微薄之力。但限于年龄及资料的短缺,恐仍有诸多不尽如人意的疏漏之处。尚望健在的诸位老领导与战友及广大读者不吝指正。
    郭维敬2008年6月19日
    于郑州寓所


    \"
    \"后记
    我写板门店谈判有一个很长的心路历程。20世纪90年代初,原一道南下广西的战友们要编一本文集,我应约写出了《板门店代表团工作琐忆》。之后在南北各地老战友的怂恿推动下,我萌生了系统写志愿军以人道主义宽待联合国军战俘和板门店谈判的强烈愿望。
    带着这个愿望,我先后专程赴北京、济南、太原等地进行了有计划的访问,企图通过访问,一方面求教征询意见,一方面调研收集资料。事实证明访问取得丰硕成果,除达到上述两个目的外,还与大家建立、恢复了联系,这方面我感触很深,受益也确实很大。
    我在京访问的范围很广,见到了各方面的有关老领导和战友,现列表于后。
    另外,我还在北京走访了原志愿军副参谋长王政柱将军、彭德怀元帅原办公室主任王炎,向他们咨询求教。后来,我又在郑州、太原、济南分别访问了原《志愿军报》主编王楠,原志愿军政治部敌工部翻译周道及美籍“和平战士”(原拒遣回美战俘)温纳瑞斯等。
    本书写作中最突出的着眼点,在描述板门店谈判的艰辛,以及抒写我代表团成员在国际军事谈判中具有文韬武略,刚柔相济的斗争艺术,坚韧不拔的精神,壮志凌云的英雄气概。
    材料来源是多方面的,如:《人民日报》1951年谈判初到1954年,有关朝鲜停战谈判、战俘遣返、解释工作全程的大量报道;中国和平委员会用英语编撰的《朝鲜停战谈判资料汇编》(Documents and Materials On the Korean Armistice Negotiations);杜平将军、解方将军、柴成文将军等有关板门店谈判的著作、文章及其他多人相关著作。此外,还参阅了美军界名人,谈判代表,美、英战史作者的著作。应该特作说明的是,为了细节真实,书内在某些有关谈判过程的叙述中,曾大量引用杜平、解方、柴成文等老领导的描述,因为他们作为代表团主要领导成员,其文字更权威可靠。在此,特谨表谢忱!
    本书篇幅不大,容量受到限制,因此只能用粗线条表述,疏漏之处自属难免,谨希当年的老领导、老战友们及广大读者不吝赐教指正!
    最后还必须说明的是,经过半个多世纪,中美关系已发生了巨大变化,1972年美国尼克松总统,基辛格国务卿访华后,中美已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从此两国人民友好往来频繁。近年来中美双方又开展了战略经济对话,增进了相互理解和战略互信,取得了丰硕成果,前景广阔,值得期待。
    我写本书只是为了追溯历史。历史是既成事实,谁也抹杀不了,将之如实写出留给后人作为借鉴,可使后人触摸历史。但历史是发展的,谁也不能用凝固的目光看待历史。
    郭维敬
    于2008年6月20日谨书
    \"

    目录
    \"作者前言
    第一章谈判的起始
    第二章谈判双方的决策与评估
    第三章回望那段峥嵘岁月
    第四章从开城到板门店——谈判序幕这样拉开
    第五章军事分界线之争
    第六章停战监督与主权保卫战
    第七章撤军问题谈判始末
    第八章战俘问题——创历史记录的马拉松谈判
    一、双方方案对比与剖析
    二、名单争论之后美方的尴尬与被动
    三、一个意味深长的插曲
    四、遣返与释放的对峙
    五、当头棒喝——活捉杜德
    六、美方的休会、逃会与中断谈判
    七、杜鲁门政府走进死胡同,再返谈判桌
    八、艾森豪威尔的和一战一和路线图
    九、哈里逊改弦易辙,马拉松谈判画上句号
    第九章最后一战迎来停战

    第十章遣返纪实:强烈的反差
    一、周全细致的遣返安排
    二、遣返时刻见真情
    三、士兵战俘和将军战俘的肺腑之言
    四、信守停战协定,劝说遣返
    五、反差强烈的遣返画面

    第十一章战后的硝烟
    一、美方自食苦果
    二、战俘解释工作——理性与暴力的最后较量

    第十二章人道主义奏凯歌
    一、美军政当局的惶恐
    二、“当中国人的战俘是一种奇遇”
    三、西方媒体惊诧的一项举措
    四、俘虏心目中的“世界第一等战俘营”
    五、道德力量超越时空
    六、几十年后佳话频传
    附录一:朝鲜停战谈判始末纪要
    附录二:朝鲜战争的长期阴影
    参考书目
    后记\"

    文摘
    \"第一章 谈判的起始
    美军仁川登陆后,其国内好战势力以参议员塔夫脱、范登堡、诺兰等为代表与麦克阿瑟遥相呼应,一再叫嚷要“北进”,一举消灭朝鲜人民军,统一朝鲜半岛,对中国的历次警告更是完全置若罔闻,时任三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布赖德雷将军进而以十分肯定的语气宣称:“红色中国缺乏军事力量,苏联不出兵,中国便不会单方面出兵。”布赖德雷真是太缺乏战略眼光,太轻率了!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麦克阿瑟更是头脑膨胀,过分高估联合国军的实际战斗能力,先说中国军队没有空军掩护,根本过不了江,后又说假如中国军队过江,打不到平壤就会“被打得落花流水,全军覆灭”等等。
    1950年10月1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屈尊远出,到太平洋上的威克岛与麦克阿瑟会晤,为麦克阿瑟鼓劲,麦克阿瑟将军当时信心倍增,料定美国“北进”必赢,但历史证明了这种盲目的决断,所带来的却是美国战争史上“最远的撤退”、“最大的失败”。麦克阿瑟这位不可一世的军界元老在最后却因连连战败而被解职。
    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950年10月19日在司令员彭德怀率领下渡江入朝后,在完全没有空军掩护,武器装备与后勤运输均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不畏强敌,扬长避短,机动灵活,通过两次战役即彻底扭转战局,将美李军从清川江以北,驱赶到三八线之南。嗣后,又与朝鲜人民军并肩战斗,再发起三次战役,大量歼敌,使美李军完全转入防御态势,将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
    1951年6月后,朝鲜战争出现相持局面。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及其盟国掀起了一场争论,除了一少部分目光短浅的人仍然幻想打到“彻底胜利”外,英、法等国和美国具有战略眼光的人士都认为通过和平谈判结束战争不仅时机已经成熟,而且也符合美国将欧洲当做重点的要求。于是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对在朝鲜所追求的政治与军事目标进行了认真研究之后,向杜鲁门总统提出关于通过谈判结束敌对行动的建议。这项建议当即得到杜鲁门的批准。然而这时寻求一条谈判的门路却非常不易。不得已,正如国务卿艾奇逊在回忆录中所说的:“是啊,于是我们就像一群猎狗那样到处去寻找线索。”
    艾奇逊认为通过联合国谋求停火不会成功,因而决定通过苏联来试探一下。5月间,美国首先向苏联驻法、德两国外交官员作出过一些表示,但都没有成效。同时又派专人通过香港对北京试探也没有成效。最后,艾奇逊才想起了向乔治•凯南求助。凯南时任美国国务院的苏联问题顾问,是熟悉苏联政府和苏联历史的权威,当时正在普林斯顿大学休假。凯南选择苏联外交部副部长兼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经凯南电话联系,马立克当即邀请凯南于5月31日到他在纽约长岛的家中进行试探性会晤。凯南说美国在朝鲜“既不愿对抗也不愿继续打下去”。这次会晤虽未直接达成任何一致,但马立克却就此事正式与莫斯科进行了联系。6月5日他与凯南进行第二次会晤,马立克告知凯南说,他的政府愿意看到“尽快和平解决朝鲜问题”。不过他说,“苏联本身不能直接参与谈判”,因而提议凯南同北朝鲜人和中国人联系。
    两个星期后,即6月23日,马立克却干了一件极不平常的事。他在联合国新闻部举办的“和平的代价”的广播节目中发表了举世瞩目的重要演说,宣称苏联人民认为朝鲜冲突能够得到解决。作为第一步,他建议交战双方开始谈判停火与休战,如果双方都对和平抱有“真诚愿望”的话,双方把军队撤离三八线就不会付出太大的代价。
    接着,6月25日,7月3日中国的《人民日报》先后发表社论,说“中国人民是爱好和平的,并且一直为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而斗争”。最后又说:“毫无疑问,作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第一个步骤,马立克的建议是公平而又合理的。”
    凯南与马立克的接触,取得积极的结果之后,6月25日杜鲁门在田纳西州发表政策性演说时也表示,“愿意参加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6月28日,在国务卿艾奇逊主导下,三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国务院召开的联席会议上,助理国务卿迪安•腊斯克建议,由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将军通过广播电台邀请对方司令官派代表参加一个会议。这个建议当即得到以布赖德雷为首的参联会的同意。
       这次联席会议决定成立一个工作组,为李奇微将军起草一份致中朝方的广播文稿,要求与中朝方面开始谈判。这份文稿起草后先经三军参联会与国务院联席会议批准,然后再送李奇微过目。李奇微提出几点小的修改后,上报到杜鲁门那里,最后经总统杜鲁门核准,李奇微于东京时间6月30日上午8时一字不漏地播发了这份电文:
        本人以联合国军总司令的资格,奉命通知贵军下列事项——我得知贵方可能希望举行一停战会议,以讨论停止朝鲜的一切敌对行为及武装行动,并充分保证停战协议的实施。在接到贵方愿意举行这样一个会议的消息之后,我将派出我方代表,并将在那时提出一个日期,以便与贵方代表会晤。我提议此会议可在元山港内的一艘丹麦医疗船上举行。
        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
    7月1日,金日成、彭德怀发出复电如下:
    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将军:
        你在6月30日关于和平谈判的声明收到了。我们受权向你声明,我们同意为举行关于停止军事行动和建立和平的谈判而同你的代表会晤。会晤地点,我们建议在三八线上的开城地区。若你同意,我们的代表准备于1951年7月10日至15日同你的代表会晤。
        朝鲜人民军,总司令金日成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
        之后,再经双方电文往来,确定7月8日双方各自派出三名校级联络军官在开城来凤庄会晤,为停战谈判进行具体筹备工作。
        朝中方参加人员为:张春山(朝鲜),柴成文,金一波(朝鲜)。
        联合国军参加人员为:美空军上校安德鲁•肯尼,陆军上校詹姆斯•穆莱,南朝鲜中校李树荣。
        首次会议开得比较顺利,气氛比较庄严。双方就7月10日举行正式谈判代表第一次会谈一事达成协议,互相提交了双方正式谈判代表的名单。
        朝中方面谈判代表为:首席代表是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南日将军:其他代表为:朝鲜人民军前方司令部参谋长李相朝将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将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参谋长解方将军,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参谋长张平山将军。
        联合国军方面谈判代表为:首席代表是美国远东海军司令特纳•乔埃中将;其他代表为:美国远东空军副司令克雷奇少将,美国第八集团军参谋长霍治少将,美国巡洋舰分队司令勃克少将及南朝鲜“年轻能干”的第一军军长白善烨。
        由双方代表名单中即可看出,双方都是从战场对垒的将军中精选出来的杰出人物。人人都是兼有军事与政治才能者,可谓旗鼓相当。由此可料到未来会场中的斗争场面也必然尖锐激烈,引人注目。
        从上述双方选出的代表阵容同时亦可看出,双方对即将举行的谈判都是高度重视的。但并不止于此,双方还分别为谈判做了其他方面的准备工作。
        朝中方面:
        从马立克6月23日在联合国新闻部广播节目中的演说后,朝中最高领导人就举行过会晤。同时,周恩来总理在着意为未来谈判挑选第一线坐镇指挥人,并将注意力放在李克农身上。
        李克农是中国共产党对外谈判的能手,具有丰富的谈判斗争经验。1936年初任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作为周恩来、叶剑英的助手,首先同张学共中央联络局局长,作为周恩来、叶剑英的助手,首先同张学良将军的代表谈判,协助周恩来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为争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他担任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国共谈判时,任军调处执行部中共方面的秘书长,协助叶剑英同国民党及美国代表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新中国成立后,他出任外交部部长,自然是理想的人选。
    \"

    配送说明

    ...

    相似商品

    为你推荐